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十六节 釜底抽薪

试验园区选址现场的争执几乎是十几分钟后就传递到了曹刚的耳朵中。
想到这里,曹刚也有些窝火,这个叶绪平原来自己感觉能力水平都还行,怎么在对上陆为民之后,就变得顾此失彼,黯然失色,尽干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事儿呢?在这方面孔令成都要比这个家伙表现好的多。
“荒唐!意气用事!”听完叶绪平的汇报,曹刚忍不住发了火,“你们这是在自找苦吃!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将陆为民一军,就能让陆为民束手无策下矮桩?你不想想骑龙岭风景区的教训?”
看来自己还得好好琢磨一下,孔令成也许日后还能是自己一个好帮手。
但这个意外的变故的确让他有些头疼,叶绪平和陆为民不对路这他早就清楚,而且推动叶绪平担任县委常委除了叶绪平的确有些能力,能做一些事情外,其中还有一个因素也就是考虑到一旦陆为民担任县长,那么县政府里边必须要有一个够分量能够制约陆为民的角色,叶绪平就是最合适的人物。
曹刚稍稍冷静了一下情绪,叶绪平的话听起来有些道理,但是他却不相信陆为民敢放狂言是在那里说大话,吃一堑长一智,无论是与陆为民携手合作还是交手对抗,你都得要加倍小心,千万不能低估对方的手段能力。
曹刚见叶绪平眉飞色舞的模样也有些腻味,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曹刚也绝不愿意搞这么一出,虽然在表和图书面上说得过去,甚至也可以找各种理由来解释,但是陆为民不会意识不到这里边的奥妙,而且这么一来这试验园区真要给拖下来,固然打了陆为民的脸,坠了陆为民的威信,但是在客观上也的确拖累了试验园区的推进,这又恰恰是曹刚不愿意见到的。
裴和杰也是聪明人,这个骨节眼儿上叶绪平突然打来电话问及自己陆海集团有无垫资承建阜双公路项目,县里愿意以县旅发司股权作为抵押,这样的条件简直让人无法拒绝,而陆为民恰恰也来询问自己陆海集团有无意愿承建工业试验园区的意愿,这也太巧了一点吧?
“怎么了,裴总,是不是有什么事儿?”陆为民将身体靠在沙发上,平静的道。
裴和杰这个电话打的时间不短,至少在二十分钟以上,照理说自己在这里做客,对方如果不是特别重大的事情,不会这样失礼。
不过在曹刚心目中,即便是让陆为民和叶绪平形成相互制约的局面,并不代表要让两人形成势同水火的格局,这种内耗将极大拖累县政府的工作效率,曹刚也是从县长干出来的,他清楚县政府内部如果陷入内耗,那么县委领导再有力也无法体现在执行上。
※※※※
陆海集团虽然是津门大型综合型国营企业,但是刚刚踏入昌江,在旅游资源投入上已经达两千万,现在阜双公路双峰段要建成二级公路和_图_书,这接近三十公里道路建设按照二级重丘公路规格建设,就算是裁弯取直,也至少在二十六七公里左右,按照四十万左右每公里的造价算下来,改造下来投入也不会低于一千万。
裴和杰皱起眉头,似乎是在思考一道难题,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陆书记,刚才叶县长打来电话,请我明天去商量阜双公路双峰段建设项目,这个项目在协议一签署时我就曾经和叶县长提起过,也向曹书记反映过,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没想到这一次居然……”
“那陆海集团呢?”曹刚冷不防地问道。
叶绪平也有些委屈,不是你说对付陆为民要有理有据有节么?这自己占住了理,只是阐明了困难,也没有其他动作,他陆为民口气狂妄无边,就成了老虎屁股摸不得了?
叶绪平急得满头大汗,自己怎么把陆海集团这一出忘了?陆海集团就是陆为民引入来的,两边关系肯定不错,这一来自己不是自己抽自己嘴巴?
“哼,恐怕不会干?你知道陆为民和陆海集团的关系如何?”曹刚轻轻撇了撇嘴,沉吟半晌不语,叶绪平这一手相当不智,但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他却不能不考虑后果,如果陆为民真的能说动陆海集团让陆海集团来接手,那可以说叶绪平的威信又会遭受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创,而周乐军这个蠢货弄不好就会被当做替罪羊。
“曹书记,那怎么办?”
www.hetushu.com断了陆海集团的可能性,那么陆为民的回旋余地几乎就没有了,没有哪个建筑企业敢冒着上千万资金打水漂的危险来干这活儿,这年头就是拖你两年也就受不了。
看样子是自己想得到的,别人也想得到,只是陆为民还不清楚,对方怎么来掐断自己陆海集团这条线。
“除非县里会先支付一部分资金,如果要让康明德自己全额垫资,康明德肯定不干,他也没有那么资金来垫,骑龙岭那边他已经砸进去好几百万了。”叶绪平信誓旦旦的道。
裴和杰沉吟了一阵,似乎觉得很难以启齿,坐回沙发上,好一阵之后都没有吭声。
曹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陆为民这又是在搞哪一出?这刚刚达成的携手意向,难道又要撕破脸?传递消息的人并没有把情况说清楚,只是说陆为民在现场突然发飙,把叶绪平和周乐军逼到了绝路,但曹刚也不敢全信,他要等叶绪平回来当面给他交待清楚。
看见对方脸色有些阴晴不定,陆为民也料定就这么一会儿就有什么变故发生。
叶绪平忍不住拍案叫绝,这一手釜底抽薪不可谓不狠,但是陆为民他也说不出个啥来,本来阜双公路的建设也是当时双峰县与省旅投司、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签约时的附加条件,县里必须在一年之内启动阜双公路双峰段的建设,而且两年内确保这个工程完工,现在县里边启动这个工程也正http://m.hetushu.com常,而资金保证也就来源于县旅发司的股权质押。
“呵呵,裴总,怎么了,这么难以开口,不至于吧?”陆为民翘起二郎腿,“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让你这么为难?”
“曹书记,我这也不完全是意气用事,事实上我们之前也问过县里的建筑企业,没谁愿意干这事儿,县财政的底子大家都清楚,如果县旅发司的股权无法转让或者抵押,县里连年都过不了,拿什么来支付开发建设经费?曹书记,这不是三五百万,那是上千万的垫资!县里这些建筑企业老板鼻子比谁都灵,试验园区没有经过上边批准,是黑户,他们都知道,谁会来趟这塘浑水?康明德也不是傻子,商人重利,这摆明是个坑儿,他会为了抱陆为民的粗腿来干这种蠢事儿?何况就算是他康明德要抱粗腿,也该来抱您曹书记的粗腿才对,这双峰县谁是决策者,难道康明德会不明白?”
曹刚默默思索了一阵,这才下定决心,他不能放任叶绪平这样被打压下去,否则一旦陆为民真的接任县长,只怕就要在县府那边形成无人能制的局面,虽然他已经怀疑自己选择叶绪平作为制约陆为民的棋子是否明智,但是现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九三四年,一千万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已经是相当可观的资金了,陆海集团当然不会相信县里会干干脆脆的拿出一千万来支付代建费用,而股权是唯一的保证,所以只要这和-图-书个项目交给陆海集团,拖住他们,短时间内他们不太可能开辟第二战场。
从裴和杰接完电话进来的表情,陆为民就知道恐怕是有些事情发生了。
“你确定康明德不会接手这活儿?”曹刚把语气放舒缓了一些。
“陆海集团?”叶绪平吃了一惊,脸色微微一变,“这个,我不敢肯定,照说陆海集团参股县旅发司,也只是投入了资金,并未参与建设,康明德把骑龙岭风景区那边建设工程包揽了,陆海集团也有些意见,现在要让陆海集团垫资来建试验园区,恐怕他们不会干吧?”
“哼,明年阜双公路不是要启动么?你去和陆海集团接触,问他们是否愿意提前接手,由他们垫资建设。据我所知陆海集团早已有意进入我们昌江建设市场,而一般的项目规模太小,又难入他们眼,现在双峰旅游资源开发在即,他们对双峰感兴趣,那么这条路建设项目也应该对他们有一定吸引力,这条公路县里有专项资金保证,必要时可以用县旅发司的股权作抵,他们本来就对这部分股权有意思,我想陆海集团是无法拒绝这个诱惑的。”
“曹书记,太妙了!陆海集团绝对无法拒绝这种好事儿,有县旅发司的股权担保,他们肯定愿意垫资建设,一箭双雕!”
叶绪平也不得不佩服曹刚这一手的阴狠,不动声色的就把陆海集团这边的路子给陆为民断了,看陆为民还能在哪里去找一个愿意来接手这活儿的企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