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六十节 省长的兴趣所在

李志远也理解萧明瞻的谨慎。
曹刚和李廷章上了车之后,在李志远的介绍下和邵泾川握手,邵泾川态度倒是相当亲切,示意他们就在自己身后的两排入座。
“这样,等邵省长这边考察一结束,你们就按照程序启动调查,就按你说的,先查经济问题,一定要核实清楚,这封信写得很详实,涉及到的具体人员也都有名有姓,我想很快就可以搞清楚。至于说生活作风问题,我觉得如果不查,恐怕也不好,既然人家有反映,至少我们要去核实一下这些女性的身份,最不济也要和陆为民本人面对面谈一谈,了解一下情况,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也算是给年轻干部敲个警钟,也是好事。”
“那好,我们就直接到双塬电杆厂去实地看一看,怎么样?”邵泾川兴致盎然地点点头,“志远,孙震,乡镇企业改制成为私营股份制企业,这个举动现在争议不小,但是我觉得是非曲直还是要以这个企业的发展变化来判断,小平同志说得好,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像一般的不涉及到国计民生的普通行业,我觉得还是要以企业的发展前景和效益好坏来论英雄,如果改制真的能促进企业发展壮大,那为什么我们要限制要反对?这个道理我们很多人不是看不穿,而是跳不出脑子里那些死框框!”
想到这里,萧明瞻越发有些警惕,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不能多说什么,只能点点头。
这其和_图_书中免不了就有夹枪带棒打闷棍的,位置就这么多,人选也不是只有你一个,只要能在关键时候来上这么一下,把你的事儿给搅黄了,等事情查清楚,那也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曹刚和李廷章早早站在了路旁,等到两辆奥迪开道警车驶过,柯斯达缓缓停下,蔺春生在车门上招了招手,曹刚和李廷章赶紧小碎步跑上前去,“秘书长。”
双塬电杆厂本来是让孔令成作为介绍人,但是现在看起来恐怕孔令成的介绍未必能让邵省长满意,还得要这个改制构想的始作俑者陆为民到场更稳当,所以曹刚也赶紧给陆为民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先不忙去洼崮那边,而是先到双塬电杆厂。
萧明瞻这种在政坛上浸淫了几十年,尤其是在县委书记位置上当过的角色,太清楚每每遇到换届或者是重大人事调整之前,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古怪冒出来,总得要撬翻几个才能算事儿。
孔令成看了看表,已经九点过了,看样子车队应该要来了,只有一上午时间,中午领导们还要返回丰州市区,这要再耽搁一下,这三个参观点就算是走马观花恐怕也难得看完了。
作为纪委书记来说,干的事儿就是得罪人的活儿,得罪人是必然的,但是要有意义,有价值,而不是漫无目的的四处树敌,而被人当猴耍却还不自知那就是愚蠢了。
浠水河大桥的建成,使得整个省道315变得更加hetushu•com顺畅,使得交通条件得到进一步改善,也能够带动沿线双塬、洼崮尤其是太和经济发展,也勉强能和农村经济扯上关系。
要知道这个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已经引来了不少非议,尤其是在江浙那边的集体企业量化改革更是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不少人经济界的专家学者都在质疑这种没有法律明文界定的土法改制是否合理合法,进而质疑这是不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在经济领域的一种潜在渗透带来的蜕变。
“老曹,老李,就你们俩上来吧。”蔺春生微笑着招呼着曹刚和李廷章,对远远跟随在曹刚和李廷章身后的孔令成则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曹刚和李廷章面面相觑,不去浠水河大桥工地,难道要直接去双塬电杆厂?这备用的顶替了正份儿成了主角儿?
孔令成当然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上柯斯达的,就算是曹刚和李廷章上车,那也是因为他们俩是地主,连忙微笑着向蔺春生点头示意,送曹刚和李廷章上车,这才退下去一路小跑着上了曹刚的那辆桑塔纳,指挥着司机前面带路。
听得曹刚滔滔不绝的介绍浠水河大桥的重要性,邵泾川耐着性子听了听,却把头转向李志远和孙震:“志远,孙震,我看是不是这样,浠水河大桥情况我清楚,省道315改建的一项重点工程嘛,这一次就不去了,我看我们是不是直接走下一个点。曹书记,刚才在路上我就和志远、孙http://m.hetushu.com震他们两位谈起过,丰州地区有不少亮点,好像都和双峰有些瓜葛嘛,听说你们县在全省率先启动了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这在全国都是新鲜事儿,刚才志远也介绍说你们的双塬电杆厂就是改制的一个典型企业?”
这个帽子扣下来让江浙那边的产权量化也一度受到很大影响,而像昌江这样的内陆省份本来思想就较为保守封闭,没想到却还隐藏着双峰这样一个穷县再做着同样的事情,如何不让邵泾川大感兴趣。
任何人都能嗅出这一封信里边浓浓的阴谋的味道,当然是阴谋并非意味着检举的问题就一定不是事实。
不过县里还是考虑时间上是否来得及,所以就把双塬电杆厂作为备用,如果看完浠水河大桥工地顺带听取了近年来双峰交通建设规划的汇报之后时间还比较充裕的话,那么就抽十来分钟时间看一看双塬电杆厂,如果时间来不及,就直接走洼崮。
两台老版的丰田柯斯达在两辆奥迪开道警车的带领下急速从东北方向使了过来,后边还尾随这一长列奥迪、公爵王以及桑塔纳轿车,车队来了。
“邵省长,李书记,孙专员,我们先去看浠水河大桥建设工地,浠水河大桥的建成将打通我们县里交通的一大瓶颈,原来长期困扰我们的这一段堵车现象将会得到彻底解决,对于我们县沿线经济发展也会有极大的推动作用,这也是省里交通专项补贴资金对我们双峰县的一和*图*书大支持……”
虽然地委办发来消息,要求县里边在安排参观点的时候尽可能的安排与农村经济发展有关的内容,但是县里边经过仔细研究之后还是觉得按照原计划不变。
曹刚和李廷章都起了一个大早,八点半钟就准时到了丰州和双峰交界处迎候。
至于说双塬电杆厂是乡镇企业改制为私有股份制企业,算是一个创新举动,在选择这个点上也是征求了地委行署的意见,最终地委行署又专门向省府办汇报过,探听了消息,说邵省长对这一点没有什么特别的态度,这才敲定下来。
无论是李志远还是孙震,都没有料到邵泾川居然对这个还处于争论漩涡中的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这么感兴趣。
“嗯,省长,双塬电杆厂虽然不是双峰第一家改制企业,但是却是最典型,也是改得最彻底的一家企业,而且它的改制过程也是完全参照市场化运作模式,采取拍卖方式转让股权,政府彻底退出企业,企业转变成为私营股份制企业,规模效益都有立竿见影的变化,他们的电杆不仅占领了丰州、黎阳、洛门地区的市场,现在更是向昆湖、曲阳甚至昌州拓展,可谓日新月异。”李志远倒是没有注意曹刚和李廷章的表情,接上话道。
李志远的观点让萧明瞻有些悚然一惊,查前面的经济问题当然没有话说,但是如果要大张旗鼓的查生活作风,那也就意味着不管有没有事儿,那陆为民恐怕都得要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和*图*书是屎也是屎了。
陆为民现在也算是目前丰州政坛上风头正劲的人物,为什么会突然在这个时候爆出这样的问题来,也很难说是不是有人在里边兴风作浪,尤其是陆为民是前任地委书记现在的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前任秘书,又与现在的地委组织部长关系不一般,如果要动他,真要有问题倒也没啥,但若是没有问题,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曹刚和李廷章都没想到邵泾川会丢开浠水河大桥直接到双塬电杆厂,但是领导都已经点名了,他们也只有服从,好在双塬电杆厂也是提前做了准备,倒也不虞会出什么纰漏,只是见邵省长如此感兴趣,而且提到了这是丰州地区经济工作上的一个亮点,分明是要把这个点当做这次考察的一个重头戏,这让曹刚也有些担心。
省长都亲自开口了,谁还能说不行?
而参观考察昌南地区药材市场应该是符合这一次邵省长考察意图的,连带着如果有时间,也可以看看中药材种植基地,这是切切实实和农村经济发展有关联。
“李书记,那这事儿……”萧明瞻抬起目光,平静地道。
何况现在这个时代,年轻人婚前性行为和同居已经相当普遍了,只要纪委非要去查个究竟,很难说会不会有什么事儿,只是李志远难道是真要打算用这方面的事儿来做文章?
萧明瞻不愿意轻易得罪夏力行和安德健,这是一个原因,但是更重要的是不愿意像傻瓜一样被人当枪使,这是关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