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十九节 影响力渗透

也许自己真该帮陆为民作一作工作,哪怕起不到多大作用,但也是一番心意。
这一点周乐军相信不仅仅是自己觉察到了,很多人大概都在掂量这个事情背后的深远意义。
当得知康明德的民德公司同意垫资为工业试验园区建设基础设施时,叶绪平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看见章明泉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康明德站在窗前,脸上浮起思索的表情,这种神情在一张粗犷而有些俗气脸上显得很少见。
这个王八蛋,自己问他时,他给自己把头摇得给拨浪鼓一般,坚决不肯接手,这会儿怎么又突然跳出来愿意接手这个工程了?这分明就是在戏耍羞辱自己!
叶绪平当然清楚自己能进县委常委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能力强资历老这么简单,曹刚和陆为民之间那种微妙关系外界很难看得清,不过作为局中人,叶绪平大略能够了解。
※※※※
陆为民这个人给康明德观感很复杂,他始终觉得这个人不像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对方表现出来的成熟老练更像一个四十来岁的官员,但是那种不畏困难锐意上进的劲头证明他在这方面的追求孜孜不倦,而对方能够抛开个人利益或者说把个人的追求提升到了与一地的发展和老百姓生活变化这个高度,不能不让人觉得这个人如此年轻的确有其不凡之处。
问题是自己怎么来面对曹http://www•hetushu.com刚的诘难。
刚才章明泉临走时最后所说的两句话也让他有些心动,没错,有些东西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一支枪好人用来打坏人,就是除恶利器,而坏人用来打好人,那么就是罪恶之物,是凶器,所以有些东西其本身无所谓好坏,关键在于用在什么场合是么时候掌握在谁手中。
像这样一个有些“另类”的角色,恰恰又有着不凡的工作能力,在洼崮掀起的企业改制和招商引资,只用了简单的几招,就让洼崮这样一个旮旯顿时呈现出勃勃生机,一个昌南药材专业市场几乎就使得双峰名气大振,甚至不少人都只知道有洼崮,而不知有双峰了。
“叶县长,曹书记请你过去一趟。”秘书进来小声道。
自己的工作并非完美无瑕,若是被对方抓住了小辫子,那很难说会发生什么。
让曹刚感到恼火的不仅仅是康明德,最大的麻烦还在自己,恐怕他对自己的恼火和不满更加重了不少。
想到这里,周乐军就禁不住叹了一口气,何苦来哉?
拿起提包,叶绪平吸了一口气,挨一顿排头免不了,叶绪平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就目前来说,恐怕曹刚也还离不开自己,还得依靠自己,只不过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地位怕是有些动摇了,想到这里叶绪平心里也有些苦涩,www.hetushu.com要想在曹刚心目中扳回这一分,可得费点儿心思。
“我知道了。”
陆为民不是睚眦必报的人,但是也绝对不是那种对挑战他权威毫无表示的人,那天当场放出来的言语也绝对不是虚言恫吓,周乐军很清楚这一点。
民德公司受益匪浅,除了在承接了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项目和几家相关产业项目建设外,更重要的是陆为民给自己提出的几点,也让原本只想多挣两个钱多玩几个漂亮女人的自己对今后的生活有了一个不一样的目标,可以说正是陆为民的指点才让自己从一种懵懵懂懂的混沌状态中挣扎出来,寻找到了一个更值得拼搏的目标,人生似乎也才变得更加有趣有意义了。
像周乐军他们这样担任领导职务的科级干部们感觉尤为明显,每每谈起某项工作,当提到是陆书记如何如何时,似乎这项工作就被赋予了不一样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渗透,甚至无人能抵挡。
陆为民来双峰不过一年时间,至少在五月份之前,陆为民的存在更多的是体现在洼崮,对于双峰县来说,他的影响尚不突出,甚至周乐军本人都觉得在五月之前,陆为民更像是一个隐身人,县委里边是听不到他的声音。
康明德是真对陆为民很看重,一方面是因为陆为民几度拒绝了自己的各种“上贡”,和*图*书无论是一些特殊礼物还是直接的现金,陆为民都很客气但是相当坚决的拒绝了。
而他所谓的实实在在的事情,就是要让双峰县的面貌有一个大变样,生活在农村山区中的老百姓生活有一个大改观,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会让他有特别强烈的满足感。
自己口口声声说绝对不会有企业来扛起这个担子,现在康明德却跳了出来,而且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姿态,这不能不让曹刚感到恼火。
两台推土机和一台挖掘机喷着黑烟闯入初冬略带薄雾的旷野里,怒吼着撕破了大泽村的寂静。
但叶绪平却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对于康明德,他的确没有多少底气在对方面前放肆。
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周乐军知道现在自己还有机会,但是如果在等下去也许就真的没有机会了,想到这里,他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老战友啊,我乐军啊,嗯,这么久了你也不来我们双峰视察,嘿嘿,还真是遇上点儿麻烦事儿……”
之后他也专门找曹刚汇报了情况,曹刚也温言安慰了自己,但周乐军还是觉得不踏实。
康明德是什么人周乐军太清楚了,这个家伙在双峰乃至丰州的人脉影响,都远远超出了一个普通生意人的范畴,而这个项目工程他毫不犹豫的丢开了叶绪平投入陆为民的怀抱,简直就是一个再明晰不过的信号。
尤其是m.hetushu.com像康明德主动投向陆为民,这更让周乐军感到震惊。
双峰县工业试验园区的启动没有搞任何仪式就悄无声息的动作起来,甚至连当地老百姓就没有觉察到。
周乐军甚至觉得自己那天之所以那样做,固然有叶绪平的授意,但其实在内心深处也有一种下意识的抵抗,抵抗这个年轻的县委副书记对自己工作领域的渗透,现在反思一下,这其实就是一种无谓的畏惧感。
之前康明德还以为这家伙是欲迎还拒,或者说是胃口更大,但是一直到最后一次,陆为民很郑重其事的告诉他,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如果为了钱,不会下到双峰,他来双峰的目的是想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
但是五月之后局面大变,梁国威、戚本誉和詹彩芝三驾马车入落马的落马,离开的离开,双峰县原本看似铁桶般阵营一下子就坍塌下来,而陆为民则在这一场变故中异军突起,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昂扬姿态出现在双峰政坛上,而他从洼崮走出来的背后更是带起一片耀眼的业绩,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丰祥药业、虎泰生物,紧接着又是在双塬推动的企业产权量化改制和双峰旅游资源开发,这每一步几乎都让陆为民的印象在双峰县老百姓心目中放大几分,尤其是在双峰县里普通干部们的心目中,陆为民几乎就成了一个偶像级的人物。
这么多年来,康明德固然和-图-书在自己手上拿工程项目挣到不少钱,但是也没有少给自己以回报,自己的建材经营部每年至少都能从康明德的民德公司赚到不下三五十万,哪怕有时候价格高一点,民德公司都从未吭过声,就凭这一点,叶绪平在康明德面前就说不起硬话,这还不说逢年过节康明德的孝敬。
※※※※
既要用你,又要适度制约你,一句话,要在驾驭局面的情况下让你替他拉车,问题是陆为民这匹野马岂是那么容易被你曹刚驾驭住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康明德是个相当懂事儿的人,叶绪平相信对方接下试验园区的活儿,只要自己一个电话,自己建材经营部的东西一样可以畅通无阻的送入对方的工地上,从个人经济利益上来说,康明德不会亏待自己,只不过这一次太让人着恼了。
正因为如此,康明德才会觉得于公于私自己都应该和陆为民站在一条战线上,哪怕为此冒一些风险也值得,而且直觉也告诉他,信任陆为民不会错。
虽然叶绪平不但给他打气,而陆为民那边也没有任何动作,但越是平静,周乐军心里就越是发憷。
自己何必要去搅合到其中去,最终吃亏的是自己,想到这里,周乐军就更是后悔。
周乐军这一段时间的心情可谓是忐忑不安中夹杂惶恐,当民德集团正式和县里签约承揽了工业试验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时,他就知道自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