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四十二节 敲打

这一次谈话放得很开,也就全省经济发展不平衡的情况两人都阐述了各自的想法,两人都认为昌江省现在的情形关键还是在一头一尾,头是指昌州市,昌州虽然是副省级城市,但是在十七个副省级城市里的经济规模和结构都处于末流,要想让昌江省经济发展获得一个较快发展,那么昌州这个龙头发展起来的带头作用非常重要。
刘运书在分析了最末尾三个地州经济状况之后才发现一个尴尬的情况。
刘运书的确有些火气,省委明确由自己分管经济工作之前,他就开始注意各地经济发展情况,明确分工之后,田海华也专门和他深谈过一次。
一连串不客气的质问,让李志远背上顿时渗出了一层毛毛汗。
昌州经济的腾飞是全省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但是昌州作为副省级城市,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市委书记莫达国是从邻省调过来的,同时兼任了省委副书记,在省委里五位副书记中排位第四,排序在刘运书之后,在另一个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之前,所以省里在对昌州经济发展的规划上也需要和昌州市委方面进行协调,所以刘运书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他和田海华提到的一尾上。
“古庆是怎么一回事?作为你们丰州地区唯一一个算是工业有些底子的县,又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为什么增长乏力,不要去找客观原因,有没有从他们自身找过原因?大垣和阜头呢?还是那副老模样,十年都和图书不见变,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有些人连钟都撞不响!”
在夏力行出任省委秘书长之后,省委里也有人提议丰州地委书记是不是考虑另派,毕竟李志远担任丰州地区行署专员时间也不过一年时间,省委另派人接任地委书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当时情况下李志远的表现中规中矩,和夏力行配合也还算默契,省委在征求夏力行意见时,夏力行也推荐了李志远,所以这个人选风波才算是打住,但是也足见省里有很多人并不认可李志远的表现。
“刘书记,我工作没有做好……”
李志远在担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时联系他,几年下来相处得很融洽,两人关系相当密切,所以刘运书才会在田海华初来昌江担任省委书记不久就不避嫌疑的推荐李志远出任新成立的丰州地区专员,田海华对自己也还算比较尊重,同意了这个意见,虽然当时在常委会里也有些争议,认为李志远没有担任过县长县委书记的经历,主要在省直机关里工作,缺乏执掌一方驾驭大局的能力,但是最终还是在田海华的支持下通过了。
刘运书感觉到田海华在和自己谈到抓一头一尾时特别提到了要抓一尾的发展就有些不一样的意味,西梁和昌西州虽然在经济总量上也落后,但是在发展速度都不慢,一个增速全省第一,一个增速全省第三,唯有你丰州地区前年还是全省第七,去年就变成了全省第九,m.hetushu.com而这就是你刘运书给我推荐的优秀人选?
“和泾川省长调研考察你们丰州无关,但是我也听说了泾川省长对考察调研你们曲阳和丰州两地的经济发展不太满意,他调研就是冲着你们两地经济发展滞后这个问题去的,回来之后泾川省长与我还有海华书记都交换了意见,也就你们丰州和曲阳地区经济发展现状谈了一些观点,还是一句话,思想保守,脚步太小,不敢打破陈规陋习,一味坐等看,看一步走一步,人家都是走一步看两步甚至三步,你们还在看一步之后才走一步,我看差距就是这么出来的!”
李志远还是第一次见到刘运书如此不客气的批评自己,但是他心里虽然惶恐不安,但也很踏实,领导越是肯骂你批你,那说明他对你还是很看重,假如对你不冷不热,甚至是那种场面上的客套时,那你就真的有麻烦了。
“西梁地区去年增速又是全省第一,昌西州也是全省第三,省里都说那是因为他们两个地区起点低基数小,所以能一下子发力抢到了全省前列,不能作数,要再看两年再说,但你丰州地区基数也小起点也低啊,怎么就会全省第九,人家西梁和昌西都不作数,那你丰州呢?那不成了不值一提?!你没与找过其中原因么?”
这也给了刘运书相当大的压力,如果识人不明用人不当这个定性在省委书记心目中落下了印象,这无疑对日后自己的话语http://www.hetushu.com权和影响力就会受到很大削弱,这是刘运书不能容忍的。
李志远感受到来自刘运书的巨大压力,他也意识到肯定是刘运书从某些方面也感受到了来自更高层面的压力,才会传递给自己,让自己引起注意。
这都年边上了,他本来说是来拜会一下老领导,没想到老领导说正好也有事儿要和自己谈,但是当时老领导的语气也很平静,没听出什么来,没想到这一来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老领导如此不客气给自己来了一顿猛尅。
“好了,志远,你我之间就不要说这种客套话,我是提醒你,现在全国上下都是以抓经济建设为中心,经济工作压倒一切,你经济发展上不来,一切都是白搭,你在领导心目中也就是一个不合格不称职的领导!一年不行也许领导可以隐忍再看一看,两年不行,恐怕领导心目中就要考虑你是否合适这个位置了,如果三年依然如故,那么调整你就是必然!”刘运书压抑着内心怒意,接过李志远送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凌厉的目光在李志远身上落定:“你和孙震都要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不要一误再误!”
“你们丰州地委行署有没有看过全省经济数据?!有没有对比过你们丰州和前面西梁、黎阳这些地区之间的差距?!有没有认真的找过其中原因在哪里?!”刘运书指了指自己书案上那一叠报表,语气变得更加不客气,很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西和*图*书梁地区近两年的增速都高居全省榜首,虽然距离前十还有相当距离,但是已经成功的拉开了和后两位之间的距离,GDP经济总量与丰州之间的差距拉到了十亿以上,而昌西州增速发展也不弱,前年增速全省第四,去年增速全省第三,只不过由于底子实在太薄,一时间还无法追赶上位于倒数老二的丰州地区,而且如果从人均GDP来算的话,昌西州甚至已经大大超越了丰州地区的人均数,这个现实让当初一力推荐李志远到丰州地区担任行署专员的刘运书脸上也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而相对于原来甚至不足昌州经济总量五分之一甚至六分之一的昆湖、青溪以及桂平几个昌州周边地市却发展速度较快,像昆湖去年GDP已经达到了110亿,接近昌州一半,青溪也超过了90亿,达到了92亿,加上桂平也达到了80亿,基本上也就撑起了全省经济发展小半壁江山,这既让昌江省委省政府感到欣慰,又为昌州感到揪心。
而现在昌州的GDP不过两百多亿,作为副省级城市,无论是比起内陆的武汉、成都还是东部较为落后济南、哈尔滨,都有不小的距离,更不用说杭州、宁波这些沿海发达城市了。
但是这场风波过去并不意味着李志远在这个位置上就高枕无忧了。
要说昌州工业基础并不差,195厂、昌钢集团、红旗机械厂、330厂、昌州发动机工业公司、昌江国棉一厂、飞达化工厂、昌州工程http://www•hetushu•com机械厂等多家大型国有工业企业在华中内陆地区也算是颇有底蕴,但是昌州在整体经济上这几年来一直在低位徘徊,尤其是随着国有大中型企业效益不好减员增效的情况下,昌州经济增速一直全省中下游徘徊。
刘运书也曾经在八十年代初在黎阳地委担任过副书记,工作过几年,后来短暂担任了一段时间的省财政厅副厅长,从财政厅副厅长又担任桂平市长直至市委书记,后来才升任副省长、常务副省长,对包括现在丰州地区在内的老黎阳地区情况并不陌生。
“不换思想就换人,海华书记给你们这些地委书记专员们说过多次,这句话你当地委书记的给这些县委书记县长们灌输过没有,敲打过没有?灌输敲打不起作用,那就杀鸡儆猴!杀鸡都不起作用了,那就要下狠手杀猴,要不要你们这个丰州地委何用?我想要想当这个猴的人多了去,还怕找不到合适的猴?!”
这一尾指的就是处于昌江省末尾几位的地市州——西梁地区、丰州地区和昌西苗族土家族自治州。
刘运书说着又有些上火,邵泾川在交换意见时虽然语气也很中肯客观,但是言语中也是毫不客气的说丰州地区的有些领导干部因循守旧,用人做事都缺乏冒险精神和创新精神,什么工作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缺乏主观能动性,这话又刺到了刘运书的隐痛,简直成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刘书记,是不是邵省长上次来我们丰州考察……”他试探性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