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九十五节 先礼后兵

公安这一块独立性很强,公安局长鲍永贵是除了县委书记和县长外其他人都不怎么买账的横硬角色,就算是孟余江和曲元高很多时候也未必能招呼得住,他这个分管副县长只是名义上分管,基本上没有过问过公安工作,叶绪平接手一样也讨不了好。
但正是这种诡异的关系让高远山这种在夹缝中生存的干部很难处。
这种情形下陆为民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调整到县团委副书记位置上,就太令人费思量了,高远山不认为曹刚有这样大的魄力,要知道当时安德健虽然不是地委组织部长,但是也是地委委员、地委秘书长,而且陆为民后来担任地委书记夏力行的秘书很明显也是安德健的推荐。
一句话,两人之间的关系既不像县委县府大院里所猜测的那么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但是也不像县城里小道消息流传的那样糟糕。
章明泉是刚被任命为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这也是第一次参加会议,但他已经习惯于陆为民这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骑龙岭风景区开发权上的争执,叶绪平担任常务副县长,都可以看做二人关系并不睦的表现,但陆为民却又出乎意料的担任了代县长,虽说曹刚未必能有阻止陆为民上位的能力,但是他是地委书记安排到双峰来担任县委书记的,难道说李志远要安排陆为民上位就一点不考虑曹刚的感受?
在座的众人几乎都是和*图*书第一次看到陆为民如此健谈而词锋凌厉,除了章明泉之外。
这是陆为民担任代县长之后县政府的第二次常务会议。
对于高远山来说,这没有什么损失。
……
而在上一次常务会上陆为民却还显得比较低调温和,只是提了一下要求各位副县长要根据自己工作分工来考虑今年的工作想法,但是很显然这些个副县长里还有不少人没有能适应陆为民的风格,对陆为民当时提出的一些要求没有太在意,所以才会在这次常务会议上依然按部就班的把老话套话继续说,难怪陆为民就有些不太客气了。
在分管工作的调整上高远山找过曹刚,曹刚表示会考虑,最终的结果是交通拿给了自己分管,但是公安和司法工作交给了叶绪平来分管。
“四只金钱豹,十三顶大盖帽,都来吃一个破草帽,这话说得很尖刻,但是却是在理,很真实的反映了现在农民的生存状况。我们内陆地区这些农业县,自然条件不算很好,农田水利基础设施贷帐很多,但是每年负担却很重,据我所知的一个数据,我省平均每年每个农民所要负担的农业税超过五十元,各种所谓合理和不合理的负担则要超过两百元,而我省去年人均纯收入才多少?刚过七百元!”
她也从一建司老郑那里听说自己丈夫工作分工有些调整,交通这一块由丈夫来分管了,一建和*图*书司是个破落企业,往年来拜年都是拿点东西来,今年居然封了一个一千块钱的红包,这让她也意识到丈夫工作分工带来的变化。
见自己男人坐在沙发上有些发愣,女人有些诧异。
这种情况下陆为民被调整了,只能说明当时是南潭县里边铁了心要动他,甚至冒了触怒安德健的风险,这应该就不仅仅是曹刚的意图,最起码是县委书记也支持才可能。
“上次常务会议上我们在座各位的分工已经出来了,当时我也给诸位说了说,要大家伙儿回去考虑一下各自的工作在今年这一年里有什么打算和想法,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意见,说得再直白一点,那就是大家各自分管的工作上,准备实实在在的做哪些工作……”
※※※※
就算是曹刚来双峰而陆为民又被提拔为县委副书记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一样让人看不清楚。
而且从平时陆为民和曹刚之间的相处来看,好像曹刚还是很认可陆为民的一些观点做法,尤其是在经济工作上的一些意见。
至于司法工作,那就是一个纯粹的鸡肋。
也是在第一次政府常务会议之后陆为民考虑良久之后才召开的一次常务会议,在这个会议上,他要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意图告诉自己的这些副手们,同时也要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思路提出工作构想。
他高远山不是反对乡镇企业改制,也不是怕乡镇企业和_图_书改制,甚至也不完全是担心会触动那些个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们碗里利益,关键是县委书记曹刚的态度。
有说法称曹刚在南潭担任常务副县长时,陆为民曾经是省里来南潭挂职的县长沈子烈的秘书,后来当了南潭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而曹刚在沈子烈走后就当了县长,陆为民就被调到县团委担任副书记去了,这很显然是一个贬镝。
但看丈夫的表情似乎对这件事情并不怎么高兴,丈夫是搞交通出身的,对交通这一块很有感情,怎么现在分管交通了,反而有点不怎么高兴而是有点儿忧心忡忡的感觉呢?
原本以为自己会接受叶绪平分管国土、城建和交通工作,结果变成了交通和建设分家,这让高远山对曹刚是否能真的驾驭住陆为民这匹烈马也有些担心。
他也问过南潭那边的熟人,那边的熟人也说陆为民在南潭时风头就很劲,不但是前任县长的秘书,而且似乎很得前任县委书记安德健也就是现任地委组织部长的看重,和曹刚的关系好坏却见不出来。
陆为民手在空中有力的挥动了一下,以示警醒:“丰州地区呢?人均490元,低于全省平均水平220元,而双峰呢?450元,低于全地区平均水平40元,这些数字触目惊心啊。而江苏去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经达到了一千二百多元,几乎我们双峰县水平的三倍,也就是说和*图*书,同样当农民,同样付出劳动,但是我们双峰县的农民却只能有邻省农民三分之一的收入,这个情况难道不足以让我们作为一级领导感到震动么?而我县农业人口比例超过百分之九十六,也就是说我们县要想实现经济增长,老百姓腰包里票子要增收,要想让绝大多数老百姓对目前生活满意,归根结底就是要解决农民增收的问题。”
陆为民还没有和自己谈过乡镇企业改制这一块的工作,但是那天常务会议之后陆为民轻描淡写地问了问自己乡镇企业现状,这让高远山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过于强势的县长对于一个县的工作来说不是福音,高远山一直这样认为,哪怕陆为民在经济工作上的确有不少出彩之处,但是若是这让他觉得可能挑战县委书记的权威,那就很容易引起县里的混乱。
“但是现在看来大家伙儿也许都沉醉到要过年的气氛中去了,这样也好,太过于粗率的拿出一个构想来反而不好,让大家多一些时间来考虑来年的工作,我在这里提醒一下大家,目前从上至下就是围绕经济建设为中心,而我们双峰县的工作也更是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那么我们的工作重心也要围绕经济建设这个指挥棒来旋转,上一次我提到了我们县里几项重大工作,像中药材基地建设和优质烟叶基地建设,骑龙岭风景区和翠峰山风景区项目综合开发,像长风机器厂和m•hetushu•com北方机械厂技校搬迁,岭峰饭店和长风宾馆两个项目的落实,以及我们县金融信用评估体系建设推进和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这些工作我都希望大家能把它融入到各自的工作规划中去……”
他们很快就会体会到陆为民这种先礼后兵柔中带刚的工作风格带来的压力的,章明泉心中暗笑。
曹刚和陆为民之间关系外边人根本就看不穿琢磨不透,至少高远山觉得自己就是看不清楚。
这也正是高远山对乡镇企业产权改制这项工作的担心,如果说陆为民强力推进,而曹刚不支持甚至反对,那么这项工作该怎么来开展推进?一旦出了问题,谁又来承担这个责任?尤其是高远山觉察到陆为民可能会因为邓少海才来情况不熟,要自己把这项工作抓起来的情况下,就更危险了。
“我陆为民也是农家子弟出身,小时候也一样侍弄过家里的农活儿,我要承认我对干农活儿不在行,但我对我们农村中存在的贫困问题还是有很深的感触,尤其是我在岭南那边读了几年书,更是深刻感受到我们这边农村和沿海发达地区之间的巨大差异,可以说这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代人之间的差距,这也让我感到压力很大。”
但当时曹刚只是县长,不是县委书记,陆为民被贬镝究竟是曹刚的意图还是县委书记的意思,高远山不清楚。
有了这层渊源,曹刚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就太扑朔迷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