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零二节 疑影重重

汪大东几天没见人影儿,连那个具体负责这项工作的党委副书记涂德福这几天里似乎也忙得很,就只见着一面,匆匆说了几句话,那家伙就忙着上车走了。
龚玉顺觉得自己隐隐像是捕捉到了一些什么,又像是什么也没抓到。
垛子口集镇上除了董二饭馆之外,也就没有其他能上得了台面的地方了,要说这些人不在董二饭馆里吃饭,那就只有到洼崮去吃饭了。
直觉里龚玉顺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但是他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龚玉顺从乡镇府出来时并没有太在意,不过他还是有些奇怪怎么这几天里都没有见着汪大东,要知道前一段时间里这家伙几乎就成了自己仆从一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每天早上准时到自己这里来“请安”,问自己有没有需要他的,像个牛皮糖一般。
乡里汪乡长专门来打了招呼,要董二一个月到乡政府里去结一次帐,这把董二欢喜得出门差点摔了一大筋斗。
公司里几个人都摇头表示没有看见外边人来吃饭,往日里每天吃饭总还有那么两三个乡上领导来陪着蹭饭,这几天似乎也少了,的确有些奇怪。
当骑龙岭风景区这个名头从乡里干部门嘴巴里传出来时,垛子口乡老百姓才知道骑龙岭开发的真实含义,骑龙岭是要开发成像泰山长城那样的风景区,供外县外地外省的客人们来游玩,这是从乡里领导喝酒喝高了http://www•hetushu.com之后说的,垛子口乡老百姓的生活将会因为骑龙岭的开发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往日经年难得看到的小轿车频繁的出入乡镇府,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从洼崮那边来的小轿车跑在这条路上。
一辆银灰色福特水星向乡镇府里驶了进去,在垛子口这旮旯里看到这种车,龚玉顺也有些意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牌照,昌江01,是昌州市的车。
其他都没有啥,就是似乎乡里这几天还有其他一些工作,一个工作人员前两天甚至还看到了乡里干部陪着一群外地人进了山,但因为隔得远,他也没有太在意,但是从穿着来看,肯定不是本地人,甚至不是本县的人。
这有点儿蹊跷。
像垛子口这样的穷乡镇,既没有工业企业,甚至连乡镇企业都没有,现在又不是农忙,如果是省里或者地区来领导考察,那一看就知道,肯定有县里领导作陪,很显然这拨人不是,那这些人来垛子口乡干啥?
这年头龚玉顺也见过不少牛皮哄哄的地方官员,但是真能抵挡得住投资诱惑的却真还没人,尤其是像双峰这样的穷县,就连修垛子口到315省道上这几公里路说起来都是磕磕巴巴,直喊没法,也敢和自己这边较劲儿?
乡里边党委书记身体不好,据说风湿关节炎犯了,在县医院住了一个多月院,现在都还没有出www.hetushu•com院,据说就是出了院也不太可能会乡里工作了,现在乡里工作主要是乡长汪大东负责,而骑龙岭的开发前期工作也主要落在汪大东和另外一位党委副书记涂德福身上。
说起来几百米机耕道打成三合土路,也不算啥,但是这个时候不能轻易松口,得看这家伙表现。
可乡下人都得要挣钱找饭吃,山里边凉快倒是凉快,可那也顶不了饭吃,所以垛子口乡的人也都搞不清楚这骑龙岭要开发究竟是开发什么,但是有一点他们是清楚的,要开发,也就意味着肯定这里会热闹起来,只要来的人多,没准儿也就能有赚钱的生意做。
而撒泡尿就能走通的一条独街现在不赶集是也热闹了不少,街东头上董二饭馆现在生意至少比起一个月前好了好几倍,据说是从省城里来的一些人住在乡镇府里边,但是嫌乡政府伙食团伙食不够好,索性就把董二饭馆当做了定点,每天中午晚上两顿饭都在董二饭馆解决,有时候晚上还要加餐。
乡里边的态度就说明了一切,照说县里和自己这边僵着,乡里听县里的至少也该必会一点,可是从道路测绘到路基拓宽占地前期准备,从拆迁动员到预留土地分配,这些本该是县里主导的工作,没等县里边安排,乡里边忙不迭的就配合着公司先做起来了,弄得县交通局和县国土局那几个人也好不尴尬,开始还矫情拿http://m•hetushu.com捏,后边还不是乖乖的就跟着来了?
好在这条路也没有多少车来往,除了每天早晚一班从县城到乡里的班车,也就只有洼崮到垛子口的机动三轮车作为主要的交通工具。
等一等,龚玉顺脚步慢了下来,琢磨着,好像那天来接涂德福的一辆越野车也是昌州牌照,他仿佛听到车上那个人还操着一口岭南那边的口音,龚玉顺也知道眼下乡里中心工作就是骑龙岭风景区的开发,没听说有其他啥,可这帮家伙前期还这么热乎,这两天却一下子不见了人影儿?
从洼崮那边到垛子口这边几公里路从来没有让人舒坦过,碎石路也还是八十年代拓宽了路基之后打的路面,经过这么多年,路面早已经坑坑洼洼,破烂不堪,也没少招人骂。
给上五毛钱,凑齐七八个人,从洼崮过来的机动三轮车就能满满实实载上一车客人过来,然后又在这边等一等,等要去洼崮的客人差不多凑齐,再一趟拉回去,如果不想等或者舍不得那五角钱,就只能骑自行车或者走路了。
听得龚玉顺这么一说,公司里几个人自然都是欢呼雀跃,本来在这旮旯里工作辛苦,生活又单调,垛子口这里一到天黑就人影也见不着,山里边固然风景优美,但是从垛子口集镇上进山,如果步行,没四五个小时你上不去,所以一帮人也是憋得难受,这有机会换换口味,哪怕是去洼崮,也比这里强得多。
m.hetushu.com日里来接涂德福那辆车上有人说岭南话,而今天那汪大东笑意盈面和车后座的人谈得如此热乎,而汪大东也是操着一口刺耳的昌江普通话,显然在后座那些人不是本地人,甚至也不是丰州人,联系到这一连串的迹象,龚玉顺就有些拿不准了。
似乎一切都很顺利,虽然双峰县里边还在和自己这边僵持着,但是龚玉顺知道对方是在咬着牙关苦熬,不说跟着郑总和罗总拜会过丰州地委书记李志远和地委秘书长蔺春生,对方的热情接待,就凭着这几千万投资砸下来,就没有人能扛得住这份诱惑。
垛子口乡迎来了有史以来最热闹的时期,随着骑龙岭可能要开发的消息传播开来,垛子口乡原本不大的集镇顿时就多了许多外地来的客人。
不是本地人?龚玉顺细细思索着。
没有人相信骑龙岭能和长城泰山比,但是乡里人虽然朴实,但是也琢磨着,如果这个开发哪怕赶得上长城泰山百分之一,那自个儿的生活没准儿也就能不一般了。
回到租住的房里,龚玉顺想了一想,等到公司里几个人回来,这才细细问了问他们这几天情况。
想到这里,龚玉顺心里一动,“今晚咱们去洼崮吃饭,不在董二这里了。”
“你们这几天还是在董家饭馆里吃饭?有没有遇到外来人在那里吃饭?”龚玉顺突然问道。
开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虽然有待于考证,但是住在垛子口乡集镇上和周围的老百姓m.hetushu•com的确能感受到一些不一样的气息。
这个消息在垛子口乡引发的轰动效应不亚于四十多年前共产党的工作队进驻垛子口,枪毙了全乡唯一一个称得上恶霸地主的角色之后宣布解放。
汪大东这家伙脑瓜子挺灵,给龚玉顺的感觉就是那种典型的乡干部,能吃能喝也能干事儿,顺杆儿爬的本事也相当厉害,这风景区开发八字还没见一撇,就寻摸着想要靠着风景区开发把乡镇府到雷沟村的那条路也改造了,找自己说了好几回,龚玉顺没有答应他。
龚玉顺注意到好像坐在汽车前排副驾上的就是汪大东,而对方因为扭着头和后边座位上乘客谈笑着,并没有看见自己。
开发可是一个新鲜词儿,可骑龙岭那山旮旯里要开发,倒是让很多垛子口乡许多本地人都不太明白,连山里的山民这几年都逐渐往山下平坝里搬下来了,那山旮旯里有啥可开发的?
旅游投资开发公司在集镇上也租了几间房,就在独街口子上。是集镇边一户农户,做山货生意赚了几个钱,新修的房子,刚简单装修了,自己刚来得及住进去,听得有人愿意高价长租下来,立马就拱手送上,自己一家人又搬回了老宅中去。
这么些年来,也没有听说那山里有什么矿山,除了大山就是原始森林,唯一能让外边人有兴趣的大概也就山里边凉快,能比山外边温度低好几度,尤其是这个季节上去,在鲛湖边上歇息几天,那的确是赛过神仙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