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三十四节 千金难买一印象

“陆书记,这个情况我们行里需要研究,但是我个人倾向于支持您的看法,不过,我觉得如果县里以金融办的名义向我们行里出具一个指导性的意见书,这样我觉得更为稳妥一些。”尤显坤很有技巧的表示支持。
看见田海华进来,夏力行和茅海渐都站起来,“田书记。”
县里以县府办一名主任挂帅,分别从农工中建四大行和信用联社抽调了一名业务专干,加上工商和税务部门也抽调一人,组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收集评估队伍,用于对全县企业经营状况和信用状况资料的收集和评估,从成立一开始,陆为民就要求首先对已经改制企业和私营企业进行资料收集和评估,要求不图快不图多,但是务必要详实准确和公正客观。
在这一点上尤显坤做得很老到,很好的把握了工作进度和节奏,他也理解到了舒展飞和自己的意图,不求多,也不求大,而是要让这个破冰之举能够获得完美的成功,就是要让上边意识到无论是股份制企业还是私营企业,其风险一样可以在商业活动中被控制到最小,这样可以为农行向商业银行转型提供一个良好的契机。
“没关系,本来我们也需要按照审批程序走,县政府金融办的指导意见也是做参考,当然不具备法律效力,也不承担任何经济责任。”尤显坤若有深意的顿了一顿,“但这至少hetushu.com证明了县里的态度。”
省里组织保密法及有关事项学习,这样是中央要求学习到正厅级干部,也是要汲取近期国内一些泄密事件的教训,今天也是省直机关部门组织学习,方式就是看录像。
夏力行也有些觉得不怎么好解释陆为民这小子为啥不愿意来省里,弄得不好让田海华觉得陆为民是个恃才傲物的角色,那反倒不美。
“田书记,我正在夸奖夏秘书长选的好秘书啊。”茅海渐在田海华面前也很随意,两人也是多年老朋友,田海华还未到昌江工作时,茅海渐也还在央行工作,两人就有接触,茅海渐到了昌江,田海华也辗转到了昌江省委担任书记,自然倍觉亲热。
“老茅也把他夸得太高了一点,为民人的确是很机灵,这小子在岭南读大学时就喜欢参加社会实践,每年暑假基本上都是在广州深圳那边的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去学习打工,搞社会实践,拿他自己话来说,沐浴改革开放第一线的春风,所以思路比较开阔,思想也比较开放,点子路子比一般人多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不是现任秘书,而是前任秘书,现在在双峰担任县委副书记。”茅海渐笑着介绍:“人很年轻,但是却很有头脑,思路非常开阔清晰。我看到丰州人行送来一份东西,介绍了双峰县成立了专门的金融m.hetushu.com办,抽调县里农中工建四大行的人员和县政府县人行一起在县里搞了这个金融信用评估体系,专门为改善企业融资环境服务,我觉得这个举措很有新意,也符合中央目前提出的要改善银行经营环境,剥离政策银行职能,推动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一个县里边,而且是个农业穷县,能有这个意识,绝不简单,听说就是夏书记前任秘书一手推动的这个工程。”
陆为民也很清楚这一点,但是他知道这项工作必须要启动起来,而且要不折不扣的抓下去,这项工作关键就在于坚持,而核心基点就是要客观公正,只要能按照县里确定的原则目标继续下去,陆为民坚信这项工作所取得成果将会在日后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在这期间,县里也一样要推动这个金融信用体系在各大银行部门的指导作用,让这个不具法律效力的指导意见逐步演变成为银行部门自觉接受的参考意见。
“嗯,这说明这小伙子很有头脑嘛,读大学就清楚学习是为了实践,要服务于实践,理论联系实际做到了前面。”田海华点点头,“看样子是颗好苗子,力行你也舍得把他就搁在县里边去了?”
这个评级虽然目前还不能作为各个银行放贷融资的基本准则,但是由于县金融办更注重对企业包括财务、市场、历史信誉等综合经营hetushu•com方面的资料收集,这些资料也对各个金融单位开放,所以能够很大程度的减少初审程序,赢得时间,提高效率,而县里这个指导性的机构,也能够随时根据这些企业经营状况,为各个银行提供一份指导性的意见。
夏力行和省人行行长茅海渐也是老熟人,从卫生间出来,就凑在了一块儿,只是两人都没有想到田海华也会出来。
“什么事儿谈得这么热火?”
县农行在舒展飞的支持下开始启动对双峰全县私营和改制企业的金融对接工程,这个计划并没有获得包括工行、中行和建行的认可,陆为民也知道舒展飞在这一点上有些胆魄的,所以他也希望县农行能够在推进这项工作时更为积极主动但不盲目冲动,因为舒展飞和自己都需要这项工作能够取得成功,而不是留下一大堆难题。
双峰县金融办的成立并没有引起多少人重视,但是陆为民却相当看重这个可能对一个地方企业融资也是经济发展带来巨大推进作用的机构,当然前提是这个机构能够把促进全县金融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彻底抓起来,落到实处。
※※※※
“坐吧,看你们俩说得这么来劲儿,我都不忍心打扰你们俩了,谈什么这么来劲儿?”田海华舒展了一下身体,“这种录像学习究竟有多大作用我也很怀疑,但是我还是觉得学总比不学好,至少能够给大家绷和-图-书紧一根保密的弦,别张着嘴巴啥都说,能说不能说的都胡侃海吹,比自己的鼻子灵舌头长,这些案例都是教训。”
果然田海华很满意地笑了起来,虽然这未必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是给田海华留下一个印象也就是千金难买了。
陆为民笑了起来,拍了拍尤显坤的肩膀,“行啊,老尤,讲政治,我希望县农行在这方面能够起到率先垂范的作用,不仅仅局限于县里关注的某一家企业,而应当坚持以一个较为完备的体系来进行评估和认定。”
相反维达食品厂虽然规模小,但是产品结构良好,经营团队稳定,市场前景光明,所以获得了三星评级,这也是按照县里确定的规则,由几大银行排出的人员共同研判评估出来的级别,也能够获得各个银行的基本认可。
“这是他自己主动要求下去的,他觉得当秘书是学习,下基层才是实践,而且可以把理论更好的运用于实践。”夏力行也不多说,却巧妙的用田海华的语言来解释陆为民的做法。
“哦?力行的秘书?”田海华回忆了一下好像夏力行秘书是个挺年轻的小伙子,人也挺机灵,其他到没有在意。
“哦?力行的秘书这么厉害,能得海渐这么赞誉的,这么些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呢,怎么没有跟你到省里啊?”田海华知道茅海渐的脾性,素不轻言,但言必有物,能得他这么说,说明他的确对这件事www.hetushu.com情很上心。
就目前刚刚初建的全县企业金融信用评估体系来说,现在的各方面资料都还欠缺,要对一家企业做出信用评估无疑相当困难,即便是做出了信用评估,也很难获得金融部门认可,金融部门也难以以此作为日后企业贷款融资的凭据。
“老尤,你可真是打得滑啊,怎么,规避风险还要把我们县里拉上,就算是金融办给你出具了一个指导性意见,那也不具备法律效力,不会承担任何责任的。”陆为民微微一笑,看着尤显坤。
这个举动既得到了人行和几大专业银行的支持,也得到企业,尤其是私营企业和改制后的股份制企业的欢迎,但尚未改制的乡镇企业却是不太满意。
在首批参予评估的企业中,绝大部分企业都未能真正获得星级评估,获得星级评估的企业仅有五家,其中也只有维达食品厂获得了三星级评估,像先前雄心勃勃的民德集团仅获得一星评估,其原因主要就是民德集团虽然资产规模不小,但是其中债务结构和管理运营团队并不乐观。
尤显坤自然也清楚维达食品厂的状况,要说运行的确非常良好,但是按照银行的规矩,贷款必须要有担保,但是维达食品厂的土地厂房早已经在前期为了获得那笔六十万的贷款,就担保给了信用社和合金会,现在也就只剩下一些机器等固定设备,这对于县农行来说也是最不愿意接受的抵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