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一十二节 折服

陆为民和章明泉之间的谈话并没有避讳何明坤,陆为民素来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连自己身边的秘书都没有办法驾驭,那陆为民觉得自己恐怕做人就真有些失败了,那还相当好这个县委副书记就更成了空谈。
“尤行长,您也来了?”看见尤显坤从车上下来,魏德斌吃了一惊,把自己的烟蒂灭了,赶紧下车来,“您也是陆书记招来的?”
“嗯,陆书记刚和我打了电话,他在路上了,马上就到。”尤显坤接过魏德斌递过来的烟,从腰间的打火机皮套里拿出一个相当精美的都彭打火机,很潇洒的点燃烟,吸了一口,“老魏,你和陆书记打交道多一些,这人咋样?”
要说章明泉和齐元俊都是四十出头的老资格科级干部了,而且在区乡上担任多年领导,一般的县级干部你想要让他们服气,没点真本事想都别想,但陆为民以如此年龄和资历,却能在短短半年时间里就把洼崮区里大家公认最难对付的两个人给折服了。
他对陆为民并不熟悉,但是魏德斌应该是和陆为民打过交道的,所以他得问一问。
穷县也就意味着无论是在业务的质还是量上都难以尽如人意,省行今年据说要搞商业银行试点探索,要求各个地区都要有选择的进行试点尝试,但是具体要求却一直没有下来,尤显坤听说舒行长在这方面很有想法,希望丰州地m•hetushu.com区农行能够在这方面走在前面,提出了既要大力支持地方经济建设,但是更要按照商业银行发展方向进行尝试,降低不良贷款率。
“应该是如此,我看过洼崮和沙梁两个乡信用社的报告,由于改制之后原来的乡镇企业都变成了私营企业,现在的企业经营者积极性很高,他们都在积极谋求扩大生产规模,像沙梁乡的长河紧固件厂和洼崮的启明非标件厂,现在产品都是供不应求,两家企业都争取上新的生产线,像真正来洼崮落户的企业比如丰祥药业和昌南地区中药材专业市场,他们目前都不需要贷款,真正需要贷款扶持的还是那些刚刚完成改制不久的企业,他们希望抓住现在的时机。”
听得尤显坤问及陆为民的情况,魏德斌也觉得有些难以回答,想了一想之后才道:“陆书记很年轻,可能尤行长你也知道,他原来是地委夏书记的秘书,下来之后担任县委常委兼洼崮区委书记,在洼崮区搞了乡镇企业产权改制工作,现在洼崮区所有乡镇企业都已经改制为私营企业,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倒也是一件好事,至少我们那边几个信用社的一些呆账死账都获得了一些机会,改制后这些企业的情况变化比较大,因为要求发展,所以对资金需求很饥渴,所以也就对一些原来的历欠偿还了不少。”
“老魏和_图_书,你的意思是说,今天陆为民把我们俩招来的目的是要让我们给这些私营企业放款?”尤显坤努力把心思收回来,沉声问道。
魏德斌挠着脑袋苦笑了一下,“陆为民这个人最难对付的就是这个人记忆力极好,他会钉着要你回答或者给个说法,绝对不会忘记,你一旦答应了,就得要兑现,可我觉得我们很难抵挡得住。”
“胃口大?他是管经济的副书记,这么说,这一次又是要我们给那些个乡镇企业贷款?”尤显坤下意识地问道,但马上又反应过来,惊讶的张大嘴巴:“你刚才说洼崮这边已经没有乡镇企业,全都是改制为私营企业了?”
“还行,这人要看人,有些人觉得他很难打交道,言辞犀利,不留情面,有些人却觉得他这人别看年轻,却很有亲和力和说服力,而且脑子很好用,口才也好,说起事情来一套是一套,你多接触几回就知道了。”魏德斌笑了起来,“不过这位陆书记可是有名的胃口大,条件高,我都怕他召见了,召见一次就要提一大堆问题,弄得我每一次听了他提出的问题,都要好好琢磨一下怎么来改进工作,要不下一回,他又得要在会上点名。”
在何明坤眼中,老板来双峰工作工作时间不到一年,而且如此年轻,却能这样快的赢得了不少人的“拥戴”,这固然和老板的身份地位有关,但是也与老板www•hetushu•com为人行事有很大的关系。
他还没给陆为民当秘书时,就曾经听到过当时某位镇上领导和县里一位局行领导闲聊时无意间提起过,说也不知道陆为民使了啥迷魂药,就能把章明泉和齐元俊这两个连朱明奎担任三年区委书记都未能压服的人给“收服”了。
而且何明坤感觉的出来,章明泉对陆为民的亲近和尊重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那种完全因为老板所处的位置,这种发自内心的尊重只能是在工作中通过让他们敬佩信服的表现才能获得。
那一批进修的同学里,现在当地区行专业银行行长的都有了,最不济的也是哪个县行的行长了,可就是自己也就是今年才算是抓住了这样一个机会下来,还下的是双峰这样一个在全地区都排在末尾的穷县上。
尤显坤也是才从地区农行下来担任县农行行长,对于下放县行当行长尤显坤自然是乐意的,但是对于被下放到双峰却又让他很是沮丧,不过行党委研究已经决定了,他也无可奈何。
尤显坤皱了皱眉,“我是说陆书记此人的怎么样?好不好打交道?”
乔庄因为什么原因向老板靠拢何明坤不太清楚,但是乔庄对老板的尊重却不像是表面做作;巩昌华入了老板法眼很正常,都说杜笑眉和老板关系不一般,这一点上何明坤倒是不想去多想,有些问题得装聋作哑,自己能给老板当秘书,巩昌www.hetushu•com华也出了不小的力,这一点何明坤铭记在心。
惊讶的张大嘴巴的尤显坤显然有些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一个区的乡镇企业居然全数改制成为私营企业,把集体企业变成彻头彻尾的私营企业,而且不是一家两家,而是一个地域内的所有企业都这样给改了,处理给私人,这个陆为民难道就这么胆大包天,而地区里边也是对此没有反应?
※※※※
说吃迷魂药这一说固然是有些夸张了,但是也由此可见老板在为人行事以及人格魅力上的本事。
魏德斌这才意识到刚才这一位并没有认真听自己所说的话,这个时候才回过味来,不过尤显坤也算是他的顶头上司,他当然不好多说什么,点点头,“嗯,洼崮区这边已经没有真正地乡镇企业了,都改制了,通过产权转让,基本上都是由原来企业的负责人或者管理人员、技术人员把它们买了下来,改制的时候争议也很大,我们也一度担心这些企业改制之后能不能达到促进发展的目的,但是我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至少我是这样看的,改制后这些企业都得到了长足发展,无论是管理水平还是财务状况都得到了相当大的改善,如果不是政策限制,我还真恨不能把所有款子放给这些企业,至少比起原来那些政府控制的乡镇企业要稳当得多。”
可陆为民这一招见就让刚下来的尤显坤心里有些发麻,尤其是在和图书获知这个县委副书记还是前任地委书记现任省委秘书长的秘书,尤显坤就更觉得只怕今天的召见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像萧樱先前对老板也有些警惕,何明坤印象很深,萧樱第一次来老板办公室送五一民德杯文艺汇演时的态度就很冷淡,但是后来就和老板逐渐熟悉起来,尤其是在担任文体旅游局副局长兼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之后,更是很快就成为老板的得力助手,连何明坤都要承认萧樱在许多问题上比自己考虑得更周全细致,而且在对付旅投司那帮人时也更有手腕。
就目前来说,县信用联社在人事上依然隶属于县农行管辖,业务上也受县农行指导,但是在业务工作中却是各行其道,尤显坤初来乍到,对县农行班子也还在熟悉过程中,县信用联社这边都还排在后边,他目前也只认识联社班子里几个成员。
尤显坤老远就看见了魏德斌的车停在了洼崮区委院子里,看样子今天这位年轻的县委副书记是打算要好好敲打敲打自己和魏德斌两个了,没见着工行、建行和中行那几位,也不知道这位陆书记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
作为老资格的昌江银行学校毕业生,又是黎阳地区人行最早一批送到昌江财经学院进修的业务干部,他在地区农行里也算是打磨了多年了,论业务,论资历,尤显坤自认不输于任何人,可身边无数人都已经爬了起来,却总是轮不到自己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