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三十三节 觊觎

县里现有班子里产生不了县长,那也就意味着这个人选只能从地区或者其他县市过来,但是这也就预示着自己在双峰县的威信又会面临一次挑战,尤其是可能会受到双峰本土实力派这些角色的更大排斥,这是曹刚极不愿意见到的。
“所以你就打算上这条烘焙生产线?”陆为民随口问道。
这几乎就是一个死局,无论自己怎么来变招,都无法摆脱一种不利的结果。
从香气馥郁的奶油曲奇车间出来,陆为民脱掉工作服,递给何明坤,这才扭过头来,对孔令成道:“老孔,维达食品厂我这是第二次来了,给我印象很不错啊,比起上一次又有变化,至少我感觉厂里无论是的卫生条件和质检部的设备上都焕然一新啊。”
陆为民上县委副书记这个位置已经有些破格了,这才半年时间,难道又要让他出任县长?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如同儿戏。
想到这里,曹刚就感到自己脑袋一阵一阵的胀痛。
曹刚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把自己的想法和意图说完之后,陈长维又让财务送来这两个月里厂里的生产报表以及两份合同,介绍道:“陆书记,孔书记,尤行长,我姓陈的搞这个食品行业也有几年了,在这双峰县里不敢说是龙头老大,但是我可以说我们两兄弟在这上边花的心血没有谁能赶得上!这是这两个月的数据报表,说实话,现在不是生产旺季,但是今年的市场非常好,尤行长http://m.hetushu.com你也是内行,您看看数据报表就清楚,这是我们刚签的两个合同,都是代为加工,需求量很大,而且还有几个客户我们都暂时不敢接,就是因为生产线跟不上,如果加班的话,又担心机器劳损过大出事故,反而耽搁生产。”
一旦陆为民坐上那个位置,以他现在的做派,肯定会要想方设法做出一番成绩来,这也就肯定要涉及到许多具体工作,如果做得好,自然皆大欢喜,陆为民也能坐稳位置,但是如果中间出了问题,那就会被人死死盯住,想要把你掀翻在地的人都会一拥而上跳出来。
“不,陆书记,烘焙生产线是生产另一种食品的,也就是威化食品,我们经过考察,目前国内市场威化食品很受欢迎,但是目前只有岭南几家食品厂商在生产,而且产量都还不算大,产品供不应求,我在昌州、武汉、南京乃至杭州这些大城市都做过考察,市场容量很大,而且这种食品利润率也比较高,如果能够尽早上这个生产线,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就收回成本,并取得良好效益……”
这个看似不可思议的想法从曹刚脑海中一闪而过。
还得看一看,陆为民并非没有弱点,现在是该好好观察一下对方的时候了。
要阻止陆为民的这种趋势,作为县委书记的曹刚手中也不是毫无办法,但那是杀敌三千自伤八百的手段,甚至可能变成杀敌八百自伤三千,hetushu•com曹刚不想去做为了遏制陆为民而损害自己利益的行为,在他看来,还不至于走到那一步。
虞庆丰如果不行,那么孟余江呢?孟余江不行,那陆为民呢?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把如此年龄的陆为民推上这个位置,未必就是坏事,尤其是陆为民如果超越虞庆丰和孟余江二人一跃成为县长,势必让虞庆丰和孟余江二人内心处于一种极度不平衡的状态下,而现在的情形下虞庆丰和孟余江也调整位置不久,不太可能再调整,那陆为民的处境就很有些意思了。
陆为民见尤显坤张嘴欲说,摆了摆手,“老尤,具体你们业务上的商谈我不介入,但我只说一句,每一个企业都有一个发展阶段,而发展往往就是一个机遇问题,抓住了机遇,你就能上一个台阶,维达食品厂这几年情况行里恐怕也做过了解,我们县里的金融办将维达食品厂列为首家三星级信誉企业,这也是目前我们县里唯一一家三星级信誉企业,就连康明德的民德集团也只是个一星级,启明非标准件厂也才是一个二星级信誉企业,在这一点上,我觉得银行应该考虑非担保因素的作用,而不能拘泥于一些既有硬性条件。”
虽说陆为民排位在虞庆丰和孟余江之后,但是现在在虞庆丰连曹刚自己都觉得可能有些勉强的情况下,真正能够对陆为民构成威胁的就只有孟余江了。
“陆书记,镇信用社和镇合金会分别给维达和图书贷了三十万用于改进检测设备和消毒设施,但是老陈他们还想新上一条烘焙生产线,这大概需要一百二十万左右,县农行那边正在对他们的财务状况和资产状况进行考察,但是看样子有些难度。”孔令成也脱下工作服,介绍道。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的办法是拖一拖,让他变成代县长,让他处于一种名不成言不顺的状态下,自己再把叶绪平推上常务副县长位置,那就更有意思了。
维达食品厂的老板陈长维也是挺利索的壮年汉子,在岭南那边闯荡了多年,也知道这个机会难得,陆为民专门把县农行行长拉来现场考察办公,就是要替自己解决实际困难,感激之余也是颇为触动。
难道以妥协,或者反过来以“某种方式”促成?
※※※※
按照老黎阳地区也是现在丰州地区的惯例,一般说来一个县的党政主要领导会选择一个来自外边儿,一个产自原班子,尤其是班子两个主要领导都要进行调整的情况下,更是基本如此,现在自己是刚来的,那么也就意味着县长一般说来是要从现有班子成员中产生。
想到这里曹刚心里不由得为之一动,如果在陆为民上升之势真的无法阻止的情况下,这未尝不是一种以退为进的办法。
“存在问题?”陆为民不为所动。
如果阻止不了,或者说没有更好的办法来阻止,那该怎么办?
但现在这个社会不可思议是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曹刚也清楚,就目www.hetushu.com前这种局面的发展趋势,陆为民正在不动声色的营造声势,如果一直这么持续下去,这个县长位置,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尤显坤被陆为民这将了一句,也有些尴尬,打了个哈哈,道:“陆书记,难道说这一段时间里我们县农行对县里企业的支持还少了么?陆书记,您就不怕这担子太重压力太大,把我给压趴下了,那你也就少了一个替你卖命的小兵啊。”
更为重要的是就目前来说上上下下都极为看重招商引资和经济工作的情形下,自己如果刻意遏制对方的话,反而可能会被视为心胸不够宽广,甚至落得一个思想保守的印象,这对自己来说那才更是得不偿失。
“老陈,说说你们的想法嘛,正好农行尤行长也在,有什么困难,具体症结在哪里,都可以提出来,我不敢说现场办公,但是也算是帮你们搭建一个对接平台,有什么需要我们县里边帮忙协调的,我们也可以出面。”陆为民瞅了一眼有些为难的尤显坤,“老尤,别一听到我说这些就皱眉,如果你说的真有道理,我难道还能强行让你们农行给企业贷款,但是如果只是一些技术层面或者说是程序规则上的问题,我觉得可以通过灵活变通的手段来解决。”
可孟余江现在的位置也很尴尬,作为前任组织部长和现任纪委书记,他和虞庆丰的缺陷有些类似,都是在行政工作尤其是经济工作中没有多少经验,但他在这方面的印象比虞庆丰略好。
和_图_书不过现在这还只是一种万不得已情况下的一种选项,曹刚当然知道这个选择项的风险性。
“存在问题就是我们企业原来规模太小,这几个月扩张很快,对资金需求太大,信用社和合金会给了我们部分贷款,但是现在缺口还比较大,下半年将是一个生产旺季,所以我们两兄弟希望能够加快投入上这条生产线,但是在担保上恐怕难以让尤行长满意。”
先不说陆为民上了县长这个位置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就陆为民现在的资历,曹刚也觉得地委不太可能会有如此出格的举动才对。
如果现在要推孟余江,也就意味着虞庆丰会迅速站到自己的对立面去,甚至可能和陆为民结盟,不说孟余江是否能成功,就算是能成功的话,今后县里可能也会演变成一个水火不容的格局;而推虞庆丰的话,却又极有可能无法成功,进而会变成地区或其他县市过来一位县长,那也就意味着自己可能会失去虞庆丰、孟余江为代表的本土实力派的信任和支持,这对于自己想要驾驭双峰局面也非常不利。
难道说真的只有让陆为民上这个结果才是必然?
“呵呵,老尤,你哪是啥小兵啊,你是财神菩萨才对,我见着您都的要点头哈腰,笑脸相迎,要不你要不高兴,那我们这些需要资金发展的企业该怎么办?”陆为民也不客气,“你也别和我绕圈子,老陈,你说说具体想法和打算,针对农行里提出来的问题和担心,也要有一个明确答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