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四十七节 动静(2)

一边示意萧樱入座,何明坤已经替萧樱把茶泡了上来,然后悄悄退了下去。
陆为民在电话里也宽慰他,可以先去部里边感受一下,反正现在还年轻,如果在部里边感觉不太好,再找机会出来,既了了家里人的愿,也算是到部里边见识见识,曹朗接受了陆为民的建议。
“暂时还不能撤销,不过工作重心可以调整一下了,骑龙岭风景区的开发已经渐入正轨,翠峰山风景区的前期勘测和资料收集工作也铺开了,现在协调小组还是要协调好开发公司和当地区乡镇政府之间的关系,开发公司县里只是股东,还不是控股股东,而作为乡镇政府和开发公司就具体问题协商时还是要按照法律原则来,既不要因为县里边是股东就畏手畏脚,觉得不好谈,也不要觉得这开发公司就是唐僧肉,狮子大开口,想要一口吃成大胖子,还是那句话,有理有据有节,风景区开发出来,对于所在乡镇和周邻地区的经济发展带动也会有很大作用,这一点作为基层党委政府的领导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人民日报》驻昌江记者站的记者来双峰采风调查时陆为民专门设宴款待了一行人,陆为民如此年轻就已经担任县委副书记让一行人都震惊不小。
还没有来得及和萧樱说话,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陆为民抱歉的和萧樱笑了一笑,这才拿起电www•hetushu•com话。
作为一地一把手的地委书记,即便是省长,也难以对自己的政治命运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按照国内政治生态格局,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只能是省委书记,但即便是省委书记,在决定一地一把手前途的时候,一样也需要考虑诸多因素,而不会轻易意气用事。
※※※※
“好了!萧樱,你今天来就是说这个?”陆为民扬起眉毛,语气也变得有些冷厉,“你是真觉得你自己没有接触过这项工作无法胜任,还是觉得现在去了招商引资局会引来许多非议?”
电话是魏行侠来的。
这对一个已经对丈夫和家庭失去了美好愿景的女人来说,无疑是有一些触动的,当然萧樱还不至于不智到觊觎什么,但作为在姿色气度上有着自傲的女人,有一些遐想却是难免。
“如果是前者,那我无话可说,一个尚未开始工作就丧失了自信的人,我想也的确难以扛起这副担子,如果是后者,那么我要说,这不是你考虑的事情,这是双峰县委考虑的事情,我想双峰县委一班人有足够的政治智慧来判断这个问题,你只需要抬头挺胸去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谢谢了,曹朗,什么时候你也来一趟昌江啊,别老是窝在大院里边儿不出门,出来走一走,你会感觉到祖国大好河山和欣欣向荣的http://www.hetushu.com蓬勃气息,对你们搞宣传的开拓视野吸纳地气也有好处啊,嗯,行,你来昌江之前给我打个电话,公了公,私了私,他们接待他们的,我们叙我们的,就这样。”
“萧樱来了?”陆为民现在已经能够用一种相对平和的心态来看待眼前这位白领丽人形象的永济小樱桃了。
采访调查下来以洼崮为中心的中药材种植基地发展很快,已初具规模,而昌南中药材市场起到的带动作用相当明显,丰祥药业和虎泰生物两家制药行业企业投资落户,让这条产业链显得更加完美,于是一篇文章便火热出炉。
至于说邵省长来丰州的考察行程,那就是丰州地委行署的安排了,不过陆为民相信绕不开双峰。
王伯通遇袭事件以一种相对低调的方式收场,王伯通回省里休养,关于这件事情虽然也有一些传言,但是郭满堂对外矢口否认,而王伯通也称自己是不慎跌伤,公安局那边也下达了禁口令,虽然这无法真的不漏风,但是在一定程度和相当大范围内起到了作用,而随着时间推移,这件事情也就会渐渐淡化。
魏行侠在电话也没有客套,只说他已经尽了力,邵省长会在近期到丰州调研考察,主要目的是考察经济工作,包括招商引资和企业以及农村经济的发展。
邵泾川和刘运书不睦,但那是邵泾川和刘http://www.hetushu.com运书处于副书记和常务副省长位置上时那种竞争势头下的自然反应,现在邵泾川已经跨越了关键一步成为省长,而刘运书也即将成为省委副书记,在党内职务上也和邵泾川一样,失去了竞争目标这个关键因素之后,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两人的关系纵然不会变得和谐,但是亦不可能再恶化,而会变得相对缓和。
萧樱低垂下头,脸色略略转白,却不吭声。
“嗯,陆书记,县旅游资源开发公司工作已经步入正轨,您看这个协调小组是不是可以撤销了?”萧樱经历了那一波风波之后,对陆为民的感觉又复杂了许多,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男人表现出来的沉稳大气和睿智胆魄让她内心深处也是禁不住泛起一丝涟漪。
一抹粉腻从小西服的领口露出来,一条细金丝项链隐约可见,肉色的长筒丝袜陪着黑色的尖头皮鞋,往那里一坐,整个房间似乎顿时就多了几分魅人的气息。
在这种情况下,李志远更希望能够在邵泾川心目中留下一个更良好的印象,所以他对邵泾川的这次考察调研才会如此担心和重视。
之前陆为民设计的与省旅投司的斗智斗勇拼韧劲耐性,萧樱就见识了陆为民在某些方面的智慧,而在处理王伯通遇袭事件时,萧樱更是直观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灵活多变的手腕和胆大妄为的一面。
曹朗在今年年后正式调入中宣部http://www.hetushu.com办公厅,之前曹朗在电话里也流露出不太想去中宣部,但是家里人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让他有些郁闷。
“陆书记,今天我来就是想要说一声,感谢您对我的关心,可我觉得现在我不适合到招商引资局那边去,而且招商引资工作我也从未接触过,万一……”萧樱轻轻咬着嘴唇,双腿紧夹,坐在陆为民对面,像个向班主任承认错误的小学生一般。
萧樱走进陆为民办公室时,陆为民正在接着电话。
魏行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了,撬动了邵泾川到丰州考察。
陆为民搁下曹朗的电话,舒了一口气。
《人民日报》那篇文章是曹朗出了面的,作为掌管喉舌部门中枢,曹朗到部里边虽然时日不长,但是依然很快就适应了部里边的工作,在办公厅自然免不了要和报刊媒体打交道,加之原来在央视的时候也就和这些报刊有往来,所以在这方面借力推动一下也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儿。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官场亦是如此,李志远不认为自己就是刘运书一系的人,但是不容否认自己和刘运书关系更为密切,而和邵泾川却谈不上有什么渊源,现在邵泾川晋位省长,而刘运书却要成为分管经济的省委副书记,这种阴差阳错的换位也给他带来了不少困扰。
这一点李志远自己也很有体会,就像自己要决定一个县委书记甚至县长的政治前途一样m.hetushu.com,也不会随意按照自己感情好恶来一言而决,个中需要平衡综合和妥协的因素实在太多,这就是一个庞杂无比的系统网络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想整个一局棋走好,做到游刃有余,那就不得不学会平衡和妥协。
陆为民在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含蓄的感谢了魏行侠。
陆为民摇摇头,不同意萧樱的意见,“当然,你现在的工作暂时回归主业,文体旅游局这边你先回去,还是主抓旅游工作,如果这边有变化……”
当然,仅仅靠魏行侠的撬动当然不可能,而近期双峰陆续出来的一些东西,也引起了邵泾川的兴趣这是根本,但无论如何,魏行侠的帮忙很关键,那就是水加热到九十九度加了最后一度,才成为沸水。
虽然邵泾川对于自己政治命运没有决定权,但是作为省委副书记、省政府省长,昌江省的二号人物,其影响力也绝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拟的,尤其是在全省行政事务工作中,其能起到的作用更是毋庸置疑,如果他对丰州和自己的印象差了,甚至变成了某种刻意的冷遇低看,那么自己的政治命运也就要平添许多坎坷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李志远是不愿意在邵泾川心目中留下不好印象的。
淡青色的小西服套裙穿在萧樱的身上格外娴雅宜人,乌幽亮黑的披肩长发就这么随意的垂落下来,淡淡的腮红和亮泽的樱唇让一张吹弹得破的粉靥显得丰采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