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九十六节 布局

“如果真是这样倒好,我就怕有些人习惯成自然,这样按部就班老一套的搞成了思维定势,脑袋瓜子也就懒了,不想夺取谋划怎么工作,总想把去年的工作规划翻出来修改修改,就能糊弄得过去,那样就麻烦了。”陆为民摇摇头。
杨铁峰也感受到了陆为民带来的不一样的风格,尤其是会议快结束时陆为民连笑带损的把大家伙儿给揶揄了一番,让包括他在内的几个副县长都有些觉得脸发烧。
没想到事情起了变化,陆为民只是给他简单的谈了五分钟,就要求他尽快和萧樱交接,暂时不会免他招商局长的职,但是要以政府办这边的工作为主了。
现在陆为民把金融工作拿过来交给自己来分管,无疑也是要让自己好生把这项工作抓起来,所以他在之前也就用心做了一番准备,但是还说没有想到陆为民会要求得这么细致这么实在,几乎要让你把具体方法和目标以及准备达到什么样的效果都要罗列出来。
杨铁峰也叹了一口气,县财政增幅很大,但是就这两桩事儿就彻底把县财政增收这一部分给彻底抵消不说,还倒欠一下一大笔,这让县里干部们都是骂骂咧咧,也幸好陆为民力主要给今年的干部们年底奖金上上浮,要不,这些干部们恐怕还得要把前任的梁国威和李廷章骂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陆为民的这个建议实际上是在为前任班子尤其是两个主要领导挽回民心士气。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吃和_图_书一堑长一智,这也是我们当时急于招商引资求发展的迫切心情和对外界环境了解太少造成的,花钱买个教训吧。”陆为民不愿意再在已经过去的事情上多评论,“今年肯定会更好,明泉,招商引资那边,光是萧樱我还真有些不放心,你还得帮扶一段时间,你招商局长职务暂时还没有免,也就是这个原因,好好带一带萧樱,今年招商引资任务更重,也关系到我们县工业试验园区的生死存亡,你要有这个思想准备暂时身兼二职辛苦一段时间。”
陆为民的话让杨铁峰吃了一惊,他怎么都没想到陆为民居然会有心去干这种事情,在他心目中陆为民性格很有些张扬无忌,也就意味着只喜欢管大事,不喜欢问细节,不过对于章明泉来说倒不算意外,接触了这么久,他也清楚陆为民是粗中有细,对于关键事项,考虑得很周全,这和陆为民给外边的形象很有些不一致。
章明泉苦笑着点点点头。
“行啊,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中午吧,反正这会儿都是十二点了,我在县招待所请两位县长。”章明泉笑嘻嘻的道。
他也觉察到陆为民是有意要给自己身上加担子,像分管国土城建这一块的工作论理是轮不到他这个刚上来的副县长的,正常情况下自己要么先管一管教科文卫,要么就管一管正如环保安全、商业计生这些在很多人眼中都属于左道旁门的部门,但是没想到陆为民居然就让他分和*图*书管国土和城建,而且还把金融和商务都拿了过来。
章明泉敲了敲虚掩的门,陆为民在房里应答了一声,“请进。”
陆为民收敛起了笑容,叹了一口气,“都是没钱的麻烦啊。”
“明泉,行署奖励那辆车给县人大那边,这是定了的,曹书记也同意了,至于说原来李县长这辆车,我看就放在政府办吧,几个副县长还在挤破伏尔加和老上海,车况不好,现在财政又很拮据,还得坚持一下,老孟和老邓还得挤一段时间的伏尔加,曹书记也在和我说看看是不是在开年之后考虑一下购车计划,给县委办和县府办这边各添置一辆车,县委县府这边都添置了车的话,那政协那边恐怕也免不了要考虑,否则一帮老同志闹腾起来,也是麻烦事儿,现在暂时也就只能如此。”
“得,明泉,你是不是太吝啬了一点?把我的县府办主任位置给撬了,日后还望着我给你传授经验呢,就这么在招待所一顿饭就把我和陆县长给打发了,就不怕陆县长给你小鞋穿?”杨铁峰也很难得的开起了玩笑,他也意识到这位新任县府办主任和陆为民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能在陆为民面前随意开玩笑打趣,而且丝毫不忌讳,足见二人关系亲近程度。
杨铁峰还是有一些思想准备的,在陆为民和他谈过话之后,杨铁峰就把心思放在了如何在来年把工作抓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陆为民会在年前来开这个常务会议,谁也没有想到陆和_图_书为民会对来年的工作构想要求这么细致严格,而且明确提出要说具体做哪几项实打实的事情,而且要让你自己说目标和结果。
商务也就罢了,但是金融工作杨铁峰是知道的,对于全县打造金融信用评估体系的做法他也做过了解,他觉得陆为民是真打算要在全县建立一个近似于征信体系的系统,但是就目前来说,更多的是侧重与企业的征信体系建设,他在担任县府办主任时也专门了解过陆为民在县金融办工作上的一些意见和做法,觉察到陆为民对私营企业征信体系建设相当看重,有点近乎于执着的打造这个信用评估体系。
章明泉走进去,含笑问道:“怎么,陆县长和杨县长都没有吃饭的地方,就这么挺着等对方请客?”
陆为民一直在用这辆三菱蒙特罗,几位县领导都知道这是陆为民从拓达集团丰州水泥厂借来的,也是拓达集团的户头,原来陆为民担任县委副书记时县委办本来车也少,陆为民借着一辆车用,大家也都高兴,免得领导们经常打顶,现在陆为民担任县长了,有了一辆桑塔纳专车,还用不用这辆三菱,就要看陆为民的意思了。
以往李廷章不是这样,大家伙儿也就是把自己工作思路理一理,谈一谈想法规划,但是基本上没有专门明确过今年具体要做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效果要怎么样,而且也很少在年关边上来说来年的工作,这一点让其他几个人都有些难以适应。
“我知和图书道我的要求可能高了一些,甚至也有人会觉得我管得有点儿宽有点儿细了,但看过从前年年底到去年一年的政府常务会议记录和县长办公会议记录,其中也洋洋洒洒罗列了不少工作,但一年过去了,我看不到在这些工作上取得了什么成果,达到了什么目的,甚至连具体进展都没有一个说法,我觉得我们可能有必要改变一下。”
他担任县府办主任这件事情也来得太突然,甚至在之前他也没有丝毫思想准备。
之前他不是没想过自己会不会接任县府办主任这个位置,但是这招商引资工作的重要性越发凸显,而陆为民本身就是以抓招商引资工作起家,自己刚刚担任招商引资局局长不到半年,又要调整也有些不合适,章明泉估计陆为民也肯定会考虑这一点,所以他也就没有往那边深想。
县政府常务会议结束时已经是邻近十二点了,陆为民回到办公室里,章明泉把会议记录整理了一下交给自己副手归档,然后才来到陆为民办公室。
“陆县长,去年县里财政增幅已经破了纪录了,算是不错了,只不过咱们县里运气不太好,出了亚洲国际和合金会这两桩事儿,一下子就把咱们给害苦了。”
一句话让陆为民和杨铁峰都笑了起来,“看样子是该你这个新任的政府办主任给我们请客了,你这可是自己寻上门来的,不怪我和铁峰敲你一顿了。”
“嘿嘿,我是为县长们服务,怕啥小鞋穿?没服务好,挨批评应该,服务和*图*书周到,领导们自然要表扬我。”章明泉很随意地道:“对了,县长,行署办那边已经在通知可以去先把那辆桑塔纳领回来了用着,但是要等到地区开总结会时还得把车开回去,当面奖励,我已经让办公室老李去开了,另外就是您这个车的事情……”
这样一来今年的招商局那边的工作章明泉也要做一些调整,萧樱虽然适应很快,在骑龙岭风景区谈判上也表现上佳,但是一个女同志之前经验也缺乏,一下子要把这个担子交到她身上,章明泉自己都有些担心,这一段时间也就只能辛苦自己了。
“可能大家都觉得我这是在走形式,随便哪个新官上任都要来走这一着,结果我却要认真,大家还觉得我这人是在装腔作势的矫情。但我要说,我这不是矫情,是认真的,形式要不要?当然要,但是关键在于形式里边得要有实打实的东西,你给我云山雾罩的侃一大通,但今年你分管的工作重点要抓什么,抓出什么样的效果来,达到什么目的,都没有一个具体东西,尽说些比上年要怎么怎么,同比环比这样那样一大堆,我得告诉你,这样不行!”
章明泉刚走到陆为民办公室门口,就听见了自己的前任、现在的副县长杨铁峰正乐呵呵的和陆为民说着话,“也没啥不习惯的,陆县长批评得也没错,大家伙儿可能也是觉得要过年了,都琢磨着过了年后再来好好工作上的事情,嘿嘿,这上边儿可能也就有些没上心,倒没有其他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