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一十九节 阻击

而让焦正喜心里极度不爽的还不仅仅这一点。
丁立贵也知道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这两家企业都专门来拜访了焦正喜和他,两家企业都很懂事儿,两位老总亲自来拜会,而且还送上了价值好几千的昌州百货大楼的购物券。
焦正喜摸了摸鼻子,这是他遇上棘手事儿的习惯。
焦正喜对双峰县委县府的这个方案十分不满,李志远也能理解焦正喜的心情。
杨显德给他带来的惊喜让他这一段时间的心情都不错,没想到这份好心情却被今天双峰县送来的这份报告给彻底毁了。
这份量不轻。
按照双峰县的这个报告,不但这个开发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大幅度缩水,而且在建设通往景区的道路问题上,占地和修路的相当大一步费用都会由双峰县承担。
在焦正喜看来这本来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就算是省旅投司要主导对骑龙岭风景区和翠峰山风景区的开发,陆海集团也表示只是参与并未寻求控股或者主导,愿意一道与旅投司来共同开发,几方携手合作堪称最佳战略,怎么会双峰县和旅投司联手把陆海集团排挤在外,而投资规模也小了不少?
副省长董昭阳专门给自己打过电话,介绍陆海集团到丰州地区来考察投资情况,这本来不需要董昭阳打电话丰州地委行署也会敞开双手欢迎的事儿,因为董昭阳的这个电话自然分量就更重了。
李志远点点头,脸色变得hetushu•com稍微晴朗了一些,“自荣,来了啊。”
之前他并没有给谁打电话,他以为这不需要自己给谁打电话,按照裴和杰和桓子允的说法,他们已经和县里谈得差不多了,而且为了第一次合作成功,他们甚至还在县里的要求下做了很多让步,就是为了换取旅投司的认可,没想到最终还是演变成了这样,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两位老总至今都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并不代表他们就对这个项目没有想法了,没准儿就是在一旁看自己怎么来处理。
焦正喜想了一想,却摇摇头。
作为分管财政的常务副专员,焦正喜每年都得要为年底难关精打细算,本来今年就因为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成立地区财政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相当巨大而十分困难,再加上亚洲国际事件地区不得不暂时替双峰县擦屁股把工行这笔贷款扛着,现在好容易见到一丝曙光,却又破灭,这让焦正喜如何不火冒三丈?
蔺春生是受李志远的委托才会盯着这个项目,但是李志远并没有说督促这个项目尽快落实就一定要由省旅投司独家包揽,这里边是有微妙差别的。
按照焦正喜所说,双峰县之前已经接近于要达成一个旅投司、陆海集团、嘉桓公司以及双峰县四方共同出资组建双峰旅游开发公司这个意见了,但是没有想到双峰县和旅投司会突然抛开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和*图*书,单独签约。
“老丁,看来这事儿我得向李书记和孙专员汇报一下,不过我本人态度很明确,我不同意双峰县的这个方案,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双峰县不接受一个可以获得更多投资,也对他们县里更有利的方案,却非要一根绳子上吊死只盯住省旅投司这一家?”焦正喜轻轻哼了一声,抬起目光,“老丁,你说呢?”
不过在此之前,焦正喜还打算先询问一下关于这个项目开发的具体情况,为什么双峰县会只认准旅投司而不愿意接受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双峰县对这个项目启动之后可能获得的资金,有些什么打算,这都相当重要。
地区工行更是明确表示在双峰县担保那一千万贷款没有偿还之前,不但对双峰县暂停发放贷款,而且对丰州地区的放贷指标也被省里大幅度压缩,这也成了焦正喜心中一个挥之不去的伤疤。
即便是嘉桓公司也有省建设厅侯厅长打过电话希望关照这家私营企业在丰州的发展,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原本打算携手在双峰合作开发,现在却是这两家都被排除在外,这让焦正喜颜面上也有些过意不去。
想到这里,焦正喜就更是觉得闹心。
焦正喜脸色很不好看,丁立贵也笑了起来,“焦专员,其实我觉得您现在没有必要这么上火,这不是双峰把方案报上来了么?先送到孙专员那里请孙专员看一看,然后您提一提你自己的看hetushu•com法,我估计孙专员也不会认可这个方案,到时候孙专员就算不去找李书记,恐怕也要让双峰把其中的问题说清楚。”
这些问题本来和地区无关,但是开发公司注册资本金大幅度缩水,也就意味着如果双峰县以在开发公司中的股份抵押贷款或者转让这部分股权,所获资金也会大幅度缩水,如果在刨开修路和占地补偿费用,能够腾挪出来的资金,弄不好也就只能凑合着应付那七百多万干部集资款和双峰县年底各项开支所需了。
这样一来不但出资规模大幅度缩水,更关键的是双峰县在这个方案中处于绝对劣势,比起先前的期望值差太远,而这将对双峰是否具有偿还亚洲国际事件中的资金来源更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焦正喜当然知道这种情形下要指望双峰县优先考虑偿还工行担保的那笔贷款不现实,这也就意味着工行这笔贷款最终还得要落在地区财政头上,而这对于地区财政来说无疑是一个噩梦。
“不入他们的眼?陆海集团的规模恐怕要比旅投司大好几倍吧?津门赫赫有名的国营大型企业集团,嘉桓公司虽然是私人企业,但是在昌州建材行业也是名列前茅的招牌企业,何况人家是来投资,别人求都求不来,怎么到了你双峰,你反而挑肥拣瘦的冷遇人家?这里边究竟有什么古怪,我觉得应该好好把问题搞清楚。”
王自荣走进李志远办公室时,注意和_图_书到李志远脸色不太好看,看样子又是遇上了什么不太顺心的事情。
陆海集团是津门国营大型企业集团,实力雄厚,有意推进企业多元化发展,现在进入内陆发展,丰州当然求之不得,所以当陆海集团裴总在昌州设宴邀请董昭阳和自己参加时也提到了他们有意在双峰参予开发骑龙岭和翠峰山风景区,双峰县方面也非常欢迎,希望他们能够投资参与开发,而且双方在这个问题上也谈得很契合。
李志远对这个项目很看重,因为这是他昔日老领导常务副省长刘运书过问的项目,当然李志远看重这个项目不仅仅是因为刘运书是他的老领导,更因为刘运书现在是常务副省长,更有可能在下一步担任分管经济的省委副书记。
李志远心情的确不太好,焦正喜刚走,把双峰县的这个报告丢在了这里。事实上李志远也早就知道了双峰县和旅投司达成开发的初步意见,但是他却没有焦正喜想得那么远。
交给孙震,孙震肯定会对这个情况核实,没准儿就要质询双峰县在这个问题上是怎么考虑的,而这个项目又是李志远交给蔺春生去督办的,这牵扯来牵扯去,弄不好就还会弄得李志远和孙震不愉快,焦正喜不愿意看到这个情况发生,哪怕是李志远和孙震关系再不睦,也不该由自己来把这把火给点起来。
※※※※
工行是几大银行中的头羊,工行对丰州地区压缩,那么势必影响到其他和*图*书几家银行的态度,所以焦正喜一直在考虑如何来抹平这个窟窿。
“嘿嘿,焦专员,这事儿恐怕也只有他们县里才说得清楚,或许是不是蔺秘书长催得太紧了,或者是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不入他们的眼?”
与其那样,不如自己直接找李志远,把这个方案的情况与李志远沟通一下,提出自己的看法,看李志远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再来说其他。
地区财政情况并不好,罗长庚几乎见面就要哭穷,对于一些副专员签的字有时候都要打回票了。
现在看起来这件事情上自己稍嫌急躁了一点,春生也没有把握好一个尺度,才会造成这样,好在尚未正式签约,都还有回旋余地。
现在经济开发区刚刚启动,光是基础设施建设就向一个无底洞,省里边给的支持也有限,地区几大银行虽然都表示要支持地区发展,但是对地区里边提出来的规划含糊其辞,地区建行行长张国忠在私下场合里直言不讳的告诉自己,丰州地区目前的财政根本支撑不了这样大的投入,更直白一点的说,那就是贷款给地区搞基础设施建设三五年都难以收回,弄不好就是一个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结果。
“李书记,我来了。”
这也怪不得他,地区财政就这模样,都喊着开源节流,但光是节流是不行的,开源才是正经,但地区是新建,除了从黎阳地区划分过来的那一部分财政分成之外,几乎没有值得一提的新税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