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三十二节 圈子体系

这是原来詹彩芝的办公室,詹彩芝出事之后,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来孔令成担任县委办主任之后,询问陆为民是否需要调一下办公室,因为陆为民回县里之后还是坐的原来担任县委常委时借用县史志办的杂物室,显然不太合适,但是要调的话又没有合适的办公室,需要来一次大调整,像曹刚来了之后就不再坐梁国威的办公室,而是将对面的会客室改造出来,作为他的办公室,而将梁国威的办公室改造成为会客室。
除了以上三人属于陆为民这个圈子体系中的核心角色外,还有像巴子达、牛有禄、萧樱、乔庄、汪大东这些和陆为民因为工作或者私谊而关系不错的非核心圈子中人,那个已经调到县委办和自己共事的杜笑眉也在极力挤入这个圈子。
除了这两位外,何明坤注意到县委办副主任也就是现在自己的直接上司巩昌华进入陆为民圈子的速度也是相当快,让何明坤都觉得咂舌不已。
但是章明泉和齐元俊两人虽然都是陆为民相当倚重的得力大将,但是何明坤还是能够隐约感觉到这两人与陆为民之间关系的细微差别。
像章明泉的妻子从洼崮中心小学调到县里来,就是陆为民亲自找县教育局局长办理,直接调到县城里条件最好的实验小学,而且还指定要让实验小学在修教师宿舍时要为章明泉考虑一套。
从某种意味上来说,章明泉与陆为民的关系已经在从原来单纯的和-图-书工作关系发展到了具有一些可以在工作之外的事情上相互交流了,甚至章明泉有时候还能和陆为民开一开玩笑,在何明坤看来这简直不可想象的,虽然陆为民人很年轻,但何明坤跟随陆为民这么久,似乎还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人会当着自己和陆为民开玩笑,当然像关恒、蔡云涛这种和陆为民处于同一层面而又关系不错的人例外。
“坐吧。”陆为民觉得需要和何明坤谈一谈,自己这个秘书还是有些悟性的,而且做事也很认真踏实,能兼具悟性和踏实者,并不多见,尤其是年轻人,在这个时候,陆为民已经忘了自己和自己这个秘书一样,也属于年轻人。
“嗯,不错就是不错,符合我的预期,材料数据都很详实,论据也很有力,阐述的观点和意见也很明晰,算是一篇合格的调研文章。”
而自己既不属于核心圈子,也不属于非核心圈子,介乎于两者之间,和自己情况相似还有一个人,沙梁乡党委副书记彭元国。
陆为民这番话让何明坤既有些激动,又有些诚惶诚恐,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正在融入以陆为民为核心的这一个无形的圈子,但是这个无形的圈子却也是有细微差别的。
“明坤,我看了你这边文章,其中有一个观点,我觉得还可以深入挖掘一下,或者你可以把这一个观点提出来,好好精雕细琢一番,专门单独写一篇东西出来,我打算在年底的全县私营和*图*书经济发展座谈会上用一用。”陆为民手指一边在办公桌上轻轻敲击着,一边思索着这个话题。
在何明坤看来,这种信任对于一个下边人来说相当可贵,这也就意味着你已经成为领导心目中足以信赖的角色,也就预示着,日后在一些重要而又需要工作拿得起的岗位上,领导会认为交给你能令他绝对放心,也不会给他丢脸。
在何明坤看来,陆为民虽然没有刻意的去收揽拉拢什么人,但是在工作接触和日常交往中,却已经自觉不自觉地形成了一个圈子,或者说一个体系,虽然这个圈子这个体系还很模糊混沌,外人很难看清楚,但作为陆为民身边人,何明坤却看得很清楚。
也不过就是一个多月时间,巩昌华就成为能够和老板对话探讨的重要角色,而何明坤也觉得巩昌华能这么快融入并成为其中重要一角,并非偶然,对方在双塬的工作经历以及表现出来的水准,之前何明坤就非常了解,的确让他自己都觉得对方有很多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只不过何明坤没有想到巩昌华会以这样一种方式从双塬镇党委副书记摇身一变成为县委办副主任,再度成为自己的直接上司。
“我为什么这么重视私营经济发展,恐怕很多人都不解,或者说都有些不太舒服,觉得我这个人似乎就喜欢和私人企业老板和投资商打得火热,是不是姓陆的就想在里边沾些荤腥,为自己私人腰http://m•hetushu•com包里装几个,换了别人也许我要解释一番,信不信由他们,但你不一样,你长期跟着我应该清楚我内心的想法,所以我也不多解释。”
“陆书记。”
像这篇文章,之前他也曾经交给巩昌华审阅过,巩昌华给他指出来几处需要修改或者提炼的地方,也都是他自己反复看觉得欠缺些火候的地方,而对方一眼就就能指出来,而且还提出了修改意见,也都让他心悦诚服。
在何明坤看来,这个层面的人有可能会进入陆为民的核心圈子,但是这需要机遇或者说他们主动向陆为民靠拢而陆为民又的确觉得其足以信赖,否则他们要么继续保持这种非核心圈子阶层,但更大可能性会逐渐淡出。
双峰的私营经济应该还处于一个相当初级的阶段,不说和沿海发达地区发展相比,就是和省内像昆湖、青溪这些私营经济发展较好的县份相比都相差天遥地远,但是陆为民觉得全国经济发展大气候带动下,双峰还是出现了一些变化,只不过这种变化是普遍性的,各地因为各地具体因素的影响,变化程度不一样而已。
章明泉在性格上无疑更外向一些,也更豪放大气,和陆为民更谈得到一块儿,而齐元俊性格更内敛严肃,但是陆为民交给他的工作却能相当放心。
“谢谢陆书记夸奖。”在陆为民面前他也不多废话,他知道陆为民不喜欢那些调调。
关键在于如何能够把这种变化势头放大倍和图书增,让很多还在观望犹豫的私人资本能够放心大胆的投入到实业发展中来,那么改变人们观念,有其是改变普通人对私营企业的那种轻蔑不屑观念,改变私营企业主自身内心对自我的定位观念,在全社会营造一个适宜私营经济发展的氛围,尤为重要。
何明坤有些惴惴不安地走了进来,他已经适应了和这个与自己年龄相若的领导相处,但是今天这种情形还是有些忐忑,毕竟这是老板对自己的一个重要方面能力的考验,现在就该揭开谜底了。
据说詹彩芝遭此打击犹如老了十岁一般,在家闭门不出,家里人都怕她精神出问题,陆为民原本也打算去看望一下对方,毕竟也算是共事过,就算是原来再有多少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已经过去了,而且实事求是的说詹彩芝除了有一些女干部的通病外,并没有其他过分的恶习,但后来考虑到自己去恐怕还会刺激对方,只是委托了县委办一个和她比较熟悉的同事带话给对方,告诉对方如果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助,可以和自己联系。
这两个号称陆为民在洼崮时的左臂右膀也为陆为民在洼崮一展身手提供了坚实保障,而章明泉担任招商引资局长齐元俊接任洼崮区委书记也算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既可以说是论功行赏,也可以说是人尽其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齐元俊来陆为民这里汇报工作也好,办事儿也好,次数并不多,两人谈话内容也更多的局限于工作上和*图*书,陆为民却对齐元俊的信任程度却不是其他人所能比拟的,基本上交待的工作都不会多去叮嘱过问,而是直接到时候要结果。
陆为民将身体靠在椅子中,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原来觉得有些不尊重人的姿势,但向那种端直坐立或者身体向前倾斜的姿态会让人有一种压迫或者被侵略感,如果是在必要的场合和氛围下当然可以,但是在和自己秘书这样交流谈话时,陆为民觉得保持一种轻松氛围更好。
“你这篇调研报告,我看了,不错。”
在这个圈子体系里的人与陆为民的距离也在缓慢的变化调整中,也形成了不同层次的网络,像何明坤就知道和陆为民关系最为密切的无疑是的章明泉和齐元俊。
陆为民拒绝了这个提议,让县委办把詹彩芝的办公室稍加打整收拾了一下,径直坐了进去,也惹来县委县府机关里边干部们一阵热议,说陆书记硬是年轻人火气旺,不怕詹彩芝这个阴人带来的霉气。
“明坤,你来一下。”陆为民默想了一会儿,才招呼道。
亚洲国际一案虽然现在还没有消息,但是地区检察院已经就詹彩芝犯有渎职罪和受贿罪提起公诉,詹彩芝也是取保候审在家,估计在年后就要宣判,很多人都估计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詹彩芝恐怕要被判上重刑。
听得陆为民“不错”两个字出口,何明坤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就像卸掉了背上背负的巨大包袱,心情也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
而齐元俊则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