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五十九节 县情

政法委书记曲元高,邓少海稍微接触了一下觉得对方相当低调,低调得甚至不像一个政法委书记,更像是一个档案局长,邓少海也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低调,半年前的亚洲国际事件使得梁国威落马,而他又是和梁国威关系最密切的一个人,这种情况下,保持低调是必须的。
史春林未免也太高看他自己了,地委组织部副部长,你能代表的顶多也就是苟治良而已,要想代表李志远或者孙震,恐怕你的身份还差了一点火候。
若说是曹刚驾驭掌控不了县委,似乎也不太像,张存厚、叶绪平、孔令成这三个常委都是在他担任县委书记之后才进入常委会的,应该算是曹刚的铁杆嫡系才对,而宣传部长蔡云涛据说也和曹刚走得很近,县委常委在自己和冯可行没来之前也就九个人,就有四个人坚定地站在县委书记身后,那还有什么问题?
“……地委行署坚信在以曹刚同志为首的新县委班子组成以后,双峰县委必定可以在新的一年中取得更大的成绩!”
听到周围掌声响起,陆为民也下意识的拍起了手。
※※※※
真正很坚定地站在陆为民一边的常委里只有关恒一人而已。
事出反常必有妖,邓少海从来不相信曹刚这样在县里边已经浸淫了多年的老手,会毫无缘由的对一个年轻县长这样慎重,这只能说明自己先前的了解和判断只是皮毛,也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因素牵m•hetushu.com扯其中,让曹刚才会这样投鼠忌器。
冯可行点点头,“现在看来,修了也就修了,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当时略有超前,现在看来却是非常英明的,要不修一栋倒土不洋的,这几年过去,又得要琢磨推了重来,岂不是劳民伤财?当然太过于奢靡也不合适,要符合本地财政实际。不过我看了看,咱们双峰除了县委县府这两栋楼外,好像也就只有双峰饭店和电力宾馆两栋楼还差强人意了,不客气的说,三年前,双峰和丰州城市建设之间的差距大概是五年,但是三年后,这个差距恐怕已经拉到了十年以上,甚至十五年,固然有丰州借助地区成立这个优势,但咱们双峰在城建上似乎完全处于一种停滞状态啊。”
“县里边就没有考虑过修一修干部宿舍?”站在县委大院门口,冯可行打量了一下县委大楼,“要说这办公楼,在丰州没有成立地区之前,双峰绝对算是数一数二的,但双峰为什么不修宿舍楼呢?不过接着地区成立的东风,地委行署大楼起来了,估计今年五一就要正式搬迁了,丰州市也沾了光,估计在今年十一之前也要搬进去,宿舍楼也修了一批,基本上都能满足需要了,这也是当时夏书记做的好事儿,替地区和丰州市的干部们都解决了后顾之忧。”
冯可行婉言谢绝了孔令成这边替他腾房子的建议,县委有宿舍,但都和-图-书是老房子了,而且都住得有人,很多都是一些半边户或者新分来尚未结婚的学生打伙挤着住,但邓少海和冯可行来了,就不得不腾房子出来,总不能让他们俩没住的。
作为主角之一,这个时候他却格外的清醒冷静。
史春林的话有点警告的意图在里边,也许是陆为民在担任县委副书记时候风格过于突出强势,使得曹刚和地委里边都对他的表现有点担心,所以才会在他担任县长这件事情上拖了这么久,甚至拖过了县里人代会,当然也不排除地委就是刻意为之,让你暂时代理一年,稍稍收敛一下,不要过于特立独行。
史春林说完之后,台下立即响起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但是这个家伙看上去还一副满面春风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就这份城府也足以说明这家伙可以出师了。
邓少海也在很隐秘地观察着和自己邻座的陆为民。
陆为民脸色变得越发温润自然,甚至嘴角还浮起了一抹笑意,双手合十,双肘撑在桌案上,身体微微向前倾,似乎很是认真的倾听着史春林的讲话,而且还十分赞同。
想到这里邓少海就有些头疼,这才来第一天他就能感到双峰县里隐动的暗流,陆为民虽然年轻,但是却很有影响力,从人大主任杨显德与陆为民的关系密切,从县委副书记孟余江的态度模糊,从两个县委常委蔡云涛和孔令成与陆为民谈话时的那种亲密态和*图*书度,他都觉得这里边水太深了,他一时间还看不清楚双峰县委这个圈子里的真实情况。
史春林的几乎每一句话都不离“以曹刚同志为首的县委班子”,却半句不提县政府这边,尤其是自己这个代县长才刚刚上任,要说自己刚刚入主县府,县府班子也一样才算调整到位,再怎么也应该对县政府这边提一些要求或者做一番鼓励,但是却只字未提,这让陆为民更感觉到其中的微妙。
邓少海和曹刚私交关系不错,但不代表在任何问题上他都会无条件支持曹刚,他有他自己的思维判断力,他也需要对自己的前途负责。
今天史春林大概也是受地委领导的委托来说这番话,只不过这番话多半不是受地委组织部长安德健的委托,而是地委副书记苟治良的意思。
邓少海也曾经猜测过会不会是来自地委的因素,但是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怀疑,作为县委书记既然被地委搁在这个位置上,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他都获得来自地委无条件的支持,即便是陆为民和安德健关系在紧密,但是像曹刚这样的县委书记的命运已经不是安德健这个组织部长能够左右的了,如果陆为民真的逾越过分,曹刚完全可以不给安德健面子而直接予以反击。
史春林话语里很有些代表地委意思的味道在里边,在话里谈到了地委对去年双峰工作是基本肯定的,但是却对双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县里也http://m.hetushu.com不是没修,但是都是八十年代的事情了,都挤在几条老街上,双峰县城里变化很小,也没有拓展出新城区来,加上县里财政一直困难,所以这几年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孔令成也有些感慨地道:“当初就是修县委县府这两栋楼,那也是付出了惨重代价的,冯书记你现在是纪委书记,也大概也知道咱们县里修办公大楼折腾有多大吧?”
尤其是张存厚这个组织部长更是从地委下来,很明显还有着一些特殊含义,而叶绪平是本地老资格干部,据说更是和陆为民很不对路,却在曹刚的运作下担任了常务副县长,牵制掣肘的味道太浓了,而孔令成更是曹刚一手提拔起来,并且还把另外一个和陆为民关系密切的常委、前任县委办主任成功的边缘化,变成了统战部长兼总工会主席,这种情形下,要说曹刚压制不住陆为民,显然说不过去。
来双峰不是混两年就能行,如果他想要在回地区之后获得一个让他自己满意的位置,那么在双峰这两年,他就得要拿出一些像样的东西来,就像是他的前任陆为民一样玩得这么风生水起,让无数人侧目一样。
“行啊,和我搭伴,我正说每天吃饭一个人孤单寂寞呢,老冯来了我就有伴了。”陆为民笑着道:“老孔你也就别劝了,好容易我才找个伴,你就别瞧破锣了,反正这招待所也就还有四五个月的寿命,到时候我和老冯再一起去找hetushu.com宿处。”
冯可行的态度也让孔令成松了一口气,邓少海一个人就要好解决得多,原来张存厚来时也腾了一次房子,正好还剩一间,邓少海住下正合适,冯可行要住的话,还得另想办法,他不住,住招待所,那再好不过了。
也许是一时口误后者没有在意,但也许就是刻意为之了,陆为民现在还无法确定,也不知道下边这一帮人是否听出了这其中的弦外之音。
冯可行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和自己相隔几个位置的陆为民,史春林的话语里明里是在鼓励双峰县委要加强团结齐心协力,但是已经有了一点隐隐的提醒之一,县委才是领导核心,一切工作都必须要讲求民主集中制,要统一到县委领导下开展工作,他不信陆为民听不出这里边的弦外之音。
就算是孟余江和曲元高保持中立,陆为民也应该毫无胜算,但是为什么自己却总感觉到曹刚对陆为民有一种说不出的警惕甚至是戒惧的心理呢?
“不用了,我看我还是就住招待所了,这让县里腾房子也麻烦,关键是上哪儿去吃饭?在招待所里啥都解决了,没事儿可以和陆县长搭搭伴嘛。”
正因为如此,邓少海才觉得有些看不清。
陆为民不知道这是史春林的即兴发挥,还是受苟治良或者安德健的委托来表达了这个意思,那就是双峰还有很大的潜力开挖,新的县委班子健全之后,要充分发挥县委的主导作用,让双峰工作在县委领导下大步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