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五十七节 没啥是陆县长办不了的事

拨通七姐家的电话,杜笑眉一听是七姐声音便忍不住问道:“七姐,巩哥在家么?”
“什么想得太那个了?哪个男人离得了女人?漂亮女人哪个男人不喜欢?除非他心理生理有问题,陆县长寡人一个,独自在这边儿,这一年半载身边都没有个女人,就算是他回省城里去对象那里能解解渴,但远水也解不了近渴,老九要脸盘子有脸盘子,要奶子有奶子,要屁股有屁股,既不是黄花大闺女,又没有男人,整天就在陆县长身边,谁能忍得住不偷这一口食儿,那才是真的有问题。”
不过仅仅是这个话题陆为民觉得似乎不值得鲍永贵专门来跑这一趟,自己和唐军的关系不错,这一点鲍永贵也很清楚,即便是不需要他来说什么,唐军要回县公安局担任副局长也不存在什么障碍,那这家伙来主动示好,就有些不一样了。
对于今晚来客陆为民有一些思想准备,但是看到鲍永贵、巴子通和田和泰这些人都出现了,陆为民这才意识到自己赢得这一局对于全县的影响超出了他的想象。
但是鲍永贵来了,而且一坐就是小半个小时,谈得也很开,陆为民就不得不考虑鲍永贵的意图了。
齐元俊十一点准时来,谈到十一点半,才离开。
陆为民随口说了一句好像老鲍不太受曹书记信任,巴子达却来了一句鲍局觉得跟着陆县长走就有盼头,这m•hetushu.com一句话倒是把陆为民逗得直翻白眼,直骂巴子达是不是太想接鲍永贵的班了,才一门心思指望着鲍永贵能上位,弄得巴子达也只是嘿嘿直笑。
章明泉和萧樱是联袂而至,半个小时后,两人才离开,而牛有禄则是九点半才过来,在陆县长房间里坐了二十多分钟之后离开,乔庄比牛有禄晚来十分钟在得知陆县长房间里有客人之后,等了十多分钟牛有禄离开之后才进入,也和陆县长谈了大概有二十来分钟之后离开。
放下电话的巩昌华爬上床,一边笑一边道:“老七,老九这丫头现在也有点儿胳膊肘往外拐了啊,女大不中留这句话也还真准。”
“老九,我去陆县长那里干嘛,今晚他那里肯定很忙,我何必去给他添麻烦?”声音变成了巩昌华的。
陆为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鲍永贵是看上了曲元高的政法委书记位置,曲元高一走,这个位置上空出来,按照常理来说,如果上边或者外边不来人,他这个老资格的县公安局长的确是最具实力的竞争者之一,但是鲍永贵似乎并不怎么受曹刚的待见,就算是曲元高走人,而地区也不派人来,让县里产生,如果得不到曹刚的支持,鲍永贵也很难获得这个人选推荐。
“啥意思啊?”躺在被窝里的杜笑黛见男人手又伸到自己身上来掀自己的和_图_书内衣,也很配合的把身体侧过来。
杜笑眉终于松了一口气,“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嗯,是有些客人来,但也没几个,都是陆书记的熟人……”杜笑眉含糊的回应了一句,只要巩昌华知道这事儿她也就心安了,她深怕巩昌华问起有哪些人来了,那她还真不好回答了,赶紧就把电话挂了。
“九妹说她和陆县长没那种事儿,在这种事情上九妹是不会骗我的。”伴随着床板也发出咯吱咯吱响声,很快女人也开始哼哼唧唧的叫唤起来,“说不定就是你们这些人把陆县长想得太那个了。”
巴子达走时还不忘郑重其事的补充一句,都说陆县长25岁就能当双峰县长,那双峰也就没啥陆县长办不了的事情,县里很多人都对这句话很笃信,鲍局大概也不例外。
鲍永贵在陆为民初来时和陆为民关系相处也还不错,尤其是陆为民下洼崮时为了改善洼崮投资环境,打通交通瓶颈,全力打击省道315上的车匪路霸,需要县公安局的大力支持,鲍永贵给了陆为民很大的支持,不但让刑警队倾巢而出,而且还把唐军安排到了洼崮担任区委副书记,协助陆为民打开局面,加上派出所得力,很快就扭转了局面,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对此陆为民还是相当记情。
所以在巴子通巴子达两兄弟离开的时候,陆为民专门留了一下巴子达,他和-图-书和巴子达关系不一样,也就直接问起鲍永贵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那他都没去陆县长那里坐一坐?”杜笑眉有些心急火燎地问道。
“呵呵,老九,是不是你们招待所今晚门庭若市?”
一直到十一点半,陆陆续续都有客人来,像鲍永贵,像巴子通巴子达两兄弟,像汪大东和田和泰,像彭元国两口子,齐元俊是最后一个客人,因为在齐元俊来了之后陆为民就告诉杜笑眉如果还有客人来,就说自己已经休息了。
齐元俊离开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
“嘿嘿,老九,你巩哥比起明白,陆县长的脾性你还不清楚?他需要的不是你上门嘴巴上道贺,更不需要你那个红包或者提着一点什么东西去登门,对他最好的道贺就是把他交给你的活儿干好,明白么?当然登门去坐一会儿也是一个礼节,不过我下午就在他办公室里坐了好一阵,他叫我晚上就别过来了。”巩昌华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杜笑眉一直在关注着今晚的来客。
巴子达吭哧吭哧半天才说了一句听说曲书记一直在找路子调走。
当齐元俊来了之后而陆为民明确说今晚不再见客人之后,杜笑眉终于坐不住了。
巩昌华在自家女人身上冲刺得更加凶猛,一边喘着粗气道:“男欢女爱,天经地义,你情我愿的事儿,谁来管你?老九只要别被人在床上抓住现行,那就啥事儿没有,和_图_书若是陆县长真要出事儿,那也绝对不会是在女人身上出事儿,当到他这个份儿上,若是真的在女人身上出问题,那才是笑话。”
孔令成来倒是有些意外,虽然名义上说是来汇报明天干部大会的准备工作,但是杜笑眉却觉得没那么简单,她也觉察到孔主任和陆县长关系甚至比陆县长和杨铁峰之间都要熟络随便许多,而外界传言又说孔主任是曹书记的铁杆,而陆县长和曹书记之间的关系并不好,这样复杂的关系让杜笑眉也有些看不清了。
“呵呵,我啥时候问了?我有这个必要去问么?我就是试试老九的口风罢了,嗯,老九还行,有发展前途。”哈哈大笑的巩昌华掀起女人的内衣,揉弄着女人胸前那对奶子,一边褪下女人内裤,分开女人双腿,骑了上去,“也罢,陆县长睡老九,我骑老七,我和陆县长算不算是连襟?”
“啥意思,这不怕我没去陆县长那里我还有点儿感动呢,结果我一问起是不是今晚陆县长那里人挺多,她就支支吾吾不肯多说了,嘿嘿,你说这是不是胳膊肘往外拐了,还说没和陆县长上过床,就这么维护陆县长了,这是讲职业道德呢还是怕我嘴巴不稳影响了陆县长啊?”巩昌华也觉得有些好笑,没想到老九居然还这么口紧,半点风声都不漏。
“你打听这些干啥?”杜笑黛不高兴的道,“老九现在在县委办上班也不容易和图书,也得讲点良心不是,你去问这些,不是让老九难做么?日后若是陆县长知道了,老九还怎么在他身边干?”
吃完饭孔令成也就离开了,而杨铁峰又和陆为民谈了一阵之后才离开。
在她看来杨铁峰来是很正常的,作为副县长兼县府办主任,来拜访新任的县长,准确的说是代县长,这是一个很符合常理的举动,联络一下感情,汇报一下工作,征求一下工作方面的意见,让他这个尚未正式分工的副县长能够有一些心理准备。
唐军是个典型的警察思维,对于在地方上发展毫无兴趣,一门心思想要早一点回县公安局,早就吵嚷着说他已经在洼崮完成了历史使命,省道上的车匪路霸已经成为历史,鲍永贵今晚来也谈到了唐军的安排,大概意思也是想要对县局人事要做一个微调,准备向县委县府建议由唐军回来担任县公安局副局长。
“巩哥,陆县长今天当选,你再怎么也该道贺一下……”杜笑眉也知道巩昌华在这方面肯定比自己精明,但是今晚没看到巩昌华的声音她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在家啊,一大早就回来了。”杜笑黛声音很清晰。
※※※※
像鲍永贵这样当了多年县公安局长的角色,照理说一般的书记县长调整对他来说影响都不会太大,只要没有太过于突出的矛盾,县委书记也好,县长也好,都不会轻易去动这个独立性较强的枪杆子刀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