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六十六节 挤兑

“张婶,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们合金会领导的确才调整了,至于说前任领导出了什么事情,那有司法机关在调查,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们这边的营业不受影响,您要取钱也好,存钱也好,都和往常一样。”小丫头长得很普通,但词锋却是很利,“张婶,若是有急用,您该取还得取,那点利息也不能顶事儿不是,当然若是没有急用,听了一些流言蜚语,那您得自个儿掂量,反正我们这里每天都准时营业,星期天也一样,这么些年了都这样……”
“喂,小施,你可别骗我们老人家,我们在这里存的钱都是血汗钱养老钱,真要取不到,那我们这些人就没法活了,听说你们合金会里了事儿,是不是有这回事儿?”
曲元高和鲍永贵协助陆为民坐镇这个点,相对来说凤巢镇的点反而压力较小,毕竟在那边存款的大多是本地人,凤巢区镇两级干部都在那边,叶绪平也负责那个点,估计压力不大,关键是这边。
“这里这么多人已经去了十几二十万走了,我们都连麻烦没打一个就兑付了,但人家是按照规矩来的,你这个是大额,又是提前支取,你看看,这墙壁上的注意事项写得很明确,你存钱的时候我们也给你提醒过,你这个时候来耍横,那就是捣乱了……”
八点半一到营业点准时开门,一下子就涌进来二三十人,吵嚷着要提前取款。
话音未落,吕璞金顺手将旁边那个箱子打开,里面满满实实堆满了一扎一扎的www.hetushu•com百元大钞,“如果你昨天预约了,今天就可以取给你,但你今天预约,那就只能明天请早,这是规矩!不关你事十万,还是一百万,都一样!但我要告诉你,取钱是一回事,如果你要胡乱造谣,那我们就要向公安机关报案,刚才我们都说了,个人出问题是个人的事情,和单位无关,这是政府开办的合金会,政府担保……”
见这柜台上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百般解释推诿,甚至比往常更快捷,胖大婶和那个老两口都有些犹疑不定了,合金会也没有掩饰出了事儿,只说领导出了事儿已经换了,看样子问题应该不大,这营业不受影响,而且还说这春节边上,中午也照常营业,下午还要晚半个小时关门。
后边是个刚存进去没多久的客户,小丫头简单询问了一下之后,很快就替对方办好了手续,一叠钱取给对方,示意对方当面点清,然后迅速开始接更后边的单子。
“笑话,合金会的钱都能被取光,那除非共产党垮台了!”小丫头牙尖嘴利,毫不客气地道:“大爷,您就抓紧时间填单签字,人家后边还等着办呢。”
“肖大爷,我知道您消息灵通,没错儿,我们这里是出了一点儿问题,不过我刚才都说了,那是他个人的事情,该公安局管也好,检察院管也好,自然有司法部门去管,对我们合金会经营没影响,您要取钱,请便,这春节边儿上了,我们中午不休息,晚上我们在延长半个小时和_图_书,只要有人来办理业务,我们就一直办理,这是政府办的合金会,法律保障的,你真以为这是国外资本家私人开的银行不成?咱们这里是社会主义社会,共产党还在台上……”
吕璞金洪亮的声音加上昂扬的气势一下子就把黑面男子气势给压住了,他本人也知道提前支取大额现金要预约,只不过是因为心急火燎,深怕取不到钱,所以才会这样,见到对方气场很足,不像是虚张声势,顿时就萎了,“我又没和你说,要你多管闲事?”
小丫头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但是语气里边却带着开玩笑的口吻,弄得老头想要发作又不好发作,怕别人说他欺负女孩子。
但是这种事情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辟谣,现在这保密观念根本跟不上,你越是辩解,可能越会给人一种欲盖弥彰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越是会引发人们的担心,更要提前取款,所以只能以平常姿态应对,利用储户对政府信任和对未到期利息损失这个心理来尽可能把事态稳定下来。
陆为民略作思索,点点头,“行,你安排好人去把钱接过来,别出问题。”
陆为民点点头,不再言语。
绝大部分都是五千到两万之间的小额存单,也有两万以上的甚至还有一张十万的,这些人一进来就七嘴八舌的相互询问起来,看到营业点上工作人员表情并没有多少异样,依然有条不紊的在登记办理,这原本已经有些紧张燥辣的气氛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大和*图*书爷,你怎么这么说话?你要取钱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利息,合金会是合法金融单位,存取自由,储户的钱有国家法律保护,有政府保证,和谁出没出问题没多大关系,就算是有哪个个人出了问题,那也是他个人的事情,和合金会这个单位没多大关系,这一点请大家防线,喏,大爷您把身份证给我,填写一下这个单子,这里最下边签好字,我马上把钱给您。”
“对不起,你这是大额存单,提前支取需要提前一天预约,请到这边登记。”看了一眼对方单子,小丫头立即把对方带到另一个窗口,“请在这里登记,身份证……”
小姑娘嘴巴听利索,而且分寸也拿捏得很好,既要反驳,但是取款给对方的态度却丝毫不变,半点都没有要挽留的意思,弄得老头旁边的那个老太婆反而有些迟疑了,“老头子,要不我们不忙取……”
“为什么要预约,我现在就要急用!”有些紧张的黑面男子一听急了,粗声道:“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现在就要取钱,必须马上就要取!是不是你们没钱了?你们这个合金会有问题!”
站在老头后边得要胖大婶迫不及待的挤上来,她也是一张一万的存单,还有两个月就到期,这要提前支取就按活期计息,损失让她肉痛,本来有些犹豫,但看到今天来取钱的人明显比往常多了许多,本来有些犹豫的心思又坚定了,庆幸自己来得早,但是听得这姓施的小丫头这么一说,她心里又拿不准主意了,是啊,www.hetushu•com这合金会是政府办的,政府办的还能垮了付不起钱,还能把老百姓血汗钱给吞了?
“陆县长,我估计这五十万有些悬,我看到门外都有几个人在那里溜达,估计就是要取款的,其中有一个我认识是南街上做百货生意的,前两年赚了不少钱,我老婆和他老婆比较熟,听说他们家在这里存了不少,但好像都是陆续来存的,估摸着是多张小额存单,如果像这种情况比较多的话,那可能会有些问题,我看是不时把那五十万先送过来,免得临时……”鲍永贵走到陆为民身旁,小声道。
“你别听她们这些小丫头在哪里瞎掰,待会儿真要把钱都取光了,你哭都哭不出来!”老头子不为所动,坚持要取。
胖大婶和老两口的表情立即也影响到了已经涌进来的其他储户,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但是出于对自己钱安全的考虑,绝大多数人还是选择要取钱,柜台里的工作人员也都不再多做劝说,只是动作麻利的查单核对,办理手续。
看到合金会办理取钱如此爽快,不少人开始放下心来,更有一部分人也开始琢磨是不是再观察一下。
“有问题?!有问题我们还敢光明正大的开门?!”陆为民心里正有些发紧的时候,那个一直在隔壁办公室里的吕璞金出现在了窗口,“去大额现金必须要提前预约,这个规矩不是合金会一家的,你到其他银行去问一问有没有这个规矩?没钱,你能取得完?”
“我这张是十万存单,要马上取。”一个黑面男子终于和*图*书轮到了。
“大爷,你这张存单翻了年就到期了,只有一个月时间不到,真要提前支取么?那就只能按照活期计息了。”小姑娘看了对方一眼,两万块钱,还有一个月到期,很显然是因为得到了风声才来的。
那个年轻的吕镇长依然在和几个办事人员叮嘱着如何保持最正常姿态,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事件,讲得很透彻也很轻松,不时调剂一下气氛,很快就让一帮都还有些紧张的小姑娘放松下来。
县城里的人形形色色,消息灵通,若是知道了凤巢镇合金会出了问题,恐怕第一时间就会来取款,形成一股压不住的风潮蔓延开来,那问题就大了。
“哼,活期就活期,总比连本都拿不回来好。”老头子气很大,“你们这是什么合金会啊,尽出烂事儿,老百姓的钱都得被你们折腾光,到时候取不出钱来,让我们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啊?”
“我是合金会新的负责人,凤巢镇副镇长吕璞金,怎么不管我的事?你要毁坏我们凤巢合金会的名声当然不行!”吕璞金理直气壮的道。
“我告诉你,你们就别再这里蒙人了,我们都知道你们合金会除了事儿,负责人卷款逃跑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老头子被气坏了,怒声道。
胖大婶顿时就迟疑了,这丫头她也挺熟,话也说得在理,却看自己前面那个老头也被他老伴拉到一边儿,示意她先办,看了看四周,让开一个位置,让给自己后边这个储户,“要不,你先来。”
“好。”鲍永贵很有信心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