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八十一节 是劫,是缘?

幸福的生活总是那么相似,而不幸的生活,却各有各的不同,岳霜婷发现自己似乎现在就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义。
陆为民对昌州和京城那边这方面的情况都不熟悉,昌州这边还能通过其他渠道来寻找合适的人选,但是京城那边,陆为民算来算去也只有曹朗这个死党能靠得住了。
上辈子已经伤痕累累,但似乎他一点也不在意,或许骨子里自己已经把这个女孩子视为了自己的一份子,永远属于自己,不容他人分享。
很明显眼前这个女孩子陷入了恋爱中的感情澎湃期了,那玫红色面庞和炽热迷离的目光无一不在向陆为民暗示着什么,陆为民手指在对方的颈项上细细的抚弄着,感受到对方身体传递过来的阵阵颤栗。
这个案子的特殊性足以吸引那些不完全冲着钱来的律师,这一点上,陆为民有充分自信,即便是省里边可能也有律师愿意干,陆为民只是担心省里的律师可能会受到各种因素掣肘,如果有来自外边尤其是京城的律师和昌州本地律师联手,那么在这个案子上也许就起到一些作用了。
下意识的探手轻轻抚弄了一下沉睡中女孩额际的发梢,温润的面颊光洁白皙,那副沉沉入眠的表情更让人凭空生出想要呵护爱惜的冲动。
少女又轻轻嗯了一声,半闭上美眸,偶尔睁开一眼,迅即闭上,却把身体向陆为民怀中和_图_书靠过来。
此情此景,让陆为民根本无法拒绝,连带着搭在女孩身上的锦被一道揽入怀中,少女微微张开的干涸嘴唇似乎在渴求着什么,陆为民很清楚女孩的矜持已经在这个特定的环境下被熊熊情焰彻底烧成灰烬,此时的她只想迫不及待的品尝迟来的情爱滋润。
双手紧紧地抱住陆为民手,岳霜婷只觉得自己脸烫得吓人,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自己的面颊呈现出一种惊人的玫瑰红色,此时的她只想紧紧的拥抱这份激情。
岳霜婷点点头,却不言语。
窗帘拉了起来,昏黄的台灯下,女孩娇嫩白皙的粉靥显得那样安详静谧,眉宇间似乎还隐藏着的一丝忧色似乎也随着沉睡中时间消逝而渐渐淡去。
坐在床前看着就在自己身畔安然入眠的女孩,好一阵后,陆为民才收拾起内心滚荡的情怀,让自己的思绪回到正题上来。
一抹潮红慢慢从女孩面庞上浮起,女孩很享受这份难得的静谧和温存,陆为民的大手被她按在自己腮旁,就这样紧紧依偎着,仿佛这只手就是无尽的寄托。
但是现在自己是幸福的,还是不幸福的,也许幸福的感觉就是在不幸福的过程中找到幸福,而不幸福也就会往往隐藏在看似幸福的过程中。
似乎是觉察到了一点儿什么,陆为民从书上抬起目光望向床上,女孩清冽的目光就这样毫无和-图-书遮掩的直勾勾望着他,目光里充满了那种炽热的迷醉。
陆为民努力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无能为力,当岳霜婷那一腻声“嗯”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内心情火似乎就被对方彻底点燃了,明知道那可能会是一个无尽的火坑,可能会把自己这一生都烧成灰烬,但是他还是想要奋不顾身的跳进去。
陆为民下意识的放下手,伸手抚摸了一下对方有些发烫的脸颊,“睡醒了?再多睡一会儿吧。”
但是陆为民知道自己后来的生活却并没有因此而黯淡,甚至更加“丰富多彩”,有了一段柏拉图式精神恋爱,再后来,还有了叶蔓,而岳霜婷则自始自终孤身一人,这让他也无法理解当时为什么岳霜婷要执着的和自己离婚,也许她本来就是一个很纯粹的女人,觉得感情不再如原来那样纯净浓烈,那么便没有必要再在一起了吧。
当岳霜婷终于从沉睡中醒来时,发现陆为民依然如她入睡前的姿势坐在床前,只不过是在认真的阅读着自己最喜欢的那本《安娜?卡列尼娜》。
晏永淑的事情不是他能决定得了的,他能做的只能是在心理上给岳霜婷一份安慰和鼓励,让她不至于被焦躁绝望的情绪所困扰,另外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晏永淑最大程度的避免被重判。
“嗯”的一声出口之后,岳霜婷才发现这一hetushu•com声充满诱惑的娇腻喉音发自自己的口中,羞得面庞一下子的红潮满布,不敢再看陆为民的眼睛,双腿却下意识的夹紧,一丝痒意从双腿间的私处慢慢浮起,让她娇羞中也有一丝惶恐,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陆为民看书时那种冷峻深邃略带思索的表情让岳霜婷看得出神,尤其是从侧面观察他的脸型轮廓和表情变化,更让人迷醉。
甄妮也有这种习惯,想到这里,陆为民心中一阵苦涩,自己似乎在感情的漩涡中越陷越深,苏燕青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汤,这边岳霜婷却又夹缠不清,自己这是想要干啥?三妻四妾?
省里边的律师恐怕没几个敢接这个案子,纵然是接下了,在这种环境氛围下,能不能达到目的都很难说,明知道效果不好,陆为民宁肯不去做,要做就要做好。
看着这张前世中曾经陪伴自己多年的姣好面容,陆为民心情复杂。
这是一本很老的书,是父亲送给自己的礼物,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老版本,古旧的封面设计,但是岳霜婷却很喜欢。
昌州这边陆为民打算找一找鲍成钢,作为在昌州浸淫了多年的老刑警,和律师打交道的机会自然不会少,当然和公安打交道的更多的是刑辩律师,不过这个时代,律师都是吃杂家饭的,只要能挣钱,只要有本事,一法通万法通,都能接下来,现在这个时代的律师们还谈不上和-图-书什么过分细化的专业分工。
墙上的闹钟滴答滴答的响着,声音在这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
手指在女孩面颊上轻轻的滑动,但是却没有影响到女孩的睡眠,陆为民收回手指,凝视着前世中同床共枕多年的娇靥,一时间竟有些痴了。
如鬼使神差般勾住女孩的脖颈,而岳霜婷也像是感受到了某种召唤,撑起身体来,锦被翻落下来,淡红色的羊绒衫把少女挺拔茁壮的鸽乳勾勒得浮凸生姿,压在乳白色秋裤里的秋衣下摆挣脱开来,露出一线白腻的腹肌,煞是惑人。
但现在,她觉得她自己是幸福的。
陆为民也觉察到了这一点,轻轻抚摸着对方光洁的面颊,阵阵情意涌动,让他有一种无法自已的冲动,手指沿着面颊滑人女孩的颈后的发丝间,细细的摩挲着那温热的颈项,然后落在对方耳垂上,揉弄起来。
略略有些凌乱碎发散落在额际和腮边,淡淡的一抹腮红大概是因为长期紧张疲惫而获得了一次彻底放松休息而显得那样动人,小巧的樱唇微微噘起,玲珑纤巧的鼻翼犹如精雕细琢的工艺品,滑顺的绒毛贴在颈项间,一切是那样的安然。
七年之痒,不到七年,自己和岳霜婷的感情就走到了尽头,究竟是感情基础不牢靠,还是外边的诱惑太吸引自己,抑或是由浓转淡的感情疏离的自然结果,陆为民无从得知。
他原本不想去找曹朗,http://www•hetushu•com但是想了一想之后,他觉得恐怕还得要麻烦曹朗。
他想要迫不及待的占领这块只能属于自己的沃土。
“怎么了?”陆为民含笑问道:“不睡觉,也不想起床,就像这样赖床?”
※※※※
岳霜婷摇摇头,却把陆为民伸过去抚摸她面颊的手拉住,压在了自己脸上,就这样无声地注视着陆为民。
陆为民手指在自己颈间摩挲,犹如无尽的魔力沿着自己颈项向自己全身弥漫,岳霜婷只觉得自己全身似乎都要燃烧起来,蜷缩在锦被中的身体竟然有一种灼热感,让她想要脱掉羊绒衫和秋裤的冲动。
想到这里,陆为民只觉得自己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敲打了一下,那层坚硬外壳内里的情意浆液就有在慢慢的渗出来。
昌江大学的环境相当好,而教师宿舍的环境也不例外,紧邻东溪湿地和还珠湖,即便是在干燥的冬季,都一样能感受到来自水面的湿润气息。而周围密植的次生林混杂着原来保留下来的老树,民国时期老旧建筑和改革开放后大批新建的校舍,更增添了这座大学校园新旧并存的风采。
她就这样静静的凝望着对方,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陆为民不认为就找不到愿意接手这个案子的律师,正是因为这个案子的复杂性和敏感性,让很多律师望而却步,但是也才会吸引那些不甘寂寞想要在这些在一定领域内具有相当敏感性的律师来博上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