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四十三节 临变

难道说李廷章真的不走了,这未免也太荒诞了,连李廷章自己都不相信,甚至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在这种环境下并不太适合继续担任县长了,当然如果地委真的要他一直担任下去,他也只有勉为其难了。
“地委在这个人选问题上有些争议,所以就搁下来了。”李志远实事求是地道:“这个人搞经济工作方面能力挺强,但是太过于年轻,也有些锋芒毕露,经验方面欠缺了一些,所以……”
晚饭一直吃到了快九点钟,章明泉两口子都回老家去了,陆为民这才假模假样的开车往县城方向走了一圈,悄悄了溜了回来。
地区人大工委那边给县人大这边的意见就是没有县长的选举任务,只有产生了一名副县长,而杨显德也如愿以偿的退了下来,当选县人大主任,地委也正是行文免去了他的县委常委职务。
李志远默默点点头。
“陆为民?”李志远吃了一惊,下意识的道。
“欠缺经验,还是怕打烂那些破坛烂罐?锋芒毕露,怕是伤害一些因循守旧者的既得利益吧?至于说年轻,领导干部选拔任用有关规定上并没有对年龄做出特殊限制吧?”刘运书瞥了一眼李志远,随口道。
毫无疑问,老领导是受到了来自某些方面的压力,甚至让他感到很恼火,所以才会这么毫不客气的批评自己,这在自己担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期间是没有的事情m.hetushu•com,但是李志远也明白刘运书所言并非无的放矢,而是实实在在的问题。
“嗯,你关心这些干啥?”陆为民漫声应道,手指却灵活的拨弄着蓓蕾两点,鸡头两点迅速勃立肿胀起来,女人有些不安的轻轻扭动了一下身体。
“怎么了?”刘运书见李志远脸上表情就知道恐怕是有点儿什么,想了一想,恍然大悟似的,“是夏力行那个秘书?我听说邵泾川也对这个年轻人的表现很关注?在双峰表现很突出么?”
“何况你们丰州也不是一无可取之处,我听泾川省长说,像南潭淮山两个县经济发展增速不是很快么?王自荣从淮山上来,应该是一把好手,可以好好用一用嘛。对了,还有双峰,虽然底子差根基浅,但是很有新意啊,对于这些敢于创新突破的,你们丰州地委要积极鼓励和保护。”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刘运书顿了一顿,“前两天我碰见一个熟人,昌江大学的教授,咱们省里的著名经济学者,谢舜青,她说受邀准备年后到你们双峰去搞一个课题调研,主要是为你们双峰县经济把脉,她是研究区域经济和产业结构协调发展方面的专家,我没想到你们双峰还能有这样的远见卓识,很不简单嘛,好像是一个副书记,分管经济工作的。”
刘运书有些高亢的声音在书房中回荡,让李志远脸上也是感到火www.hetushu.com辣辣的难受。
※※※※
所有人都有些拿不准上边的想法了,包括所有的县领导们。
李志远这才回过味来,这只是刘书记的信口而言,并不是对陆为民本人有什么特殊感觉,但是这也是一个信号,证明刘书记对方丰州现状很不满意,恐怕也还有不少人对丰州的发展不太满意,甚至可能隐隐指向了刘书记,才会让刘书记有这样大的情绪。
“志远,时不我待啊,我刚才语气重了一点,但是我是真心急了,丰州六百二十万人,是全省人口仅次于昌州和宋州的地区,但是经济总量去排在全省倒数第二,人均GDP全省末尾,甚至连昌西州都不如,底子薄条件差不是客观理由,领导不会看这个,把你搁在这个位置上,就是认为你具备改变这一切的能力,你就要充分用好这份权力。”刘运书顿了一顿,似乎在斟酌着言辞,“在一些问题上,要学会民主集中,乾纲独断有时候未必是坏事,该坚持的就要坚持,只要你认定对工作有利。”
“我听我姐说,李县长不走了?”
“省里对我们省经济发展不平衡很不满意,尤其是居于下游的几个地市,洛门、曲阳、黎阳加上你们丰州,发展增速都不尽如人意,海华书记为此还专门和我谈过,要我把主要精力要放在昌州和你们后边这几个地市的经济发展上,昌州这边好一www.hetushu.com点,有老莫来唱主角,我不过就是看看热闹,但是你们这几个地市发展的要我多操心,我就怕这是海华书记旁敲侧击的暗示我,那就没有退路了。”
“我没有任何意思,选拔任用干部那是你们丰州地委的权力和工作,我只是就事论事,陆为民不符合你们地委条件也好,欠缺经验也好,这都不是我关心的问题,我想说的是你们丰州地委要把步伐迈大一些,胆子更大一些,对那些尸位素餐占着茅坑不拉屎或者拉不出屎来的角色,该拿下就要断然拿下,该调整就要果断调整,选拔一批敢打敢拼勇于任事的干部走上能够让他们施展才华的舞台,做出一番成绩来,只有保持这样的态势,你们丰州才不至于掉队。”
“古庆增长乏力,丰州要死不活,这些本来该是你们丰州头羊昂扬奋进的县市却软耷耷的,你们那个开发区是怎么一回事,一年了,搞出了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搬迁到丰州那还是人家夏力行担任地委书记时拿下来的,你担任地委书记这一年多,做出了什么像样的成绩来?”
寒冬腊月间大半夜的,谁都懒得出门,更不用说这荒村野外,鬼都看不见一个。
“嗯,陆为民在搞经济工作上是有些新路子新点子,也做出了一些亮点来成绩来,地委原打算要在去年底调整县政府班子,但是……”李http://www.hetushu.com志远犹豫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说下去,就被看出端倪来的刘运书打断:“你是说这个陆为民也是你们地委的县长人选之一?”
刘运书摆摆手,显然对具体个案不感兴趣,只是有感而发。
“您的意思是……”李志远有些吃不准刘运书的意思了,难道说这陆为民还能和刘书记扯上关系,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个话题也成了县里边一帮喜欢八卦干部们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无数个猜测和幻想衍生出来的版本也在坊间流传,说僵持不下者有之,说原来确定的人选不愿意来者有之,也有说地委尚未考虑成熟还在进一步研究,更有甚者说为了加强地企干部交流,一个长风机器厂的干部可能会来县里担任县长,这个传言也一度甚嚣尘上。
双峰县的两会就这样波澜不惊的开过去了,元旦也这样一晃而过。
原本冻得有些发僵的身体在车内温暖的空调下渐渐舒展开来,听凭男人解开自己前胸的乳罩锁扣,贪婪的揉弄着自己的身体,隋立媛喘息着依偎在对方怀中。
汽车静静的停在树丛中,如果不是排气管微微排出的水汽,很难发现这还停了一辆车。
除了邵泾川外,恐怕还有领导对丰州的发展不太满意,李志远背心一阵发寒,如果不是省委书记田海华,还能有谁?
洼崮区委上午召开开总结会,下午就是团拜会,陆为民作为前任区委书记,现在又和-图-书是县委副书记,自然也就成为县里最好代表了,章明泉也受邀回来出席,这一顿饭吃得相当愉快。
如果要调整李廷章,那么这一次人代会就是最好的契机,哪怕是地委提前几天安排人选来,只要把程序一走,也就是一个等额选举,民主投票,问题也不大,或者就明确一下孟余江或者陆为民是县长候选人,那也没有大问题,但是一切都没有发生。
刘运书的话让李志远悚然一惊。
“刘书记,回去之后我一定按照您的要求好好研究一下工作,您说得对,如果我们丰州不做出一些改变,恐怕下一次我们就没有机会来改变自己了。”李志远很诚恳地接受了刘运书的批评。
见李志远一直坐在自己对面低着头不再吭声,刘运书火气稍稍小了一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将身体靠在沙发靠背上,“志远,不是我生气,我也知道你在丰州干得也不容易,你们地委班子里边几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苟治良是个老油子了,常春礼又是一个炮仗脾气,焦正喜暮气沉沉,要打开局面的确不容易,但是这些都不是理由,你是地委书记,工作拿不起来,省委打板子只能打在你身上。”
李志远性格有些偏软,这一点刘运书也知道,但是他觉得李志远到丰州也去了两三年了,从专员到地委书记,如果还没有学会如何处理好民主与集中的这个尺度,那就太不合格了,李志远还不至于这样没有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