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五十三节 刮目相看

“邓局,我是自己暂时还不想谈对象,和陆为民可没半点关系……”见江冰绫白皙的脸盘子上泛起红霞,羞涩的解释,邓少海知道对方误会了,摆摆手,“冰凌,你误会了,我没说你和陆为民有那种关系,我是说听你说过你和陆为民原来都在那边三中宿舍里住着,是邻居?”
邓少海曾经考虑过找一个双方都比较熟悉的领导来联络一下感情,比如找潘晓方,但是他考虑了一下,效果未必好,陆为民现在风头正劲,刚上县长位置,只怕意气飞扬,你找个领导里搭桥,难免会让对方产生其他想法,而江冰绫和陆为民之间熟悉亲近纯属私人关系,这样在一起坐一坐,江冰绫这个女孩子口才又好,又挺有悟性,很容易就能把双方之间的关系拉近,所以他才决定让江冰绫来帮忙搭这个桥。
像江冰绫这样无限感慨惊讶的人还有很多,但是双峰这边的干部却没有太多的惊讶。
江冰绫半晌没有回过味来,陆为民就当县长了?
江冰绫迟疑了一下,陆为民不过是一个县委常委兼洼崮区委书记,邓局下去当县委副书记,还用得着专门让自己来牵线搭桥在一起吃顿饭,这是不是有点儿太抬举为民了?
“嗯,今天上午地委会议已经研究决定了,我到双峰去担任县委副书记,下午我就要移交工作,明天我将就要到双峰去报到了。”邓少和图书海点点头,“我听说你和陆为民关系挺熟,想让你搭个桥,大家在一起吃顿饭,熟悉一下。”
“邓局要下去?下哪里?”江冰绫吃了一惊,她前些时日隐隐约约听见单位上同事曾经说起过好像邓局可能要到县里去锻炼,但是以为不过是每年年底各单位都有的一些无稽传言,也就没太在意。
看到邓局长接完电话,江冰绫才站起身来,“邓局,你找我?”
邓少海点点头,他也是刚刚获知自己将到双峰县担任县委副书记,这个消息让他又喜又忧。
“不,不,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太看得起他了,要说你还是他的领导才对,应该他来请你才对。”江冰绫摇摇头,“你请他,那他得受宠若惊了。”
“冰绫,我听你说你和陆为民关系不错?”
陆为民在这一年多时间里的表现已经给了他们太多的震动,以至于他们在潜意识里已经接受了陆为民这个角色定位,而自然而然把陆为民才来一年,而且只有二十六岁年龄不到这个情况给忽略了,在他们心目中,陆为民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强者,有他在,一个接一个的招商引资大项目就会接踵而至,而层出不穷的新路子新点子总会给县里边的老百姓带来无数茶余饭后的谈资。
见江冰绫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邓少海心里也有些感慨,点点头,“嗯,现在还是代和-图-书县长,估计要等到年底人代会选举吧,但也就相当于是县长了,负责主持县政府工作,要过一个程序,地委这一次人事调整晚了一点,好像各县的人代会都已经开过了。”
江冰绫带着疑惑的心情走进邓局长的办公室,邓少海正在接着电话,看到她进来,一边接电话,一边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像宏大水泥制品有限公司门口那一段相当破烂的道路,也在宏大水泥制品有限公司主动支持下开始整修,三个月之后就要变成一条夹道林荫的大道,而给宏大水泥制品有限公司送原料的货车将会改道从宏大水泥制品公司沿河后门进出,这样既避免了这一段道路被碾轧坏,也使得这一段的环境顿时为之改观,而之前县建委和双塬电杆厂协调了多次,都没有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来。
陆为民他认识,但是去谈不上熟悉,只打过一两次交道,那时候陆为民还是地委办的综合科长,他无意间听江冰绫说起过陆为民和她曾经住在一起是邻居,关系还很不错,想一想也是陆为民和江冰绫年龄相仿,都是年轻人,又是邻居,江冰绫又生得很聪慧可人,自然很能博得这些男孩子的喜欢。
“不知道,只说今天地委里边在开会研究呢。”小黄的消息也相当灵通,但对最新消息却还不知道。
一县之长?这可能么?
之前陆为民http://m.hetushu.com到双峰去当县委常委兼洼崮区委书记时,她还去过一次,后来陆为民来丰州时也和她联系过两回,两人在一起也吃过一次饭,但是没想到这才半年时间不见面,怎么陆为民就要当县长了?这变化未免也太快了一点。
但忧的是听说自己接任这个位置的前一任就是前任地委书记的秘书陆为民,这个家伙现在接任县长,虽然才去双峰一年多时间,却在双峰玩得风生水起,个人风格相当强势,在双峰很有影响力,连曹刚都难以压住他的风头,他也有些担心自己过去之后担任分管经济的副书记肯定和县政府那边打交道时间很多,若是和陆为民处不好关系,这一次锻炼只怕就要蒙上一层阴影。
当然邓少海不是怀疑陆为民和江冰绫有什么其他关系,但是像这样漂亮养眼而又生性慧黠的女孩子,肯定很容易和男孩子处得很好,看看陆为民年龄,还不到二十六岁,说是个大男孩也不为过,从工作层面上来接触,肯定见不出,但是私下里,肯定也还是有着年轻人一样的精神和思想。
“不知道,冰绫,你听说没有,邓局要下去锻炼了。”小黄一脸神秘,“听说现在领导要提拔之前都要先到县里去锻炼两年才行。”
“陆为民去年五月就担任县委副书记了,这一次我就是去接替他担任副书记,他现在是县长了。”邓少海和图书笑着看着江冰绫,“你啊你,还说你和他很熟悉,怎么连这点情况都不知道,你没和他联系过?”
至于说在洼崮那边的老百姓感受就更深,药材市场的建成至少吸纳了两三百劳动力进入市场务工,而药材市场生意火爆也使得运输服务变得紧俏起来了,丰祥药业的建成投产使得几十个祖祖辈辈就在洼崮这旮旯里的农村青年第一次可以就在家门口当上了工人,他们并不在乎是不是替什么资本家还是国家打工,他们只知道他们每个月都能在厂里财务人员那里领到一两张实实在在的老人头。
※※※※
江冰绫正在伏案疾书,却听到办公室小黄叫她,“冰绫,到邓局办公室去一趟。”
“联系过啊,上个月我还和他打过电话联系,他还邀请我去骑龙岭去看雪景,他也没说他当县委副书记了啊。”江冰绫大吃一惊,她怎么也想不到陆为民这才多久没有联系,怎么就是副书记了,不对,刚才邓局说什么,县长?“邓局,你说陆为民他当县长?”
“哦,邓局找我啥事儿?”江冰绫起身,应了一声,一边收拾东西。
从组织部那边传来的消息,按照省委组织部的意见,现在干部提拔都必须要有基层工作经验,尤其是要有在县一级领导岗位上工作的经历,这一次让自己下去无疑是一个好兆头,而双峰虽然条件差一些,但是曹刚却和自己很熟悉,和_图_书关系也相当不错。
“我是他的领导?”邓少海愣了一下,也反应过来,大笑起来,“冰凌,你这是说的哪年的老黄历了?”
“怎么了?有难度?”邓少海笑了起来。
“邓局,你是说要请陆为民吃饭?”
江冰绫也是相当冰雪的女孩子,马上就反应过来了,“邓局,你要下双峰?”
像阜双公路的开建,使得县城里边贷款买机械设备的包工头们一下子多了不少;像双峰二中要把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的技校接收搬迁过来,使得双峰二中那边本来有些冷清的南外街门面顿时租金暴涨,原本空置在哪里的门面顿时变得紧俏起来。
听得邓少海突兀的这样一问,江冰绫愣怔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见邓少海含笑望着她,脸下意识的一红,她还以为邓少海是觉得自己和陆为民有那层关系,自己离了婚,替自己介绍对象的不少,自己都婉拒了,邓局也替自己介绍了两个,自己都没有答应,难道说邓局是以为自己和陆为民有这层关系?
当然也不是说自己下去当副书记需要讨好陆为民,但是邓少海还指望着能早一点回来地区来,在他心目中双峰也就是一个锻炼的地方,他也不可能长久在双峰呆下去,没必要和陆为民把关系弄僵,提前联络联络,融洽一下关系,只有好处没坏处,相信对方也一样有这个意愿。
“啊?”江冰绫一脸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