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六十六节 活色生香

“哼,自个儿先好好把我们双峰县发展经济的各方面优势和劣势仔细给我拿一个分析出来,然后再好好把省里和地区关于今后几年发展思路捋一捋,结合我们县里现在的实际情况,特别是已经有一定基础的产业发展,提几条点子出来,这难不倒你章明泉吧?”陆为民瞥了一眼章明泉。
午饭是在隋立媛的豆腐饭庄里吃的,不出章明泉所料,陆为民被叫到了邵泾川一桌,换了别人肯定是受宠若惊,但是陆为民却是早有思想准备。
杨显德若有深意地摇摇头,看了陆为民一眼,“为民,我老头子马上就要下来的人了,到人大去喝喝茶,坐什么车都不重要了,今年县里边要应付的窟窿多了去,你提到的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若是转让不了,银行又不接受这抵押的话,工行的贷款窟窿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买车,我看还是省省吧。”
本来是下午三点钟的地委工作汇报会延后到下午五点钟,向前来调研考察的省委副书记、省长邵泾川做工作汇报,并听取邵泾川对丰州地区总体工作的点评和要求,各县市区的党政一把手和地委行署直属机关一把手都要参加会议。
听得章明泉说得这样可怜,端着三杯热茶出来的隋立媛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花枝乱颤,活色生香。
杨显德被陆为民的自我调侃给逗得笑了起来,“为民,有你这么说话的么?是不是要和_图_书高升了,心情太好了?”
隋立媛的豆腐宴的确还是相当有水准,也不知道是不是午饭时间晚了一点,还是邵泾川上午走的地方太多饿了,总之吃得邵泾川胃口大开,连声赞叹,县里和区上连相当知机地拍了几张照片,也算是替隋立媛的这个豆腐饭庄搞了一次宣传。
邵泾川离开洼崮的时候已经快下午四点了。
送走了杨显德,章明泉和齐元俊已经在隋立媛的饭庄门前等候着了。
“圆满结束!”看到车队鱼贯离开,陆为民终于可以松一口大气,乐呵呵伸了一个懒腰。
杨显德眼睛一亮,乐呵呵地道:“为民,你这话我老头子爱听,这可是你说的,这地区总结会开完,真要有这种好事,我老头子可是要找你来兑现的啊,今儿个还是让你们年轻人在一起乐呵乐呵吧。”
他对陆为民印象很好,这个年轻人不骄不纵,虽说是地委书记秘书下来,但为人处世很老到,而且关键是工作能抓到点子上,什么工作在他手上都能干得漂漂亮亮,让人竖大拇指。
陆为民的言语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听得章明泉也是觉得压力顿生,“陆书记,您恐怕也得要给我一点儿方向指引才行,要不我这两眼一抹黑,抓瞎啊。”
“行了,为民,我老头子就不和你们凑热闹了,早点回去吧,曹书记和李县长哪里是去受训,咱们双峰这一回得去受表扬才对,看邵http://m•hetushu.com省长今天的心情就知道咱们双峰表现不赖。”杨显德也笑意盈面,乐呵呵地回答道。
“走吧,就在这店里坐一会儿吧。”陆为民招呼着两人进店,“我大概也是最后一次回区里了,明天或者后天吧,组织部要过来宣布任免,明泉,你也去吧你自己的办公室收拾一下吧,元俊那边倒是不用忙,区里情况你都熟悉,这还有三个月时间过年,工作上的轻重缓急你也清楚,不用我说了,我只提一点,骑龙岭风景区的开发你得督促着汪大东他们乡上要随时盯着,切实做好监督,不能只为了抢进度,破坏了周围环境,这是上苍留给我们洼崮的资源,一旦破坏了,也许就再无法恢复。”
“嗯,明泉,你也一样,虽然只有三个月时间了,但你这个新上任的招商引资局长,我觉得还是不能坐等,这三个月时间,一样可以做不少工作,开发区启动在即,我们要有未雨绸缪的思想准备,不要等到开发区都已经启动之后再来考虑如何招商引资,而应当先就要考虑清楚我们开发区的定位规划,招商引资工作该怎么来有针对性的来推进,这一点你现在就要好好思考一下了,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希望你能就我们全县的招商引资工作拿出一个框架性的构想来,到时候如果拿不出来,或者你随便糊弄我,我可是不会客气的。”
“杨县长,话不能那么和图书说,难道人大不是工作?现在要建法制社会,人大是权力机关,更应该发挥监督重任,不管是党委还是政府都应当在人大监督之下工作。”陆为民笑了笑,“至于说买车不行的话,今年咱们招商引资工作做得不赖,尤其在引进外资上很有亮点,我问了问,唯一能和咱们在这项工作上较劲儿的南潭今年没有什么外资项目进来,估摸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咱们能在这项工作上拔个头筹,去年地委行署为了表彰引进外资工作奖励了南潭一辆桑塔纳,今年总不能厚此薄彼,给咱们奖励还能变成一辆夏利?”
杨显德等到车队离开之后,这才上了伏尔加。
被杨显德这一句话吓了一大跳,陆为民赶紧收声:“杨县长,这话可别乱说,这要被人误解,那就麻烦大了。”
坐在圆桌旁的章明泉挠了挠脑袋,和齐元俊相对而笑,“本以为到县里机关工作能轻松一下,陆书记,您这是鞭打快牛啊,半点不让人消停,这是才出虎口,又进狼窝啊。”
今天邵省长考察双峰,所看的亮点基本上都与陆为民分管的工作相关,也都是陆为民一手一脚亲自抓的工作,原本曹刚想要把叶绪平的交通建设工作推一推,可没想到人家邵省长根本就不看浠水河大桥,直接就跳过了这一安排,却在洼崮多看了几家企业和中药材种植户,估摸着这会儿叶绪平郁闷得还没能晕过味儿来呢。http://m.hetushu•com
范莲和朱杏儿两个丫头也相当懂事儿,看到陆为民也是一副懵然不识的模样,只是笑意盈盈的服务好,看得陆为民下来之后也悄悄竖起大拇指夸赞两个丫头知趣儿。
今儿个陆为民在邵泾川面前的挥洒自如,甚至主动参与到和邵省长的谈话中去,让章明泉和齐元俊都神为之夺,要知道那是一省之长啊,像洼崮这样的旮旯地方,省长来这里考察,还是自解放以来的第一遭,而陆为民就能在省长面前不卑不亢游刃有余,最后还和省长一起用饭,这等殊荣只怕在洼崮也是第一人了。
这三户里既包括种植大户,也包括刚刚开始涉足中药材种植的新户,并在一户种植户家和当地乡村干部座谈了将近半个小时,就如何发展特色产业,促进农民增收和村组干部们交流探讨,气氛很是热烈。
席间陆为民倒是显得很低调,有李志远、孙震、蔺春生在桌上,他也相当知趣,只是附和着领导们的话题插言,却不主动挑起话题。
“陆书记,我明白。”齐元俊话语不多,却是语气凝重。
洼崮也没有合适的休息地方,用完午饭,邵泾川就兴致勃勃和李志远、孙震一道,在曹刚、李廷章、陆为民的陪同下,又实地走访考察了三户种植户。
伏尔加排气管排出的废气熏得让人有些受不了,陆为民看了一眼伏尔加,顺口道:“杨县长,您这车也该换一换了,今年财政稍稍好一些,县和-图-书府里边也该考虑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杨县长,你到咱们洼崮来视察工作时间不多吧?”陆为民弓着身子,很殷勤地道:“我的记忆中,我在洼崮这么一年时间,你来咱们洼崮的次数不超过三次,而且还有两次都是我不在的时候来的,对不对,今儿个我这个洼崮区委书记马上都要下课了,你就能丢下我忍心回去?”
伏尔加那轰鸣的引擎在几米之外就能感受到来自苏联的“粗犷风格”,而略略发蓝的排气管烟尘也显示这辆车已经开始有些烧机油了。
陆为民当然没有资格去参加这个会议,所以他就在洼崮把邵泾川、李志远、孙震、蔺春生以及曹刚、李廷章等送走,并没有跟随他们离开。
齐元俊也是心潮起伏,明天自己就要扛起更重的职责,目光就不能再只放在洼崮镇,而要兼顾全区,陆为民只用了一年就让洼崮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不敢自比陆为民,但是他希望自己能像前任一样能够扎扎实实为洼崮的发展尽一份职责。
陆为民见杨显德要走,赶紧走到路边上拦下车。
“杨县长,别忙走啊,吃了晚饭再走也不迟。反正曹书记和李县长这会儿都要到丰州去开会受训,估摸着地委再怎么也得管他们俩一顿饭吧?没人管咱们,咱们就自个儿管自个儿还不行么?我这个洼崮区委书记也马上就要下课了,还不趁机发挥一下权力,日后来洼崮就还得看元俊欢迎不欢迎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