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二十一节 异想天开?

原来的厂长助理徐柯,现在已经是副厂长了,陆为民也比较熟悉,不过他主管长风机器厂的外协这一块,分量也相当重,尤其是对像欧洋机械这样的中小型机械加工企业老板来说更是如皇帝一般,要知道很多中小机械加工企业最初都是依靠承接这些国有大型企业的外协活儿开始起步发展起来的,除非你是做到了相当规模而且具有一定技术实力,否则很大程度还是得依靠这些国有大型企业手指缝里漏出来的活儿来求发展求生存。
丁德顺一听陆为民对吴庆忠居然能有这样的口吻说话,不禁暗自称奇,这个家伙看样子和吴庆忠关系很不一般啊,居然能有这样随便的语气来安排,吴庆忠可不是一个随便什么人都能打发的主儿,就算是这家伙是前任地委书记的秘书也不应该有这样的口吻才对,除非他们之前就有过多次不浅的交道才对。
陆为民一下子就成功的勾起了丁德顺的话匣子,“谁说不是呢?不过保龄球这项运动,的确很适合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运动量不算太大,又能把臂、腰、腿、脚等多个部位的关节锻炼了,对技巧性和姿态也有特殊要求,可谓一种上佳的绅士运动,在目前我们国内尚无法推广高尔夫球的情况下,这种不受气候影响的室内运动的确值得推广。”
现在要想让双峰县方面和这两大厂的技校实现共建,无疑又是一个从未有过的挑战,陆为民也提到过这件事情难度很高,失败的几率很大,但是正如他自己所说,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改革开放本来就是从没路的杂草丛里趟出路来,越是有挑战性的工作,才更有刺激,才更能锻炼人。
何况丰州地区已经有了和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合建丰州地区第二人民医院的这个先例,这就是一个相当好的破冰,那么双峰与两大厂技校合办,也就不完全是异想天开了。
※※※※
赵利丰和他在担任地委办综合科长时就比较熟悉了,而这个厂党委副书记丁德顺却不太熟悉,这家伙是后期才来来接手的,而那时候他已经离开了地委到了双峰。
“来,小杜,我给你介绍几位领导,这位是长风机器厂党委副书记丁书记,这一位是长风机器厂副厂长徐厂长,这一位是厂党办赵主任,诸位领导,这位是我们县接待办杜主任,小杜,你先认识一下,待会儿好好敬一敬几位领导,日后我们双峰仰仗几位领导的时候还很多……”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应该算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中国这个人情大如天、礼尚往来这个风俗习惯的约定俗成下,对待客人的接待是否热情周到,是否得体大方,那也是体现一个地方党委政府的素质水准,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这接待不但花费巨大,而且也直接会对一个地方印象和-图-书有着显著的影响。
章明泉也给陆为民提及过这现在招商引资任务如此之重,而随着双峰投资环境的改善,来双峰考察投资的外来投资商也日益频繁,省里和地区各业务相关部门来双峰的频率也日益增高,这县里恐怕需要一个专门机构来负责接待应对,但章明泉的这个建议也只是提了一提,毕竟要设立这样一个机构不是陆为民说了就能作数,究竟是县委里边来设,还是县府那边设,或者就是县委县府乃至县人大政协那边四大班子统一起来设立一个县接待办,这都还需要调研,但现在这种接待安排也越来越多,陆为民也觉得的确需要一个心灵嘴巧办事灵性稳妥的角色来帮自己,而杜笑眉自然就成了最合适人选。
客人还没有到齐,陆为民饶有兴趣地听着对方谈论着他们企业的一些新鲜事儿,不是插上几句,作为从195厂出来的子弟,他对这种国营大型企业里的氛围很熟悉,也很亲切,这也让他能很轻松的融入到对方话题中去。
双峰县里还没有接待办,事实上这县一级部门绝大部多数这接待办也是陆为民信口杜撰出来的,但是陆为民也知道这随着时间推移和风气的变化,这接待办的成立是迟早的事情。
丁德顺在长风机器厂里分管教育培训这一块,而技校就属于他在分管,所以丁德顺的意见也很重要,陆为民也在考虑怎么来和这个以前从未有过接触的家伙打交道,当然丁德顺本人的意见只是一方面,这个事情想要做成,中间的关节程序还相当复杂,难度也不是一般的高,即便有希望,也不是一两个月就能办做得下来的,弄不好还得要跑两趟京里,现在已经正式更名为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的原机械工业部那边才是决定性的因素。
“原本说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的技校暂时不会搬出来,但是陆书记正在积极做工作想让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先行搬到我们双峰来,把双峰二中的学生全数移交给双峰一中,部分师资力量也移交给双峰一中,继续做大做强双峰一中,而双峰二中部分师资力量和北方机械厂技校、长风机器厂技校进行重组整合,建立一所职业中学或者中专,如果这个构想能够行得通,你说我们双峰是不是就具备了一定说服力?”
“这事儿真能成?难度不小吧?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都属于机械工业部下边的国有企业,技校也隶属于他们,要让他们和我们县里一所中学联办,这可能么?无法想象。”
章明泉这一番话出来让巩昌华大吃一惊,陆为民这天马行空的思维和无处不在的触觉的确让人有些跟不上趟,他只知道前几天陆为民很神秘地跑了一趟省里,这几天都没见着人影,昨天回来一趟,今儿个就直接和图书带着萧樱跑地区了,没想到是为这件事情。
现在唯一的难题就是两大厂的技校愿意不愿意搬迁到双峰,在他们心目中如果能够搬迁到丰州只怕才是最合适的,而双峰这样一个小县,只怕无论是技校教职员工还是两大厂的高层都未必愿意。
太滑稽了。
“丁书记,看样子您的技术不差啊,要不晚上我们去玩一玩,较量较量?”陆为民微笑着邀请道。
联想到徐柯和赵利丰对这个家伙都很热情,丁德顺心里也是微微一动,看样子这家伙不简单,自己倒不能太轻慢了对方。
毕竟现在一切要以把企业重新运转起来为重点,人财物都要首先保证这一点,而子弟校和医院因为是和地区签署了协议,采取共建,基本解决了问题,毕竟这是关系到全厂职工的基本利益。
但说实话,要让这两个技校马上搬迁出来肯定不现实,一来最初就没有这个规划,二来丰州地区为两个厂提供的土地早已经规划完毕,按部就班的开建,现在又要谈征地,那就要说土地征用费,这个时候恐怕无论是丰州地委行署还是丰州市抑或开发区,还不得狮子大开口?这征地之后就要说建设,现在厂里资金相当紧张,根本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来,所以只能拖,拖到明年底厂里生产基本进入正轨之后,才能考虑这个问题。
“嗯,看看吴书记的意见吧,吴书记可不太喜欢运动,他喜欢清静。”丁德顺有些意动,但是毕竟今晚的第一主角还是吴庆忠,他得尊重吴庆忠的意见。
陆为民也在观察着已经到来的几位客人。
可是厂里现在根本没有余力来考虑技校的搬迁,按照厂里的规划要明年底才会来规划考虑技校搬迁,也就是说等到选好址规划开建,估计都是95年的事儿了,真要等到搬迁,那都得97年才谈得上,而且那都得快才行。
“我们有说服力么?”巩昌华反问,接触这么久,他和章明泉之间关系迅速融洽起来,说话也相当随便,“一个农业地区的普通民工要转化为熟练劳动力,尤其是像机械制造行业熟练劳动力,可不是搞一下上岗前培训那么简单,那可与制药企业这些不一样,即便是最基本的装配工人,恐怕都需要一段时间来熟悉摸索吧?双峰好像没有一个像样的机械制造行业企业,哪来什么说服力?”
长风机器厂党委书记吴庆忠和夏力行关系比较密切,在长风机器厂来丰州这件事情上,吴庆忠和夏力行之间的私谊也起到了一定作用,至少给了丰州一个向长风机器厂中高层推介自我的机会。
连陆为民都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真要一打扮出来还真是有点儿勾魂荡魄的魔力,尤其是那对浮凸有致的饱满豪乳被那绣袄收腰处轻轻一勒,更显得“波涛汹涌”。
双峰饭和图书店锦澜苑。
杜笑眉听得陆为民把自己叫做小杜,心里也是有些嗔怪,自己比他还大好几岁,但那个接待办杜主任的名头一扣在她头上,她还真有点飘飘然了,接待办?县里什么时候又有了一个接待办?我是主任?招待所都快要撤了,自己还不知道下一步往哪里走呢,没想到前几天糊里糊涂的就被陆为民叫上又是化妆,又是买衣物,还去练打保龄球,也幸好还有一个萧樱在一起,要不然杜笑眉还真以为自己是要被对方包养下来当个情人小妾呢。
丰州已经有了第一家保龄球馆,这是一个台湾人来开的独资企业,规模还算大,十条球道,陆为民提前预定了保龄球道,他听赵利丰介绍说丁德顺这家伙很喜欢玩些新潮的玩意儿,卡拉ok厅里去唱歌,打网球,这些都很喜欢,最近更是迷上了打保龄球,几乎一有空就想找人去切磋两局,所以他也就先行把歌厅包间和保龄球馆里都预定了。
巩昌华连连摇头,他是搞组织出身的,对于体系内的这些个藤萝枝蔓十分了解,不同系统之间的鸿沟不是光靠热情和毅力就能解决问题的,更不是靠异想天开和一厢情愿就能填平鸿沟,甚至可以说决定这两家技校能不能到双峰不是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也不是丰州地委行署,而在于更高层,在于机械工业部对这件事情的认可度。
所以陆为民就给孔令成打了招呼,把杜笑眉的编制从县府办转到了县委办,反正招待所马上就要撤了,正好让杜笑眉在县委办里打磨打磨,扛起这个接待的重担。
他何尝不清楚这里边的难度,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都属于机械工业部下属国营大型企业,技校也隶属于这两家企业,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随着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搬迁出来,但是一时半刻又暂时还顾及不到这两家技校的搬迁,按照这两家大厂的规划,两家技校的新校舍规划建设至少要等到94年底这边企业进入正常运转之后,才会考虑规划建设。
巩昌华吃了一惊,连忙问道:“陆书记不是说去地区教委谈双峰二中的事情么?怎么和说服力又扯上关系了?”
巩昌华这番话一出来,章明泉也沉吟不语。
谁愿意还在那山旮旯里呆上四五年?厂里其他人都搬到丰州了,凭啥他们就该在那边山旮旯里呆着?听说北方机械厂技校情况也一样,甚至两边教职员工也都窜在了一起,相互通消息出主意,邀约着要去部里边反映,弄得厂里和北方机械厂的领导们都相当紧张,隔三岔五要和这些个教职员工对对话,安抚一下他们的情绪。
“没事儿,吴书记那里我也和他邀约过,我们双峰骑龙岭风景区的鲛湖和山里溪流中桃花鱼和沙锤都不少,让他抽时间来,我陪他进山去甩几杆子,和_图_书保证收获不小,弄不好还能遇上一两条娃娃鱼也不一定。”陆为民笑着应和道:“吴书记若是不想去玩保龄球,待会儿酒桌上我就多敬他几杯酒,当作赔罪。”
“陆书记,下边已经安排好了,您看……”当一袭紫红印花中式金边绣袄的杜笑眉笑靥如花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几个男人的呼吸都下意识的紧了一紧,仿佛空气似乎都凝滞了一下,而那清越悦耳的声音更像是一把用柔毛作成的小刷子在内心深处的沟壑里细细的刷了一遍,把那缝隙里的渣滓尘埃都清扫了一个干干净净,说不出的舒服。
双峰二中是县里新修不到四年的一所中学,当初是为了解决双峰县中学,也就是双峰一中教学场地和师资力量不足新建的一所中学,要说从教学楼和教学设备以及办公场地来说,并不比双峰一中逊色,但是由于先天师资力量不足,加上前年双峰一中扩建了办公楼和教学楼,所以双峰二中的地位就显得有些尴尬了,好的老师都想往双峰一中调,好的生源也不愿意来二中,甚至还出现了原本按地域进行划分生源的这个政策也受到了抵制,使得双峰二中的情况更加不妙。
“陆书记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今天不就是去丰州谈这个事情了么?”章明泉笑了起来,“若不是欧振国要来,你我可能都要去丰州,但欧振国要来,咱们接待的档次不能太低,所以就只有萧樱陪陆书记去丰州了。”
这个小年轻的县委副书记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居然异想天开的想要让厂技校搬到双峰县去,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厂技校怎么可能会搬到距离厂里几十公里外的双峰去?
“吴书记已经在路上了,大概还要十分钟就到。”赵利丰知道这位丁书记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丁德顺和陆为民不熟,但他是分管领导,陆为民专门邀请了吴书记、丁德顺以及徐柯和自己,算是一个不太正规的小聚会,要说吴书记、徐柯以及自己和陆为民都比较熟悉了,但是丁德顺却只是和陆为民有过一面之缘,虽然陆为民也有意识的在主动和丁德顺搭话,但是丁德顺还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虽然丰州方面是通过首先做通了北方机械厂的工作而最终使得两家企业都次第落后丰州,但是长风机器厂无论是规模还是产值都要强于北方机械厂,在目前丰州地区所有国营企业厂矿中当属龙头老大,丰州方面也对长风机器厂相当看重。
现在厂子搬迁很顺利,尤其是一幢幢职工宿舍楼拔地而起,毗邻东沣河和丰江,站在楼顶上俯瞰丰江水域的全景,醉人美景一览无余,让人心情顿时大好,这还是初冬季节,如果到了夏季草木葱茏水草丰盛的季节,那更是让人赏心悦目。
这也难怪技校那帮教职员工闹得厉害,厂里这些人都是和_图_书亲戚绊亲戚,听说这边情况这么好,各方面条件都方便,谁还愿意呆在原来老厂那山旮旯里?都叫嚷着要搬出来,为此已经几次上访厂部,这也让丁德顺头疼不已。
“嗨,部里边现在又改了,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现在叫委里边,这怎么叫怎么拗口,大家还是习惯叫部里边,人都基本没变,机械工业部和兵器工业部这一合并,裁并掉不少部门,想想,两个部现在压缩在一起,原来两个办公厅现在合并成一个,业务部门也一样,不过还是咱们机械工业部这边的占主流。”作为长风机器厂党办主任,经常要跑部里边,赵利丰对部里边的情况也就比别人要熟悉得多,打开话匣子,也就滔滔不绝。
“丁书记,晚上吃了饭,有没有什么活动?”陆为民含笑建议道:“要不我们去唱唱歌,或者打打保龄球怎么样?”
在这一点上他和县委办主任孔令成都有过交流。
“还行,我在岭南读书时就玩过,回昌江这边之后反而没有啥机会来练习了,咱们丰州这家保龄球馆也是刚开业没多久,生意还挺好,咱们丰州人好像都挺喜欢这项运动,据说都要提前三天预定球道,好在听说还有两家球馆也正在装修,那两家装修结束开业,估计就没有那么挤了。”
“哦?陆书记也喜欢打保龄球?”丁德顺总觉得喊这样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小伙子为书记有些别扭,但是人家却也是货真价实的书记,虽然只是一个旮旯县里的县委副书记,但是喊书记却再正常不过。
这个年轻的县委副书记打的是什么主意丁德顺也大略知道,他在厂里分管机关党委、工会以及教育培训、三产这一块,厂技校的那帮教职工们这一段时间闹腾的厉害,他这一个星期已经回了两次老厂里,就是要安抚那帮教职工。
而技校则不一样,技校招生大多数是来自厂外全省各地,说穿了也就是为两家企业输送后备的熟练技工,留在原来地方影响也不大,只要实习和毕业之后再到厂工作就行了。
“老赵,吴书记什么时候到?”抬起手来,看了看表,长风机器厂党委副书记丁德顺问道。如果不是厂党委书记吴大宝要来参加,他也不回来,一个小小的县委副书记请客,丁德顺并不怎么感兴趣,但吴大宝要来,而且点名要他也参加,他不得不来。
孔令成就直言不讳的说,这骑龙岭风景区一旦被开发出来,那这县里接待费用至少要增加十倍,当然这接待费用增加十倍,也就意味着来自上边各级领导来双峰的几率要大十倍,获得关注目光也要多十倍,对外宣传的效果也要增加十倍,可以获得的许多资源肯定也要多十倍不止。
县里也一直研究这个问题,却又拿不出合适的解决方案来,一直到陆为民提出将双峰二中办成一所职业中学这个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