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七十四节 姐弟

“姐,那你的意思是你已经结束了你在那边的闯荡,打算回来创业了?”陆为民意犹未尽地问道。
“刚回来,昨晚才到家,正说今天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就回来了。”陆志华在自己弟弟的头上抚摸了一把,陆为民粗壮高大的身体让她需要微微仰起头,但是她还是很喜欢抚摸自己这个弟弟粗直的发梢,这种感觉很奇妙,无论陆为民多么强悍壮硕,是什么身份,在自己面前,他始终是那个闯了祸之后惴惴不安的跑回家来需要自己庇护的弟弟。
见陆为民听着自己的叙述似乎入了神,陆志华也有些自豪,这两年时间她吃了太多的苦,不过和其他人相比,她是早有思想准备,她去南方闯荡就是想要吃苦,在她看来,只有你用最大努力去拼搏,你才能真正在每一个岗位上做好,才能真正有所收益,她希望的就是通过这样的磨砺锻炼,汲取养分,来充实自己。
即便是没有大哥的辞职,二姐迟早也会出来闯荡,陆为民深知这一点,似乎陆家人都天生有着一颗不甘寂寞的心,自己不也一样?
当人家早已经下班的时候,她还在拜访客户,策划方案,制作文案,每一次回到出租房时都不会晚于十二点,她玩命的工作,胜过男人的强势风格,才换来了在每一个岗位上的表现上司们都赞不绝口,也结识了不少朋友。
“嗯,下去之后担任的是县委常委,不过今年五月任县和_图_书委副书记,前两天担任代理县长。”陆为民坐回沙发里,很随意地道:“姐,你这一年多忙乎得连家顾不得回,我看你也晒黑了不少,忙啥呢?”
被陆为民很随意的回答弄得一怔一愣,陆志华瞪大眼睛看着陆为民,“三子,你说什么?代理县长?你现在是代理县长?”
“姐,我都把我这一年多来的表现向你汇报了,那是不是该你说说你这一年多的表现了,去年春节也不回来,害得家里都没有一点儿过节的气氛,今年这么早回来,不是失业了吧?还是在深圳那边混不走了?”陆为民满脸坏笑地看着自己二姐。
短短两年时间,她换过几个单位,每一次都是干得风生水起的时候她主动提出辞职,每一次她的上司都是百般挽留,但是拿陆志华自己的话来说,她就是想要寻找一种体验,或者获取这一段经历,但是在每一个岗位上工作她都是全力以赴。
“嗨,二姐还没有来得及夸你呢,就你这态度,就不成熟,就离担任县长还有一段距离。”被陆为民的话给逗乐了,陆志华一屁股坐在陆为民身旁,饶有兴趣地盯着陆为民道:“说说,怎么混上县长的?”
要干就要干到最好,这是陆志华的座右铭。
陆为民这才把这一年多来自己工作情况做了一个简单介绍,陆志华也听得眉飞色舞,最后才来了一句,“三子,好好干,我期待明年你姐就能看你当m.hetushu.com上专员。”
“嗯,找了省委书记的女儿,谈婚论嫁了,于是省委书记就封了个县长位置给我。”陆为民一本正经的道。
这也更刺激了她想要自己独闯天下,闯出一片天地的雄心,所以陆志华也才会在陆拥军决然离开红旗机械厂之后,也随之辞职到南方去闯荡。
虽然不是体制内的人,但是陆志华却很清楚代理县长一般说来也就意味着只要时间到了,人代会选举就会当选为正式县长,那就是一县之长,即便是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有绝才惊艳的本事,又有给地委书记当秘书的经历,但是骤然听到陆为民已经是代县长,陆志华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陆为民同样很享受这种很舒适的感觉,这是姐弟之间特有的那种亲情,陆为民甚至怀疑自己之所以丝毫不排斥比自己大一些的女性是不是就是源于这种恋姐情结,无论是隋立媛还是杜笑眉,甚至还有比自己略大一点儿的苏燕青。
“还没完全想好,我原本打算花三到五年时间来尝试,都换几个工作岗位来打磨自己,但是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的确是一个创业的好时代,加上也有一些机遇,所以我还在考虑之中。”陆志华在陆为民面前并没有矫情什么。
见陆为民盘根问底,陆志华也说了自己去南方这两年打拼的经历,在广州雅芳干过直销,在海南见证了房地产的起落,又在深圳一家大型电子企业里担http://www.hetushu.com任过营销策划,最后又回到广州在太阳神干过广告策划。
“三子,我听爸妈说,你没有给地委书记当秘书了,下到县里去了,任县委常委?”陆志华对自己弟弟的前程很是看重。
而后陆为民的表现也更巩固了陆志华对三弟的看法,泰然自若地接受了回老家的这个结果,却又在很短时间内就做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成绩,从县长秘书到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这一连串的蹿升也映证了陆志华内心的认定,那就是自己这个弟弟绝非池中之物,终究有一日会鱼跃化龙。
“呵呵,三子,根基不牢,地动山摇,我倒不觉得你升得太快有多好,你在现在这个位置上扎扎实实做好工作,当你周围的人都能被你的表现所折服,都认可你的能力成绩,老百姓都能看到你给他们带来的变化时,那就水到渠成了,该你的就是你的了。”
“回昌州谈点儿工作,谈完了,顺便就回家蹭顿饭吃,明天再回双峰去。”陆为民看见母亲也出来了,赶紧要去帮母亲端手中的菜盘子。
陆志华同样也在打量着自己这个弟弟。
陆志华很难得地说了这么一番很有哲理的话。
陆为民的话一出口,陆志华就又狠狠地拍了他肩膀一掌,“三子,很好,老姐就喜欢听你这话,时男人任何时候都要有点儿男人的气概,要不还能叫男人?!”
她一直觉得自己这个三弟有些与众不同,从大学毕业和-图-书回来之后,她就觉得这个打小就和自己亲的三弟似乎像是变了一个人,比起高中时候的桀骜悍野多了几分沉稳睿智,少了几许粗犷暴戾,似乎整个人一下子脱胎换骨了一般,让她都有些看不懂了。
陆为民翻起了白眼,“姐,那后年你不是就要看到我当省长,你这是挤兑我还是调侃我啊,就算是要鼓励我,也应该给我一个切合实际的目标不是?”
“嗯,刚担任。姐,不必这样大惊小怪吧,你弟弟我的能力你应该清楚,你觉得很惊讶么?”见自己二姐一脸震惊模样,陆为民笑着打趣。
尤其是像留厂这个在很多人觉得足以改变一生的大事上遭遇如此大的打击,三子却像是若无其事一般,很坦然的面对,那份淡定自然简直让人觉得这似乎不是发配,而是一份荣耀一般,这让陆志华对自己三弟的表现忍不住啧啧称奇。
“不用了,你和你姐说会儿话吧,你爸还没有回来,还得待会儿才吃饭。”陈昌秀见女儿和儿子两姐弟正说话,忙摆手让他们多说一会儿话,心里也高兴。
二姐似乎连皮肤都晒黑了不少,而一头短发更显得精明能干,略显瘦削的脸盘子一双单眼皮双眸少了几分女孩子的妩媚,却多了几分巾帼英雄的飒爽,一件黑色高领套头羊毛衫,牛仔裤加马靴,让陆为民恍惚间觉得自己二姐气质就截然不同了。
听到二姐很随意的把她这两年的情况轻描淡写的道来,陆为民心中也是hetushu.com唏嘘不已,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如此,只有奋斗拼搏燃烧自己,才能有更大的收获,也才不枉来此一生,这个观点似乎都被自己家几兄弟彻底诠释。
“滚你的!你姐走到哪儿都是人家争着抢着要的人才,还有混不走的时候?”陆志华满脸自傲,“你姐出去这么两年,无论是在哪个企业,说工作没有谁不竖大拇指,你老姐的原则就是,无论在什么岗位上,不干则已,要干就要成为最好的!”
陆为民倒是对自己这个二姐的脾性很清楚,二姐素来好强,高考时没发挥好,只考上了师范大学,所以很想不去读,但是又担心家里负担太大,所以最终还是去了,毕业之后到黎阳一中教书,短短几年就成为一种的教学尖子,不过拿她自己的话来说,她不喜欢这种挑战性不强的工作,她更喜欢那些更具挑战性的生活,所以她才会选择辞职独自出去闯荡。
“姐,我知道了,我这么年轻走到这个位置已经让很多人侧目而视了,对我在这个位置上,很多人也不服气,也想看我笑话,我的想法就是,不让我对我有期望的人失望,让那些想看我笑话的人彻底闭嘴。”
“你作死啊!还省委书记女儿呢,甄妮还不得把你皮剥了?不过省委书记的女儿也没啥了不起,我们家三子就是配美国总统的女儿也没问题!”狠狠地拍了陆为民脑袋一下,陆志华笑骂道:“还敢在你姐面前矫情拿捏起来,快说,怎么一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