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四十四节 钥匙

甄妮还是相当敏感,小心的整理了一下自己长裙,鲜红色绸裙和晚礼服有些相似,不过却没有晚礼服那样正式,而多了几分少女的清新活泼,广口领露出女孩精致的锁骨和玉白如瓷的香肩,让女孩子显得格外高雅华贵,看的陆为民也是一阵心动神摇。
“不,魏哥,正因为我们比其他县市其他地区更困难,我们县才更需要这个开发区,这不是跟风。至于说建设经费,我们县里也有统筹考虑,可能魏哥也知道,我们县里和省旅投司的合资组建的双峰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九千万,我们县里占股百分之三十,县里考虑以旅游资源开发去公司这部分股份抵押贷款或者直接转让所获资金来启动县里开发区的建设。”陆为民显得很自信,“而且我们县里在今年的招商引资也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如果能够以启动开发区建设为契机,我们县里的经济可以迎来一个更好的发展机遇。”
香烤小羊排是这里的独门拿手菜品,法式料理现在也逐渐简洁化,这更符合国人附庸风雅的感觉,既少了那么多容易出丑的程序,也能让人充分享受法式大餐的精华。
“他对你很重要,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求他?”
“多方面因素都有,魏哥这个人很有些儒雅风范,大气温和,很好接触,我在给夏书记当秘书时,和他接触过几回,谈得还算投缘,这层香火和_图_书缘分就算是接下来了。”
甄妮还欲再问,陆为民却通过等候室透明的落地玻璃看到了魏行侠夫妻俩很潇洒的步行步入了自己眼帘。
魏行侠的妻子楚红梅是省审计局的,也是很精明能干的一个女人,陆为民见过几面,虽然话语不多,但是陆为民感觉得到,这个女人和沈子烈的媳妇儿张静宜恐怕是一路人,只不过这个楚姐比起张静宜来没有那么锋芒毕露,但是却更娴雅沉稳。
一杯餐前的苦艾酒能很好的勾起食欲,而甄妮也小口地抿着陆为民为她点的Mimoza,享受着餐前的愉悦心情,这种用香槟和柳橙汁调制的鸡尾酒很清淡,对女性喝起来很合适。
“他们来了,我们出去。”陆为民搁下酒杯,站起身。
陆为民是选了一个临窗的雅座,位置很好,夕阳让这一片显得金碧辉煌,随着余晖渐渐黯淡下来,餐厅内的灯光也亮起来。
陆为民这是第一次把甄妮带出场,事实上他也早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但是一来之前甄妮不喜欢和丰州那边的朋友同事接触,二来的确也没有多少合适的机会,所以陆为民也就没有刻意去把甄妮带出来。
“嗯,这一点我们也很清楚,所以我们双峰需要一个机会,但更需要魏哥你来帮我们一把。”陆为民有些神秘的微微一笑,“近期我们双峰……”
“为民,你注意没有,从中央到地方对和_图_书于开发区都在降温刹车,但是我看到好像你们行署报送上来的开发区你们双峰开发区赫然在列,怎么你们双峰非要搞这个开发区么?我怕省里不会同意啊。”魏行侠也知道陆为民现在是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陆为民在电话中也和他提起过,“现在不少地方都是一拥而上,名义上是开发区,其实就是圈地,结果圈了地,根本就没有能力开发,算一算三通一平的投入,有些县就砸锅卖铁也根本支撑不起,可就是闹腾着要搞开发区,邵省长对这种现象很是气愤。”
女儿女婿扩大了规模,女儿在读大学时候认识在大学里留学的一个法籍华人,后来嫁给了这个法籍华人,这位女婿也很擅长厨艺,于是就接管了这家餐厅,而口味也略做了调整,原来以俄罗斯红肠和罗宋汤出名,现在则正儿八经的变成了法式大餐,其风味独特的红酒炖牛肉、香烤小羊排和香烤鱿鱼在昌州饕餮中也很有名。
“为民,这是你女朋友?在195厂工作吧,呵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这么漂亮,难怪金屋藏娇呢。”魏行侠和陆为民亲密的握手拍肩,一阵寒暄之后,一行人这才往里边走。
西餐厅规模虽然不算很大,但是等候室却相当雅致,一个小吧台,陆为民虽然不太喜欢吃西餐,但是却很喜欢这里的情调。
伴随着酒液下肚,男人们的话语也逐渐多了起来和_图_书
“为民,你说这个魏秘书很不一般,就因为他是省长秘书还是有其他原因?”甄妮虽然对陆为民所在的双峰县不感兴趣,但是却对陆为民这个省长秘书的朋友十分关注,在她看来,省长的秘书,无疑是一个显赫的人物,能够随时和省长说上话,那无论是对陆为民还是今后自己,也许都有想象不到的帮助。
来自法国隆河沿岸的品牌红酒是餐厅推荐的,价格虽然略贵,但是味道的确很不错,无论是魏行侠两口子还是陆为民和甄妮都对这家餐厅的推荐很满意。
甄妮酒量很浅,即便是这种低度的鸡尾酒,依然让她脸上泛起一层淡淡红晕,让女孩变得更加妩媚动人。
“找过,秘书长说这件事情决定权在省政府这边,我感觉秘书长能也觉得这件事情他不太好出面,所以……”陆为民有些不好意思的摊摊手。
“有一些这方面的因素,但这不是主要的,魏哥这个人很好,我只要回来有时间,都要和他一起坐一坐。”陆为民不想在这方面说得太透了,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全凭大家的感觉,说穿了也许就失去了回旋余地了。
“为民,这件事情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但是你觉得怎么才能让邵省长认可这一点呢?”魏行侠点点头,他也大略知晓陆为民的一些想法,但是他也清楚在开发区这个问题上,老板不会随便松口,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人来http://m.hetushu.com尝试过了,但都未能成功。
“为民,你们县里有那么多资金来投入该初期的三通一平么?要知道这是最起码的条件,你们县里出的事情全省上下都清楚,那么大窟窿,你们县里财政能填得上么?就算是能填上,那你们还有余力来搞开发区?”魏行侠微笑着反问:“跟风没有多大意义,有时候欲速则不达。”
黑磨坊是昌州久负盛名的西餐厅,规模不大,接待规模也就在五六十位客人之间,是一位留学苏联的老工程师和他老伴儿退休之后开的,以火腿肠和罗宋汤著名,后来两老口子年龄大了,把这个西餐厅交给了女儿女婿打理。
魏行侠夫妻喜欢吃西餐这个习惯陆为民也是通过多次接触了解到的,而昌江西餐厅虽然也有几家,尤其是几家四星五星酒店的西餐厅也还算不错,但是真正有名气有特色的西餐厅却不在这些酒店中,而是单家独户自成一家的餐厅。
“为民,这事儿应该是你们地委行署来向省里申请才对,轮不到你们县里来鼓劲儿吧?”魏行侠笑了起来,“何况,就现在这种情形,你觉得省里会批么?夏秘书长那边你找过没有?”
“魏哥,你别给我们泼冷水敲破锣行不?双峰的情况你也大略了解,我们丰州地区在全省本来就处于下游,而双峰在整个地区的经济中又落后了一步,如果我们不抓住机遇,那么只会被越甩越远。”陆为民语气很hetushu.com沉稳坚定,手中的酒杯轻轻晃动,让红酒的馥郁香气充分的挥发起来,“这个开发区我们必须要搞,而且要搞成功,搞好!”
“为民,一两千万启动资金对于启动一个开发区来说远远不够,你在分管经济工作,应该很清楚这里边的花费,投入巨大如果没有能够达到预期目的,甚至可能会拖垮你们的财政。”魏行侠微微皱起眉头。
魏行侠两口子到了黑磨坊西餐厅时,陆为民和甄妮已经在等候室迎候着了。
“魏哥,实话告诉您吧,我们现在的财政已经相当困难了,距离拖垮也不远,如果我们不置之死地而后生作此一搏,我倒是觉得我们县财政会真的就这么垮下去。”陆为民坦然道:“与其等垮,我们不如一搏,至少我认为我们还是有很大机会的,但是越拖到后边儿,机会就越少,难度就越大,所以这个问题上,我们县需要省里的认可。”
比如城南的黑磨坊,城东的白桦林,双子桥边上的香榭丽舍,小龙潭畔的西西里人,都各具特色,也是宴客的好地方。
虽然上一次陆为民断然否定了他和夏秘书长外甥女之间的关系,但是魏行侠还是以为那只是因为陆为民和苏燕青之间那层关系尚未挑明,所以不愿意外人知晓而已,没想到今天陆为民却不是和苏燕青一起出现,而是另外一个女孩子。
魏行侠看到陆为民和一个娇俏妩媚的女孩子一起迎出来时,也稍稍愣怔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