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二十八节 局中局

陆为民说起萧劲风和他自己合伙做生意,甄妮也很支持,工作这么久了,甄妮也越发觉得这钱的重要性,有时候甚至比找个好单位更重要。现在195厂效益也是一般化,即便是她在财务处,收入也就是区区三四百块,这还算是相当不错的,而陆为民一出手就买了这样一套价值五万多的房,不能不让甄妮感到心动。
都说房事后抽烟对身体不好,但是似乎很多人都乐此不疲,大概就是因为这种尽兴之后再点燃一支香烟定定神的感觉相当美妙,让人欲罢不能。
即便是嘉桓公司这样的私营企业,既然敢来掺和这一塘水,就说明它背后一样有底气,雷达就很轻描淡写的提到过桓子允在昌州深耕多年,其人脉资源相当丰厚,他既然想要进来,肯定就有他自己的路子。
几番恩爱缠绵,甄妮紧紧搂着陆为民的颈项沉沉睡去。
县里的利益这个词儿含义很丰富,县委书记未必就能代表县里的利益,因为他要秉承地委的意图,哪怕为此损害一些县里的利益,所以他不能真正代表县里的利益,这大概是很多人现在看待的,但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不知不觉的就成了县里本土利益的代言人。
陆为民知道这一手不算光明,不过他掂量过自己,如果不借助外部力量,他根本不可能和曹刚掰腕子,他还没有这个资格。
机遇从来伴随危机,就像危机中也往往蕴藏机http://m•hetushu•com遇一样。
饶是陆为民今晚在这块专属于自己的沃土上三度耕耘了,见到这幅场景,身体依然有些不受控制的蠢蠢欲动。
这一次自己算是赢了一局,但是这一局赢得有风险,陆为民不知道王自荣看出这一点没有,但是他认为以王自荣丰富的履历经验,应该是觉察到了自己的想法意图,否则,他不会在从厕所出来的时候问自己那么一句话。
这一副美人酣睡图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勾引,任何男人见到这幅场景,只怕都立马要有提枪上马的冲动。
股权被低估只是一方面,只是能拿得出台面上来说的一个理由,当然这个理由的确也很充分正当,地区财政不能为双峰县财政来背这一千万贷款担保的包袱,更不会为那七百多万干部集资款来买单,只要双峰县自己砸锅卖铁甚至卖血卖肾卖眼角膜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地区财政都不会为此付出一分钱,谁让这是你们县里边自个儿捣腾出来的窟窿?
焦正喜正是用这个相当充分而正当的理由打动了李志远。
欺霜压雪的颈项胳膊与略带红潮的娇靥带来的视觉美感让陆为民很难把注意力集中起来,他不得不把甄妮的胳膊拿起放入薄被下,只是碰到那胸前两团软肉,又忍不住恣意把玩一番,一直要到甄妮朦胧欲醒,才恋恋不舍的松了手。
蔺春生和曹刚就这么不明就里的要把hetushu.com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拒之门外,陆为民当然“乐见其成”,尤其是在自己已经充分的把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的胃口吊起来之后,谁要想把这两家踢出局,那就自个儿去应对它们背后力量的反弹吧。
敢于去想,敢于去做,哪怕失败了也无所谓,这话说得容易,但谁又愿意失败?既然向着既定目标奋斗,并为之付出了无数心血和巨大努力,又怎么愿意接受失败?
骑龙岭风景区的开发一下子让这个利益面纱被挑破了,曹刚没有彻底吃透地委的想法意见,尤其是李志远的想法意图,这是曹刚这一次失手的关键。
甄妮对这套房爆发出来的热情和喜悦让陆为民也始料未及,准确的说应该是甄妮想要从家里边脱离出来的那种急迫感让陆为民有些意外。
住宾馆的唯一好处就是有空调,虽然窗式空调显得有点儿老旧,但是在这个时代也算是很不错了,至少能维系整个房间的温度在七八月酷暑期间也能保持一个凉爽的夜晚。
萧劲风的话直接影响到了陆为民一晚上的心情,即便是在甄妮得知了陆为民买下一套房之后兴奋得欢呼雀跃,似乎也未能改变陆为民的情绪。
当王自荣重新确定了谈判原则和架构之后,陆为民就知道这一局自己侥幸赢了,但是这一局赢得很险,而且也有很大副作用。
甄妮没有过多询问陆为民这套房的来历,陆为民也没有和-图-书多说什么,只说了这是自己和萧劲风合伙儿做了一些生意挣了一些钱。
以亚洲国际事件作为一个划界点,之前在双峰工作的干部也许就要被划为本土派,哪怕自己只是早来了半年多一点时间,而亚洲国际事件之后来的干部,就要算成外来派了,而本土派一样也在蜕变,像叶绪平这样已经彻底投入曹刚怀抱中的干部,大概在很多人眼中也都成了外来派干部的爪牙吧。
陆为民伸手轻轻摘开牢牢扣在自己颈间羊脂玉般的胳膊,因为动作稍稍过大,让甄妮粉颈下那两团顶着两团殷红的粉腻凸起都半露出来,乌黑略卷的秀发垂落下来,落在肩头胸前的锁骨处,将那凸起两点半遮半掩,更让人有鼻血喷涌的冲动。
只不过两姊妹里甄妮比甄婕略矮一两公分,只有一米六七,而甄婕则有一米六九,但两姊妹走在一起对男人眼球的杀伤力几乎就是百分之百。
一直要到夜里甄妮的主动求欢,在床上更是百般逢迎,婉转承欢之际,陆为民才意识到这一套房带来的巨大刺激,甚至连甄妮都难以免俗。
甄妮她们两姊妹都属于那种骨骼均匀但是肌肉却相当丰润的女子,加上皮肤白腻,又从小受母亲影响,喜欢文艺,甄婕和甄妮都还练过一段时间的业余芭蕾,身材都一级棒。
把身体撑起来斜靠在床头上,陆为民这个时候有一种很想要抽烟的欲望。
但是自己不这么做,曹http://www.hetushu.com刚就会容忍自己向着自己的既定目标迈进么?显然不会,既然这样,自己又何须忌讳他的看法,正是要把胜利建立在他的失败之上,才能更凸显自己的高瞻远瞩。
但实际上陆为民却知道无论是陆海集团还是嘉桓公司背后都有着相当深厚的背景,陆海集团虽然是津门大型国企,但是这些大型国企和中央部委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中央部委随便哪个领导也能直接把招呼打到省里边,虽然陆海集团的裴总和陆为民会面交谈时从未提及过这一点,但是陆为民还是能够很清晰的捕捉到对方背后的底气。
当初在两姊妹都还在读大学时,195厂里边就有戏言,谁能摘得甄家这两朵玫瑰任意一朵,那就是折几年寿都值。
在陆为民看来这可能是因为曹刚时日尚短,还没有真正彻底融入到李志远的核心圈子里的缘故,当然,蔺春生也在这场风波中起到了一个不太好的作用,他低估了这场开发盛宴背后涉及到了各种利益博弈复杂性,以为他和曹刚两人就能驾驭住这个局面,但是没想到从县里到地区里边牵扯到的利益纠葛让他们搞砸了这件事情。
萧劲风最后那句话说中了陆为民的心事。
好吧,这样做听起来似乎有些过了,但是实际上却的确如此。
曹刚会对自己更加忌惮,甚至可能会尽一切可能来阻止自己向这既定目标迈进,他把自己的位置固化为分管经济的副书记www•hetushu.com,在这个领域里边可以任凭自己怎么捣腾,因为在这个领域他可以日后通过扶植叶绪平担任常务副县长和其他分管工作的副县长来掣肘自己,而一旦自己哪怕是担任分管党群干部的副书记,他都会感到非常难过,更不用说也许就能和他分庭抗礼的县长位置了。
甄妮也知道陆为民和萧劲风关系很铁,两人在高中时代就是铁杆,而现在萧劲风已经成为厂里边小有名气的大款,听说在外边开了一个通讯器材公司,专门卖大哥大寻呼机这一类新潮玩意儿,生意好得不得了,赚得钵满盆肥,连自己男朋友的那个大哥大多半也是萧劲风给的。
也许是自己提前表明态度县里干部的集资款必须要在春节前兑现给干部而半句不提那一千万被地区财政现在扛着的工行贷款问题让很多人对自己顿时多了不少认同感,也许是曹刚和张存厚的到来以及到年底可能还会有一波的调整让县里很多人都充满了失落感,以往在梁国威时代人事问题如铁桶般的双峰县就因为亚洲国际事件一下子被捅得千疮百孔,书记和两个副书记都黯然落马,紧接着县长也要离开,常务副县长却又因为年龄到点不得不退下来,这一切都让县里不少干部都有一种严重的危机感。
在看了房之后,甄妮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要让陆为民赶着找人搞装修,甚至已经开始规划起装修格调,窗帘的颜色,电器的采买,这让陆为民也是感到非常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