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二十二节 接待办主任

“没事儿,吴书记那里我也和他邀约过,我们双峰骑龙岭风景区的鲛湖和山里溪流中桃花鱼和沙锤都不少,让他抽时间来,我陪他进山去甩几杆子,保证收获不小,弄不好还能遇上一两条娃娃鱼也不一定。”陆为民笑着应和道:“吴书记若是不想去玩保龄球,待会儿酒桌上我就多敬他几杯酒,当作赔罪。”
“吴书记已经在路上了,大概还要十分钟就到。”赵利丰知道这位丁书记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丁德顺和陆为民不熟,但他是分管领导,陆为民专门邀请了吴书记、丁德顺以及徐柯和自己,算是一个不太正规的小聚会,要说吴书记、徐柯以及自己和陆为民都比较熟悉了,但是丁德顺却只是和陆为民有过一面之缘,虽然陆为民也有意识的在主动和丁德顺搭话,但是丁德顺还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丁德顺一听陆为民对吴庆忠居然能有这样的口吻说话,不禁暗自称奇,这个家伙看样子和吴庆忠关系很不一般啊,居然能有这样随便的语气来安排,吴庆忠可不是一个随便什么人都能打发的主儿,就算是这家伙是前任地委书记的秘书也不应该有这样的口吻才对,除非他们之前就有过多次不浅的交道才对。
“陆书记,下边已经安排好了,您看……”当一袭紫红印花中式金边绣袄的杜笑眉笑靥如花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几个男人的呼吸都下意识的紧了一紧m•hetushu.com,仿佛空气似乎都凝滞了一下,而那清越悦耳的声音更像是一把用柔毛作成的小刷子在内心深处的沟壑里细细的刷了一遍,把那缝隙里的渣滓尘埃都清扫了一个干干净净,说不出的舒服。
“哦?陆书记也喜欢打保龄球?”丁德顺总觉得喊这样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小伙子为书记有些别扭,但是人家却也是货真价实的书记,虽然只是一个旮旯县里的县委副书记,但是喊书记却再正常不过。
连陆为民都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真要一打扮出来还真是有点儿勾魂荡魄的魔力,尤其是那对浮凸有致的饱满豪乳被那绣袄收腰处轻轻一勒,更显得“波涛汹涌”。
长风机器厂党委书记吴庆忠和夏力行关系比较密切,在长风机器厂来丰州这件事情上,吴庆忠和夏力行之间的私谊也起到了一定作用,至少给了丰州一个向长风机器厂中高层推介自我的机会。
赵利丰和他在担任地委办综合科长时就比较熟悉了,而这个厂党委副书记丁德顺却不太熟悉,这家伙是后期才来来接手的,而那时候他已经离开了地委到了双峰。
孔令成就直言不讳的说,这骑龙岭风景区一旦被开发出来,那这县里接待费用至少要增加十倍,当然这接待费用增加十倍,也就意味着来自上边各级领导来双峰的几率要大十倍,获得关注目光也要多十倍,对外宣传的效和图书果也要增加十倍,可以获得的许多资源肯定也要多十倍不止。
所以陆为民就给孔令成打了招呼,把杜笑眉的编制从县府办转到了县委办,反正招待所马上就要撤了,正好让杜笑眉在县委办里打磨打磨,扛起这个接待的重担。
“嗯,看看吴书记的意见吧,吴书记可不太喜欢运动,他喜欢清静。”丁德顺有些意动,但是毕竟今晚的第一主角还是吴庆忠,他得尊重吴庆忠的意见。
陆为民一下子就成功的勾起了丁德顺的话匣子,“谁说不是呢?不过保龄球这项运动,的确很适合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运动量不算太大,又能把臂、腰、腿、脚等多个部位的关节锻炼了,对技巧性和姿态也有特殊要求,可谓一种上佳的绅士运动,在目前我们国内尚无法推广高尔夫球的情况下,这种不受气候影响的室内运动的确值得推广。”
丰州已经有了第一家保龄球馆,这是一个台湾人来开的独资企业,规模还算大,十条球道,陆为民提前预定了保龄球道,他听赵利丰介绍说丁德顺这家伙很喜欢玩些新潮的玩意儿,卡拉ok厅里去唱歌,打网球,这些都很喜欢,最近更是迷上了打保龄球,几乎一有空就想找人去切磋两局,所以他也就先行把歌厅包间和保龄球馆里都预定了。
章明泉也给陆为民提及过这现在招商引资任务如此之重,而随着双峰投资环境的改善,来双峰http://m.hetushu.com考察投资的外来投资商也日益频繁,省里和地区各业务相关部门来双峰的频率也日益增高,这县里恐怕需要一个专门机构来负责接待应对,但章明泉的这个建议也只是提了一提,毕竟要设立这样一个机构不是陆为民说了就能作数,究竟是县委里边来设,还是县府那边设,或者就是县委县府乃至县人大政协那边四大班子统一起来设立一个县接待办,这都还需要调研,但现在这种接待安排也越来越多,陆为民也觉得的确需要一个心灵嘴巧办事灵性稳妥的角色来帮自己,而杜笑眉自然就成了最合适人选。
陆为民也在观察着已经到来的几位客人。
杜笑眉听得陆为民把自己叫做小杜,心里也是有些嗔怪,自己比他还大好几岁,但那个接待办杜主任的名头一扣在她头上,她还真有点飘飘然了,接待办?县里什么时候又有了一个接待办?我是主任?招待所都快要撤了,自己还不知道下一步往哪里走呢,没想到前几天糊里糊涂的就被陆为民叫上又是化妆,又是买衣物,还去练打保龄球,也幸好还有一个萧樱在一起,要不然杜笑眉还真以为自己是要被对方包养下来当个情人小妾呢。
在这一点上他和县委办主任孔令成都有过交流。
“来,小杜,我给你介绍几位领导,这位是长风机器厂党委副书记丁书记,这一位是长风机器厂副厂长徐厂长,这一位是和-图-书厂党办赵主任,诸位领导,这位是我们县接待办杜主任,小杜,你先认识一下,待会儿好好敬一敬几位领导,日后我们双峰仰仗几位领导的时候还很多……”
丁德顺在长风机器厂里分管教育培训这一块,而技校就属于他在分管,所以丁德顺的意见也很重要,陆为民也在考虑怎么来和这个以前从未有过接触的家伙打交道,当然丁德顺本人的意见只是一方面,这个事情想要做成,中间的关节程序还相当复杂,难度也不是一般的高,即便有希望,也不是一两个月就能办做得下来的,弄不好还得要跑两趟京里,现在已经正式更名为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的原机械工业部那边才是决定性的因素。
“丁书记,晚上吃了饭,有没有什么活动?”陆为民含笑建议道:“要不我们去唱唱歌,或者打打保龄球怎么样?”
虽然丰州方面是通过首先做通了北方机械厂的工作而最终使得两家企业都次第落后丰州,但是长风机器厂无论是规模还是产值都要强于北方机械厂,在目前丰州地区所有国营企业厂矿中当属龙头老大,丰州方面也对长风机器厂相当看重。
“还行,我在岭南读书时就玩过,回昌江这边之后反而没有啥机会来练习了,咱们丰州这家保龄球馆也是刚开业没多久,生意还挺好,咱们丰州人好像都挺喜欢这这项运动,据说都要提前三天预定球道,好在听说还有两家球馆也和-图-书正在装修,那两家装修结束开业,估计就没有那么挤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应该算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中国这个人情大如天、礼尚往来这个风俗习惯的约定俗成下,对待客人的接待是否热情周到,是否得体大方,那也是体现一个地方党委政府的素质水准,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这接待不但花费巨大,而且也直接会对一个地方印象有着显著的影响。
联想到徐柯和赵利丰对这个家伙都很热情,丁德顺心里也是微微一动,看样子这家伙不简单,自己倒不能太轻慢了对方。
原来的厂长助理徐柯,现在已经是副厂长了,陆为民也比较熟悉,不过他主管长风机器厂的外协这一块,分量也相当重,尤其是对像欧洋机械这样的中小型机械加工企业老板来说更是如皇帝一般,要知道很多中小机械加工企业最初都是依靠承接这些国有大型企业的外协活儿开始起步发展起来的,除非你是做到了相当规模而且具有一定技术实力,否则很大程度还是得依靠这些国有大型企业手指缝里漏出来的活儿来求发展求生存。
双峰县里还没有接待办,事实上这县一级部门绝大部多数这接待办也是陆为民信口杜撰出来的,但是陆为民也知道这随着时间推移和风气的变化,这接待办的成立是迟早的事情。
“丁书记,看样子您的技术不差啊,要不晚上我们去玩一玩,较量较量?”陆为民微笑着邀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