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十五节 发飙

周乐军吞了一口唾沫,这话来势很凶,虽然没说如果这话不属实,自己该负什么样的责任,但是周乐军知道如果真有企业愿意接这活儿,只怕就没好果子给自己吃了。
叶绪平之前早就咨询过了,垫资千万,尤其是一个没准生证的“黑户工程”,县第一建筑公司和县二轻建筑公司算是规模比较大的了,一听是县里搞,先垫资,财政资金,便连连摇头,都知道现在县财政捉襟见肘,连县里干部那几百万集资现在都还没影儿,谁敢接这活儿,那就真的要命长才能把这笔帐收到了。
“你们的征地拆迁工作不能停步,继续开展起走,不能停!这边规划建设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一句话,绝不会耽搁下来!招商引资的事情,明泉,你和萧樱抓紧时间有针对性的开展工作,务求有成果!既然县委决定了要搞试验园区,那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绝不会因为有这样那样的阻碍就半途而废,决定了那就义无反顾的搞下去,不管遇到多少困难,我们都要坚定不移的搞下去,而且肯定会搞成功!”
周乐军心里一抖,但是看到叶绪平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心里又踏实了一些,“恐怕很难,我觉得没那家企业愿意干。”
陆为民语气变得格外犀利,目光也如刀锋一般凌厉,在众人脸上掠过。
陆为民来双峰也有一年了,在他印象中陆为民虽然http://www.hetushu.com有时候显得有些特立独行,但是更多的是表现在日常他自己分管的工作上,而且平素他觉得陆为民也谈不上有多么特别,鲜有插足他自己没有分管的工作,就像自己分管城建和交通以及国土工作,对方就从未就发表过什么不同意见,所以虽然在骑龙岭旅游区开发的事情上吃了一个亏,但那是自己插足了地方的领域,所以叶绪平也能想得过,但是这一次却完全不一样了。
叶绪平肺都几乎要气炸了。
“老叶,你的意思是,如果县里不解决资金问题,那就这建设没法推进了?可县委常委会是定下来了,方案一过,必须要马上推动起来,而且双塬这边也早就开始做前期准备工作了,时间不能等,至于资金,县财政的确拿不出来,你所说的转让或者抵押县旅游资源开发公司股权,从核资评估再到转让或者质押,这样大一笔数目,就算是陆海或者嘉桓愿意接手,或者银行愿意接受质押贷款,我估计再快也得要两三个月,可我们怎么可能再等两三个月?这不行啊,建筑这个行道老叶你最熟,我想你能想得到办法。”
陆为民语气不变,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在要求,但听到叶绪平耳朵里就成了哀求,他面无表情地摇摇头,“为民书记,你说的没错,融资不是小数目,可是你也知道要想把这些基础设施hetushu•com完善起来,一样不是小数目,上千万呐,哪个建筑公司会愿意来当这个冤大头?这项工作我可做不了。”
没等周乐军回答,陆为民就点点头,环顾一眼四周,“既然如此,老叶和老周你们都觉得这无法做到,那这事儿我就和曹书记建议建议,我觉得这事儿有人能做到,那么谁能帮县里解这个难题,我觉得没准儿他来当这个建委主任就更合适一些呢。”
“老周,建委这边儿难道也找不到一个愿意帮县里分忧解难的企业?要知道这虽说是分忧解难,但对他们企业来说也是一个发展契机啊。”陆为民瞥了一眼县建委主任周乐军,淡淡的道。
但他现在却又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反击对方。
“真没辙。”叶绪平也显得很坦然。
掷地有声的话语让在场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陆为民也根本就没有给叶绪平多少思考的余地,目光转向其他人:“老黄,老胡,不管我们面临多大的难题,但最终我们的工作还是要开展走,活人还能被尿憋死?离了张屠户,难道就要吃带毛猪?笑话,我看是有些人太高看自己了!”
“老叶,这没辙啊?”陆为民似笑非笑地看了对方一眼。
“老周,你一个县建委主任,连个愿意来帮县里分忧的企业都找不到,而且我也说了这虽然从目前看来是为县里分忧,但从长远看那也是和图书发展机遇,你就连问都不用问就给我定性了?”陆为民目光变得有些阴冷,“我不知道你这是真觉得我好糊弄呢,还是真对我们县里的建筑企业了如指掌了?”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怎么就会演变成这样一副模样,先前都还云淡风轻看不出什么,怎么几句话就变成了这样,毫不客气的敲打,直接质疑周乐军作为县建委主任是否合适,而且是当着叶绪平的面,这也是对叶绪平存在的公然蔑视。
“陆书记,不是我推杯,建筑公司县里就那么几家,能扛得起的更是屈指可数,关键在于谁愿意垫资来干?你就是逼死我,我也没辙,真没辙。”叶绪平竭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得意,显得格外诚恳,双手一摊,“对了,陆书记,民德公司那边你不是也比较熟么?要不你问问,民德公司那边愿意干这事儿不?”
被陆为民陡然转为阴戾的语气和冷森的目光刺得下意识的身体一缩,周乐军脸一阵红一阵白,他也是老资格的科级干部了,而且这曹刚和张存厚过来之后他也是首先向其靠拢的一批干部,加之这又有叶绪平的收益,所以虽然对陆为民不善的语气有些怵,但是也并不认为对方能奈何自己。
陆为民这话一出口,让叶绪平和周乐军都是一震,这也太放肆了!
叶绪平一时间也有些张皇失措,不知道该怎么来回应对方。
更为关键的是陆为民是把这话当着众人的http://m.hetushu.com面给放了出来,他认为这事儿可以做到,也就是说是认为自己和周乐军是故意在这个问题上出难题,而这又恰恰是曹刚最关注的一项工作,自己这么做无疑又拂逆了曹刚的意思,可以说这是弄巧成拙。
“陆书记,这事儿真不好办,事实上叶县长之前考虑过,问过好几家企业了,人家一听是这种活儿,都把头摇得给拨浪鼓一样,国营私营企业都不干,除非是县里有资金来支付一部分,可您又说股权转让抵押的事儿现在还说不上,这就难了。”周乐军也是县里老资格的科级干部了,在县建委担任主任也是多年,肥胖的脸上如弥勒佛一般走挂着笑容,而那用皮带几乎都勒不住的大肚子更是如罗汉一般,一走三抖。
“真不行?”陆为民紧盯着问了一句,眼睛也是死死地盯住周乐军。
康明德那边他也问了问,态度很坚决,县政府的活儿他不干,如果是外来投资项目企业的活儿没问题。
“陆书记,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怎么能说谁能干成这事儿就来当建委主任呢?”叶绪平也有些恼怒了,“干部任免不是儿戏,谁适合担任什么职务,那也有正常的组织程序来决定。”
是自己先提出来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而周乐军也符合了自己的意见,自己的本意也就是故意落一落对方的脸,让对方别太张狂,他以为对方会自己找个台阶下,随便说两句场面话,下来再http://m.hetushu.com来研究,没想到对方居然反过来毫不客气的给自己来了这么一手反将。
“老叶,恐怕你没有明白我话的意思,我只是说我可以向曹书记建议,采纳不采纳,那是县委集体研究结果,我想我作为县委副书记,在书记碰头会上或者县委常委会上发表我自己的意见,还是有这个权力的,而且我认为,在这样重要的一项工作上,作为县建委主任,不思怎么为县里来解决问题,一味畏难怕事,这样尸位素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双峰县委县府就应当要考虑这样的干部去留问题!”
陆为民脸色也变得平淡起来,“老叶,这项工作曹书记很重视,常委会上你也清楚,这可是定在咱们俩身上,这事儿咱们可得齐心协力……”
气氛似乎一下子变得有些僵滞起来,叶绪平是副县长,而且是县委常委,虽说是这工业试验园区是你陆为民负责,他协助,但是他要真给你推杯,你还真没办法说什么,这本来也就是一桩难题,谁现在愿意接县里的工程,尤其是这种名不正言不顺偷偷摸摸的工程。
“好,你周乐军说的县里没哪家企业愿意干,也就是说,就算是建委出面做工作也找不到一家企业愿意垫资干的?这是你建委主任说的?”陆为民目光沉凝,锁定周乐军。
“陆书记,您这话就太伤人了,我哪敢糊弄您?对咱们县里建筑企业我还是了解的,的确没有哪家肯干这事儿……”周乐军干巴巴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