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四十九节 从龙

“唔,我知道了。”陆为民只能硬着头皮进屋,屋里很暖和,巩昌华看见陆为民进来,从沙发上起来,“陆书记回来了?”
杜笑眉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而是这一段时间的工作让她实在太充实了,她实在是太喜欢现在的工作,比起现在招待所的这项工作,陆为民交给她负责联络协调的技校搬迁事宜和长风机器厂疗养院项目,都让她内心里充满了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
巩昌华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眼巴巴地看着陆为民。
“昌华,怎么神神秘秘的,什么消息?”陆为民已经猜到了巩昌华这么晚还来等着自己是,多半是和自己晚上得到的这个消息有关系,没想到这家伙的消息也这么灵通。
如果这个消息属实,而陆为民还没得到这个消息,那么自己这个消息就是从龙之后给的陆为民带来的第一喜了。
那些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叉开双腿让人操的事儿屡见不鲜,像戚本誉这种睡了女人还能替女人安排个去处担任个职务的事儿在背地里还被很多人觉得他很仗义,至少还算是有点情义,像那种偷吃了腥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事儿也一样不鲜见。
巩昌华却没有注意那么多,他的心思都已经放在了他刚刚获得的消息上了。
杜笑眉刚把蜂蜜水递给陆为民,听得巩昌华说这话,吃惊的捂住嘴巴,有些失态地问道:“巩哥,是真的?你说是真的?”
小姨子侍候陆书记还m.hetushu.com真是周到,这一回来知道喝了酒,立马就把蜂蜜水准备上来了,难怪妻子都不太相信小姨子没和陆书记上过床。
巩昌华这个老同学和巩昌华关系很密切,对巩昌华跟着陆为民的情况也有所了解,所以给叮嘱巩昌华跟着陆为民好好混,说陆为民前途不可限量,而巩昌华跟着陆为民也能鸡犬升天。
“陆书记,有个消息不知道你听说没有?”巩昌华目光都落在了陆为民面部表情上,试探地问道。
巩昌华吸了一口气,这么说陆书记早就知道了,看对方的表情,巩昌华心里更笃定,自己同学电话里就不无艳羡的说自己这个上司不同凡响,在这个县长人选上的争夺相当激烈,有几个很具实力的人选都曾经进入过地委的视线,但是最终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否决了,陆为民最早也曾经进入过,但是很快因为他的优劣势都太过突出而被搁置在一边,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了最后,陆为民却又成为唯一的胜出者。
作为县旅发司也相当欢迎有外来投资建设酒店宾馆这些服务设施,毕竟对于县旅发司来说,它也没有那个实力一下子就能把整个旅游景区的配套服务建起来,尤其是要想把这个旅游景区打造成为能够接待各个层面游客的风景区,就要求在接待能力上不但达到较为全面的覆盖,而且在接待总能力上也要不断提升,这也需和图书要吸引来自各方投资者资金投入建设。
巩昌华看了一眼杜笑眉,心里也有些嘀咕,看小姨子这急切的架势若是没和陆书记上过床,真还没有人相信。
“嘿嘿,陆书记,我有个同学在地委人事局工作,和他们局长关系挺密切,他今晚给我打了个传呼,我回了,他说他得到一个消息,据说他们局长说和地委苟书记在一起吃饭时,苟书记说起明天地委会议研究咱们县里县长人选,说基本上定下来了是您要担任代县长!”
平常陆为民的换洗衣物都是招待所冯薇薇和李晓佳负责洗涤,只有内衣内裤不太方便,陆为民一直坚持自己洗,但是杜笑眉也有时候抽空看见陆为民有换下来的还没洗的,也就替他洗了,久而久之也就成了杜笑眉来负责陆为民内衣裤的换洗了。
顺手拿起皮包搁在小腹下有意无意遮掩着,陆为民大步跨进大厅,显得一副疾步匆匆的模样,“笑眉,这么晚,有啥事儿明天再说吧。”
不过这种事儿巩昌华也只是在脑海中一掠过而,就算是陆书记真的睡了小姨子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在县里边呆了这么多年,双塬镇就在县委县府眼皮子下,也是个消息传得最快的所在,这么多年,县里边历届领导里边的有几个是干干净净的,腌臜龌龊事儿多了去,睡个女人算啥?
这个项目如果能够搞成功,对于整个长风机器厂、县旅发司、双峰县乃至杜笑和-图-书眉本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可以说是一个多赢的结果,而杜笑眉也急欲想把这件事情做成,为自己在县委办里站稳脚跟打好基础,而这离了陆为民的支持显然是不可能的。
看见巩昌华和杜笑眉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脸上,陆为民想了一想,这才淡淡地道:“我也听说了,但是就像昌华说的,只是基本定了,最终还是要以地委会议结果为准,大家都知道这种事情,不到揭开的最后一刻,谁也不敢说准话。”
“真不知道啥啊,你这话说半截藏半截的,我都被你弄糊涂了。”陆为民笑了起来。
“也许地委觉得我还不够成熟,担心我在人代会上选不过吧。”在巩昌华和杜笑眉面前,陆为民也没有太刻意矫情,只是淡淡地笑道:“昌华,等到明天地委会议之后才知道最后结果,最后一刻发生变化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
“昌华来了,也不打个电话说一声?”陆为民点点头,这皮包也不能一直提在手里遮掩着,杜笑眉已经把手伸了过来要帮他放下皮包,陆为民只能微微侧身把皮包递给对方,然后道:“换件衣服,在洼崮喝了点酒,身上都是酒气和烟气,裤子也弄脏了。”
通过这么一段时间跑动,这个项目已经有了初步眉目,长风机器厂那边已经基本上认可了在骑龙岭风景区兴建一座可以兼顾对外营业的疗养院——长风宾馆,而县旅发司也同意在风景区开发核心区提供一片土地和_图_书作为长风机器厂疗养院用地。
“嘿嘿,陆书记,你真不知道?”巩昌华瞥了一眼还在替陆为民收拾屋子,顺便把泡好的蜂蜜水端过来的小姨子。
“嗯,巩哥来了一会儿了,可能有急事情。”杜笑眉很少见到巩昌华这样焦急中夹杂兴奋的神色,她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儿,但是巩昌华口风很紧,她问了问,但对方没有回应,她就知道对方现在还不能说。
技校搬迁事宜还可以说是陆为民联系下来的让她负责跑具体事项,但是这个疗养院项目却不一样,当时也就是在酒桌上提了一提,谁也没有太在意,更多的是把它当做了玩笑话,但是陆为民给了杜笑眉这样一个授权,她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去联系去跑这个项目。
为了协调好双方的意向,杜笑眉没少跑两边,就是骑龙岭风景区山上她都跑了不下五趟,陪着长风机器厂的领导看,分管领导看,厂工会和基建处领导看,还得要和具体工作人员去实地踩踏,毕竟这会儿骑龙岭风景区内的具体规划还在图纸上,你不可能只在图纸上随便画一个圈儿就算是确定下来了,至少也要去看一看具体环境。
尤其是像陆为民这么年轻,比起小姨子还小上还几岁,一个人在这边打熬着,身边没有个女人,真要和小姨子睡到一张床上再正常不过了,巩昌华之前甚至有些怀疑萧樱多半也和陆为民有些瓜葛,只是通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才觉得两人之间不像有www•hetushu.com那种关系。
“陆书记,巩哥来了,他在您房间里等您。”杜笑眉紧跟着陆为民身后,似乎闻到了陆为民身上有股子淡淡的香气,而且这种香气很独特,杜笑眉也想不出这种味道究竟是什么味道,倒有些香水味道,但又不完全是。
“那陆书记,这么说我的这个消息就不是假的了,那太好了,连苟书记都这么说,肯定是地委主要领导都已经基本上形成一致意见了,否则苟书记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上说出来。”巩昌华面泛红光,兴奋的搓着手,“也不知道地位是怎么考虑的,人代会才开了不到一个月,若是早一点儿敲定下来,陆书记您不就可以在人代会上当选了?”
陆为民若是担任县长,那对于杜笑眉来说,那铺向县委办的道路,无疑又要光明许多,转为县委办国家正式干部的希望,也要大许多。
杜笑眉心很细,她注意到陆为民递给自己皮包时动作有些不太自然,但她只是不动声色地接过对方的皮包,替陆为民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啊?昌华来了?”陆为民微吃一惊,迅即头皮发麻,这巩昌华来了肯定是有事情,自己本想把杜笑眉三两句话打发走,这下可好,巩昌华来了,自己肯定要和他坐下来谈话,自己也不可能让杜笑眉马上离开,这裤裆上的污渍落入对方眼中,还真是有些麻烦了。
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更关心陆为民的前途,因为能够改变她自己以后命运的关键也就系于陆为民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