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五十七节 调研(1)

邵泾川一句话就让李志远心忍不住往下坠,他努力稳了稳心神,思考着该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怎么样才能最大限度的消除邵泾川的不良印象。
李志远早在邵泾川尚未到丰州这边时就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曲阳地区今年财税入库不尽人意,虽然第三季度有所好转,但是前两个季度落后太多,所以很难赶上来,加上曲阳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也没有多少特色,邵省长视察之后很不满意,为此在汇报会上语气很重,批评了曲阳地委和行署工作作风虚浮,小富即安情绪浓厚,缺乏锐意进取精神,要求曲阳地委和行署就今年经济工作的思路向省委省府做出报告,回答为什么在财政税收和招商引资等几项重要工作上出现明显滑坡现象。
“我们这个开发区是依托红星华侨农场改制而来,虽然红星农场的职工不少,但是整体归并过来之后,他们职工按照年龄部分退休和提前退休,但是开发区管委会除了几名领导干部和外面调进来的干部外,主要还是要以原农场干部职工为主。这些干部职工长期在农场工作,在思想素质和作风上都不尽人意,尤其是在工作思路上更是不太适应开发区这个新生事物,所以导致了开发区在初期的建设发展过层中磕磕绊绊,不太顺利。”
“就这个原因?”邵泾川缩紧眉头。
“我问了你们和图书那个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他说了大半天,除了把开发区的基本概况说了一下外,就没有言语了,我问他你们开发区的产业导向是什么,或者说你们这个开发区主要是打算以什么产业为主导产业,而你们开发区根据这个主导产业又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哪些成绩,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做,我感觉他心里没谱,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意识,拉拉杂杂地说了一大堆,没有多少实质性的东西,更谈不上培育主导产业这些具体工作了。”
李志远这番话话音刚刚落定,邵泾川就接上话:“嗯,志远啊,我还以为你这个地委书记真是一头雾水在当糊涂虫呢,如果真是那样,我就要说你这个地委书记就真的在打瞌睡了,看来你还是清楚你们这个开发区存在的主要问题在哪里嘛。”
莫无畏在曲阳地区那边一结束就告诉他,让他要有一些挨批评的思想准备,因为邵省长在曲阳那边是发了火骂了人。
“丰州的基础薄弱,又是新成立地区,区位条件也不算好,属于典型落后农业丘区,但是像这样的偏远穷困地区怎么来走出一条发展之路,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考验,丰州地委行署在这个题目上能不能找到一条新路子,带领全地区六百多万群众奔小康,也是考验丰州地委行署战斗力的风向标。”
怎样来hetushu.com推动农村经济健康快速发展,促进农民增收致富,确保农业稳定持续增长,三农问题将日益成为各级党委政府中的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对于许多工业经济薄弱的农业地区来说,三农问题既是难言之痛,更是一块短板,怎样来实现农业经济现代化与城镇化、工业化同步发展,已经成为许多地方党委政府亟待认真研究的一大课题。
邵泾川知道开发区的发展不尽人意,不但在规划上存在许多问题,而且在拆迁和建设进度上也是杂乱无序,虽然提前了几天进行了准备,但是在邵泾川这样的老手面前,这种掩饰性的准备,李志远不知道能起到多少作用。
邵泾川摇摇头,“如果再一直这样下去,你们这个开发区我觉得存在意义不大,纯粹就是为了解决红星农场那些职工生计而设立,开发区建立起来干什么的宗旨都被忽略了。”
从洼崮返回县城的路上陆为民一直在思考着,邵泾川的这一次考察不能说是魏行侠努力的结果,邵泾川也不会因为秘书的推荐就要到双峰来考察调研,但是陆为民估计魏行侠还是在其中很巧妙地发挥了一些作用。
※※※※
斯柯达缓缓地驶离了经济技术开发区,李志远有些惴惴不安的陪着邵泾川坐在前排。
“志远,孙震,我想听一听你们俩对你们这个开发区的看法。”
m•hetushu•com这是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另外就是地委行署在我们这个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定位问题上还有些模糊,因此也就缺少一个综合性的规划以及按照这个规划来推进的招商引资工作。”
“经济技术开发区,顾名思义,那就是要以发展经济为主旨,同时要兼具吸引高科技技术为要务,但是看看你们这个开发区,除了两条还算宽敞的干道和几家既谈不上多大规模,也说不上有多少技术含量的企业外,我感觉不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气息啊。”
邵泾川脸上残留着思索的表情,“定位和规划,有了这个,才谈得上有针对性的招商引资,才能聚集起主导产业,我看是你们地委行署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和意见,下边无所适从,也就得过且过混日子,或者说就是面面俱到,啥都想要拉进来,结果是什么都没有能抓住,这一点你们地委行署要负主要责任,下来之后你们地委行署要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几句话挤压得李志远和孙震都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样毫不客气的评价,让李志远和孙震两人脸红一阵白一阵。
李志远见邵泾川了脸色依然还有阴郁,心里也是发紧。
按照莫无畏的说法,邵省长是鲜有用这样的语气批评人的,这意味着他的心情不太好,或者说是带着一种情绪下来的,这让李志远心里当时就有些发紧。
李志和图书远还没有来得及舒一口气,邵泾川的话就跟了上来:“我不客气的告诉你,你们这个开发区很糟糕,甚至比曲阳地区的经济技术开发区还要差!要说你们这个开发区省里也批了快一年了,可以说现在就还是一片空白,连基本的架子都还没有搭起来,这叫开发区?你开发了什么了?就是把土地圈起来,推平,砌好围墙,然后等待着卖土地?”
没想到情况比预想的还要糟糕。
邵泾川无疑也看到了中央对三农工作的日益重视,如何来破解三农工作与城市工业经济协调发展,大概也是邵泾川急欲寻找的答案,但这个问题一直到二十一世纪前十年过去,依然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而专家学者们的回答同样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没有一个定论。
邵泾川这一次来考察调研的内容就是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农村经济发展是重点。
至于说怎么个运作法,却不是陆为民所能知晓的了,但是作为一个专职秘书,每天都围绕着领导身边转,对领导的喜欢关注了如指掌,自然可以有针对性的寻找到一些适合领导胃口的东西来,稍加布置安排,就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担任过夏力行秘书的陆为民对这一手并不陌生。
见李志远和孙震脸色都有些阴沉,邵泾川笑了起来,“志远,孙震,我这人说话不想绕圈子,我这次下来,就是想要了解一下咱们www•hetushu.com下边在发展经济的工作中的真实情况,我们下边在发展经济时遇到哪些新问题和困难,又是怎么解决的,做出了那些成绩,又有哪些新路子和好经验值得总结和推广。据我所知丰州也不是没有一点看点嘛,在有些方面就做得很有特色,很有创意。”
“哦?哪些方面发展得不好,具体原因呢?”邵泾川脸色稍稍好看一些,点了点头。
邵泾川这两句话一出口,李志远和孙震脸都有些变色了,本来中央近期三令五申要求严格经济技术开发区审批,对一些打着开发区之名却又没有像样产业的圈地行为,要坚决予以查处裁撤,如果因为邵泾川这一次考察调研对丰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印象太差,而把丰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给裁撤了,那他李志远和孙震就真的成了丰州的天字第一号罪人了。
在整个参观开发区和听取开发区汇报开发区发展情况过程中,邵泾川的话很少,基本上都只是听,没有提多少问题,这是一个不太好的征兆。
“省长,实事求是的说,我们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虽然在占地面积和整体条件上不算差,但是发展得并不好,地委行署也认识到了这一点。”邵泾川知道这个时候再去作过多解释没有多少意义,你要在邵泾川面前打马虎眼,那只能加深他对你的坏印象,与其那样,你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不足,也许还能留下一个务实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