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四十一节 七寸何在?

这种混沌的局面对曹刚很有利,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在班子里边拉一个打一个,达到整合班子的目的,假以时日,曹刚就能很如意的达到目的。
算来算去,关恒要去的位置只怕就是可进常委也可不进常委的统战部长这个位置了,除非关恒学自己一样,下区乡,但陆为民估计曹刚不会同意。
这要看曹刚怎么来看这个问题,而且也要看曹刚对今后双峰今后的发展究竟持一种什么样的想法了。
财和色。
还不清楚地委里边对于李廷章走之后这个县长人选究竟有什么样的打算安排,但是曹刚已经隐隐感觉到地区里边恐怕也意识到虞庆丰不是最合适的人选,有可能在另寻人选,那孟余江呢?纳入地委视线了么?
陆为民力推萧樱,而叶绪平却在暗中搞事,不用想曹刚也知道叶绪平在其中捣了鬼,用这种方式来真对陆为民只能说明手段的拙劣,难道说这样就能让陆为民威信大跌声誉扫地了?
而对于一个领导干部来说,最致命的伤是什么?
陆为民也一直在揣摩曹刚现在的心思,随着时间的推移,县长人选越来越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谁将是县长的候选人,如果不是地区或者外边来人,毫无疑问县长只能从三个副书记中产生,虞庆丰,孟余江,自己,曹刚会选择谁?
如果当时真的让启天纸业落户南潭,固然可以取得可观的产值和利税,但m.hetushu.com是每年来自下游丰州和县里各方的压力,估计也是一个麻烦事儿,而且这个麻烦还会一直延续下去,甚至有可能日益激化。
究竟是自己太不自信还是的确对陆为民的风格看不过眼?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
但是这些经济工作中取得的可喜成绩却摆脱不了陆为民的影子,尤其是在旅游资源开发这个项目上,更是凸显了对方的判断力和影响力,这同样让曹刚欣喜之余也心烦不已。
陆为民神情沉肃下来,皱起眉头想着。
尤其是在陆为民提出可以考虑将县旅游资源开发公司这百分之三十股权转让或者抵押贷款,一举解决一千七百多万的窟窿亏空,而且还能获得部分用于建设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初期启动资金,这让曹刚也不禁怦然心动。
关恒当不成常务副县长,那么就只能在县委里边考虑,可是组织部长张存厚才来,当然不可能,就是蔡云涛的宣传部长担任时日也不算长,估计可能性也很小,而曲元高的政法委书记倒是任职相当长了,但现在似乎也没有曲元高的合适位置,估计曲元高还得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呆下去。
方才张存厚来说陆为民请组织部加紧对县招商引资局(乡镇企业局)主持工作人选的考察,而叶绪平却说萧樱可能与前两天王伯通受伤住院有很大关系,他们之间的绯闻可能才是导致和_图_书王伯通受伤的真正原因,这些个事情都让曹刚也是头疼欲裂。
虽然在双峰县旅游资源开发上的这个整体方案上遭遇了这样一个变故让曹刚非常郁闷和憋气,但是他还是得承认,陆为民提出的这个方案的确能够为县里带来的更丰厚的回报。
陆为民不想和曹刚公开对抗,但是他不能不想多一些,只要在可忍受的范围之内,他都会尽量选择退让,他现在还没有和曹刚对抗的资格,即便是日后有了,对抗也非最佳解决问题的方式,不到万不得已,或者说没有绝对把握,他宁肯选择退让一步,只要能缓和矛盾。
对于这一点陆为民和关恒都有思想准备,陆为民一度希望关恒能够有机会接替杨显德担任常务副县长,现在看来这不过是一厢情愿,叶绪平投入曹刚麾下,那么作为打入县政府的钉子,叶绪平这个人熟地熟的角色,无论是谁来担任县长,他都可以起到很好的牵制作用,而让叶绪平成为常务副县长大概就是曹刚最佳选择了,既可以让叶绪平彻底死心塌地,也算是对这一次他帮曹刚顶缸的一个回报吧。
如果排除从外边来人的可能性,那么曹刚该怎么办?
如果无法打倒对方,那么就要考虑如何与对方共处共赢,这是曹刚的观点,而在想要打倒对方之时,就要做到打蛇要打七寸,一击毙命。
在陆为民看来,曹刚既然能被李志远和*图*书点将到双峰,那么也就意味着李志远对曹刚在双峰打开局面,甚至能在双峰复制一下南潭的发展局面也是寄予厚望的。
关恒和曹刚从一开始就是有心结的,从曹刚的角度来说,县委办主任必须要是自己人,而关恒却和梁国威关系甚密,而且关恒的能力曹刚也应该知晓,恰恰是这样,关恒就更不可能再担任县委办主任了。
选择自己也许从长久看来就是养虎为患,但是不选择自己,虞庆丰或者孟余江上位之后,能给曹刚带来的多大的助力呢?尤其是在自己这几个月的表现越来越让人侧目的时候。
但有一点却很关键,陆为民是未婚,隋寡妇也好,杜九娘也好,也都是未婚,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杀伤力一下子就下降七成,而且很容易被上边觉得是自己在不择手段搞陆为民,曹刚不想走这一着棋,在没有确凿证据情况下,弄不好还得要起副作用。
曹刚就真的不能选择自己?自己和他就真的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陆为民潜心思考这个问题,他觉得这个问题并非绝对的,甚至他能估计到曹刚大概也在为是否选择自己而纠结矛盾不已。
曹刚甚至还亲自微服到洛门去考察了解过启天纸业在洛门的那家企业,对于洛江的污染的确触目惊心,让曹刚也不得不承认,强行上这个项目带来的后遗症只怕会拖累后面几届党委政府,甚至真的得不偿失http://www.hetushu.com
陆为民的经济头脑的确不是其他人所能望其项背的,这一点曹刚在南潭就已经有所感受,而且陆为民的眼光也是精准独到,像导致二人关系紧张的启天纸业,到现在也未能在南潭立足,来自南河下游的丰州市态度极其强硬坚决,而同样县人大政协这边也反应很大,坚决反对启天纸业在南潭落户,使得这个项目在经历了两年波折之后依然无法在南潭正式落足。
选择虞庆丰无疑是最符合正常程序的,而且虞庆丰在县里名声颇好,但劣势一样很明显;孟余江在人脉威信上甚至比虞庆丰更佳,但是劣势和虞庆丰一样明显,而且选择孟余江还有一个弊病,就是跳过了虞庆丰,就会引发虞庆丰的反弹。
不能不说曹刚的弄权手腕还是相当厉害,三五两下就能在双峰拉起一支队伍打出一番局面来,现在连蔡云涛也在渐渐向他靠近,虞庆丰和孟余江因为这个县长人选现在也是相互猜忌,甚至两人对自己的态度近期也因为某些传言而变得微妙起来。
※※※※
滑稽!又不是陆为民因为和萧樱的绯闻而被打伤,如果是这样倒可以好生利用一番,打伤王伯通算个什么狗屁事儿?对陆为民有多大影响?想到这里,曹刚也觉得叶绪平在官场上厮混了这么多年,看似样样精明,怎么在这方面却是如此幼稚天真?
那么选择自己呢?
曹刚也曾扪心自问过,自己真是hetushu.com小鸡肚肠心胸狭隘的人么?
陆为民猜得没错,曹刚现在的确相当纠结。
他自认为不是,但是为什么在南潭时甚至连秦海基都难以给他造成多大压力和如此大的影响,反而在南潭却被陆为民搞得自己如此心神不宁?
也许自己该寻找一个机会好好和曹刚沟通一下,不求让对方支持自己,哪怕是缓和一下双方之间的关系,让对方在多番斟酌之下或者没有更好选择之下默认自己的尚未,也就算是达到了目的。
原本色字上最好做文章的,陆为民寡人一个,住在县招待所,据说在洼崮区委工作时,就和那个隋寡妇有些传言出来,但是陆为民现在已经在县里边工作了,很少到洼崮,这种传言也就烟消云散,而县招待所那个杜九娘也是一个可资利用的牌。
这一段时间虞庆丰和孟余江都很积极的与自己靠拢,这固然让曹刚心喜,毕竟这也证明自己在双峰的地位已经得到了进一步巩固,这份巩固来源于多方面,一方面是地委的支持,另一方面也是近几个月双峰县在经济工作上捷报频传,使得双峰在地区里边频频出彩,至少在一定层面上,首先需要把功劳归结于自己这个县委书记的正确领导下。
无论是李志远还是曹刚都绝对不愿意看到双峰局面在两三年后并无多少改观,这也就是说,曹刚在这个县长人选问题上是有一定的发言权的,当然这个发言权是通过对李志远的影响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