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七十六节 三年翻番

“嗯,坐上不同的位置不代表什么,心态不能变,扎扎实实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用工作实绩来赢得大家和上级的认可,这才是本分。”夏力行身体往后一靠,“为民,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秘书长,我的想法很简单,现在对于双峰来说,也没有什么值得多想的,那就是埋头苦干,切实把双峰经济搞起来,丢掉在丰州地区落后的帽子,在别人面前我不敢夸口,怕别人说我口出狂言,但是在您面前我就不打马虎眼,我打算用三年时间,让双峰经济总量翻番,包括GDP和财政收入,力争做到农民人均纯收入也达到这个目标,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可能有些难度,但是我也力争向着这个目标迈进!”
打电话和齐镇东、萧劲风联系了一下,约到了晚上见个面吃顿饭,陆为民这才又和甄妮联系,但是甄妮一直没有回电话。
这才是夏力行想要知晓的,现在连田海华和邵泾川都知道自己前任秘书在双峰当县长了,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压力,陆为民表现的好坏甚至直接关系到两位主要领导对自己识人用人这方面能力的印象,虽然大家都知道陆为民只跟了自己一年,但是这一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代表着一个印记。
夏力行不否认对方跨越了这一步,也有自己的作用,至少是利用了曾经为自己担任秘书这个和图书潜在的影响力,但是他并不反感,在他看来,不把这些资源利用足那只能说明陆为民还不成熟。
“那你是打算要借这一次机会动你们县里合金会的这个问题?”夏力行微微蹙眉,沉声问道。
陆为民在夏力行面前放得很开,他也很愿意在夏力行面前把自己许多和别人无法说的话都抖落出来,而夏力行也希望他这样做。
“不,秘书长,我还没有这个能力,而且如果真的要动的话,会不会对周邻其他县合金会产生意外的影响呢?所以我的想法是对已经暴露出问题的合金会要彻查,挖出蛀虫,尽可能挽回损失,而对那些暂时未暴露出经济问题而只是经营性亏损的合金会采取逐步改进经营管理,加强风险管控的办法来止损,我能做到的也就这一步,至于说两三年后县里财政状况真的好转,有这个实力开解决这个问题,那有另当别论,也许两三年后中央和省上有统筹规划部署来解决这个问题了呢?”
“一县之长哪有那么好当的?坐上这个位置,你还以为就像以前那样应付裕如?哼,如果没有点儿磨难挫折,这共产党的官未免也太好当了一些。”夏力行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他的时间不多,能抽出来给陆为民也不过四十分钟,他也想利用这四十分钟好好听一听陆为民的想法,也要给他一些敲打和提醒www•hetushu.com
“三年翻番?!嘿嘿,不简单啊,这个目标可是有些高度。”夏力行略略惊了一惊,但是看到陆为民笃定的神态,心里一定的同时也来了兴趣,“嗯,能定下这个目标,很有魄力和勇气嘛,那要实现这个目标,总得有个实施的意见规划吧,说来听听。”
但是总体来说,陆为民能走到这一步,更多的还是靠他自己的努力,运作推动邵泾川考察双峰,而陆为民又成功的利用这一次机会在邵泾川心目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一周密规划部署只是自己提点了一点,而对方就能做的如此完美成功,就能见出陆为民的成长速度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了。
陆为民觉得自己和甄妮之间的关系似乎也进入了一个怪圈,就是这种不愠不火的状态,要说出了问题,好像也不是,两个人在一起依然有那种感觉,但是比起一两年前那种蜜里调油的滋味却似乎褪色不少,这也让陆为民很是纠结。
※※※※
合金会虽然存在大量问题,但关键是现在是不是解决问题的合适时机,这个问题却需要好生掂量。
“秘书长,您看问题比我深远,也比我全面,合金会问题要解决的确需要一个时机。”陆为民下意识的恭维一句。
陆为民原本是考虑到春节时候再来抽时间了解一下寻呼台这边的状况,现在他实在没有太hetushu.com多精力去过问寻呼台的事情,像齐镇东和萧劲风是有合适时候才和陆为民说一说情况,不过现在陆志华如果真想要搞保健品开发,陆为民倒是觉得可以在这方面好好支持一把。
“没,没有的事儿。”陆为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自己脑袋,“我哪里敢?”
夏力行认同陆为民的判断,合金会问题不是新问题,事实上从乡镇企业红火开始就埋下了隐患,在缺乏国有银行资金支持的情况下,乡镇企业要发展起来,很大程度就得益于合金会这个特殊的机构给这些乡镇企业的大力支持,几乎没一个乡镇企业发展起来的背后都隐藏着所在乡镇合金会在资金上的鼎力支持。
九十年代中期的保健品市场风起云涌,而陆为民对自己二姐的能力也是相当看好,如果抓住时机,未尝不能在这上边挖掘到一桶金,而且陆为民觉察到二姐通过这两年在南方沿海地区的打磨,已经对保健品市场有很深的了解,尤其是二姐主动到太阳神去工作,又和其他保健品公司接触,估计也就是要熟悉保健品市场运作和开发的路数,而且看样子她心中也是有了一些底气,才会和自己说起这件事情。
“为民,你看问题很深刻全面,合金会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轻忽,我赞同你的观点,暴露出来涉及贪腐的问题一定要深挖细查予以处理,但是单纯和*图*书的经营亏损问题,不宜扩大,毕竟这是机制问题,只能通过改进管理机制、提高人员业务素质这方面来逐步减小风险,当然我也认同你的意见,这都不是长久之计,我们合金会现有管理体制和人员素质都难以承担这个重任,准确的说合金会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应该尽早把妥善处置合金会问题提上议事日程。”
陆为民的话让夏力行很满意,陆为民并没有因为担任代县长而头脑发热忘乎所以,对于合金会存在的问题复杂程度也有很清醒的判断,对方表现出来的成熟稳重也让他更放心。
甚至连陆为民有时候深夜回想,自己和甄妮之间的关系会不会真正出现像前世中那样的结局,虽然原因过程截然不同,但是结果却是一样?
“哟,为民,怎么现在也学会这一出了,喜欢说奉承话了,是不是自己也喜欢听,也就喜欢逢迎上意了?”夏力行似笑非笑地瞥了陆为民一眼。
这年头人找钱难,钱找钱就容易,而抓住好的时机再有足够的资金,一夜暴富也并不是什么难事,陆为民觉得自己二姐在这方面具有很敏锐的嗅觉和相当果决的魄力。
看见眼前这个坐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夏力行一时间也有些恍惚,一年多时间,此君便非吴下阿蒙了。
如果说自己把他送上县委常委的位置还有些自己利用自己手中权力和影响力的因http://m.hetushu.com素在其中的话,那么从县委常委到县委副书记,就更多的是因缘际会加上他自身的努力了,而从副书记到代县长,这一步的跨越更是如此之大如此之快,连夏力行都觉得惊讶,但是他却做到了。
“而以目前县里各个合金会的经营状况来看,如果没有外界因素的影响就这么滚着走,我估计经营风险还会有一个继续积累的过程,即便是现在我们采取各种手段来改进经营状况,但鉴于前期积累下来的风险和目前我们合金会工作人员的业务素质能力所限,以及合金会本身特定的结构机制,决定了它顶多也就能维持三到五年。而这个期间一旦外界稍有诱因,恐怕就会引发不可测的风险爆发,到那时候,也许就不是双峰一个县甚至丰州一个地区所能控制或者说处理得下来的了。”
“嘿嘿,秘书长,我没这么想过,双峰的情况的确不太好,但是我没想到我一上来就会揭开合金会这个盖子,这窟窿的确太深太大,我还真有些吃不住,现在只是把第一关扛过去了,但是这相当于是县里拿钱替凤巢合金会塞住了这个窟窿,这不是解决之道。”
这不是双峰一个县的问题,也不是丰州地区的问题,这涉及到全省乃至全国,要想动这个脓包,夏力行觉得恐怕需要更高层的统筹布局才行,即便是自己这个层面恐怕都只能采取一些措施来引起高层重视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