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九节 不等不靠

陆为民的本事底细他是知道一些的,父亲也曾经和他专门说起过陆为民。
“他不在厂里,好像在丰州下边一个县工作。”
“是啊,你不是说那个叫啥来着,对,陆为民,没啥背景么?他怎么会认识小婷?晏永淑难道还会看得上这样一个小工人,不像啊,小工人怎么能开得起三菱越野?”汪小涛脑袋虽然简单,但是并不笨,“看他模样也不像是你们厂里的人啊,大学生?也不可能啊。”
老爸既然说到这个份儿上,那就基本上意味着郭征肯定征得了辜明良的同意,而且老爸也在说郭征很有可能要接辜明良的班,而他有可能要调到中航集团总公司去。
虞庆丰调走之后,孟余江接任虞庆丰的位置,但是纪委书记仍然暂时由孟余江兼任,叶绪平和孔令成正式担任县委常委。
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嗯,难怪,一个乡下癞蛤蟆也敢想吃天鹅肉,哼,也不瞧瞧自己的德行,以为给夏力行当过秘书就了不起了?笑话!这昌州城里随便扒拉出一个角色来,也比他牛,想和汪三少争女人,他还欠些火候!”汪小涛气哼哼的道。
不过梁炎却觉得陆为民这家伙是个人物,有机会倒是可以结识结识,把姚家折腾得够呛的事儿他也知道,要说这家伙和老爸也算是对立阵线的,不过老爸很有可能会调离195厂了,所以这层纠葛也就算不上了,自己还和图书要在昌江讨生活吃,多结识几个有用的人没坏处。
“什么?!丰州下边一个县?你说这家伙是在丰州那边上班儿?”汪小涛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有没有搞错,小婷会看上这种人?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太荒谬了,瞎了眼么?是不是这家伙想要找小婷她妈调回昌州来啊?”
“这事儿你就别再穷折腾了,弄大了,让你爸知道了,也给你自己找麻烦,不如老老实实做点事儿,多挣几个是正经。”梁炎也知道对方是脸抹不下来,想要寻个台阶下,所以也就给他搭个梯子,让他脸面好过一些。
“陆书记,我和萧樱有个想法,不知道成熟不成熟。”章明泉皱着眉头想了想,似乎有些犹豫,又看了一眼萧樱,“其实这个想法也是萧樱提出来的,我也考虑了很久,觉得不能再这样拖下去等下去了,得试一试,只是恐怕有点儿冒险。”
只要脑子好用,再要有些背景,从来就不愁没好日子过,梁炎一直觉得自己脑子很好用,很够用,并不完全是靠自己父亲的人脉。
“行了,涛哥,你身边也不缺漂亮女人,小岳虽然不错,汪伯有这个意思,但是人家不干,你能奈何?何况你现在也没那个意思,何必这么计较?”梁炎微微皱了皱眉头,“何况这陆为民也还有些来头,他原来好像是地委书记的秘书,现在那个地委书记好像调到省里http://www.hetushu.com来了,闹腾大了,恐怕也不方便。”
时间如飞鸟振翅一般,倏地就飞逝而过,陆为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想好很多事情,十一月就迎面而来。
“地委书记?调到省里来了?夏力行?!他给夏力行当过秘书?”汪小涛吃了一惊。
梁炎淡淡地笑了笑,却也在琢磨。
这个消息本来够让人震惊了,但是让梁炎更为吃惊的是陆为民居然婉拒了这个可能,而是留在了丰州那个旮旯地方里!
汪小涛哑口无言,这话倒也说得占理,不说岳霜婷同意不同意和自己处对象,就是同意了要和他结婚,他现在也不愿意。
※※※※
195厂的厂办副主任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的,实打实的处级干部,就算不能和地方上书记区长们比,但是陆为民才多少岁,比自己还小两三岁,居然就敢觊觎厂办副主任这样炙手可热的位置?
虽然不知道陆为民是因为什么原因留在了丰州的一个县上,但是毫无疑问他如果愿意回厂里,依然可以回来,但是陆为民没有这样做,就这么留在了县上。
种种小道消息又开始在县里流传,这已经成了每年年末岁尾时候双峰地面上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应该不是,这家伙要回昌州是有机会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家伙好像不太愿意回来。”梁炎摇摇头,“涛哥,我觉得这事儿关键还是在和-图-书小岳那边,恐怕和陆为民关系不大,如果说小岳不愿意和你交往,有没有陆为民都一样。”
老爸说陆为民很得郭征的欣赏,据说差一点就要调回195厂厂办,甚至日后还有可能担任厂办副主任,这个消息让梁炎都不敢置信。
“明泉,泰仕集团通过省卫生厅和县里已经联系上了,下周一他们有一个考察团来我们县里考察投资环境,另外欧洋机械那边我也又和他们接触过一次,他们还没有最后决定,听说开发区那边也在极力游说他们,我觉得我们这边要想把欧洋机械这个项目拿下来肯定还有些难度。”陆为民微笑着对坐在自己对面的章明泉和萧樱道:“你们俩有什么好主意?”
虽然他对这官场上的事情并不关心,尤其是昌州以外的事情更不在意,但那是以前,现在老爹不再是昌州市委书记,昌州这塘子也不像以前老爹还在当市委书记那么如鱼得水了,但正如梁炎所说,现在老爸是省委副书记了,这“业务范围”也可以拓展到全省范围了,所以也就对省里的一些人事变动还是有所了解。
“妈的,真是个烦心事儿,我爸一门心思想要我和小婷在一起,可小婷这个态度,你说我怎么办?现在又添了这个家伙,这不是故意打我的脸么?这事儿没那么容易就算了。”
汪小涛叹了一口气,其实他现在并不想处对象结婚,哪怕是岳霜婷的确都很动人和图书,但是他知道岳霜婷这种女孩子只怕你真要上了她,那就得负责,来自双方家长的压力就得要让他再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玩下去,可现在他还嫌没玩够,怎么可能考虑成家?
想不到的人调走了,而都以为要走的人却没有走,这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李廷章依然稳如泰山般的在县长位置上坐着,陆为民也一如既往的在他的岗位上蹦跶得比谁都欢实,似乎丝毫意识不到有什么变化,包括县委县府内部很多人都对这一情形大惑不解,难道说地委真的打算让李廷章继续担任这个县长?又或者孟余江打通了高层关系,要接任县长?
虽然梁炎在高中毕业之后就不再读书直接下海,这几年里仗着老子的背景,也挣了不少钱,但是梁炎的脑袋瓜子却不是一般人能比,梁广达虽然主要心思放在老大梁耀身上,但是对自己这个喜欢走偏门的二儿子也没有少支持,而且也觉得自己这个二儿子虽然没有从政的天赋,但是对于这个社会理解的透彻并不比梁耀差。
梁炎后来才知道陆为民那个时候是在给丰州地委书记担任秘书,也许是这个特殊身份让他觉得跟着地委书记会更有前途,但是当那位丰州地委书记升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之后,陆为民却又做出了一个更令人震惊的决定,他居然没有跟随自己的老板回省里,而是留在了丰州,而且是下到了一个县上。
夏力行http://www•hetushu•com就是才从丰州地委书记上来的省委秘书长,听老爸和兄长都提起过,这家伙和老爸并不怎么对路,但是却是现任省委书记田海华关系相当密切,与省委组织部长陶汉并称田海华的左臂右膀。
“哦?冒险?新鲜啊,冒险的事儿我喜欢做啊,要说咱们在洼崮做到哪一件不是开天辟地一遭,不是冒险?”陆为民笑了起来,“只要能做成事儿,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冒险,你说。”
好像陆为民已经是县委副书记了,想到这里梁炎就忍不住想要吹口哨,这个家伙真是与众不同,就算是凭借着地委书记的威势,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当县委副书记,乡里边那些琐碎破事儿,他能应付得下来么?可看样子对方好像还活得挺滋润。
但一看到陆为民和岳霜婷在一起,内心那股子妒火却又情不自禁的燃烧起来,一门心思的想要挖对方的底细,找机会拾掇对方。
诸般种种,让梁炎觉得自己都对昔日那个印象已经模糊起来的家伙开始感兴趣起来,当然这仅仅是感兴趣,还谈不上其他,一直到今天碰上。
“我看陆为民也未必知道小岳和你这层关系,这事儿连你自个儿都还没拿定主意,你能怨得谁来?真要让你马上就和小岳结婚,你答应吗?”梁炎反问一句:“莫不是你还能让人家等你几年,等你玩够了再来结婚?”
“好像是姓夏。”梁炎当然知道陆为民的前任老板就是夏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