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九十节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对于叶绪平带有很大情绪的抱怨曹刚觉得倒也可以理解,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坐在一群四五十岁的县长们中间,却要指手画脚,无论是谁心里恐怕都有些不太自在的感觉,尤其是像叶绪平更是在对方身上吃过瘪,心里就更不畅然了,这似乎也是自己希望看到的。
※※※※
叶绪平没想到自己这一番牢骚竟然引来曹刚如此郑重其事的叮嘱,一时间也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想要站起身来解释一番,但是却在曹刚稍安勿躁的手势下不得不乖乖的坐下来,耐着性子听着曹刚的后话。
一番字正腔圆情通理顺的话语说得叶绪平哑口无言,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比起曹刚这种老奸巨猾的角色来自己还是欠缺了一点火候,这无疑是要让自己跳出来拉上詹友顺和鞠文艳与陆为民打擂台,争执不下的情况下,再顺理成章推上县委常委会来研究决定,这才是举重若轻,杀人于无形,这样一来,自己只怕和陆为民就真的永远再无和睦相处的可能,甚至连做到进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都别想了。
听得曹刚这般一说,叶绪平才觉得先前自己是有些孟浪了,看样子曹刚也是认可了这个意见,并非陆为民一个人针对自己搞出来的花样,而且曹刚话语里也有一丝暗示的味道在里边,那就是有重大情况可以直接向他汇报,这是不是意味着曹刚对邓少海也不是很放心?
“曹书记,你说说这是不是故意恶心人么?”叶绪平气愤难平地坐在hetushu.com沙发里喘着粗气道:“我不是对老邓有什么偏见,他才来,肯定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合金会问题水有多深您清楚,盘根错节,时日久远,复杂麻烦,可他是牵头的,我还得向他汇报,如果按照我拿出来的意见,不符合他的意思,这怎么办?这不是故意弄得不愉快嘛。我若是撒手,只怕老邓又会觉得我是故意在撂挑子给他出难题了,你让我怎么办?真还不如就由老邓来负责,让几个部门配合他就行了,我最好不插手,免得说不清楚还得罪人。”
作为分管多年这一块工作的副县长,他当然清楚国土、城建和交通这一块里边,油水最大的还是交通,现在土地不值钱,而城镇建设对于双峰县来说就鸡肋,几条老街,也是搞起了工业试验园区之后,县城里边才多了几分生气,但是若是要和交通建设这一块来比,那还不是一个级别。
这些都不是叶绪平感到气闷的,让他感到有些恼火的是,他和邓少海在清理整顿合金会这项工作上的搭配,邓少海牵头,他叶绪平来负责具体抓,出了成绩是他邓少海的,有了麻烦破烂事儿就是他叶绪平的了,他觉得这分明就是陆为民搞的鬼,故意弄出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搭配,示好邓少海,还把自己恶心一把。
他不知道陆为民是怎么把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给忽悠住了,看陆为民的口气,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似乎都基本上认可了转让股权或者质押借hetushu.com款这个意见,叶绪平在这一点上还是挺佩服陆为民的,甭管怎么说,至少陆为民能把对方忽悠住,那也是本事。
到现在他还有些看不清楚陆为民的打算,把金融和商业工作这一块交给了杨铁峰,大概是对杨铁峰的一个补偿吧,不过金融和商务这一块准确的说也是干骨头,没多大价值,叶绪平倒是不觉得从原来常务副县长分管的工作中把这一块切出来有什么,不过他倒是对陆为民同意由高远山把交通这一块工作接过去很有些吃惊。
曹刚的语气很平和,但是语意且很重,“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在世界观人生观上可能或多或少都有些一些差异,体现在工作上肯定也就对某些事情和工作上又不一样的看法,这都很正常,我觉得,只要是一片公心,是为了把工作搞好,那就问题不大。为民虽然年轻,但是在搞经济工作上很有一套,这一点上,老叶,你虽然是老同志,但是作为他的助手,一方面要为他出谋划策,把脉定向,另一方面也要学习他的长处,包括我在内都一样。”
但是曹刚却需要让对方明白,对陆为民再是不满,但也需要保持一个度,那就是陆为民是代县长,你是副县长,哪怕是常务副县长,那也是副县长,在主次问题上需要分清楚,自己不喜欢陆为民,但是并不代表在工作中也会被情绪所左右,作为县委书记,自己有足够的政治智慧来判断一项工作究竟怎么做才m•hetushu.com最正确。
政府常务会一结束,叶绪平就脸色复杂的离开了,甚至没有和陆为民商量一下与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那边谈判的具体事宜。
陆为民提出的要推进旧城改造新城建设,在叶绪平看来那更多是在满嘴胡柴说大话,旧城改造设涉及到拆迁,新城建设靠什么来填充,双峰城镇人口就这么一点儿,经济状况就这样,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怎么搞?总不能把一把还在为温饱而奔波的农民给赶进城来摇身一变成为城里人吧?
看见叶绪平一副恼火的模样,曹刚抿了一口茶,淡淡地道:“老叶,心态摆端正,我看你这种情绪就要不得,你都说了老邓才来情况不清楚,他要上手不知道得多久?合金会的事情不能拖,如为民所说,最起码要把底子给摸清楚,这事儿还非你莫属,至于说老邓那里,我相信他有分寸,何况这边招商引资和工业试验园区这两块的工作今年也很繁重,他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那边,这一点也是明确了的,合金会这边只管大胆干,县委会支持你的,有什么情况也可以直接向我汇报。”
“曹书记,我觉得为民县长在有些工作上还是有些过于独断了,像这个分工问题上,他也只是很粗浅的征求了一下大家的意见,大家也没怎么在意,就泛泛而谈了一次,现在就这么敲定下来,我倒不是质疑铁峰的能力,问题是像鞠文艳和老高资历都比铁峰老得多,而且也和为民县长提出来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调m•hetushu•com整一下分工,但是我看为民县长是根本就听不进不同意见啊。”
在他看来陆为民似乎不大可能在分工问题上让步,这算是陆为民担任代县长之后的一个动作如果都被曹刚否决了的话,那么对陆为民的威信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是没想到最终却演变成这样一个折中结果。
听得曹刚这么说,叶绪平又有些坐不住了,但曹刚话还未完,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听下去。
“当然,为民可能在如何来处理好这其中的关节还有些欠缺火候,像詹友顺和鞠文艳的意见也应当药认真倾听,如果他们的确是觉得长期分管某项工作觉得人太熟,有些抹不开情面,那也可以适当调整,老叶,你作为县政府党组副书记,常务副县长,也有这个义务和责任把班子成员的意见转达给为民,只要是从工作出发,我想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提出来。碰头会上我们只是定了大原则,具体微调你们县政府那边可以自行决定,如果真有什么拿不定的,也可以报给县委常委会再来研究嘛。”
想到这里曹刚不由得有些懊悔,自己怎么头脑发热,做了这样一件蠢事?
叶绪平觉得这应该是曹刚和孟余江给陆为民的一个暗示性的警告,硬生生的把这块工作中最有权力最有搞头的交通给拿掉了,而陆为民居然也接受了,这不能不说是对陆为民的一个沉重打击,至少叶绪平是这么看的。
“在县政府领导分工问题上,我也和为民有分歧,但是我觉得为民的一些观点也并非和图书毫无道理,詹友顺年龄偏大,缺乏闯劲儿,在双峰目前的环境下,我们必须要超前一步发展,需要在观念思想上都更有开拓精神的干部,老高正值壮年,在对交通工作很熟悉,也有相当工作经验,所以我认为他更适合接替你原来的工作,文艳是个女同志,城建交通建设工作任务重压力大,而且牵扯到和上边有关部门的联系也比较多,女同志有一些限制,而杨铁峰刚上来,年富力强,又有建委长期工作经验,应该说也是一个合适人选,所以我们才会最终形成这样一个意见,并不是谁处于什么私心。”
他当然知道高远山去找了曹刚,想要接手自己原来分管这一摊子工作,高远山甚至也还和自己说过,希望如果县政府工作分工研究如果要上常委会的话,能帮他说说话,只不过这一次研究县政府这边分工根本就没有上常委会,直接在书记碰头会上就定下来了,根本就轮不到他插言,这让叶绪平也有些沮丧。
但话又说回来,自己不这么做,难道就能和陆为民和睦相处相安无事么?自己话已经说出来了,如果现在退缩了,眼前这一位又会怎么来看待自己?
“绪平,为民可能年轻了一些,在待人接物方面还欠缺一些经验,但是这是年轻干部要成长起来的一个必经过程,我们作为老同志,对待这些年轻同志要多一些包涵,多一些支持,当然我并不是指无原则的纵容,有看法有意见,可以下来和他单独沟通交换意见,我相信为民这点气量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