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一十五节 曲径可通幽

“哼,我还不了解我自己的女儿?不过我相信我自己的女儿不会为了什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或者违反原则的事情来找爸爸倒是真的。”舒展飞亲昵地拍了一下坐在自己身旁的女儿的头,“连我自己女儿都不了解,我还能管理这么大一个银行?”
舒展飞不是外人,原来舒展飞在南潭县农行当行长时,曹刚还是县农业局局长,两人关系也还算处得不错,现在舒展飞已经升任丰州地区农行行长,而自己也调到了双峰这个旮旯里来担任县委书记,上任之后曹刚还真没有时间去拜访这位昔日的老熟人。
舒雅面色一红,走到自己父亲身旁,娇嗔道:“爸,你啥意思啊?我回来替您做顿饭,你就觉得我有事儿找您?”
陆为民打来电话一度让舒雅兴奋万分,虽然很快她的喜悦很快就随着话题的深入而渐渐淡去,但是她还是很高兴能和陆为民的生活有所交织。
所以当陆为民前段时间打电话给舒雅时,舒雅也是又惊又喜,即便是陆为民直言不讳的说是想找她帮忙,舒雅也一样很高兴。
“哦?”舒展飞凝了凝神,想了一想,似乎在琢磨其中奥妙,点了点头,“雅儿,看来你这个同学是有一些新想法啊,我也听说他在丰州政坛上也是一个新锐角色,我看过一份资料,说他在双峰推动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力度很大,争议也很大,看样子他是不甘于此啊,还有后续动m.hetushu.com作,行,你帮我和他约好时间吧,让我见见你这个出类拔萃的同学。”
舒雅也有二十五了,无论是主动追求她的还是介绍认识的都不少,但是女儿都似乎不太看得上,从她如此尽心竭力的为陆为民跑这些事儿,舒展飞觉察到自己女儿恐怕对那个陆为民还真有点儿那方面的意思。
见自己女儿有些生气了,舒展飞才意识到恐怕自己女儿说的是真的。
不过舒雅也想得开,还是挺喜欢和陆为民通通电话,聊聊天,陆为民似乎一直很忙,两人见面机会也不多,几次同学聚会,陆为民都没有能参加,再后来似乎联系也就少了,只知道他调到丰州地委去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下了双峰。
舒雅脸色更见红润,却咬着嘴唇一时间不好说话。
舒展飞从地区人行开完会回到家里时,看到女儿苗条的身影正在厨房忙碌着,有些惊讶,什么时候女儿也变得如此乖巧了?略一思索,舒展飞就明悟过来,这种情形一般说来都是女儿找自己有啥事儿,才会这样。
舒展飞在家里素来很民主,和自己这个女儿也很亲近,父女俩说话也从来没大没小,舒雅也很喜欢自己父亲。
见自己父亲有些落寞,舒雅也有些难受,“爸,你别把我和为民之间的关系想得那么复杂,你女儿虽然不成器,但是也不至于说连个像样的男朋友也找不到吧?为hetushu•com民是挺优秀,但是我觉得这各人有各人的姻缘,不是说得好么?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那才行,外边人看着觉得天作之合,没准儿一扭头就分手的事儿也多着呢。”
“爸,你别乱讲,我和为民只是纯粹的同学关系,都有一两年没怎么联系了,这一次他也是知道你调到丰州这边来了,才来找上我。”舒雅有些急了,深怕自己这个老爹要见了陆为民胡言乱语,那才真是丢脸了。
“不是啦,爸,我是说我和为民没你所说的那种关系,以前也有电话联系,他有女朋友的,在昌州呢。他这个人性格很开朗大方,人也挺好。”舒雅又气又急又有些感伤。
前一段时间陆为民托她了解一下到双峰县农行担任行长的尤显坤的情况,这也让舒雅颇为犯难,她对自己父亲单位上的事情并不太了解,何况自己父亲来丰州地区农行担任行长也才几个月的事情,但是陆为民的忙她又无法拒绝,所以就只好厚着脸皮一方面旁敲侧击问自己父亲,一方面通过自己在丰州地区人行的熟人去了解尤显坤的情况。
看见自己女儿眉宇间也有一丝挥之不去的抑郁,舒展飞也有些心疼,但这种事情他当大人的也不好多说,也只能看自己女儿自己的感觉了。
舒展飞虽然觉得自己女儿很优秀,但是男孩子太过优秀对于女孩子来说未必是好事,要承受其他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优秀http://m.hetushu.com的女孩子的竞争压力,也是一件痛苦的事儿,舒展飞不希望自己女儿卷入这种事情中去,只不过感情这种事情却又不是以外人意志为转移的。
舒雅也觉得这似乎有点儿多此一举,如果陆为民真要有工作上的事情找自己父亲,完全可以公事公办的去拜访自己父亲,但是却要托自己来绕这么一个圈子,这让她都觉得陆为民似乎有点儿其他的意思在其中。
“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这些老古董就不管也管不了,陆为民是个人物,但是我舒展飞的女儿也不是什么花瓶,若是真找到我们舒雅,算他小子的造化,哼,就怕这小子猪油蒙了心,看不清啊。”舒展飞摆了摆手,有些萧索地道:“雅儿,你定时间吧,你爸这边恭候这位陆书记就行了。”
“呵呵呵呵,不愧是我舒展飞的女儿,说得好,不过话说回来,雅儿,真要遇到好的,那也要毫不客气的去追求,别管其他人怎么看怎么说。”舒展飞高兴了起来,洋洋得意的道。
“爸,你也听说了他的名字?”舒雅吃了一惊,有些紧张地问道。
舒展飞搁下手中报纸,看了一眼面容姣好的女儿,爱怜地道:“说吧,又有啥事儿要让爸帮忙了。”
连陆为民都没有想到舒展飞的观念如此超前开放,对于专业银行划分为国有商业银行和政策银行的观点说得相当透彻,陆为民本来想到舒展飞面前炫耀一番的,都不得不收http://m.hetushu.com敛起来。
看到县农行送过来的关于地区农行领导一行到双峰县农行及乡镇企业(含改制企业)调研的函,曹刚觉得有些诧异,抬起头来疑惑地望着坐在他对面的陆为民。
“为民,舒行长这一次来咱们县里调研的对象是企业,但这专门提了一句改制企业,我怎么觉得这里边有点儿不一样的味道啊?”
“说吧,是不是陆为民那小子又有啥事儿找你了?这回又要打听啥情况?”舒展飞示意自己女儿挨着自己坐下,问道。
陆为民在南潭工作时,几个要好的同学都说自己和陆为民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但是陆为民在这方面有些麻木迟钝,后来舒雅才知道陆为民在昌州有女朋友,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那你的意思是陆为民这个人很势利?那我得好好考虑一下了。”舒展飞装出一副勃然色变的模样。
“嗯,这一次他倒是没有打听谁情况,他想请您吃顿饭,纯私人的,他说这样私下吃饭向你汇报工作时更方便随意一些。”
听说地区农行新任不久的行长舒展飞要来县里调研,曹刚也相当高兴。
陆为民挠了挠头,和舒展飞那一顿饭吃得值,如果不是舒雅这个因素,陆为民心里就别提多么高兴了,可是舒雅瞟过来的眼神却让陆为民暗自警醒,也让他的兴致消减了不少,不过和舒展飞这顿饭吃得太值了。
“爸,吃饭了。”舒雅见自己父亲径直回到了书房,以为自己父亲是不是又遇www.hetushu.com上工作上的啥事儿了,有心事,赶紧跟着进来了,“先吃饭吧。”
他也不吭声,自顾自的回到自己书房,阅读起报纸起来。
“呵呵,雅儿,你这么紧张干啥?争议大未必就是坏事,现在正是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时候,从上到下都鼓励探索创新,只要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都可以尝试,争议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说明这个人的思想做法赢得了一些领导的认可,现在连你爸都有些跃跃欲试呢。”
但是舒展飞知道这个陆为民也不是简单角色,二十五岁晋位县委副书记,哪怕双峰是个末流穷县,但是毕竟是副处级干部了,这已经创造了昌江政坛的历史了,估摸着要想把这个男人收服在石榴裙下的女孩子也不少,而且肯定少不了还有些背后有来头的女孩子。
※※※※
舒展飞笑了起来,若有深意地看着自己女儿,略带戏谑的口吻道:“雅儿,你别是单恋上你这个同学了吧?嗯,二十五岁的县委副书记,而且在地区里边听说也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经常听到地区里边领导提到他的名字,我家雅儿眼光还真不错啊。”
父亲很敏感,自己一问及这方面的情况就警惕起来,舒雅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让父亲知晓,肯定父亲不会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回答,所以也就很大方地说了陆为民的事情,没想到父亲对陆为民居然也很有印象,而且好像印象还挺好,不过那看向自己的目光也就有些变了味,让舒雅也是欲辩无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