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二十八节 愣头青

在这一点上,苟治良觉得夏力行是拿捏得最好的,其次就是现在的黎阳地委书记尚权智,只不过比起夏力行那种于不动声色间定乾坤的手段,尚权智的风格更显得有刚烈杀伐之气,让人畏多于敬,但在掌控大局这一点上尚权智并不比夏力行逊色多少。
当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还不至于在一个位置上只有那么一个合适人选,再怎么也能跳出三五个差强人意的角色来,但是这一次略有不同。
所以在这个人选问题上,他还需要权衡一下。
“李书记,我不信你看不出这里边的道道。老苟我太了解了,从老黎阳地区时我就和他打交道,这人就是护犊,在丰州县担任县委书记时候就丰州县就号称独立王国,针插不入水泼不进,听不得不同意见。那时候除了夏书记和尚专员的意见他还尊重一下,其也就只有老唐的话他勉强还能听听,其他副书记副专员等人他是符合他意图的就听,不合他意的就置之不理,郭洪宝的事情和双峰县长人选问题有多大关系,不就是故意要挑起徐晓春和老安之间的隔阂么?明眼人谁看不出来?这不成了睚眦必报,这像话么?!”
常春礼才不管那么多,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儿的给你倒出来,他早就对苟治良的一些做法看不顺眼,甚至也对安德健和苟治良私下里的一些交易也看在眼里,这和_图_书郭怀章不就是苟治良的女婿么?何德何能,做出了什么成绩,就能从王自荣的一秘书就直接到经开区管委会担任副主任?
“春礼,说话注意一些,不要把老苟想得那样浅薄不堪,我觉得老苟的意见也没啥不对,徐晓春在南潭担任常委和副书记多年,当初协助安德健同志工作也很有亮点,担任双峰县长也是一个很合适人选。”
像今天这种事情,李志远又来玩这一套,让自己在地委会议上跳出来,这至于么?一个连专员或者组织部长意见都不敢反对的副书记,也配叫副书记?那自己真还不如去当蔺春生那一角算了。
就在苟治良内心深处有些鄙屑李志远的时候,李志远也一样有些轻看苟治良。
玩圈子游戏这很正常,每一个群体中都难免会有山头派系,感情深浅、观点近远、各种渊源等诸多因素都会成为形成山头派系的因素,但是李志远觉得这些都不能作为干扰影响工作的主导因素,在同等情况下你可以考虑这些次要因素,而不能以此来作为一项工作一件事情的先决因素。
这事儿让他对安德健也有些看法,先前还以为是安德健要在郭洪宝的事情上和苟治良做交易,没想到最后孙震和安德健都反对将郭洪宝作为地委委员人选上报省里,他心里才算是稍微舒服一点,没想hetushu.com到苟治良居然在陆为民的任命问题上做文章,而且用这么一招阴损招数来对付安德健。
李志远自认为自己在研究工作考虑问题是也不能免俗,一样会掺杂个人感情色彩,但是至少自己在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自己还是能把持住的,像一个县长人选,也许就要决定一个县几年内发展的步伐速度,虽然他并不喜欢陆为民这个人,如果在有同样合适的人选问题情况下他肯定会选择另外一个人,但是如果在没有合适人选的情况下,他宁肯选择陆为民,而不愿意去滥竽充数凑合安排一个人,在这一点上他李志远自认为还是做得到。
李志远有些头疼,他没想到这事儿孙震和安德健那边还没有反应,常春礼却闹腾起来。
作为地委副书记,作为自己在管人事上的副手,你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如果打压削弱和观点意见不一致的其他地委委员们的影响力,而更要考虑这件事情是否对整个大局工作有利,如果缺乏了对这一点的把握,那么李志远觉得这个地委副书记就不合格的。
加之有常春来这层关系,所以常春礼并不介意在这件事情上要横扯一嗓子,要弄得不愉快,那就大家都别想安生舒服。
像郭洪宝进入地委委员推荐这个程序问题上一样,李志远也是态度含糊,自己反复才做通对方工作,但是地委会m.hetushu•com议上孙震以郭洪宝担任丰州市委书记时间太短,建议暂时搁置推荐,等一段时间再来考虑,李志远立即就有些摇摆不定了,而当常春礼和安德健附议之后,李志远就变得“从善如流”,立即同意暂时搁置,这让之前已经和章丘育、周培军、蔺春生通过气的苟治良气闷无比。
在苟治良看来李志远这种性格的确是个很好的秘书长的料,但却不适合当一把手,重大问题上缺乏一言而决的魄力,这怎么能行?
“李书记,这算什么事儿?!”常春礼一听李志远把话语意思透露出来,就大为光火,“老苟搞些什么莫名堂的事情?不就是孙震和老安没有同意他提出来的推荐郭洪宝作为地委委员候选人上报省里心里不痛快,这会儿就要找个由头恶心一下老安么?这也太不讲大局了!”
这样不但会助长反对一方的气焰,而且也把他自己的性格弱点暴露无遗,在他看来安德健之所以这样态度强硬,经常和自己这个地委副书记态度相左,很大程度上也就是李志远这个地委书记在许多事情上“过于民主”,导致权威丧失,才会有这些问题。
如果不是知道常春礼这家伙性格很特立独行,与苟治良固然格格不入,和安德健之间关系也一直不太好,与孙震之间也是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李志远都要怀疑常春礼和安德健之间http://m.hetushu.com是不是有什么勾连了,所以李志远有时候也不得不斟酌一下。
双峰目前发展势头还不错,常春礼也在自己面前提起过几次,说双峰这一个穷乡僻壤能在招商引资上做出了相当可喜的成就,陆为民功不可没,虽然人年轻了一点,但是在双峰这种保守思想浓厚又被耽搁了好几年的县份上,需要一个有冲劲闯劲,敢于大胆做事的角色来拼一下,否则这刚刚起来的势头也许又会落下去。
虽说常春礼和安德健也没啥交情,他也知道陆为民和安德健关系不浅,但是陆为民给他印象很好,尤其是在这一次邵泾川考察双峰时,双峰的表现给邵泾川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同样也让常春礼印象很深,这也算是给他这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长脸,尤其是在丰州和古庆以及开发区这些县市区表现不佳的情况下,就更显得难能可贵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需要常春礼这样一个愣头青似的角色时不时来搅合一下,有时候还能起到打破僵局的妙用,至少他感觉常春礼对他这个地委书记还算是比较尊重的,在很多时候常春礼对于他的话也还能听得进,不想对其他人那样肆无忌惮,有啥不满意的话就直接扔出来,无论是孙震还是苟治良都有好几次被他那张嘴巴弄得差点下不了台。
哪会像李志远这样含含糊糊的作态,没有一点担待。
在李志远看来m.hetushu.com,苟治良在人事上的权谋之术可谓老辣深沉,但是却缺乏作为地委副书记的大家之气,准确的说,更像是一个山大王在玩圈子游戏。
前期的酝酿和讨论固然可以各抒己见,相互协商,但是最后一个环节上,那就要体现一把手的权威,这是苟治良当了那么多年丰州县委书记得出的经验,否则你只会被别人小觑,甚至沦为一个其他委员分量相若的角色。
经过这两年里的接触,苟治良已经逐渐摸透了李志远的性格,准确的说,李志远和夏力行相比的确要差一个层次,像这种事情如果夏力行认定的事情,他绝不会态度模糊的听凭下边人去胡乱猜疑,一旦酝酿成熟,便会果断的提上会研究,听取各方意见之后,只要没有出现重大争议或者问题,夏力行自己就会表明态度阐明理由,一锤定音。
对于李志远的这一手苟治良早有预料。
正因为有了这两个对比,才让苟治良内心深处对李志远很有些不屑。
一件事情一个问题,地委这么多委员,成长经历和世界观人生观怎么可能都完全一样一致,自然对事情问题的看法上也不可能完全一致,有争议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便是激烈一些,那也在情理之中,作为地委书记,你就是要综合各方意见,最后拍板决定,这是你作为地委书记的权力和义务,怎么能顾左右而言他,让别人来帮你说出内心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