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三十四节 后院

小院内的林荫夹道湿漉漉的,一下午的小雨让整个环境都变得阴湿不堪,陆为民从夹道里走过,身上沾染了一些灌木枝上的水滴,其中有两滴灌进他的颈项中,让他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寒战。
被马姓女人一连串的话语弄得晕头转向,冯薇薇和李晓佳都没有言语反驳对方了,人家是马局长的妹妹,在招待所里也算是后台最硬的了,虽然杜笑眉是最讨厌这个女人,但也拿这个女人没办法,经常不来上班,还工资奖金一分不少照拿。
陆为民不认为现在有谁能把这个事儿给处理好,唯一的办法就是拖下去,说得难听一点就是阴干,不让它马上爆发,拖延它爆发的时间,等待合适的时机来处理。
女人有些刻薄的话语一下子就让冯薇薇和李晓佳脸涨红起来,“马姐,你别在哪里瞎说……”
想到这里陆为民不由得还有些庆幸,朱明奎在洼崮区委书记任上时也想过要打合金会主意,但是幸亏是吃了一吃亏之后就遭到了齐元俊的坚决反对,这事儿才算是作罢,虽然也有一些窟窿,但是相比凤巢区这边来,就只能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钱理国不想去动这些脓包,他陆为民也一样不想去碰。
马姓女人那种天经地义的教训语气让冯薇薇和李晓佳都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狗屁,她负责?她有啥本事能负责?就凭她脸盘子生得好,奶子鼓屁股大?又不是替男人生养,奶子鼓屁股大就行。县里是要成立接待办,但和_图_书是怎么也轮不上她,那好歹也是一个部门,不是谁都能去的,她能爬进县委办,进去也就是打杂,就算是她能进接待办,也轮不到她负责,县委办县府办里边而那么多人伸长脖子眼巴巴地望着呢,你想想那迎来送往,吃香的喝辣的,还能在领导面前留个好印象,这种好事儿哪里去找?”
因为这种高息揽储,尤其是在县城里设立的经营部揽储很多都是冲着高利息来的,一旦发现你的利息降低了,那些冲着你高息来的资金就会流走,而以现在合金会这种经营状况,一旦大笔资金流走,也许就只有崩盘这一个结果,所以这中间的度如何来拿捏把握,相当考验操作者的判断力和把握火候的能力。
“啊?”冯薇薇和李晓佳都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事儿,都有些吃惊,谁都知道要从乡里调进县城那得有多么困难,没想到在她们看来简直就是难比登天的事儿,人家一会儿就能办成,甚至连户口都转上来了。
按照陆为民的想法,合金会这个脓包虽然不能一下子挤掉,但是可以缓缓地用药捂着煨着,让脓液缓缓收缩,甚至干涸,比如不再新吸储,适当降低利息,但这都不是治本之道,甚至还有可能提前引发混乱。
从现在自己这个层面来说,要去碰合金会这个脓包那绝对是得不偿失,一旦爆发开来,双峰的发展就会受到很大影响,陆为民也知道这样拖下去这个脓包会越来越大,最后付http://www.hetushu.com出的代价也会更大,但是关键是现在县里没有这个能力来处理这个脓疮,以后虽然危害更大,但是却是中央统一来解决,无论是从政令还是财力上来说,都要刚性许多。
“所以我哥说陆书记这个人帮忙很尽心,一下子把啥事儿办好了,嘿嘿,那杜笑眉还不是把陆书记在床上给侍候舒服了才调到县委办去的,谁不知道这事儿?你没见陆书记来住招待所之后,她打扮都要不一样了,不就是为了勾引陆书记么?反正她也没男人,能钓上陆书记,哪怕就是白日了,那也值得不是?”
不想碰这个脓包,但并不意味着脓包就不会破裂,更麻烦的那个火药桶,那点集资要兑付利息只怕已经兑付不了两年了,也难怪钱理国如此着急,黄祥志是真的给钱理国扔下了一个定时炸弹,他脱手了,现在就该钱理国来承担起解决问题的责任了。
但随后而来的话立即就让陆为民皱起了眉头。
钱理国以为他自己走了一个好位置,满心欢喜,结果没想到接到手中的是一个火炭,烫得他手心起泡,欲哭无泪,欲罢不能。
“笑眉姐现在可好了,这边招待所还没撤呢,她就要先攀上高枝儿了,县委办那边主要干些啥啊?我听说可能成立一个接待办,是不是就是让她负责上边来人来客的接待工作?”
“可是笑眉姐已经到县委办去上班了,现在一天也来不了这边一会儿,说那边事儿忙得很,经常要http://www.hetushu.com跑丰州那边,穿着打扮都和原来不一样了,我看见两次她都是坐县委办的那辆小轿车出入呢。”李晓佳语气里也充满了羡慕,人和人不同。
陆为民还真不知道教育局局长马道恒还有这样一个大嘴巴妹妹,平时他也没有注意招待所里这些女人,除了冯薇薇和李晓佳是杜笑眉安排日常负责他房间的打扫和服务,还比较熟悉外,其他人他都只有一个大概印象,不过这女人说的虽然语气有些夸张,但是也的确属实。
大厅的双扇门虚掩着,陆为民轻轻推开。
女人粗野不文的话语听得冯薇薇和李晓佳都是脸通红,但是对女人的话却也有些半信半疑,只不过出于和杜笑眉的关系,两女都异口同声地道:“不可能,笑眉姐不是那种人,再说了,陆书记在昌州是有对象的,怎么会在县里……”
“对了,你们俩不是和陆书记也挺熟么?没让陆书记替你们安排一下?”女人看着冯薇薇和李晓佳,脸上露出诡异而又得意的笑容,“是不是没把陆书记侍候好啊?还是被人家偷吃了抹了嘴提上裤子就不认了?”
“这年头,是男人的那个不偷腥?关键你得有那本事,让人家心甘情愿让你偷啊,像县里原来的詹书记,那么大个官儿,还不是心甘情愿的让省里边的官儿睡了,只不过那个当官的把她睡了却给她弄出来这么大一个事儿,亏大了!现在已经调走了的戚书记,那睡的女人还少了,宣传部里边出去的那几个m.hetushu•com女人,哪个不是靠跟她睡觉才混出头,现在在人事局当副局长那个姓王的,还有那个在洪湖乡当副书记的姓肖的,有啥本事,不都是靠跟他睡了两年睡出来的官么?”
冯薇薇的语气里说不出的艳羡,在听说了招待所可能要撤掉时,招待所里一帮女人们就像一帮受了惊的麻雀,叽叽喳喳的相互打听着消息,但是当得知这个消息属实,虽然还要等到明年,但是却是一个无法改变的现实时,这一帮女人心里都是惶惶不安,习惯了这里的工作生活,突然间又要失去这份工作,这对于这些女人们来说都显得有些难以接受。
一个有些尖利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语。
这个招待所还能坚持几个月,县旅发司投资的岭峰宾馆估计会在明年五月左右动工开建,这边背后的农机厂厂房拆迁已经开始,主体工程主要在农机厂这边,而现在招待所这一块将会成为宾馆的前庭大院。
“这年头,就这世道,上边的也好,下边的也好,只看你当官的有没有本事让大家有盼头,县里边情形能不能比上年好一点儿,年底工资大家奖金能不能比去年多拿两个,谁管你去睡了几个女人?又不是强奸,说难听一点,陆书记这么年轻就当了书记,又长得好看,真要日了你冯薇薇和李晓佳,那也是你们运气!”
有些门道的人都开始在寻找着出路,不趁着招待所解散之前把退路找好,真要到了树倒猢狲散的时候,那就真的只有大眼瞪小眼,各自回家带孩子了。和*图*书
冯薇薇和李晓佳都没有搭这话。
坐在冯薇薇和李晓佳对面的那个女人一时间为之语塞,但马上又道:“哼,坐一坐车有啥了不起,没准儿也就是人家顺便送一送她,她就故意回来显摆罢了。她忙得很,她能忙什么,在县委办里边哪个不是人精,她若不是把陆书记侍候得好,加上她姐夫又调到县委办当副主任,就她那骚狐狸样儿,能进得了县委办?”
“得,别在我面前假惺惺了,要不就是有这个心,人家看不上吧?”女人看见对方两人气急败坏而又惶恐不安的模样,心里说不出的快活,“陆书记这个人很记情的,而且很愿意帮忙,我听我哥说,原来洼崮那个章书记,现在是招商局的章局长了,他老婆原来在洼崮那个旮旯里教书,现在想要调到县城里来,就是陆书记亲自交待我哥必须办好,一会儿工夫就把事情办成了,城关派出所那边还屁颠屁颠跑上门来,专门替他们把户口办上来。”
“行了,杜笑眉是什么人你们清楚?我又没说陆书记要找杜笑眉,有对象怎么了?她十个杜笑眉也配不上陆书记啊,男人嘛,在外边打打野食儿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谁不这样?陆书记能睡她杜笑眉那也是看得起她!”女人一脸不屑,对冯薇薇和李晓佳的大惊小怪很是不齿,“官当这么大,难道还能只睡一个女人,陆书记这么年轻,这十天半个月都不回去一趟,难道就熬得住?杜笑眉若是没跟陆书记上过床,没让陆书记日过,我就跟你们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