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三十七节 宜人清新

一条白色带樱红印花的丝巾系在颈项上,铁灰色的呢子双排扣猎装多了几分刚烈英气,但是却被小丝巾带来色彩一下子融解了不少,嬗变成一种刚柔并济的和谐。
一抹秀发垂在额际,时不时的遮掩住视线,反而成为了两个人之间的一道视线连接,朱唇檀点,鼻翼微翘,纤细白皙的手指交叉合在一起,就像是一具造型瓷器,宛如唐三彩的仕女像的局部放大。
“四月份?”陆为民叹了一口气,四月份能下来也算不错了,那还得顺利,弄不好给你拖到五六月也很难说,可这又得要半年时间,半年时间对于自己来说似乎是难以接受的,他等得了那么久么?
杜笑眉有些不安的皱了皱眉,“我已经尽力了,长风厂这边吴书记和丁书记都很支持,所以才会这么快就在厂里通过了,报到上边,但是上边,你知道,我们只有等待,北方厂那边也一样。”
“不,别这样……”
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一探手就把杜笑眉揽在了怀中,而当这个举动做出来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
看见苏燕青宛若凝脂的娇靥在红酒的刺激下渐渐变得晕红起来,陆为民心里也是一颤,眉若春山,眼若秋水,含情脉脉,无论是谁看到自己和苏燕青这一幕,大概都要把自己和她当做一对热恋情侣。
但是做都做了,再要马上退缩,似乎也有点不那么男人,m.hetushu.com何况手中这具身体的确对对陆为民也有相当吸引力。难怪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似乎那一星半点儿火花,就能引发爆炸。
杜笑眉见陆为民心情似乎有些不悦,赶紧又道:“不过长风厂那边,丁书记说关于在骑龙岭风景区建设长风厂的疗养院一事,长风厂也很感兴趣,打算近期要到骑龙岭风景区那边去看一看,按照丁书记的说法,长风厂现在很多老职工和劳模身体都需要疗养,而到外地疗养开销昂贵不说,而且还不太满意,所以的确有意要建一所疗养院,如果骑龙岭风景区真的如所说的那样好,他们当然可以考虑。”
走廊里的脚步声让沉浸在这种奇异氛围中的两个人清醒过来,陆为民手从身前女人的羊毛衫中抽出时似乎还有些恋恋不舍,而惶急不堪的杜笑眉却忙着整理着自己的衣物。
黑椒牛排味道很浓香,但陆为民并不怎么喜欢吃这种有点儿附庸风雅味道的西餐,但也不能不承认两个人,尤其是男女两人吃西餐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无论是气氛还是环境,都很适宜两个人无拘无束的享受这种私密空间。
背后男人的手渐渐地向上滑动,轻轻的隔着胸罩揉弄着自己胸前的峰峦,那份酥痒迷醉就像火山熔岩遇上了坚冰,迅速摧毁了这一切,而顶在自己臀部上的那凸起更让杜笑眉产生出某种http://www•hetushu.com异样绮念。
无法否认自己还是喜欢着甄妮,但是苏燕青却又让自己难以割舍,看见黑磨坊的订餐电话,陆为民突然想起自己似乎和另外一个女人也曾经在黑磨坊亲密共餐,想到这里陆为民都忍不住苦笑,有意的,无意的,阴差阳错的,头脑发热的,总而言之,种种事情都发生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无所适从,他也不知道究竟怎样才是合乎情理的。
“那就好,笑眉,这两个事情都交给你了,你现在也在县委办工作,要说这件事情也算是县里的大事儿,但是昌华平时要跟着我,恐怕就无法专门做某一项工作,技校搬迁的事情,大的我来亲自作,小的具体联络协调就由你来抓,这个疗养院项目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干脆就由你一个人偏劳了。”
感情和理智,谁又能分得那么清楚?
就冲着这一点,她杜笑眉就是拼死拼活也要把这个项目跑下来,而且要办得漂漂亮亮,让那些个在背后戳自己脊梁骨的人都彻底闭嘴。
杜笑眉身体一阵颤栗,虽然之前也有那么一两次亲昵的举动,但是那是在特定环境下,而且已经隔了那么久,似乎两人关系又重新变回了正常距离,但是今天对方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了。
坐在陆为民对面杜笑眉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境,而陆为民也很迅速的为自己的失态找回了自然。
带来的总是和-图-书那种淡淡的清新宜人和明丽舒爽感觉,去无人敢在她面前放肆。
杜笑眉的身体蜷缩起来,惶恐不安的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应对这样的场面,但她知道一旦两人突破了这种关系,日后真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发烧的清香让陆为民有些迷醉,他也不知道这样一个女人怎么会让自己产生一种安全感,昨晚当听到杜笑眉的声音之后,似乎自己就放下心来,就可以安稳的入睡去了,在这一点上,似乎隋立媛和杜笑眉都有异曲同工的妙用。
“我听丁书记说厂里大概是要建一所高规格的疗养院,他们也愿意兼顾对外营业,这样也可以充分发挥资源,同时也能减轻厂里负担,一举两得。”
手掌沿着对方平坦的小腹游弋着,卷起羊毛衫,挑开那羊绒裤袜的皮筋,温润如玉的小腹柔软如棉,浓密的毛发似乎勾引着男人想要探索内里深处的欲望。
苏燕青对穿着的打扮是陆为民见过女孩子里边最具特色的,总能最大限度的把她身上那股冷艳高贵的气息纤毫毕现的展露无遗。
陆为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要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情欲冲动,但是内心深处又像是一个魔鬼盘绕着,不断的撕裂着他的理智底线。
陆为民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缓缓坠入温热的泥潭,明知道那会产生很严重后果,但是却不能自拔。
杜笑眉和丁德顺那边处得很不错,连带着和长风厂那边几m•hetushu•com位领导都熟悉起来,一个漂亮而又不失气度的少妇,的确对中年男性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当然这种吸引力并非说他们有啥非分之想,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不喜欢和美好事物近距离接触,而愿意和丑恶的东西呆在一起?这也很正常。
在联系上苏燕青之后,陆为民看了看表,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到下班时间,和苏燕青约好到黑磨坊吃西餐,吃完西餐之后再喝一杯咖啡,坐一坐,也算是弥补这么久没有回来也没怎么和苏燕青联系的歉疚。
一切都又恢复到了自然,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不愿意承认而又回避着的原因无外乎就是自己和甄妮的关系,陆为民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现在的自己,和甄妮恋爱,但是却又和隋立媛发生了超越界限的关系,而且似乎还乐此不疲,现在和杜笑眉也是纠缠不清,连陆为民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是这样,难道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这句话更适合自己?
※※※※
陆为民笑了起来,“他们还挺拿捏呢,要在骑龙岭风景区里建疗养院还得要问人家旅发司同意不同意呢,省旅投司是大股东,他们不同意,长风厂就是想在风景区里建疗养院,那也还搞不成呢。不过如果长风厂疗养院是建成一个高规格综合性的疗养院,也也算是一个兼顾对外营业的星级宾馆,我觉得旅投司那边应该是比较欢迎的,如果只是一个对内http://m•hetushu•com不对外的疗养院,那恐怕就难说了。”
“对不起,有些时候似乎就有点情难自禁了。”陆为民这一句话让杜笑眉脸又是微微一红,有些娇媚的白了对方一眼,却不再这个问题上多说,而是直接岔开,“长风厂这边关于技校搬迁的方案已经基本上确定下来了,报到了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估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四月之前就能有一个结果下来,北方厂那边我也联系过了,他们那边比长风厂稍微晚一点,估计也就是这个星期就要报上去,两个技校的教职工都同意暂时搬迁到双峰。”
“只有等待?”陆为民苦笑了一声,等待得起么?
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苏燕青,苏燕青对自己有意思,这一点他内心已经很清楚,虽然苏燕青在刻意的压抑着回避着这层关系,但是这种感情对于心灵相通的两个人来说,就如同皇帝的新装,大家心知肚明,却不愿意承认。
陆为民交下来的担子让杜笑眉既感到兴奋又感到压力,兴奋的是自己居然要单独扛起疗养院项目,如果说技校搬迁事宜她还只是替陆为民打下手跑跑腿儿,做些杂活儿,但是疗养院这个事情,陆为民至始至终就没有参予过,完全是交给自己来和长风厂那边联系,她也没少为这个事情和长风厂那边的吴书记和丁书记联系,好容易才算是跑出来一点儿明堂,现在终于得到了一个肯定,这如何不让她感到兴奋和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