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六十九节 财政局长

冯可行笑了起来,对陆为民的自卖自夸也是不置可否。
“相互监督,相互监督。”冯可行对陆为民的惫懒也是无可奈何,但陆为民所说的也没错,他还是未婚青年,真要和哪个女人有了啥,只要那女人也是没结婚的,那真还没有人能把他做个啥。
“方局,陆县长和冯书记都吃得辛辣,我让厨房里替你弄个清淡一点的菜。”杜笑眉也很优雅的走过来,方璐这女人也是一个不得了的角色,她也能感觉到这女人对自己态度的变化,自己一调到县委办这边来之后,方璐见到她打招呼时语气表情都热情了不少。
从某个角度来说,现在把这个脓疮彻底挤爆,让地区或者省里来把这个问题彻底解决了,未尝不是好事,这对于今后县里的经济发展也算是扫除了一个隐患,也更能轻装上阵,但是谁也不愿意在没有高层指示时来提前挤掉这个脓疮,像自己还不是要从县里这个角度来考虑,先把这个脓包给捂着,深怕给弄爆了。
方璐走到食堂饭厅门口时就听到了陆为民和冯可行在相互调侃打趣,心里也有些诧异。
“没问题啊,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真要找不到对象,咱们双峰县未婚女孩子那还不任陆县长你挑选,只要你看上的,方璐保证替你上门提亲,一准儿成!”方璐气势如虹。
来双峰之前就听说双峰、大垣、阜头这三县的风气和丰州、南潭、淮山这边的风气不太一和图书样,女人不但生得漂亮,而且性子都很活泛,来之前老婆也是很不放心的叮嘱,让他少和县里的女人接触,若是知道了,定然不会甘休。
“方璐,你这话可是在诬蔑我啊,到时候我找不到对象可要找你负责。”陆为民也是对这种荤素不惧的半老徐娘无可奈何,尤其是李廷章和这女人也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他还更不好多说啥。
都说方璐和李廷章颇有些瓜葛,但是这话也只是在下边流传,李廷章在临走之前也没有刻意提及方璐,只说方璐业务精熟,是搞财政的一把好手,倒也没有说其他,陆为民来双峰之后和这个女人接触也不多,也就是泛泛之交。
方璐的大方让陆为民和冯可行一下子就拉近了与她的关系,气氛也一下子变得融洽了不少,陆为民点点头:“嗯,需要不需要,的确只有你们两口子尤其是你自己最清楚。”
不能不说这双峰县产美女,至少在这县委县府大院里这些个女人都还是上得了台面的,不说萧樱,无论是已经身陷囹圄的詹彩芝,还是眼前这个方璐,都应该说颇有几分姿色,只不过年龄稍稍大了一点,但是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绝不为过。
“可行,这玩意儿比起那些个枸杞三鞭之类的浸泡的药酒强多了,正宗山中野味药材,哪像那些个药酒,给你随便弄点儿劣次药材泡上,然后上点染料,看上去就像是泡了许久的了,和*图*书结果只有你喝下肚才知道好不好。”陆为民端起酒杯,和冯可行碰了一碰,小口抿了一口,“这玩意儿不能多喝,要不晚上你就会觉得难受了。”
想想也是,原来自己在这招待所虽然当个主任,但是谁都知道这不过就是一打杂角色,但是到了县委办就不一样了,尤其是还接上了招商引资的活儿,杜笑眉能够清楚的觉察到那一段时间里县委县府大院里那帮人眼里艳羡嫉妒的目光,简直就能把人吞了。
“得,得,方璐,别得了便宜卖乖啊。”陆为民赶紧举手投降,这种女人顺杆子就爬,要和她们斗嘴,你就别想占好,“是不是有反应了?”
“嘿嘿,可行,我有分寸,不过就算是我真要出了轨,好歹我也是未婚青年,顶多也就是小节有失罢了,你们不一样啊,有妇之夫,真要出了事儿,那就不好交代了。”陆为民乐呵呵地道:“所以我得好好监督你才对。”
对于陆为民的打趣,方璐也笑了起来,“陆县长,你可还是没结婚的人啊,说这种话不怕找不到对象?不对,我听说陆县长好像是有对象的,在昌州吧,怎么从没见来过啊?不是还只停留在写情书打电话的阶段吧?”
这个鬼女人,陆为民心中暗叹,“嘿嘿,这是秘密,不可对人言。”
“陆县长,冯书记,就这么简单对付一顿?”方璐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陆为民旁边,“笑眉,给我也hetushu•com来添一碗饭,多炒一个菜行不?”
杜笑眉和方璐也不陌生,县里的财神爷,而且是女财神爷,人也生得妖娆,走到哪里都是招人眼球,而杜笑眉又顶着这开元杜九娘的名头,自然也少不了认识机会。
“是不是怕咱们双峰的姑娘们知道陆县长你有对象了太伤心?还是影响陆县长在我们双峰骗取女孩子芳心大业?”方璐牙尖嘴利,对这个比自己小十来岁的县长是半点不怵。
这毫不在乎的回答直把陆为民和冯可行弄得面面相觑,忍不住都笑了起来,男人都这样,明知道不可能有什么,但还是都喜欢和漂亮女人斗斗嘴,哪怕是嘴上占占便宜,心里也是舒坦的。
“谢了,别太麻烦,能将就对付就行。”方璐大大咧咧的抬手把陆为民和冯可行还在争论的那罐酒拨拉过来看了一看,“陆县长,这酒就是骑龙岭的养生酒?我原来也听说过这酒名头,都是山里几个老猎户自己酿自己泡的,没啥章法,各家的风格都不一样,前年我给我们家老爷子弄了一罐,他喝了之后也说这酒劲儿不赖,也是他去年走了,要不估摸着每年都得要去求汪大东了。”
“冯书记,谢谢你的关心了,我也问过我们家那一位,你听他怎么说,他反问我,说你觉得我需要么?”方璐面不改色心不跳,笑嘻嘻地回应道。
“方璐,真还看不出你对你家老爷子这么孝敬,不过这酒是男人都该喝,和_图_书你们家那一位才真该补补才是。”冯可行笑眯眯的道。
“为民县长,那你更要注意了,孤家寡人一个人在这边,身边蜂环蝶绕,别不小心就钻了石榴裙了。”冯可行半调侃半揶揄的打趣道。
像这个方璐刚四十,脸盘子生得白净清爽,一头乌黑油亮的卷发,十年前据说也是县里很有名气的美人,除了人才外,方璐也是从县财政局一步一个脚印的干起来的,业务能力没得说,就连梁国威对女人一直有偏见的性格,对方璐也是交口称赞,原来也有风传她是副县长的候选人,但是后来却没有了消息。
“可以理解,谁的钱都不是白来的,这要血本无归那都受不了,托熟人亲戚朋友来探个底,也很正常。”陆为民心中笃定。
她没想到陆为民这么快就和新来的纪委书记关系搞得这样好,也不知道他们原来就认识了解,还是出于礼貌坐在了一起。
“哟,方璐来了,吃了没?一起一起。”陆为民见到方璐婀娜娉婷地走了进来,点点头,笑着招呼着。
他喝了两杯,感觉这酒的确和寻常酒店里那些浸泡的药酒不一样,都是用地道药材浸泡的,能送到陆为民这里来,肯定是拿得出手的东西,洼崮那边是陆为民的老巢,又是传统药材主产区,这药材泡酒在这边也很有历史传统,自然也是相当有分量的东西。
见这女人如此大方,冯可行也有些刮目相看。
自己判断没错,付天华和张艳秋能http://m.hetushu.com这么准确的卡住时间,把一切扫尾工程做得这么干净,除了知道县里下了决心要清理合金会之外,肯定也在县里这些部门里边有很灵通的消息,而他们当初也就是冲着这些人的关系户来发展,这些人冲着高息去,现在见出了事儿,亲戚熟人朋友自然要通过各种关系来了解底细,看看县里是不是会为合金会的事儿兜底,可现在自己还不得不苦心孤诣的演这么一出戏,增强大家的信心,否则这真要演变成挤兑风潮,那双峰县就成了罪魁祸首了。
“陆县长,瞧你这话问得,就像是问人家是不是怀孕有反应了。”方璐娇笑着有打趣了陆为民一句,这才点点头,“有反应了,我从五点钟在办公室里坐到六点钟出门,接到了六个电话,都是来关心我是不是当面质问了新任县长县财政是不是要为合金会担保的问题,还有就是今年财政状况问题,陆县长你猜得真准,这些人门道都挺精的,还有三个是来串门儿顺口问的,包括咱们局里的几个中干,估摸着也是代表不少人呢。”
对冯可行的打趣,方璐不以为忤,这么多年对于这些半荤不素的话她早就习以为常了,相反她还挺高兴,这说明新来这位冯书记对自己印象不错,要不也不会这么随口开玩笑。
方璐到招待所见到陆为民时,陆为民正颇为得意的向冯可行介绍着这来自骑龙岭的养生酒,味道浓郁,药劲儿十足,抿一口回味悠长,喝一杯丹田气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