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四十一节 对比

还没有来得及从便池上起来,卫生间的门就被一下推了开来,这卫生间的门别本来就有点儿问题,不太好扣上,好在屋里平时也就甄婕和甄妮,倒也无所谓,若是陆为民回来甄婕自然会注意,找个小木棍儿也得要插进门别,免得意外发生。
甄妮是彻底的迷醉在了情海欲河中了,男友的疯狂简直让她觉得自己一夜都在云中漫步,从一个高峰攀上另一个高峰,当陆为民“晨操”起床之后,她觉得自己身体每一个部位都像是漂浮在空气中,无所倚仗,不知身处何处,这一重新躺下去,她打算这一觉睡到下午,谁也别来打扰她。
甄婕早就知道妹妹和陆为民有过这种关系了,事实上甄妮搬出来也就是为了更方便的和陆为民同居,虽然陆为民回来时间并不多,但是回来之后有这样一个小窝也就要方便许多。
酒劲儿尚未全数消去,但是小睡了一会儿却也有些感觉了,尤其是男朋友的手已经开始在胸前肆虐,那份半梦半醒之间的感觉真是很舒服。
几番折腾,甄婕知道今晚自己是别想睡好了,她看了看表一直到三点过隔壁才算是安静下来,才让她勉强可以打一个盹儿,可到了六点过她迷迷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隔壁似乎又有了动静,这也让甄婕又羞臊又好奇,这两人也太能折腾了吧。
听得对方说丰州经济增速排名第九还算差强人意,李志远脸色也有些难堪,不过在www•hetushu•com老领导面前他也知道没啥不好意思的,“刘书记,丰州底子差了一点儿,只能堪堪和昌西州比……”
如果不是住在大学里的确不太方便而回家又距离大学实在太远,甄婕也不会住在这里,好在陆为民回来时间很少,倒也没有啥不方便,只是这一回来,就未免有些尴尬了。
她虽然还没有交男朋友,但是同事同学里大多数都是结婚或者未婚享受已婚待遇的情况了,平素谈笑间免不了就有这方面的玩笑话,她也早就习惯了,作为一个已经逐渐逼近大龄这个阶段的女孩子来说,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当然也不会一无所知。
“得,我这手字你还不清楚,狗肉上不得台面,自我欣赏就好,也就是一个调节心境的方式,涂鸦都算不上,免了吧。”男子显然对自己这幅字还是比较满意,他讲求的就是一个意境,至于说笔力如何,那是各人造诣,不必强求。
“志远来了?”挥毫将最后一个字一气呵成,中年男子倒退两步,手握狼毫,细细品味,铁画银钩,笔力虽然尚显不足,但是自己胸间的气势却是出来了,还不错,男子满意地点点头。
陆为民把灯光调到比较暗的环境下,然后才看了一眼床上早已经沉沉入睡的甄妮。
松了一口气的甄婕嗔怪地瞪了一眼甄妮,尚未来得及说话,甄妮已经忙不迭的红着脸叫道:“姐,快让我一下!www•hetushu.com
李志远知道老领导心情不错,中央的任命已经正式下来了,老领导担任省委副书记,日后也就是分管经济工作。
想到这里,陆为民禁不住深深叹一口气,都说爱情是排他的,那自己和甄妮还有燕青之间的关系又算什么,甚至还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岳霜婷?脚踩几只船,吃着嘴里,捧着碗里,望着锅里,这种在很多人都绝对是要受到谴责的行径为什么自己却甘之如饴,是自己道德底线的沦丧,还是自己的心思和别人不同?
隔壁房间里的动静很快就从和风细雨演变成了狂风骤雨,甄妮咿咿唔唔的无病呻吟声也渐渐变成了放浪欢叫,听得已经上床躺下甄婕全身说不出的不得劲儿。
似乎也不完全是,自己依然牵挂惦念着甄妮,甚至做很多事情也要想着甄妮,甄妮的一笑一嗔,每一个让他心醉的画面在自己脑海中清晰如前,而甄妮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一样让他沉迷难以自拔。
“临时有事儿,刚回来。”陆为民只顾着埋头亲吻着女孩的颈项,双手却已经把睡裙掀了起来一直推到了女孩胸前,女孩很体贴的伸手耸肩让陆为民把睡裙脱了下来,只剩下一条小内裤的胴体紧紧的贴在男友怀中。
红扑扑的粉靥在昏黄的灯光下依然显得那样娇艳欲滴,一条雪白粉腻的胳膊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这丫头不怕冷,只穿了一件睡裙睡觉,但到了冬日里早晨起床又和*图*书觉得痛苦,每每都要在床上赖半天床才起来。
甄婕还以为对方是尿憋不住了,赶紧让开,甄妮也顾不得许多,蹲上便池,这才松开胯下那卫生纸垫着的手,一股白浊的液体缓缓从私处缓缓流了出来。
的确西梁在91年时GDP总量和丰州地区不相上下,但是现在西梁这两年动作很大,一下子就把距离拉开来,虽然还是排位在十一位,但这十一位和十二位之间的差距已经拉到了十个亿左右,这样大的差距就不是一年两年能撵上来的了。
用毛巾擦了擦手,中年男子又看了看自己这幅字,这才转过身来,“坐吧,中午就在我家里吃点儿,不出去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那一套,恐怕你也知道了,省里已经调整了分工,正式让我来分管经济工作,昌江去年经济发展虽然比较快,但是和全国其他省市相比,仍然属于中下游水平,情况不容乐观,对了你们丰州情况怎样?去年的数据已经出来了,好像丰州增速排名还算差强人意,全省十三个地市州你们排名第九还是第十?但是经济总量依然是倒数第二?”
李志远没想到性格素来严谨但却不严肃的老领导怎么一下子话语里就带了一些火性,愣怔了一下,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好像原来那种一如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似乎再也寻找不到了,半个月没有联系也就这么过来了,陆为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一种危险预兆,预示着和_图_书两人的感情已经开始出现裂痕,而感情就和瓷器一样,一旦出现裂痕,也许就再无恢复到了之前的那种感觉了。
迷迷糊糊的甄妮只感觉到自己身旁多了一个人,但很快就从熟悉的气息和动作里明白是男朋友回来了。
李志远站在书案旁,见男子自我欣赏,微笑道:“老领导,这幅字送给我吧,我虽然不太懂书法,但是觉得这几个字字里行间的气势雄浑,扑面而来,让人有荡胸生层云的豁然感,我裱一裱收藏起来。”
“啥时候回来的?也不说一声。”
这一大早刚才还听到他们俩在隔壁床上弄得山呼海响,甄婕也就没在意,没想到门一下子被推开来,吓得甄婕差点惊叫起来,猛地站起身来把内裤拉上,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只拿了一件睡裙掩在胸前另一只手却捂在胯下的甄妮冲了进来。
轻怜蜜吻很快演变成熊熊烈火,当女孩主动翘起臀部听凭男友褪下自己的内裤时,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似乎一切都淹没在了冬夜里的熊熊春情中了。
“嗯,我还在安全期,应该没啥。”甄妮见姐姐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下体,羞涩的拿厕所里准备的湿巾清理了一下,这才起身把睡裙穿上。
陆为民就这样站在床头默默地看着这个躺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她一度是自己的最爱,刚毕业的时候自己几乎每天都想和她腻在一块儿,但是现在,也不知道是审美疲劳,还是各人所处的环境不同带来的心境也有和图书些不一样了,陆为民发现自己对甄妮的感情似乎正在由浓转薄,他不知道甄妮对自己是否也是这样。
甩了甩头,陆为民心乱如麻,索性不想再去多想,车到山前必有路,跟着感觉走。
真是这样么?陆为民扪心自问。
这纯粹是意外,昨晚春风三度,仅有的三个套子都用了,谁曾想早上一大早还会有这么一出“晨操”,这她月经都来了四五天了,虽然素来很准时,但是这所谓前七后八的安全期却说不准儿,所以欢愉之后,赶紧来处理一下更保险。
※※※※
“志远,你这种想法不对。”刘运书摆摆手打断对方的话头,厉声道:“什么叫只能和昌西比?你们能和昌西比么?昌西是全国闻名的老少边穷地区,而且人家增速今年排在全省第三,这你们怎么不去比,却和人家去比经济总量?!西梁和你们丰州91年建地区的时候GDP相差无几,这才两年,差距有多大了,你这个当地委书记的注意到没有?你怎么不去和西梁地区比?”
“死丫头,你疯了,也不怕怀上?!”甄婕立马反应过来,虽然有些羞臊,但是为了自己妹妹着想,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脱衣上床,陆为民掀开被子,钻进温热的被窝里,只想享受现在这一刻。
走进主卧室里,随手把门掩上,适应了一下黑暗,陆为民这才摸索着走到床头边上把台灯扭开,这种可以调节光度的台灯还不很不好买,甄妮也是跑了好多家店才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