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零七节 针锋相对

曹刚甚至当着罗耀祖和陆为民的面,要求旅投司和县里要加快实质性谈判,并明确陆为民要亲自参予谈判,尽早把合作的几个关键性的条款确定下来,枝节问题再交由其他具体办事人员来谈,曹刚甚至还表示只要能够尽早开发早日产生效益,县里边可以在一些条件上做出巨大让步,这一点罗耀祖都没有想到,也让罗耀祖喜出望外,看来叶绪平的边鼓的确敲得相当到位。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集体企业通过产权量化改制变更性质成为私营企业,虽然从本质上已经通过赎买或者拍卖将原本属于乡镇集体投入收回,但是这依然是一种很容易引起风波和争议的做法,其间隐藏的政治风险也许一时半刻见不出,没准儿就在哪一刻突然爆发出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哪怕就是上边哪位大佬稍稍口风上的倾向,也就能让你的仕途之路戛然而止。
乡镇企业产权改制之后能不能像自己描绘的那样激发企业活力,产值规模迅速增长,都还是一个未知数,而且改制也必然牵扯到各方利益纠缠,免不了还会引发一些职工不满带来的风险,这对于领导来说都是想要极力避免的。
“呵呵,罗总,你要这么理解,那也由得你,摆在我们面前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不是吃顿饭喝两杯酒就能弥合的,要说今晚咱们营造的氛围是不错,我也希望这种氛围能保持到明天的谈和*图*书判会场上,可是我得说,这恐怕只是一种奢望啊。”陆为民斜睨了一眼脸色不愉的罗耀祖,“你我所占立场不同,可能看问题的观点也不一样,为了各自的利益,咱们还得继续争吵下去。”
罗耀祖心中一凛,收起脸上的笑容,半真半假地道:“陆书记,我怎么听着你这话像是在宣战一样啊?”
对这一点陆为民也心知肚明,曹刚对乡镇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并没有多少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能够立竿见影的招商引资,引入外来的资金落户,这是实打实的外来资金,落地投入建设,就牵扯到新增产值和利税,这对于他这个县委书记来说都是最光鲜不过的实绩了。
陆为民一度也想和曹刚握手言和,之前两人关系似乎也有好转解冻的迹象,但是很快陆为民就发现自己和曹刚在很多工作中观点上的差异。
没想到曹刚这才走了不到一分钟,陆为民居然就敢打翻天印不认账了!
这种情形下,萧樱以为今天怕是难得过得了这一关,没想到陆为民在饭局一开始就主动提出今晚是旅投司和双峰县之间的联谊聚餐,要领导对领导,一对一,如果谁要交换一次对象,那就要先喝三杯,这种方式使得谁也不敢轻易寻衅。
当然曹刚之前也没有和自己打招呼就把叶绪平推出来,这倒是更证明了曹刚对自己并不完全信任,这一点上陆为民也和*图*书觉得很正常。
事实上从总体工作来说,也的确需要一个县政府方面的领导来协助自己,毕竟作为县委副书记,自己需要的是牢牢的主导谈判方向和大方面的决策,而牵扯到具体督促协调,县政府来个副县长正好可以“物尽其用”,所以陆为民并不排斥。
“陆书记,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承认我们双方之间可能在因为各自代表的一方有分歧,但是曹书记说得好,要顾大局,为了大局,大家做一些让步,尽早让这个项目动工兴建,越早启动,我想我们双方的利益才能越早得到保障。”罗耀祖口才并不差,多喝了几杯,反倒是让他更能发挥口才,“大局是什么,既是我们旅投司这第一次来双峰开发项目这个破冰之举,也是你们双峰为了寻求发展道路,与旅投司合作开发旅游资源,让双峰的美丽风景奉献给更多的世人,也让双峰县能够从旅游开发中获得发展。”
但即便是这样,陆为民也感觉到了曹刚在这项工作上的兴趣乏乏,每一次都是自己主动汇报,对方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评点几句,要求自己把握好尺度,不要急于求成,注意火候等等,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态度,而且对洼崮和双塬两个区之外的其他四个区的乡镇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工作也提出先把双塬区乡镇企业改制完成之后,要观察改制成果之后,再来推进其他几个区的乡镇http://m•hetushu.com企业的改制。
酒桌子上双方曾经谈得很愉快,曹刚和陆为民都承认省旅投司是目前能开发骑龙岭风景区的最佳合作伙伴,旅投司背后的省旅游公司有丰富的旅游产业链和开发经验,也只有旅投司来负责骑龙岭风景区开发才能最快的把这个项目开发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效益,这对于双峰来吸引力尤大。
罗耀祖脸色阴了下来,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混蛋!
吃饭时候双方笑语如珠,相谈甚欢,没想到这么快对方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
竹门下的竹影婆娑,微风徐来,带起一阵窸窸窣窣的枝叶风响,月光下的罗耀祖嘴角挂着一抹自信的笑意,四十多快五十岁的老男人看上去还是挺有一点儿范儿的。
曹刚毫无预兆的把叶绪平拉进来,陆为民略感惊讶,但是并不意外。
这个规矩定下来之后,立马就解放了萧樱,曹刚对阵罗耀祖,龚玉顺对阵陆为民,王伯通对阵叶绪平,正好让萧樱免糟了荼毒。
饭局里边萧樱也谨守不多言不多语的原则,只不过这漂亮女人在饭局上免不了就要成为焦点,尤其是像萧樱这样的女人,更是免不了会被人当做靶子,曹刚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是永济小樱桃的名声也是早有耳闻。
龚玉顺和王伯通都出来了,几个人刚好都听到了陆为民略带挑衅味道的话语,心里都是一颤,看来这明天的谈判尚未开始m.hetushu.com,今晚就要在这里先作一番口角交锋了。
陆为民眯缝起眼睛丝毫不在乎对方凌厉的语气,淡淡的道。
“说得好,要顾大局!”陆为民眼睛一亮,目光如炬,似乎是很为寻找到这样一个争论对手而兴奋,“我赞同罗总所说大局所指的含义中前半部分,对于旅投司来说,开发双峰旅游资源这个举动,就是大局,但是对于我们双峰来说,旅投司的开发大计是不是大局,我觉得有待于商榷。”
罗耀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冷冷地注视着对方,他想看看对反复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是曹刚和对方在自己面前演的双簧,还是〖作者缺文〗
今晚的饭局照理说还轮不到萧樱参加,但是陆为民却以日后具体谈判萧樱作为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要担负起主要职责为由,把她给拉上了。
“心事哪天都有,这人活在世界上,就得想事情,工作生活,哪样都得想,不是么?”也许是觉得自己在不搭理对方,显得有些不太礼貌,陆为民转过身来笑了笑,半开玩笑地道:“就像你罗总你这会儿心情挺好,明天就要重开谈判,我就怕我们双方的差距难以弥合,又吵得吹胡子瞪眼,到时候你罗总不就也有心事了?”
像乡镇企业产权制度量化改制,陆为民认为这是双峰推动建立现代企业产权制度的一个契机,应该抓住契机将全县乡镇企业改制一推到底,进而也可以化解合金m.hetushu.com会存在的许多财务黑洞问题,但是曹刚对这项工作的重视远不及招商引资感兴趣,若不是地委副书记常春礼对这项工作还颇感兴趣,只怕曹刚更没多少心思放在这上边了。
陆为民淡淡地瞥了一眼笑意盈面的罗耀祖,一时间没有答话。
“很简单,我觉得曹书记所说的要顾大局,是指我们双方都认可的大局这一条件下,大家要顾大局,但是我觉得在前期旅投司提出的条件来看,除了要求我们双峰要这样要那样外,并没有看到多少对于我们双峰县来说有价值的东西,你们描绘的虚无缥缈的投资回报利益分成,那是后话,我只知道按照旅投司提出的前置要求,我们双峰现在却要实实在在的付出许多,现在却什么都没得到,我觉得这很不公平,所以我认为这是你们认为的大局,而不是我们双峰的大局,对于我们来说,这是迷局,是困局。”
看样子此人心情不错,大概是看到了叶绪平掺和进来给他们旅投司带来的机会。
“陆书记,你什么意思?”罗耀祖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怒意,厉声问道。
倒是陆为民主动多喝了三杯,陪了罗耀祖喝了几杯,而龚玉顺和王伯通也是主动多喝了三杯对曹刚发动攻势,弄得曹刚在离席之时也就有了几分醉意。
跟随在罗耀祖后边出来的萧樱见陆为民没有答话,似乎若有所思,而罗耀祖脸上挂着的那种掩饰不住的得意,更让人有些心里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