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三十八节 沉着应对

但也有人说孟余江虽然年龄很合适,但是也有和虞庆丰一样的弱点,那就是搞经济工作经验欠缺,在现在全国上下都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气候下,孟余江也未必能胜任目前双峰的困难局面。
巴子达审讯很有技巧,先是旁敲侧击,冷不防突然插入正题,接连抛出几个证据,让本来就处于高度紧张的对方一下子就崩溃了,很顺利的就把所有细节都搞清楚了。
“你疯了?你这样不是欲盖弥彰么?本来没影的事儿那还不得被人传成什么样儿,占理的事情反倒成了理亏了。”陆为民瞪了萧樱一眼,“算了,这事儿我和王总沟通一下,看看他的想法,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谅解。”
但是通过这几个月里的接触,先前还有些忐忑和抗拒的心态逐渐变成了接受,陆为民给她的印象却在一点一点丰满起来,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形象在她心目中逐渐定型。
无论是双峰旅游资源开发还是洼崮区的几个大型工业项目地进入都牢牢的和陆为民这个名字挂上了钩,尤其是洼崮几个大型工业项目和商业项目都是陆为民担任洼崮区委书记时引进来的,可能拉动全县GDP增速和税收相当可观。
萧樱似乎也被陆为民那一句话点得若有所悟,心里更是后悔。
萧樱的男人别看生得高大威猛,但骨子里却是软脚虾,巴子达随便几句话吓唬一下,酒意就全消了,承认了是他打伤的王和*图*书伯通。
但有一点巴子达问过了,这个老黄之前和郭满堂并不熟,说实话像郭满堂这种过气的物资局干部也很难再入老黄这类人的眼,要说现在郭满堂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大概也就有萧樱这样一个漂亮媳妇儿,这几个月里双方却突然热乎起来,和郭满堂也称兄道弟打得火热,这不能不让人起疑。
巴子达当然不会轻而易举就被对方几句话糊弄过去,一点一点的剥开,一个半小时下来,情况也就了解了一个大概。
这个老黄据说是和他们物资局也就是现在改名为县物资公司的张经理关系很不错,这一段时间经常在一起喝酒吃饭,关于萧樱和王伯通、牛有禄甚至陆为民关系暧昧的言语都是从这个老黄嘴里出来的,今儿个晚上也是那个老黄和张经理他们几个刻意撩拨之下,又多灌了几杯酒,郭满堂这才一怒之下热血上脑,做出了这种事情。
而随着八月下旬双峰几个招商引资的大项目启动,很多人就把目光转向了另外一个县委副书记陆为民。
萧樱默默点点头,默认了陆为民的安排。事实上萧樱也不知道自己如果面对王伯通该说啥,怎么说都不好,还不如不说,看陆为民能有什么最好的处理方式。
这些传言在双峰县里也是传得沸沸扬扬,萧樱也不知道陆为民是否真的在争夺这个位置,但是她知道今晚上这件事情肯定给陆为民带www.hetushu.com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和困扰。
谁是那座城?毫无疑问,就是眼前这个人。
在获知萧樱提拔为副局长之后,郭满堂就听说萧樱和省里边来县里投资的一个省投资公司的王总打得火热,暗中已经跟踪过几次,的确也看到王伯通和萧樱经常从县委大院出来,也在一起吃过饭,心里就更会起疑。
加之近几个月萧樱已经和他分居,虽然两人名义上还是夫妻,但是萧樱已经回她父亲留下的那一间老屋里去住了,他也不可能天天去守着萧樱的老屋,看萧樱是否回了家,心里也是更为窝火,觉得萧樱肯定是和王伯通搅在了一起。
可物资局一改制,便是江河日下,分光不在,郭满堂也就只能借酒浇愁。
按照郭满堂的说法,最初老黄也是开玩笑这么说出来的,说萧樱和牛有禄有一腿,后来牛有禄又把萧樱介绍给了陆为民,并没有提到王伯通,都是后来郭满堂跟踪过萧樱的行踪,发现萧樱和牛有禄乃至陆为民来往并不多,而是和王伯通交往密切,说起这事儿之后,那个老黄才逐渐改换了口风的。
萧樱心中也是一热,陆为民人虽然年轻,但是考虑问题却很周全慎密,虽然也有不少人说陆为民有些恃才傲物的味道,之前她也有些这种看法,地委书记秘书下来的角色,又这么年轻,肯定是有些张狂骄横的角色,如果本人再有些本事,那就更难接触http://www.hetushu•com了。
对于陆为民她已经有了一种近乎于盲目的信任和依赖,似乎什么问题在陆为民手中都能得到圆满的解决,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理由也很简单,说萧樱给他带了绿帽子,他就是要教训一下那个从省城里来有两个臭钱就了不得的家伙。
从八月下旬开始,县里边各种说法也开始多起来,都说李县长可能要在年前调离双峰,谁来接替李县长这个人选就成了大家最关心的话题。
“要不,明天我给县里说,我辞职,不当这个副局长……”萧樱垂下头,带着一丝哭腔小声道。
这个老黄陆为民也有些印象,好像在县府办里打杂的,但是却很喜欢在社会上厮混,仗着县府办的名头和喜欢结交朋友的性格,在县城里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但是这个老黄究竟和叶绪平有没有什么瓜葛却也不好说。
“真是对不起,陆书记,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萧樱用手绢擦拭了一下红肿的眼眸,抬起目光望着陆为民怯怯地问道。自己这个副局长当不当也就罢了,可若是连累了陆为民,影响了人家的升迁,那就太对不住人了。
陆为民摇摇头,他也还没有想好这件事情该怎么来应对,也许等一会儿巴子达过来,他还要和巴子达商量一下。
她没有想到自己丈夫居然也会卷入这样的事情,虽然陆为民没有明说,但是很显然王伯通只是一条池鱼,而自己才http://www•hetushu.com是那个城门,而燃烧城门的目的则是要攻陷一座城。
没想到自己媳妇儿从永济调到文体局之后却因为有特长而备受重用,三十岁不到就成了文体局二级中干,成了文体局乃至县里的红人,连县里不少领导对媳妇儿的大名耳熟目详,这让他心理也是产生了相当大变化。
尤其是在和省旅投司一帮人的谈判中,陆为民似乎永远保持着那种理性冷静,不骄不躁,有理有据有节的和对方谈判,谈不下去,那么搁置冷却,另寻他途,一直到达到目的,双峰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几乎就完全是按照着他设定的轨道一步一步落成。
萧樱的丈夫郭满堂,听起来一个挺朴实的名字,当年在物资局也当过一段时间中干,风光一时,否则也难以摘到萧樱这种靓丽如花的美女。
但马上就有人反驳说陆为民从开始当县委常委的时间算也不过一年时间不到,就算是到年底也不过一年多一点时间,怎么可能又跨一步上县长位置?而且陆为民现在也不过二十五六岁,连家都还没有成,无论如何也不是县长的合适人选,当这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才是最合适的。
“陆书记,要不还是我先和王总去说一说,最好能求得他的原谅……”萧樱还欲再说,却被陆为民不耐烦的打断:“好了,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你却说得越多越不妥,他自己也有责任,老牛也不是没提醒过他。你没受啥伤,去看看王http://www.hetushu.com伯通就行了,什么也别说,这边反正有人在照顾他,到时候等巴局长过来之后,我在和他商量一下再说。”
虽然对方说不上多么平易近人,但是陆为民工作作风和待人接物的那种不卑不亢宠辱不惊,也给了萧樱很深的印象。
萧樱和王伯通和其他几个人一起吃饭的地点是喝酒时朋友告诉他的,在获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加上被几个朋友消遣一番刺激了,所以他也就借着酒意到了萧樱他们吃饭的地方守候。
连洼崮这样的旮旯地方也能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陆为民擅长经济工作的名声在县里边也就渐渐传开了,很多人也就开始猜测是不是陆为民才是地区里边看好的县长人选?
一直等到萧樱一行人吃饭完出来,其他人与萧樱和王伯通分手,王伯通一定要送萧樱回家,他就尾随着,本想在萧樱回家之后把这对狗男女堵在家里边逮个正着,但是又觉得这种事情闹出来自己脸上也没有光彩,不好再在双峰县城里混了,所以最终才选择在大堡巷口动的手。
按照常理县长出缺,应该是县委里边排位最靠前的分管党群副书记虞庆丰最有可能,论资历也应该是他,但是也有人说虞庆丰年龄有些偏大,而且长期从事纪委工作,没有行政工作尤其是经济工作经验,恐怕不太可能,说孟余江可能性更大。
让陆为民意识到有问题的是郭满堂所说的他那几个朋友中,有一个是县府办的老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