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五十节 博弈(2)

他当然知道曹刚的意图,把这一揽子人事调整打捆来研究,寻求一个平衡,但是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中,关键性的位置却没有给其他人以话语权,尤其是没有给陆为民任何话语权。
曹刚也一直在琢磨着该怎么来实现自己的意图。
孔令成很知趣的选择了一个角落,带好笔记本,准备做记录。
“老孟来了,好了,人到齐了,我就不废话了,咱们今天开个碰头会,下午县里要召开常委会,中心议题是研究三天后邵省长到我们双峰调研考察接待方案,顺带也把几个人事上的调整研究一下。”
“嗯,有这回事儿,现在乡里工作基本上是乡长汪大东在主持,这事儿我也和虞书记、存厚部长说过,不能再拖。”陆为民心知肚明,曹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布局,的确是把握住了时机,让自己一上来就处于一种不利局面。
孟余江是最后到的,但也只比陆为民晚了一步,这位前任组织部长在曹刚来了之后显得格外低调,几乎是足不出户,守着办公室,而纪委那一摊子活儿,他也是很潇洒的分派给两个副手,很有气度的撒手。
但是双塬区不比洼崮区,其重要性和地位都远非洼崮可比,曹刚当然不会同意作为陆为民左臂右膀的章明泉和齐元俊来出任这个位置,张存厚先前也考虑是不是让黄祥志出任双塬区委书记之后空缺出来的凤巢区委书记来安抚一下陆为民,毕竟章明泉和hetushu.com齐元俊在今年的工作表现的确称得上优异,但是这个意见也遭到了曹刚的断然否决。
放在现在来讨论,也就是一种施压,你想要确定的你希望的人选,那么就请大家一起配合,达成妥协。
想到这里陆为民也有些悲哀,很多时候在考虑人事问题时,首先考虑的不是这个人是否合适,在这个位置上是否能充分发挥作用,而首先考虑的是平衡,这就是一种悲哀。
陆为民到时,李廷章和虞庆丰都到了,张存厚也先陆为民一步到,而孟余江则还没有到。
相较于常委会,这种碰头实际上并没有正式的规定,更多的时候由县委书记召集,就县委常委会的一些议题进行一个预热讨论,如果在书记碰头会上难以形成共识或者争论较大的议题,一般说来不会提交常委会来研究。
明朗的阳光洒落在会议室里,会议室里的众人都呈现出一种近乎于电影胶片般的定格状,这让曹刚也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十多年前自己担任乡党委书记第一次开党委会时的那一幕,这是那么的相似,但很快他就从那一瞬间的失神清醒过来。
但是作为县委书记,如果认为某些议题特别重要,虽然有争议,但是需要通过常委会来统一认识,那么也可以提交到常委会来研究拍板,这就是作为书记的权力。
平衡需要不需要,当然需要,平衡可以让各方利益http://m.hetushu.com和情绪处于一种相对稳定状态,有利于工作的开展,但是平衡的前提是首先要保证工作效果,这是最基本的,但现在却有些本末倒置了。
曹刚这是在故意用招商引资局局长人选来敲打自己,萧樱的任命本来就有争议,哪怕是一个主持工作的副局长,所以上一次讨论搁置了关于招商引资局局长人选的争论,这一次旧事重提,大概也是一种暗示吧。
曹刚开会风格也算是简洁明了,开门见山,“我看这样,先把近期几个需要调整的人事议一议。我本来不主张在换届之前调整人事的,但是要有些工作却不能等,班子强不强,关键靠头羊,而我们双峰面临着周边县市你追我赶的局面,加之前期除了一些事情,可以说本来就处于劣势,所以就更不能等,只能走一步定一步。”
把双塬区委书记和招商引资局局长人选先行介绍之后,张存厚又犹豫了一下,这才看了陆为民一眼,似乎是下了决心,“垛子口乡工作暂时由乡长汪大东主持,除了汪大东之外,部里边考虑了一下,如果汪大东接任乡党委书记,可能也需要考虑谁来接任垛子口乡乡长的问题。”
在孔令成出任县委办主任之后,陆为民就曾经和张存厚谈到过双塬区委书记位置的重要性,认为双塬区面临着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即将建立的机遇,今后一段时间涉及到从拆迁到规划建设再到招商引和图书资等多项工作,工作量和复杂程度都前所未有,认为县委应当考虑一个在视野、作风、经验和执行力上都具有相当造诣的角色,并推荐了章明泉和齐元俊。
陆为民的面色没变,但是目光却冷了下来,张存厚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目光中有若实质的逼人寒意。
双塬区委书记由黄祥志接任,钱理国任凤巢区委书记,组织部副部长刁一平担任双塬镇党委副书记,作为双塬镇镇长候选人,县委办副主任乔庄担任县林业局局长,而迟革林兼任县委政研室主任。
小会议室其实更多的是用于县委书记的接待室,当书记来的客人比较多在办公室有些拥挤的时候,或者需要召开书记碰头会时,一般就选择在这里。
“来坐,为民。”碰头会不像常委会,往往是一把手先到,其他几位副书记和相关常委陆续到来,陆为民到时,曹刚已经在和李廷章谈笑风生了。
今天的对手不是李廷章,也不是孟余江,而是这个才二十六岁不到的年轻人,看着这张充满了朝气和活力的面孔,这一刻曹刚觉得仿佛时空扭曲了,三年前那个在自己面前还有些腼腆谦恭的大学生,一下子就成了可以和自己分庭抗礼的角色,这个世界也未免太夸张了一点。
曹刚开宗明义,直接步入正题,“老孔到县委办担任主任,双塬区委书记和双塬镇党委书记不可能再兼下去,而双塬是我县经济重镇,关系全县经济发展大局,工www.hetushu.com作不能脱节,这个人选必须要马上定下来,另外前次为民也提出了招商引资局局长人选要尽早敲定,我觉得这个问题也需要定下来,今年我们县招商引资工作取得不错成绩,但是我们要看到我们的底子薄基础差,比起地区其他县市差距还很大,甚至可以说距离还在进一步拉大,这也要求我们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招商引资工作都要作为头等大事来抓,而这个招商引资局局长人选就更要选好。”
张存厚也承认陆为民推荐的章明泉和齐元俊有一定竞争力,尤其是在骑龙岭风景区开发的前期准备和规划工作以及昌南中药材市场的规划建设工作中,这两人的表现都很不错,而洼崮镇的企业改制和招商引资工作也搞得有声有色,从这个角度来说,章明泉和齐元俊都是值得肯定的。
他的目光沿着临窗而坐的李廷章、虞庆丰面容滑过,最终定格在了目光微微下沉似乎是看着他面前笔记本思考的陆为民脸上。
梅兰竹菊四幅水墨画悬挂在这间小会议室里,却总给陆为民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用作会客室当然没啥,但是用于开会,就有点儿说不出的味道来了。
作为县委办主任,无论是他是不是常委,做好会议记录是他的本分,而作为书记碰头会,一般是由县委办主任来亲自作记录,而常委会,只要县委办主任是常委,则由县委办副主任来负责记录。
张存厚知道谈及这个话题肯定会触怒hetushu•com陆为民,陆为民代表洼崮区委向自己提起过垛子口乡的人事安排,汪大东接任乡党委书记,洼崮镇党委副书记田和泰调任垛子口乡党委副书记,作为乡长候选人,自己当初也接受了这个建议,但是在曹刚那里却被搁置了下来。
思绪万千,但惯性却依然驱使着曹刚按照既定程序推进,“存厚,你把这几个人选问题说一说吧。”
招商引资局局长人选和垛子口乡的人事布局,虽然早已经明确,但是却始终未能定下来,前一段时间自己向曹刚和虞庆丰提出来尽早把垛子口乡书记乡长明确下来,并代表洼崮区委提出了人选,但是曹刚却说等一等,等骑龙岭风景区开发项目敲定之后再来研究,现在看来对方是早有预谋。
“除了这两个人选外,县林业局老吴的年龄也到了,对了,为民,我记得你和存厚都和我说过垛子口乡书记年龄偏大身体不好,本人也要求回县里,是不是有这事儿?这一次也可以一次研究了,垛子口乡涉及到骑龙岭风景区开发大计,也耽搁不起啊。”曹刚目光在陆为民和张存厚脸上一转,平静的收回目光落在房间正中。
陆为民内心微微冷笑了一下,斜靠在沙发上,低垂着头,手中笔却在笔记本上胡乱的涂画着。
这四幅画是梁国威时代的东西,不过曹刚到没有在意这个,这是省书画院一名本县籍的知名画家画的画,据说现在每幅画的价格都在千元以上,算是一个相当了得的价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