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一十三节 银行这塘水

再加上众所周知的亚洲国际干部集资款还有七百多万没着落,听说县里给干部们承诺的是会在年底之前兑现,这也让尤显坤对双峰县财政能力产生了极大的质疑,这样一个去年财政收入才两千多万的穷县,这么一弄,基本上财政就是濒于破产的境地了,也不知道双峰县委县府打算怎么来面对。
“呵呵,还是尤行长会说话啊,老魏那里我一打电话,我都能感觉到老魏皱起的眉头,大概也在想,哎,这姓陆的看来又有啥破事儿得盯上我们了,瞧尤行长说的,双峰这破地方还能有啥好事儿,别又给弄出来一个像亚洲国际那样的窟窿来吧,老魏,是不是?”陆为民朗声大笑,笑得魏德斌也有些尴尬,这位陆书记还真是够直接,一来就把话题挑明了。
“陆书记,兹事体大,一方面要看地区行的意思,另外如果真的双峰县农行要来吃这个螃蟹,恐怕也需要县里边在各方面都给予大力支持才行。”尤显坤显然也对这件事情很慎重,他不想推脱,也不想拖延,要么不答应,答应了就得要尽力去做到,这是他的风格,所以他在承诺问题上很慎重。
“您可能知道我们行里政策,对私人企业我们原则上是不放贷的,这一点恐怕……”尤显坤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言辞,“如果要让县行打破这个原则,没有地区行的文件规定怕是不行。”
“老尤,地区农行那边www•hetushu.com我去做工作,我希望的是县农行和县农村信用社能够在我们双峰推进乡镇企业改制和私营经济发展中发挥出主力军的作用,所以今天我先把你和老魏叫上,一起先看看我们洼崮这边的改制后的几家重点企业经营情况,让你们这些行家里手,先过一遍,另外我也有一些想法,正好和你们一边看这些企业,一边交流一下,听听你们的意见和想法。”
“尤行,你接触一下就知道了,这人很有些门道。”魏德斌也不多言,陆为民他接触过两回,但是交道也不算深,这位新来的尤行长他之前接触也不多,这都还在各自地盘上熟悉情况。
“那县行有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考虑过试点?”陆为民紧接着问道。
“陆书记,地区行恐怕还有一个通盘考虑,这一点上我怕是……”尤显坤搓了搓手,这位陆书记还真是步步紧逼啊。
陆为民双手背负在身后,筹措着言辞,他知道尤显坤肯定要看舒展飞的态度,但是这个人本身的态度也很关键,所以他才煞费苦心的把尤显坤和魏德斌两人拉上,如果能够先把这两个人思想打开一条缝,再能获得舒展飞的支持,那他的一些想法就可以得以推行了。
陆为民下车就看见了尤显坤和魏德斌两人,笑着迎上去和二人打着招呼,章明泉也跟着下来和两人寒暄着。
之前他也听说过好像双峰在搞和图书乡镇企业改制,不过乡镇企业虽然在名义上属于农业系统中,但是地区农行素来对乡镇企业的经营状况持怀疑态度,也就敬而远之,顶多也就是各县信用社会碍于各县县委县府面子给些贷款指标,但是都有较为严格限制,而农行本体基本上不会参予对乡镇企业的贷款。
尤显坤一愣怔,他没想到陆为民连农行内部的精神也是如此清楚,舒老板说这个话据说也是秉承了省行王行长的意图,是在很小范围内的一个场合下说的,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且说这话也就是一个星期之前,这陆为民怎么就知道了?但他又不好多问,只能点点头。
陆为民倒是很欣赏对方这种脾气,从舒雅那里,也就是现任地区农行行长舒展飞那里,他也对这个尤显坤有些了解,在业务上是个能人,但是在黎阳地区农行时和行领导关系没处好,就一直给冷处理,一直到黎阳丰州分家,主动到丰州这边,但是丰州这边的行长也是对这个家伙不太感冒,一直到舒展飞来了,才算是给了这个家伙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
“对。”陆为民眉毛微皱,他知道尤显坤想要说什么。
双峰的情况比起其他几个县来更不容乐观,工行系统据说已经明确对双峰只收不贷,亚洲国际事件让双峰县委县政府在银行体系中的信誉度和形象一落千丈,一千万信用担保就敢这么没做多少调查就签字http://m•hetushu.com画押,最终导致这笔款项被转出,现在虽然已经报案,但是很显然已经转出境的款项再想要追回来太过虚无缥缈。
尤显坤在黎阳地区农行憋屈了那么多年,又在丰州地区农行组建之后搁了这两年才下放出来担任双峰县农行行长自然有其门道,他知道新来的舒老板能够把自己放下来固然有一些私人因素在其中,但是其中有一条很重要原因就是舒老板对自己业务能力比较认可,希望自己能来双峰这个冷盘子炒出一盘热菜来。
二人正说间,一辆三菱蒙特罗滑入区委大院内。
“老尤,我就不绕圈子了,地区农行那边我了解到一些情况,你们新来的舒行长是想要做点事情,推进农行向商业银行转变搞一个试点,我希望双峰县农行可以争取到这个试点,这既对双峰县农行也是一个极大挑战和机遇,对我们双峰县经济发展也是一个促进,在这个问题上,我希望老尤要配合县里的意见,争取一下。”陆为民语气变得很郑重其事,“我听说老尤你也是原来在黎阳地区农行就是搞业务的,现在这样一个机会,可以尝试一把,怎么样?县里也会从各方面考虑来配合,达到双赢的目的。”
不过尤显坤也知道像双峰这样基本上没有国有工业支撑的农业穷县,工业这一块基本上是靠乡镇企业撑场面的,他来双峰县农行之后也了解过县农行的放贷情况,还算好,严和图书格执行了地区农行的政策,对乡镇企业放款执行得相当严格,除了县委县府打招呼的特殊情况,基本上不考虑,但是这也带来一个很大问题,那就是农行放贷规模和效益都相当差,基本上充当了政策性银行,在商业性这一块就显得很瘠薄。
“嘿嘿,老魏,看来陆书记是很看重咱们农行系统啊,这工行、建行和中行都没通知,就咱们俩,这是有为而来啊。”尤显坤若有深意地笑了笑。
“嗯,我知道,老尤,我听说地区农行新来的舒行长思想很开明,提出了农行要率先迈出向商业银行转变的步伐,提出了可以在一些县行试点的想法?”陆为民反问了一句。
“呵呵,陆书记也要理解我们农行系统,就这点家当,现在上边一天一个紧箍咒,要求我们提高资产优良比例,清理呆账坏账,这完不成任务,那是要那我们全单位的奖金福利来说话的,这官帽子戴不戴不重要,可全单位这么多号人都望着年终考核成绩来拿奖金,大家伙儿辛辛苦苦一年,不能对不起大家伙儿不是?”尤显坤帮着魏德斌圆场,“不是我们不支持,而是的确能力有限啊。”
对于这样一个状况尤显坤先前的心已经冷了,不过他也听说过陆为民的大名,也很想找机会接触接触这位年轻得吓人的县委副书记,看看对方究竟有什么门道,所以对方的秘书一通知他,他就立马应承下来。
魏德斌瞅了尤显坤一眼,不和*图*书说话,显然是要等尤显坤来表态,尤显坤迟疑了一下,“陆书记,陪您考察企业当然是好事儿,我们银行本来也就是为经济发展服务,不过我有个不情之请,丑话先说前面,我听说现在洼崮区企业已经全部改制为私营企业了?”
“陆书记,今儿个在这里召见我和老魏,是不是有啥好事儿要照顾我们啊?”尤显坤在地区农行也是干了多年的角色了,对这些地方干部并不陌生,只是对双峰这边的干部没有那么熟悉,但是他也是一个自来熟性格。
尤显坤目光在陆为民脸上转了一圈,好一阵都只是沉吟不语,陆为民也催促他,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对方。
尤显坤来双峰时间不长,和陆为民也只是接触过一两次,都是在会议上,并没有真正深层次的接触。
之前他也是雄心勃勃想要在双峰来做一番事业,但是来了之后,严峻的现实让他很快冷静了下来。
“老尤,老魏,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明人不说暗话,今儿个找你们来,情况很简单,洼崮区的乡镇企业产权改制已经基本完成,现在有几家区里和县里确定的重点企业要发展,需要金融系统支持。”陆为民摆摆手,显得很坦然,“我知道你们的难处,怎么来操作下一步再说,今儿个先把两位拉上,也就是陪陆某人一道去考察一下那几家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今儿个就看个大概,具体情况也得要你们各自的专业人士来考察审核,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