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八节 渊源

“小婷,谢谢了。”虞莱脸色变幻不定,看着岳霜婷,半晌才吐出一句话。
而陆为民无疑是最好的听众,耐心而有技巧的倾听和询问点评,总能把她内心深处从无人触及的点滴发掘出来,让她之后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畅快。
事后抽烟不是好习惯,但是这种感觉却很舒服,所以没有谁能抵挡得住这种诱惑,有时候甚至感觉这事后一支烟比真正做那事儿更让人回味怀念。
两人就这样相对无言,岳霜婷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而虞莱似乎也有些感触,但也不知道如何说起,最终还是岳霜婷有些苦涩地说了一句:“那我走了,若是有什么事儿,你知道我们家……”
“我看得出来,那个虞莱是个个性很强的女子,也许是特殊的生活环境养成了她那种个性,她也有权选择她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道路,当然他也要对自己选择的道路负责。”陆为民顿了一顿,之后似乎又有些感触般地道:“我不认为她所选择的路就很糟糕,做人只要有自己的底线,干什么工作那不过是这个世界所迫,我觉得虞莱在做人这一点上,她是成功的。”
能进大都公馆的女人自然早就得到过吩咐,懂里边规矩,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把客人侍候好为原则,所以见男人从自己身上下来,那肥臀女人便知趣的跳下温泉池里洗浴去了。www.hetushu.com
陆为民的话让岳霜婷一时间难以接受,但是在陆为民耐心的解释下,却又渐渐认可了陆为民的观点,你不能强求任何人的思想观念都和你一样,大同世界多元社会,要学会兼容并蓄,这是一个大趋势。
岳霜婷内心充满了某种难以言喻的遗憾和愧疚,这一切都在虞莱的父亲被抓起来之后变了,两个家庭似乎也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也让自己和虞莱似乎再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的可能。
岳霜婷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虞莱和她家是很有些渊源的,岳霜婷的爷爷是文革前昌州市委的一个领导,文革期间被打成右派,而虞莱的父亲,一个造反派头目,而虞莱的母亲是昌州市文工团的一个很漂亮的演员,这种结合也是在那个特定时代才会有。
“她比我大四岁,小时候还带过我,我还记得她那时候为了我和我们院子里一个男孩打架,她的嘴唇被别人打肿了,但是她也挠破了对方的脸……”
“不会有什么事儿,哪怕他是汪正熹的儿子。”虞莱冷淡的接上话道:“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
一直到上车送岳霜婷回家,岳霜婷的情绪都不是太好,先前喝咖啡时的好心情荡然无存,只是低垂着眼睑,似乎在想着什么。
岳霜婷的爷爷临死之前也还挂念着虞莱一家,尤其是虞莱和虞莱的母亲,要晏永淑要好好照和-图-书顾虞莱一家,但是虞莱的父亲,也就是那个造反派因为身上背负有血债,被判了死缓,而虞莱的母亲也被赶出了市委大院,穷困落魄,尚未成年的虞莱就不得不自己扛起生活的重任。
陆为民也不吭声,他也不知道该把岳霜婷往哪里送,岳霜婷家住哪里他也不知道。
见汪小涛那般完了事儿,梁炎也加快了动作,揉捏着这个奶子不算大的女孩子胸前那对鸽乳,一边举起对方匀称颀长的双腿,狠狠的冲刺着。
梁炎点点头,“嗯,厂子弟,要说在厂里没啥背景,但是读书时候成绩很好,却又是个敢下手的狠角色,说实话,这种人不多见。”
岳霜婷踌躇了一下才走过去。
几辆车呼啸而去,除了那辆雪佛兰鲁米娜子弹头外,还有那辆三菱日蚀和福特探针两辆跑车,另外还外带一辆皇冠,这帮人个个醉意醺醺,但是却都根本不在意醉驾,这昌州城里似乎还真很难把这帮人怎么着。
“梁子,那小子是你们厂里的?什么来头?”汪小涛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看见汪小涛狠狠的骑在那个大波妖媚女子身上冲锋,梁炎也觉得有些好笑,这家伙大概是被刺激到了。
岳霜婷一时也为之语塞,她不知道该回答对方的问题,她也知道虞莱是一个相当硬气而又自尊心特强的女人,这么些年来,家里很想帮她,但是都被她拒绝了,她要自食其力www•hetushu.com,不想仰人鼻息的生活,更不愿意昔日靠她家庇护的人反过来接济她,但是其结局就是不得不走上这条路,但她从不后悔。
大都公馆在圈内并没有太大的名气,这是圈子里几个玩家自个儿出钱投资搞起来的,请了职业经理人来负责打理,也算是昌州城里最早不接受外来客人只接待内部会员的夜总会,其实也就是沿袭了来自海外私家会所格调的一个雏形。
就在陆为民送岳霜婷回家时,梁炎的福特探针和汪小涛的三菱日蚀也停在了大都公馆二号楼外。
等到两个女人都滑入水中游到了水池那一边儿,梁炎这才点燃一支烟,慢慢吸了一口。
虞莱并不在意站在岳霜婷一旁的陆为民,也不在意站在自己身后咬着嘴唇的那个惹事儿女孩,语气中也是说不出的凄冷。
大都公馆里并没有专职的女人,但是去和昌州城里甚至省外的一些著名娱乐场所都有联系,只要有需要,都会在最短时间内送到。
一阵依依呀呀的呻吟声终于把汪小涛带上了巅峰,扑在那个女人身上喘息了好一阵之后,这才懒懒的翻身从那个女人身上下来,拍了拍那个女人的肥臀。
当时同住在市委大院里边的虞莱母亲对岳家很照顾,也使得岳霜婷的爷爷免于在那个时代少受了许多罪,只不过岳霜婷的爷爷在文革后复出没多久就因病去世了,但也算是把岳霜婷的母亲晏永淑送和_图_书上了仕途之路。
汽车缓缓地在马上路行驶着,陆为民就这样安静地听着岳霜婷的诉说,这样曲折复杂的故事称得上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文革期间有太多的悲欢离合,而一个荒唐喧嚣的时代过去就必然给很多家庭留下无数深刻这样那样的印痕,这不奇怪。
“啊?”陆为民一怔之下,不解地望着岳霜婷。
陆为民拉开车门,却见岳霜婷并没有上车的意思,有些惊讶,看岳霜婷目光望向另一边,才恍然大悟,难道说岳霜婷和那女混混也有瓜葛?
岳霜婷也很清楚这其中的故事,所以和父亲都很关心虞莱的生活,只不过虞莱素来孤傲的性格却让岳家这边也是难以劝说,这么些年来两家人也就渐渐没怎么往来了,但岳家却始终欠虞莱一家的情。
岳霜婷发现自己在陆为民面前竟然变得这样饶舌,似乎心里的任何话都可以毫无顾忌的向他倾诉,甚至连自己父亲母亲以及那些关系最好的闺中密友都难以袒露的心声,却可以在这个男子面前不知不觉的和盘托出。
“得了,小涛,恐怕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陆为民怎么会和岳霜婷搅在一起?我觉得这里边怕是有些古怪。”梁炎摇摇头,他不喜欢汪小涛这种莽撞性格,要说他哥汪小波比这家伙强十倍,只可惜汪小波心思是放在仕途上,要想挣钱,还得要找汪小涛这种头脑简单的角色。
晏永淑在公公死m.hetushu.com了之后仕途依然风光,从区妇联主任到市妇联副主任再到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人事局长、组织部长,每一步都走得很顺,一直到市委副书记,这期间她也专门去找过虞莱一家,但是虞莱却拒绝接受晏永淑的资助,而宁肯自己在外边晃荡,晏永淑也是无可奈何。
看见那帮人离开了,陆为民当然清楚这不是自己的本事,而是岳霜婷的“威慑力”,自己和梁炎的从中搅合不过是让双方都有了一个下台的台阶。
“不干这个?”虞莱脸上多了几分说不出的落寞自嘲,下意识的撇了撇嘴角,“那我干什么?找个好人家嫁了?低眉顺眼的做个相夫教子的标准好女人?你觉得我还可以么?”
虞莱望向岳霜婷的目光也有些复杂,不过她知道今儿个如果不是岳霜婷出面,恐怕自己怕是难得要被人糟蹋一番了,虽说自己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在这道上打滚这么久了,也不是没经历过什么阵仗,但出道这么多年,却从没想过险些自己就要亲自操持这“皮肉生涯”了,饶是虞莱素来光棍,但也有些后怕。
“哼,敢来抢我汪小涛的马子,他真是寿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妈的,也不打听打听……”
“你就不能不干这个了?”岳霜婷很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味道,狠狠地盯住对方。
※※※※
“为民,如果我也像虞莱那样,我该怎么做?”岳霜婷突然抬起目光幽幽地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