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六十四节 抛出橄榄枝

“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等过了这个坎儿吧。”邓少海面色不变,很自然的点头应允。
“哦?就按照老冯的意愿吧。”陆为民笑了笑,看来冯可行还是相当低调谨慎的,自己住的这种套间,他就不愿意住,非要住那种单间,而且和自己住的一个在这一头,一个在那一头,相隔甚远,这家伙是要干啥,避嫌,还是可以要和自己拉开距离?
见陆为民有些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杜笑眉只觉得心里一慌,咯噔一响,下意识的就嘟囔着想要走:“我走了,你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事情。”
“哦?你认识他们?”陆为民扬起眉毛,讶然问道。
想到这里陆为民就不由得哑然失笑,大概也是要寻求一个心理上的安慰吧。
“也许吧,是有点儿理想化,不过我觉得至少我们要有这样一个目标,至于说解决时机上,可以根据县里发展和财政增加情况来看,但是最起码必须要彻底清理,坚决防止这些脓包继续膨胀下去,这一点我觉得很有必要。”
“嗯,冯书记休息了,在那边儿,他说他不习惯住太大的房子,所以坚持要住那边。”杜笑眉指了指拐角那边。
似乎是觉得自己一个女人家说这些话有些出格,杜笑眉戛然而止,弄得陆为民禁不住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她,“怎么了,怎么不说下去了?”
“为民县长,我粗略估摸了一下,这怕都是涉及到几千万的烂帐啊,去m.hetushu.com年双峰财政收入才多少,现在还捅下亚洲国际这样打一个窟窿,我知道县里打算用县旅发司的股权来填这个窟窿,但是那也只能济一时之急,如果真的要想把全县二十多个乡镇合金会的窟窿来补上,那得几千万,县里财政根本支撑不起,县里也不会同意这样做,说难听一点,各家娃娃各家抱,县里也没有义务来替各乡镇还他们捅下的窟窿。”
这似乎有点儿掩耳盗铃的味道,若是他真的和自己站在一条线上,就算是你不住在这招待所,搬去和张存厚住在一块儿,那还不一样?
“我赞同你这个意见,正如你所说的,合金会的问题是个大隐患,目前合金会的工作人员素质能力根本难以胜任他们所从事的金融经营工作,对管理和风险评估这一块他们可以说欠缺很多,所以产生不良贷款也就很正常,必须要进行清理,至少我们要做到这个脓包不再长大,那么可以根据县里财政状况来综合考虑。也许双峰经济发展真的起来了,财政状况增加速度很快,两三年后就真的能解决这个问题了呢?”
陆为民摇摇头,“道理很简单,就像你说的,各家娃娃各家抱,地区会替你抱,省里会替你抱?但是我们看得到,一旦国地税分家,从县里到乡镇,财政税收都会出现一个艰难期,即便是没有这个原因,以现在乡镇这一级的政府要想把这些窟窿填和_图_书平,都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除非是有其他渠道收入来源,比如工业的高速发展带来税收,或者土地、矿产等资源的出让,但这对于很多农业乡镇来说都不现实,就算是有这种可能,如果我们走到前面,把这些脓包挤掉了,也可以让这些乡镇政府轻装上阵,对于乡镇这一级规范管理,和谐干群关系,也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陆为民回到招待所,杜笑眉还在强撑着眼皮子没睡觉,见到陆为民回来,这才打起精神,迎上来问要不要夜宵。
“哪么一回事儿?我还没弄明白呢。”陆为民瞪大眼睛莫名其妙地看着杜笑眉。
杜笑眉脸一红,“就那么回事儿,有啥说的?”
“慌什么?”陆为民强压住内心的如雨后草原上疯长野草一样的欲望,漫声道:“她们都睡了?”
没等话语说完,陆为民的手已经探了过来,一下子就勾住了她的腰肢,“啊”声尚未出口,陆为民便已经把杜笑眉揽在怀中,一只手竟然沿着绣袄下的薄羊绒衫滑进直筒裤的裤腰里,向下一探,隔着薄薄的秋裤按在了那丰厚阴阜上,浪声道:“是不是这个大腿缝间能把人吸成人干?”
“看来我们在这一点上有一致的看法,老邓,这个坎儿过了,咱们好好交流一下这方面的看法,一个金融信用体系的打造和管理,一个是招商引资工作,而这两者又都依赖于我们县怎么来营造一个适合经济发展和_图_书的创业环境,我觉得双峰要想在经济发展上超越那些已经走到前面的县市,恐怕就要在这个问题上下功夫才行。”
杜笑眉当然明白陆为民所说的她们是谁,随口道:“睡下了,这都十二点过快一点了,谁还有这么好的精神……”
见陆为民若有所思,杜笑眉也接过陆为民的皮包,跟随着陆为民进了房间,“陆县长,是不是情况很严重?付天华和张艳秋真的潜逃了?”
邓少海微微点点头,他也需要给陆为民一个台阶下,何况以目前国内经济发展形势来看,还真不好说两三年后双峰经济规模和财政状况能达到一个什么状况。
这个话题太大了,不是几句话就能说得清楚,更何况最关键的还是县里没有这笔钱来解决这个问题,即便有,县里也不会同意来解决这个问题,那有太多更需要解决的问题等着呢。
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今儿个是怎么了,也许是今天连番工作上的巨大压力让他的精神反而处于一种感觉异常的亢奋状态,让他内心深处涌起一阵有些暴虐般的冲动,尤其是看到眼前这个惊惶中夹杂羞涩甚至还有一丝娇怜的女人,他内心深处想要狠狠蹂躏爱抚这个女人的冲动就更甚。
那一句“女人大腿缝间”几欲不闻,瞧见杜笑眉羞涩的模样,陆为民这才反应过来,心里顿时一荡,就有些心旌动摇,却见杜笑眉只穿了一件紫色的薄绣袄,连外衣都没穿,一条合体的直hetushu.com筒裤,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更把浑圆饱满的长腿显得匀称健美。
“付天华多牛的人,县城里有几个不认识?别看他就是凤巢镇的一个副书记,但出手阔绰大方,在县城里也是很得意的,打牌一晚上输个三五千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张艳秋是离过婚的,还没三十岁吧?没孩子,老家是铁杉乡的,长得挺不错,早就和付天华搅在一块儿了,付天华老婆还为了张艳秋到凤巢镇里闹过几回,听说都闹到要离婚了,后来不知道啥原因,他老婆就不吭声了……”
“老邓,我也知道这个窟窿大,但是不解决这个问题,这些窟窿还会越变越大,合金会这些管理人员根本就不具备金融业务经营的能力,加上乡镇这一级政权的干预,风险控制更是无从谈起,可以想象得到这些合金会怎么变成乡镇政府甚至个别领导的提款机。”
陆为民也有些乏了,摇摇头,“老冯休息了?”
陆为民的目光望过来,让邓少海心中也是一颤,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抛橄榄枝么?这样公开的示好自己,还真是让人有点儿吃不准。
※※※※
“我知道你说的县里不会同意的意思,他们指望省里和地区来扶持一下,但我可以肯定的说,就算是日后省里甚至中央要统一解决合金会的问题了,那顶多也就是在资金调配上给予保障一下,但那都会算在县里欠上边的帐上,从今年开始国地税分家,涉及到相当大一笔转移hetushu•com支付,肯定最终都要从这笔转移支付上斩下来,指望省里或者地区替你出钱还账,那纯粹是痴人说梦。”
杜笑眉没想到今天陆为民竟然如此大胆,甚至连房门都还只是虚掩,又惊又怕又羞之下,下意识的赶紧关上房门,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为民县长,你这个设想虽然很美好,但是不是有些太理想化了?”邓少海笑了起来,都说陆为民是个搞经济的能人,没想到他却在这一点上似乎太理想化了一些,替各乡镇把这些窟窿填平,就能解决问题了?各乡镇就能轻装上阵谋发展了?
邓少海见陆为民表情沉肃,不像是玩笑话,沉吟了一下才道。
杜笑眉脸红得如红布一般,她还以为陆为民是故意调戏自己,要自己说这些荤话,咬着嘴唇恨恨地看了对方一眼,这才如蚊蚋一般地道:“都说付天华本来身体就不行,现在又贪恋上两个如狼似虎的女人,硬是被两个女人活生生给吸成人干了,迟早得死在女人大腿缝间。”
陆为民也知道要在这个问题上说服邓少海不容易,准确的说这应该是一个几年规划,短期内要解决不容易,他只是想借这个机会来提醒邓少海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在紫坪乡付天华还有一个相好的,好像姓刘吧,是乡上的计生专干,也才三十出头,是有男人的,男人好像是铁路上的,平时都不在,付天华回家时间很少,要不四十来岁的人瘦得给竹竿一样,人家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