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四十五节 情与礼

当然敬佩归敬佩,并不代表李志远就认同对方这种为人处世的方式,对于现在的李志远来说,他更希望有常春礼这样一块平衡石。
搁下电话,邵泾川也觉得有些气闷,放下一线车窗玻璃,让空气进来。
“是方蒙吧?”邵泾川见自己秘书点点头,伸出手去,接过电话,“方蒙啊,我听运书省长说今年你们地区财税入库情况很不理想,你要集中精力抓一抓啊,今年其他几个地区的情况都不错,唯独你们曲阳滑坡,你要好好找一找其中原因,三季度数据很快就要出来了,你自己掂量着,嗯,你知道轻重就好……”
“嘟嘟嘟”,魏行侠包里的大哥大响了起来,接过电话之后,简短地说了两句之后,魏行侠扭过头把目光望向背后已经睁开眼睛的邵泾川。
李志远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就听见秘书在和人打招呼,一声常书记,李志远就知道是常春礼来了。
※※※※
陆为民给他出了一个难题。
而官场上欠情,也就意味着要用官场上的行动来还,这种潜规则是自古以来中国风俗人情形成的,没有谁能打破,他魏行侠也不能免俗。
好在陆为民也算是知趣,没有要求自己要在双峰县成立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个问题上在邵泾川面前做工作,如果是这个要求,那魏行侠就只有委婉的拒绝了,这也是魏行侠很欣赏陆为民的一个原因,对方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努力,什么事情不hetushu.com可为,能够审时度势的拿捏住问题火候分寸不是随便人都能做得到的,有些人甚至干了一辈子也未必能做到,而陆为民显然是其中出类拔萃的角色。
为了这个分税制改革,从7月开始,中央和各省已经争执了整整两个月,副总理亲自飞往各省来磋商说服,方案也是几易其稿,但是邵泾川却清楚意识到这条路中央不会回头了。
魏行侠越想越觉得像,尤其是想到对方有意无意往这个问题上绕,而且还不动声色的把意见给了出来,魏行侠心里就更是有一种叹为观止的感觉,他简直想不通像陆为民这样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怎么就能有这般练达的人情和深远的城府,把一件好事就这样不留一丝痕迹的送到自己手上。
魏行侠也知道老板的习惯,虽然是自言自语,但是却并不介意甚至是希望自己也能插言探讨,这也让让魏行侠最为感到高兴满足的地方。
“嗯,我只是提醒他一下,别大意失荆州,今年不比往年,正临分税制改革,明年中央财政返还都要以今年地方财政收入为基数。”邵泾川叹了一口气,揉着太阳穴减压,“中央这一刀够狠,是插在了省里边的命门上了,这分税制一改,像咱们这些财政穷省,日后仰仗依赖中央的程度会更大,也不知道这是祸是福?”
太平洋大道是昌州新城区建设完工的第一条主干线,八双向八车和*图*书道的快速干线沿着城西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这条干道的建成立即引发了拉动效应,让很多原本有意在城东投资建设的商业地产开始向城西倾斜。
“其实我觉得也许咱们可以投机取巧一回,不是说中央返还会以今年的财政收入为基数么?可这到年底还有几个月,我们完全可以是加大力度税收入库,采取多种方式来增加财政税收,比如……”
“省长,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不知道……”魏行侠欲言又止。
“李书记,你看了昨天的《人民日报》没有?”
“嗯,明后年恐怕全省都得要过苦日子,越穷的地方就会越困难,这就是恶性循环。”邵泾川摇摇头。
这是昌州市最重要的一条主干道,按照昌州市新城区的规划,南北向骨架式干线都以海洋命名,而南北方向的支线则以国内的大江大河命名,而东西向骨架式干线则以陆地的山脉和其他一些地理名词来命名,这也引起了市民的一阵热议,据说这样也可以彰显昌州向国际化大都市步伐迈进的速度。
“省长,咱们省财政本来就弱,现在这中央一收,明年咱们省里怕是很难过啊。”魏行侠已经在筹措着言辞,怎么来把陆为民的那番“高见”转化为自己的观点。
魏行侠当时心中也是一阵感慨,觉得自己也的确需要下基层锻炼,否则像基层很多工作自己都不甚了了,谈起理论来口若悬河,但是www•hetushu.com若是说到实际工作,这里边门道却还深得很,自己还相差深远,甚至比起陆为民来都逊色许多。
穿过宝龙湖立交桥,汽车流量顿时减小,奥迪开始加速。
想起当时陆为民漫不经心的表情,魏行侠不由得心中微微一动,那家伙莫不是故意来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把?
常春礼一句话就把李志远胃口给勾了起来。
“省长,程专员是老财政了,他肯定有办法,一二季度的情况也是暂时的,我问过曲阳第三季度的税收入库情况,比第一第二季度有很大的提升。”
他跟了邵泾川也有多年了,知道邵泾川很喜欢利用在车上这种悄无声息的行进时间来休息和清理思路,有时候也喜欢在车上和自己说些事情,那老板自己的话来说,他觉得汽车上这个私密环境,尤其是又能看着周围景物的变幻,更能有思考问题的灵感,所以老板有时候在办公室里呆久了,就要拉着自己一起坐车出来兜风式的调整头脑,即便是当了省长之后,这种习惯也只是频率降低,但是依然保留。
邵泾川言语中的程方蒙是曲阳地区专员,原来也曾经在昆湖工作过,和邵泾川也一直保持着较为密切的联系。
“不让人省心啊,方蒙也是从财政这条线出来的干部,我看是老干部遇到新问题了。”邵泾川的思路已经被打乱了,联想到中央毅然坚决的推动的分税制已经定板,全国各省都感受到了来自中央高层的和-图-书决心以及分税制改革后对各省财政带来巨大冲击的阵阵寒意。
在李志远心目中,常春礼就像是一个独来独往的独行侠,似乎天生就不太喜欢和人交朋结友,地委委员和行署班子里边,除了萧明瞻和常春礼关系较为密切以外,几乎没有哪一个和常春礼有私谊,要说常春礼是资格颇深的老黎阳地区的副专员,现在地委行署班子和各县书记县长里边应该相当熟悉,但是却没有听说常春礼和这些人有多少特别密切的关系,这一点连李志远内心都有些敬佩。
听到魏行侠的言语,邵泾川也是眼睛一亮,随即满意地点点头,“行啊,行侠,没想到你能有这眼光思路,我很高兴。你别说,这一招剑走偏锋没准儿还真能生到奇效,我估摸着下边大概也有一些人也想到了这一点,只是都不敢说出来而已,嗯,我知道了。”
奥迪匀速的滑行在太平洋大道上,邵泾川瞑目仰靠在椅背上,显得有些疲惫。
当时自己也提到了中央明年对地方财政返还将要以今年财政收入为基数,陆为民就半开玩笑的说,省里如果减轻今后的财政压力,也可以玩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招数,损中央肥地方,在后面几个月尤其是第四季度财政收入上做做文章,抬高财政基数,明年至少可以稍稍好过一些。
不管怎么说,魏行侠知道自己都得要承对方这样一个情,这个情对于自己来说相当重,尤其是作为一个秘书,老板对www.hetushu.com自己可以说了如指掌,而现在自己给老板来了一个意外惊喜,老板对自己的观感立即就要上升一个层面,这在日后自己可能离开老板时就有可能影响到老板对自己的安排,堪称重逾千均。
“老常来了?”李志远和常春礼一直保持着一种很奇特的关系。
陆为民还有意无意提到要提高财税基数并不是什么复杂的难题,下边多的是办法,什么把原来的历欠、死欠都纳入,或者减免的税收让企业补交,日后私下在返还,甚至还可以提前把去年的税收都收了。
魏行侠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坐在后边有些疲倦的老板,琢磨着前两天陆为民和自己的谈话。
很多出城进城汽车都在这里分道扬镳,通向西南方向几个地市的车流在这里向着各自的目的地进发。
“怎么了,行侠,在我面前还有啥不能说不成?”邵泾川笑了起来。
魏行侠心中微微一动,前两天他和陆为民吃饭时也一起谈到了这个问题,陆为民和他都认为中央搞分税制就是要提升中央财政在整个财政收入中的比例,加强宏观调控能力,而分税制带来的影响将是深远的,尤其是对地方一级带来的冲击更为巨大,短期内将会让地方各级财政都面临巨大困难。
见老板又若有所思地闭上眼,魏行侠心中暗自狂喜,邵泾川平时待人平和,但是却极少表扬人,对自己更是鲜有嘉誉的时候,自己跟着他身边这么多年,用这样的语言来评价自己还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