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七十二节 偶遇的感触

莫萏自从出了那一回事之后,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和那个叫常雁的同学也就断绝了关系,也许是觉得那一晚的事情太过羞人,莫萏也没有让父母知道实情,而陆为民和萧劲风也都从未向外人说过。
“不是我想教书,而是我不想整天没事儿就感谢打杂的活儿,那要不了两年我学的东西就忘光了,不是说三天不练手生么?我也想到厂办啊,宣传部啊,团委啊,这些单位去,可我去得了么?现在连书都没得教啊。”
汽车缓缓停下,陆为民刚下车,何明坤已经把提包拿了下来,想要送陆为民进屋。
陆为民转过身,脸上浮起惊喜的笑容,“萏萏!”
看见少女清冽的目光里荡漾着一抹惆怅郁闷,陆为民心里没来由的一点暖意浮起,这丫头想到前世中她被姚平糟蹋之后迅速沦为195厂大名鼎鼎的破鞋,而莫老师却被活生生气死,想到那一晚惊心动魄的一幕,甚至联想到了范莲在丰州饭店锦澜苑的同样遭遇,陆为民心里没来由的一阵豁然畅快。
谁都知道今年这个年不好过。
看见陆为民似乎有些走神,莫萏轻轻敲了一下陆为民的头,满脸甜美的笑容更让从走神中清醒过来的陆为民心中赞叹,“怎么了?”
陆为民对何明坤的这般有心也颇为惊讶,自己这个秘书还是深得当秘书的个中三味,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中都能很精准的捕捉到自己需要,这就是悟性,而和*图*书很多人给人当一辈子秘书,眼明手快腿勤嘴严都做到了,可就缺这点悟性,这就是一个好秘书和一个优秀秘书之间的差距。
汽车沿着法国梧桐下的林荫夹道缓缓行驶,何明坤对这一片并不太熟悉,只来过两次,但是他刻意记了这边的路,还专门抽时间在这边转了两回,所以也就有了印象,很顺利的找到了陆为民父母家所在。
不过何明坤却对老板绝对信任,老板敢表这个态,那就肯定能做到,对这一点,何明坤丝毫不怀疑。
女孩叹了一口气,195厂这两年效益不太好,但子弟校更是很多厂子弟和不是昌州人想要留昌州的最好去处,连续几年子弟校一次就进十来个教师,一下子就饱和了,莫萏能回子弟校都还算不错了,现在也就是打杂,要想轮上教书,恐怕还得好好表现一下。
“下午我不用车,你自己转一转,休息一下,明天早上来到南苑那边接我就行了。”陆为民摆摆手,示意何明坤把包交给自己。
让他有点担心的倒是县委曹书记那边会不会对老板的这样风光霁月不高兴,毕竟这么大的风头被老板一人出尽如果不是曹书记和老板有默契,很难说曹书记能不能对这事儿看得开,尤其是根据他观察曹书记和老板之间的关系很难用一句话说得清楚的情况下。
汽车缓缓驶入195厂的生活区,生活区里依然显得很热闹,虽然这一两http://www.hetushu.com年195厂并不太景气,但是作为国营大厂的底蕴犹在,无论是商业区还是住宅区都和昌州市区的格局有些不一样,来自江浙和东北的口音混杂在生活区里,颇有一些南北交融的味道。
“真的?那可真好。”莫萏眼中露出一抹喜悦,“我爸就说你们那一届是最有出息的,不管是当时表现好成绩好的还是表现不好成绩差的,都和其他几届不一样,说你们一定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195厂和与195厂配套的昌发公司都是五十年代末开建六十年代初建成的,早期的一二三批职工是从东北和江浙一带原有的各家企业陆续抽调搬迁过来的,有不少甚至是一个车间甚至一个小厂整体搬迁并入195厂和昌江发动机厂,按照苏联专家规划和建议,统一进行布局。
“分在哪儿?回厂了?”陆为民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目光明澈,娇靥似火,图上戴着一顶天青色毛线帽子,一袭火红的绒衣把傲人的身段遮掩去不少,笔立修长的双腿被牛仔裤绷得紧紧实实,一双旅游鞋蹬在脚上格外明丽动人。
莫萏的话再度让陆为民想起自己读书时经常在莫老师家补习功课时的种种,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忍不住抚弄了一下对方带着帽子的脑袋,“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一晃这么多年就过去了,真快。”
陆为民从裴和杰办公室出来时,松了一口大气。hetushu•com
听得陆为民话语中的感慨,莫萏也有些触动,“嗯,一晃,我们都工作了,我爸却老了。”
“嗯,回厂了,到学校这边儿,可是学校这边老师够多了,开班又不够,我还没轮上资格教书呢。”
“又走神了,读书时候你就爱走神。”莫萏噘着嘴巴双手叉腰,妩媚迷人的表情让陆为民也不能不承认195厂的女孩子比起双峰的美女来的确别具一番风味,那种邻家小妹的清甜可人和隋立媛、杜笑眉这样的熟女相比,更像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何明坤立即将右转弯改成了左转弯,引来后边出租车司机的一声咒骂。那边是指195厂生活区里的陆为民父母家,作为陆为民秘书,对于老板的口头禅他已经不需要思索就能明悟过来做出反应。
莫萏的父母不过是中学的普通教师,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莫萏才能分回子弟校,但是要指望在子弟校里能得到什么重用青睐,那就不太现实,这年头若是没有一些特殊的关系,那都是要讲求论资排辈的,哪怕是最简单的本职工作——教书。
莫萏大一直等到半个月后才来陆为民家找陆为民,不过那个时候陆为民已经到南潭去报到去了,莫萏来了两回,都没有能见到陆为民,后来陆为民回来时,莫萏却又读书去了,两个人也就一直未能见面,一直到前年陆为民道丰州给夏力行当秘书时回昌州时才算是遇见过来自己家的莫萏,和-图-书这一别又是一年多时间了。
不管怎么样,自己已经尽力改变了这个世界,哪怕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是与一个人来说,也许就是改变了她的一生,她可以不用在风尘中操持皮肉生涯,而自己也可以多了一个清纯可爱的妹妹,看见这个伶俐妩媚的女孩子在自己身边和自己娓娓笑谈,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陆为民笑了起来,“萏萏,你就这么想教书?”
蒙特罗顺畅的奔行在街道上,邻近年边上,路上的节庆喜意已然透露出少许,随着时日推移,喜庆之意便会越发浓郁,让人随时随地能感受到节日的到来。
今天老板来昌州的任务很重,来的时候一路上老板都没怎么说话,只是闭目养神,按照何明坤的猜测,老板这是在养精蓄锐,筹谋言辞,如何来打动说服对手。
何明坤很认真的点点头,准备目送老板进去,却见旁边一道火红的身影猛然间一蹦,“大民哥!真是你?”
“莫老师身体还好吧?我好久没有看见他了,嗯,年后我想把德勇、镇东和劲风吴健他们几个叫上,一起请莫老师坐一坐。”
七百多万的干部集资款老板也明确表态会在春节前兑付,这固然让干部们松了一口大气,但这是七百万不是七百块啊,县财政的情况摆在这里,就算是今年财政增速不错,但是就那点儿底子摆在那里,再增加也就那个数,而老板在政府常务会议上提出的今年会给县里干部们在奖金上比去年有大幅增加和图书,这赢得了全县干部一片欢声的时候,也让很多人都对县财政是否能支撑起这样的开销感到怀疑。
女孩子已经扑了过来,抱住了陆为民,狠狠的搂紧了陆为民,大概是觉得有些不合适,这才又放开手来,兴奋得脸上都变得红扑扑的。
地区工行那一千万已经拖不起了,不但县里工行这边的业务基本上停下来,而且地区行署那边也催逼得很紧,拿行署的话来说,地区工行对双峰县政府这笔贷款担保延滞偿还意见很大,这已经影响到了地区工行对整个丰州地区经济发展的支持。
陆为民也有些惭愧,要说这两年自己心思似乎全部都扑到了怎么来出政绩怎么来谋升迁上,而原来和自己息息相关的很多人和事似乎都陌生了不少,想到这里他越发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工作事业固然重要,但是对于人的一生来说,却还有很多更值得关注的东西才对。
“回那边。”眯缝起的眼睛看到何明坤打了右转弯灯,陆为民出声道。
只不过尚未等195厂和昌江发动机厂彻底建成,中苏关系就全面破裂,苏联专家全数撤走,后期就由国家统一进行建设,第四批职工开始在本地招工,所以到现在也就形成了来自东北籍、浙沪籍和昌江本地籍职工三分天下的格局。
何明坤明显注意到了老板上车之后的动作,解开衬衣最上端纽扣,松开领带,这意味着老板心情放松了,这让他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