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三十八节 佳侣

以前她和陆为民在一起吃饭聊天也好,从未见过陆为民目光中那种灼热,作为女孩子,对于这种灼热自然不陌生,那是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心里既有些兴奋喜悦,又夹杂一些得意和惶然。
两大厂技校搬迁问题的报告已经报到了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母亲大概是从委里边得到了消息,才会打电话问她是不是她男朋友在跑这个项目,弄得她又羞又臊之余也有些好奇,但转念一想多半都是小姨告诉了母亲陆为民的事儿,这要不母亲是管人事工作的,日常业务也轮不到她过问,这么快就知道了,肯定也是一直在关注陆为民。
“可是我听说这两个技校只是暂时搬迁到你们双峰啊,他们迟早要搬到丰州的,顶多也就是四五年时间吧?这有多大意义?”苏燕青大惑不解。
“为民,丰州和其他地区之间的差距是客观存在的,而双峰甚至比南潭的情况还差,怎么可能一蹴而就发展起来,这都需要时间,你不是已经替双峰拉去了好几个大项目么?省旅投司在你们那里搞的旅游开项目,还有你在洼崮搞起来的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现在名声也很大,对你们那边经济拉动也不小,还有两家制药企业也在你们那里落户了,难道你还不满足?”
西餐厅里总是保持着那种有客人但是却不会感觉到人满为患的适宜,也不知道是这家西餐厅生意一直是如此,还是刻意如此,给人的感觉却很舒服,虽然陆为和_图_书民并不很喜欢吃西餐,但是却很喜欢这里的氛围。
“怎么,我不说你还要刑讯逼供不成?”苏燕青妩媚的一笑,眉目间的那股子得意劲儿似乎一下子就把时间拉回到了自己和她一起在南潭工作的时候,看得陆为民心中一荡,一股火苗子如火山口里的岩浆一般猛然从心间迸发出来。
苏燕青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说自己和他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人家有什么必要经常联系自己,就算是人家回来,也是去和女朋友约会,自己算什么?这么一腔子心思替他考虑,却又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陆为民不慌不忙的把自己的观点阐述了一遍,苏燕青这才明白过来,“你是想双峰自己搞技校,先让这两家技校替你们打底子?就这么几年,能行么?”
陆为民狐疑的上下打量着苏燕青,这丫头怎么对县里边情况这么了解,就算是常春来和苏燕青经常有联系给她通风报信,可自己到双峰这么久,常春来对于双峰的情况也不可能了解这么清楚才对,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那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尤其是周边县市都在卯足劲儿的时候,我敢松劲儿?”陆为民也不在意,“人比花娇,艳若桃李,这话古人诚不欺我。”
自己几度梦境里都曾梦到过这个男人和自己相依相偎两情缱绻,醒来时那种失落孤寂让她更是难以忍受。
苏燕青小口的撕咬着牛排,餐hetushu•com刀在她手上更像是一具艺术品而非餐具,细细的切割着牛排,餐叉举起一小块牛排塞入口中,樱红的檀口蠕动着,粉颊淡然,看得陆为民有一种赏心悦目意犹未尽的滋味。
刚才陆为民最后这一句话很容易引起歧义,他自己没在意,倒是苏燕青心里微微一颤。
听得苏燕青这么说,陆为民苦笑起来,“燕青,你知道我们双峰和昌州、昆湖这边的县差距有多大么?双峰去年GDP估计能达到两亿四,远的不说,像昌州排位最后的莽山县GDP都有接近10亿,昆湖排位最后的螺坪县GDP也在6亿多,就连洛丘最尾巴的浦岭县去年GDP也有4亿多,你说我们双峰要赶上其他地方得多花多少力气?更何况你在努力往前赶,人家也没有歇着,人家一样也在脚不沾地的往前跑,这一步落后步步落后的道理谁都明白,何况我们落后不是一步两步,而是八步十步啊。”
而陆为民又是一个不服输的人,站在了那个位置,就想要把工作做得更好,就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也难怪他有些心急上火。
看着陆为民眼中那股子跳跃的火焰,苏燕青心里也不禁为陆为民着急,她在丰州也工作了两年,对于丰州那边的落后十分清楚,和昌州、昆湖、青溪这些地方相比,丰州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至少在十年以上,而如果要和沿海地区比,那更是连对方七十年代末都赶不上,这样的差m.hetushu.com距要想追上来,那不但需要在时间上争分夺秒,而且也地区需要时机和资源,不是靠哪一个人蹦跶就能搞起来的。
陆为民的自吹自擂让苏燕青忍不住噗哧一笑笑出声来,陆为民又马上接上话:“这算不算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双峰落后那么多那也是历史原因,又不是你的责任,你似乎用不着把所有责任揽在你自己身上吧?何况现在你连县长都不是,上有书记县长,下边还有一大堆副书记副县长,你以为你是超人,就能一己之力逆转乾坤啊?”苏燕青没好气地道:“经济发展也要遵循客观规律,好高骛远,一口想吃个大胖子的想法只会带来更多问题,亚洲国际事件上你们县里不就吃了这个亏?”
她比陆为民还要大月份,翻年就二十六岁了,要说这女孩子二十六岁没结婚的不少,但是没处对象却真不多,单位上想要给她介绍对象的络绎不绝,而父母亲和小姨都有些心里发急了。
“行不行也得要试了才知道,反正双峰二中校区空着也是空着,最起码这几年我们可以借重两厂技校的师资力量替我们县里培养一批人不是,算是把租金换做了教学资源吧?”陆为民叹了一口气,“双峰各方面的基础都太差了,除了农业还是农业,要发展工业,一切都要从头来,可是时间又等不起,要不我会这么心急火燎的上蹿下跳?”
好在苏燕青也是一个很爽朗的女孩和-图-书子,注意到陆为民脸色也有些尴尬,也知道自己的心情影响到了对方了,随即展颜一笑,“你知道就好,对了,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技校的事情真是你在跑?你是怎么想的,要把这两个技校弄得双峰去干什么?难道这也是招商引资工作?”
照理说陆为民在县里分管经济工作,而技校搬迁也不算是什么招商引资项目,也不会有产值和税收这方面的收益,应该不是陆为民在跑才对,但是苏燕青却知道恐怕像这种别人觉得没啥意思的事情,在陆为民眼里却不一样,而两大厂技校要搬迁到双峰,只怕也只有他才会这么起劲儿的鼓捣。
“燕青,说错了,我从来就是这样,既不可能因为我当了副书记我就变得一本正经,也不会因为我没当副书记就多了风趣幽默。”
看见苏燕青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黯淡,陆为民心里一紧,估摸着自己的话又是触动了对方心里的隐病,但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来解释才好。
“燕青,你老实交代,是谁把我这边的情况透露给你的?”陆为民瞪着眼睛看着苏燕青,“快说!”
这是人家的男朋友,可是这个男人却又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自己,让自己无法自拔。
苏燕青也从陆为民眼中那绽然神光中看到了一些异样,心里也是一热。
“所以我说的文言文啊。”陆为民洋洋得意地道:“在政府里边工作,都没机会发挥我的强项,哎,也只有燕青还能给我这点儿机会卖和*图*书弄了,回来一趟走得要给我一点念想不是?”
陆为民一愣怔,随即正色道:“话不是这么说,工作归工作,生活归生活,前段时间太忙,本来这周也就要回来,也要打算请燕青出来吃顿饭,叙叙旧,联络联络感情,怎么,燕青生气了,嫌我这么久都没有和你联系?”
不知道原来母亲怎么会对陆为民印象很差,据说后来还是姨父和小姨出面为陆为民担保打了包票,母亲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这一段时间对陆为民的事情也很关注,要不自己怎么知道陆为民在跑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两大厂技校搬迁问题。
“怎么了,我脸上长得有花,值得你这么明察秋毫?”娇嗔般的白了陆为民一眼,苏燕青却不理睬对方,自顾自的吃着,“还是这么久都不回来照个面,觉得不好意思了?”
“两大厂技校就是你的念想?”苏燕青淡淡的道。
“怎么不是?在我看来,真要能把这两所技校搬迁到双峰,那笔招商引资两个企业都还重要。”陆为民扬起眉毛道。
被陆为民这有点儿调戏味道的话一下子就弄得脸微微发红,娇靥更见明艳动人,“少在那里胡言乱语,你怎么当了副书记,还更变得油嘴滑舌了?”
客人们总是很小声的交谈,而相互之间的距离足以让各自保持各自的私密空间。
苏燕青顿时脸变得绯红,瞪了陆为民一眼,“今儿个你是怎么了,就在我面前卖弄你的文袋子,你读大学时是学历史,不是学的中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