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四十七节 新起点

亚洲国际事件对丰州影响很坏,据说省里边对丰州地区这边的干部颇有微词,这样大一个骗局,这么多人参予,居然就没有人看出漏洞,事实上这个骗局也不算高明,几个小人物就能把一千多万给骗走,捅下这样大的窟窿,不能不说是一个让人难堪的结果。
※※※※
想了一阵之后,曹刚也叹了一口气,自己来双峰时日还是太短了一些,如此巨大的变动自己也只能坐视而难以发挥太大作用。
既然自己已经获知了这个消息,曹刚相信陆为民恐怕也已经获得了这个消息,自己也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从明天以后县里的工作了。
苟治良在电话里语气显得很平淡,似乎这个决定已经酝酿许久,他早就知道了,但是曹刚却知道这是苟治良对这个决定很不满意,而且也应该是才知道。
对经济工作的关注,尤其是对招商引资和工业建设这一块的重视,自然就会对其他工作有所轻废,这无关心理,而是资源就只有这么多,不可能面面俱到。
“没事儿,酒劲儿都在刚才的运动中消得差不多了。”陆为民眨着眼睛说了一句俏皮话,“当然,如果再来一回,我估计就彻底消完了。”
盘算来盘算去,曹刚真觉得自己手中合适的人少了一点,就算是自己想要向地委推荐都没有太合适人选,怪来怪去也只能怪这么快地委就要动人,若是能够让李廷章再拖上一年,把陆为民搁在这个副书记位置上多一www.hetushu.com年,曹刚自信自己选择的余地就要大许多。
县委定方向控大局管人事,县府负责具体事务负责政策执行,一个是决策班子,一个是执行班子,但决策和执行却又密不可分,决策需要充分了解收集执行方的意见作为做出决策的依据,而执行方在执行决策时也要灵活掌握决策者意图,同时要将出现的问题及时反馈,随时调整以便适应现实变化,这是一个矛盾统一体。
“回去开车小心点儿,这么晚了,别开快车,你又喝了酒。”
虽然赶不上白日里喧闹繁花,但是几百个商铺加上留住人员,晚上出来吃夜宵的人不少,无论是西门还是南门外的饮食摊点都还开着,药商老板、搬运工人、运货司机、店员伙计、外来客人,都还有不少在小饭铺里吆喝着喝两盅,去去寒气。
在陆为民是否适合出任县长这个职位问题上曹刚也很纠结,从感情角度上来说,他并不喜欢陆为民,甚至还有些排斥,但是从理性上来说,他又不得不承认陆为民是比较适合目前双峰发展局面的县长人选,之所以说陆为民是比较合适而不是最合适,是因为曹刚担心这个有些头角峥嵘桀骜不驯的家伙自己是否能完全驾驭住,这一点他并没有太大把握。
关恒原本是个能力各方面都还不错的角色,但是这家伙和自己格格不入,却与陆为民搅合得很黏糊,当然不合适。
陆为民上位之后和_图_书留下的这个副书记位置说实话既无心也无力,现在县里边几个几个常委和副县长里边,他还没有完全掌握透。
虽然从近期来看,陆为民已经有所收敛,大概也是意识到了他自己的表现太过于锋芒毕露,他也明白要想把双峰这局棋走好,单靠他自己不可能,这是一个必须要相互容忍的妥协,陆为民也应该清楚这一点,也在做一些改变,但是陆为民毕竟年轻气盛,真的到了一些他觉得难以容忍的事情上,也说不清会不会闹腾起来,这就有些考验曹刚自己的本事水准了。
所以省纪委也要求丰州地委要严肃处理具体在整个事件中负有责任的干部,尤其是对那些在过程中涉嫌受贿和渎职的直接责任人要严惩不贷。
他想了想,拿起电话,给张存厚打了一个电话。
曹刚仔细的分析过陆为民现在的情况,如此年轻,但是有很深厚的背景,搞经济工作很有一套,现在又出任县长,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陆为民都是前程似锦,但这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从现在开始你需要继续保持之前的成功。
被隋立媛这一句话勾得心火翻腾,陆为民强压住漫卷的欲望,也顾不得许多,“一言为定。”
现在这个担心已经变成了现实,曹刚心里反而落下了一块石头,之前总是患得患失,现在真的敲定,自己反而可以认真考虑如何来处理好和陆为民的关系了。
你担任县长,那么一切又要从头开始,hetushu•com正职和副职完全是两回事,副职可以只专心于某一方面的工作而不需要操心兼顾其他方面,而担任主要领导则不同,需要兼顾和平衡,样样工作都得要拿得起来,在曹刚看来,陆为民在这方面未必能做得好,你搞经济工作在行,未必就意味着你能把其他工作也能玩转,当然谁都不是全能,这就需要一个班子的通力配合,这也就取决于你这个头羊的驾驭能力。
这个要求一下来,也就直接宣布了梁国威和詹彩芝的政治死刑,而戚本誉本来并不是直接责任人,但是调查中发现他在整个亚洲国际骗局进入第二个阶段中起到了很大作用,这个时候都是各自洗干净自己屁股的时候,也就无人为他扛责了,也正是因为他的一力支持,才使得第二阶段普通干部们的集资有以县委政府信誉担保的嫌疑,这也是他被处理的关键。
叶绪平刚进了常委,要想再晋位副书记不现实,而且自己也需要他在县府那边钉住,不可或缺。
苟治良没有明确究竟是谁来接任陆为民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这个位置,只是说地委还需要进一步研究,目前因为临近春节,需要将县长职位明确下来,至于说那个副书记位置,也许要等到年后才能确定下来。
综合这几方面的因素,曹刚也是难以取舍,好在这个决定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也免得他费神,自然有地委来作出决定,他只是需要考虑一旦陆为民真的要担任县长,自和*图*书己该如何来应对这一局棋,驾驭好这个班子。
自己这辆三菱越野很显眼不说,更加上隋立媛本身就是一个明星人物,谁都知道这个豆腐西施是个寡妇,若是被人看见从自己车上下来,就算是不知道这辆车是谁在开,那也会勾起无数人的好奇心,那自己日后就有麻烦了。
县政府那边一块交给陆为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怎么来玩转,有叶绪平在那边,曹刚倒是并不担心会出多大问题,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即将接任陆为民职位的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一职。
曹刚不无恶意的猜测,也许正是临近春节了,这节前正是跑动的好时机,要送钱送礼也能有一个上好的借口,没准儿有些人就是在打这个主意,看看能不能就此捞一票。
陆为民没有敢把隋立媛送到大门口,而是在距离大门一百米开外就把隋立媛放了下来,虽然天气很冷,但是他也只能这样做。
无论之前多么辉煌,那都是以前,功过不相抵,这是共产党的原则。
隋立媛是在车上把身上收拾干净才下车的,一夜欢愉,让她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子情爱滋润过的娇艳气息,说不出的诱人,一直到下车前一刻,车上男人还恋恋不舍的在已经扣好的乳罩里把玩了一阵,让隋立媛也是又好气又得意。
把隋立媛送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十一点了,整个洼崮已经沉浸在了黑暗和安静中,但是在市场这边却还依然热闹。
对于李廷章来说,这已经算是一和*图*书个相当不错的安排了。
陆为民获得消息一个小时之前,曹刚接到了地委副书记苟治良的通报,陆为民将担任双峰县代理县长,李廷章调地区水利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括弧正处级。
而蔡云涛倒是不错,但是给曹刚的感觉有些稚嫩了一些,甚至他觉得小蔡云涛十来岁的陆为民都要比蔡云涛狠辣老到不少,对他来分管经济工作他也有些不放心,弄不好就会变成跟着陆为民思路走的跟屁虫。
但县里还能有谁?曲元高暮气沉沉,而且和自己关系也是一直不冷不热,大概他也知道他自己身上留下梁国威的痕迹太深,不太可能进入自己的圈子,据说这家伙也在活动想要调到地区里边去。
妩媚的白了陆为民一眼,隋立媛心中也是一痒,拉了拉百褶裙,看了看四周无人,红着脸低声道:“不是说了么?春节我要到石梅那里去,只要你有时间,你想怎么就怎么。”
陆为民如此年轻气盛,骤登高位,难免在一些方面就没有那么多顾忌,加上一心想要出成绩来证明自己,只怕很多工作上就未必会考虑那么周全,对老同志的一些想法意见就未必能听得进去了。
比起戚本誉被调到地区林业局任副调研员混吃等死,并给了一个行政记大过的处分,李廷章只是给了一个党内警告的处分,而梁国威更是被直接免职,虽然躺在医院里起不了身,但是这样的下场还是让人有些不寒而栗,而作为直接责任人的詹彩芝更是被追究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