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七十三节 现实逼迫下的携手

虽然安德健话语中没有说太明白,但是陆为民也意识到恐怕在县长这个人选问题上地委里边也在进行着某种不足为外人道的相互试探和妥协,工作能力、背景人脉、资历经验、利益关系等等,恐怕都需要在这一场反复的酝酿中转化为具体方案的协调,而一些平时看起来不太可能发挥作用的细枝末节甚至就可能改变一个结果,所以他必须要这么做。
陆为民语气变得有些激烈,“没有开发区这个平台,我们就算是有再好的规划构想,都无法付诸实施,而如果我们招商引资项目这样零散分布,第一无法集约用地,第二在各种基础设施上也难以满足,第三也对企业相互协作上与很大制约,所以我们必须要推进建设开发区。”
这种可能性很的,蔺春生向自己传达的意图本身就说明了这个意思。
这番话说得诚恳之极,连陆为民自己都觉得自己这番话已经很有点谄媚的味道在里边了,但是他却不能不如此做。
莫非这个家伙也获得了一些信息,知晓地委在县长人选的确定上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向自己表明一个态度?
安德健在电话中也很慎重的提醒自己,无论自己能不能上一台阶,都需要和曹刚把关系搞好,就算是做不到密切,至少也到实现缓和。
两个人就这样很随意的走在大街上,车水马龙的人流混杂着喧闹的气息,却并没有影响到二人的交谈。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http://m.hetushu.com走出了正街,来到了从东街出去的丁字路口上,这里已经靠近城郊,一处有些破旧的大型花台上花木早已经看不见踪影,而烟盒、甘蔗皮、痰迹把沾满污垢的白色瓷砖更显得肮脏,似乎是在提醒着从这里出去就是郊区了。
邵省长这一次来丰州调研考察的情况也已经通报给了全地区的领导干部,对丰州市、古庆和开发区的不太满意,对南潭和双峰的好评,都旗帜鲜明的摆了出来,曹刚知道只怕现在各个县市区的领导们都在掂量琢磨明年该怎么来搞好自家的工作,而首要问题就是要把经济工作搞起来。
双峰县城的变化相比于南潭和古庆这些县份来说,实在太慢了,尤其是像南潭通过经济开发区的发展已经成功的启动了新区建设,整个县城的中心也开始像经济开发区方向移动,随着县里行政单位开始向开发区方向迁建,一个漂亮现代的新区正在逐渐成形,而这对于见惯了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日新月异发展景象的曹刚来说,也是觉得难以容忍。
“为民,你说得对,我们双峰现在是机遇和压力并存,超前一步也许就能突出重围,而落后一步也许就是陷入困境,甚至可能今后很多年都再也难以赶上,在明年的工作上,我们的确需要好好考虑一下,集思广益,汇聚智慧,形成合力,携手共进,才能实现突围。”曹刚站住脚步若有深意的道。
虽然知道陆为民后边和图书这两句话有点逢迎自己的味道在其中,但是曹刚还是很认可陆为民这番观点。
“为民,看来在夏书记身边锻炼和到双峰这边基层的磨砺的确让你成熟了不少,你说得对,也许我们的愿望都是希望一项工作做得更完美,但是现实却往往要给我们泼冷水,所以我们有时候不得不做出一些取舍,但是我们之所以作出一些舍,却是为了更好的取,我也很希望我们能够一起携手努力,把双峰建设成为繁荣富裕的崭新家园。”
这一刻曹刚仿佛也很受触动一般,面带振奋之色,颇为动情地道。
陆为民似乎也听明白了曹刚话语中的隐藏的含义,站住脚步,显得很坦然诚恳地道:“曹书记,也许我以前太过于年轻,尤其是在南潭工作期间,更是因为刚初出校门,对于现实工作中有太多的理想憧憬,总希望很多事情能够做到完美无缺,而忽略了现实的紧迫和无奈,有些事情应该要学会有所取舍,有时候为了更大利益不得不做一些必要的牺牲,在这一点上我也是在地委跟随着夏书记当秘书期间才逐渐体会到,到双峰工作期间,我才更认识到这方面自己的欠缺,所以我也很希望能够在曹书记的领导下,一边学习一边工作,让自己能够在和曹书记共事中学到更多的东西,让自己成长更快。”
曹刚之前是清楚李书记对陆为民的态度的,也许对陆为民在经济工作上的能力很看好,但是却肯定没有考虑过要让陆为民接替和*图*书县长这个位置的,而蔺春生作为李书记身畔最紧密的人,也应该是最了解李书记态度的,这个时候却以那样的语言来点醒自己,这分明就意味着李书记的态度可能已经有了一些很微妙的变化,甚至可以说李书记对陆为民接任县长这种可能性已经不是那么排斥了。
“曹书记,我们双峰必须要搞这个开发区,无论想什么办法都必须要把这个开发区搞起来,您应该清楚南潭开发区对南潭经济发展起到的带动作用,同样,淮山如果没有那个开发区,他们的经济也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再看看我们这几个经济发展落后的县,大垣、阜头,还有就是我们双峰,都没有经济技术开发区,这几乎成了我们发展的瓶颈,必须要打破。”
“为民,老叶认为咱们应当考虑要启动我们县城的旧城改造工程,他赞同你的意见,将县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进行转让或者质押,拿出部分资金来启动旧城改造,他认为这样有利于提升我们县形象,改善投资环境,你觉得怎么样?”
“我都还琢磨着能不能只把工行那一笔款项缓一缓,先把利息支付了,至于说县里干部这笔集资,我也考虑了解一下干部们的意见,相当于我们县里暂借,我们按银行存款利息来还本付息,当然如果一定要求拿回去的也可以先还,但我们鼓励暂时放在县财政账户上,用作开发区建设专用资金。”
“按照现在的市价,像丰州这样的地方一平方m•hetushu.com公里三通一平所需投入大概在三千万左右,我们双峰在劳动力和土地平整上有一定优势,我算过至少也在二千贰佰万元到贰仟伍佰万元之间,也就是说我们哪怕只是开一个头,折腾出一个两千亩左右的开发区,那也至少要投入三千万左右。就算是我们能把这笔股权转让或者质押出去,要开好这个开发区的头那也还差不少。”
“这只是我的一个初步想法,曹书记,咱们双峰现在既面临着一个很好的机遇,同时也面临着来自周边地区的巨大竞争压力,像南潭和淮山已经先行了一步,而丰州市、古庆县和地区经济开发区更是有着比我们双峰厚实得多的基础和潜力,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完全发掘出来,我们能比的也就只有大垣和阜头,如果我们还不能抓紧时间加大力度赶上去,只怕我们和前面几个县市区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甚至被大垣和阜头追赶上来的可能性也很大,您也看到了这一次邵省长来咱们丰州视察所关注的是什么,无他,就是经济发展。只有经济发展了,咱们双峰在地区里才更有发言权,您在李书记和孙专员他们面前也才能说得起硬话不是?”
曹刚一边走,一边很认真的在倾听着陆为民的意见,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把陆为民纳入了一个可供交流商量的对象。
但李书记肯定也不是很支持陆为民来坐上这个位置,这一点曹刚也很清楚,也许正是这种矛盾纠结的态度才让蔺春生有些露骨的和-图-书传递意图,若是李书记真的已经拿定主意,蔺春生也不会再做这样的无用功。
想到这里,曹刚心中也是微微一动,下意识的偏了偏脸,看了看陆为民的表情,陆为民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观察他,目光落在了四周人来人往的街景中,更像是在感受什么。
“哦?”曹刚吃了一惊,他一直以为陆为民之所以要把双峰旅游开发有限公司那笔股权转让或者抵押出去获得资金主要目的就是用来先把干部们的集资款兑付了,这在他看来很有点收买人心的意思在里边,没想到现在陆为民居然有这样的打算,这让他也对陆为民的也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至少陆为民并不像自己最初认为的那样自我,“你这样打算的?”
“嗯,我知道开发区启动建设也很重要,省里边暂时还没有把咱们这个开发区批下来,听说现在从中央到省里对上开发区卡得相当严,甚至可能要压掉一批,我们这个开发区能不能……”曹刚有些犹疑。
“启动旧城改造?”陆为民反问了一句,“曹书记,旧城改造肯定迟早要搞,但是我觉得不是现在。我们双峰的财政还很薄弱,听说中央分税制改革已经基本敲定,可以说按照新的财税体制情况下,地方财力还会受到进一步削弱和压缩,县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这笔股权如果能够转让或者质押的话,我觉得除了解决那两笔窟窿之外,首先要考虑的是怎么来打造开发区,怎么来吸引投资,这是我们日后财政税收来源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