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零二节 畏难

除了五金工具厂外,还有县一建司和县毛巾床单厂,一建司还能勉强凑合着过,但是县毛巾床单厂情况和五金工具厂相似,举步维艰,没有银行贷款输血,也只有破产倒闭的份儿。
但是从县长这个角度来说,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当一次“孝子贤孙”,明知道这是饮鸩止渴,但是还得继续,几乎是强令着魏德斌为五金工具厂贷款二十万,解决五金工具厂这过年职工们的将近半年的工资问题,这显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事儿,魏德斌当然不愿意,但是最终还是在陆为民的“威逼利诱”下屈服了。
上任这两个星期了,感觉却没多好,先前的兴奋劲儿一旦过去,就很快淹没在繁琐的事务中。
这样的企业早就该自然淘汰,这是陆为民个人极为理智的观点,早已经资不抵债,而且从他企业本身来说,寻找不到重振旗鼓的路子,苟延残喘只会让窟窿越来越大。
高远山走之后,陆为民独自坐在椅子上,出了一会儿神。
怕过年是因为到了年关上事情繁忙不说,也要考虑一个单位怎么过年,在财政拮据的情况下,怎么从财政那里争取到更多的补充预算,怎么来把单位里一帮副职们和下属们安抚好,也是一件难事儿。
连续几年的输血让工行也是不堪重负,谭华才早就放下话来,哪怕是他不当这个行长,他也绝不会再为五金工具厂贷一分一文,m.hetushu.com除非五金工具厂能够把这两年的欠贷共计一百六十多万先还清,当然他还有一句话留在后边,就算是五金工具厂还清了所有欠贷,他一样不会再为这个无底洞贷一分钱,就像他也知道陆为民不会为五金工具厂投入一分钱一样。
地区那边开会开得很多,很多时间都消耗在奔跑于丰州的路上和会上了,什么事儿动辄强调党政一把手必须要来一个,曹刚不愿意去的,自己这个代县长就得要参加,自己还不好推,谁让自己刚上来,还挂着代理衔儿呢?
现在药材种植依托昌南中药材市场已经初见成效,那么烟叶种植和果木种植对于几个区不同的地理条件都应该是大有可为的。
“陆县长,我听说曹书记好像不太支持这个企业产权量化改制,这边可能需要……”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但是高远山觉得还是有必要把这个话题挑明,既然已经明确要让自己来承头,自己就要把该说到的说到,县委那边如果态度不明朗,这改制一事肯定就会遇到不少阻力,他需要提醒一下陆为民。
所谓人情世故礼尚往来,实际上领导是不可能给你来拜年送红包的,这种年复一年重复的惯例实际上是单方面的,也就成了后来很多领导翻船之后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的来源。
五金工具厂在八十年代中后期也曾经风光过一段时间,也正是在那个m.hetushu.com时候五金工具厂急速扩张,工人从最初的不到六十人,迅速扩增到了一百二十余人,成为县里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工业企业,但是厂子从八十年代末就开始走下坡路,进入九十年代,由于产品不对路,没有及时改型换代,生产线也还是原来的老套筒,无论是成本控制还是生产效率抑或是产品质量都难以和来自江浙那边的私营企业相比,很快就在市场大潮中败下阵来,迅速沦为依靠贷款输血维持的破落户。
陆为民点点头,看来这高远山也对自己还是有些不太信任,不过对方的提醒也是善意的,“嗯,曹书记对这项工作可能还有一些顾虑和看法,我会和他说一说,求得曹书记的理解和支持。”
几个副县长里,除了杨铁峰外,詹友顺那边他也找时间和对方长谈了一次,应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詹友顺没有太多想法,对于陆为民提出的分阶段,加大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稳定粮食种植面积,大力发展经济农业这一观点很赞同,尤其是大力发展经济农业这一块上。
临近年关事情多则是通例,领导喜欢过年,也怕过年,喜欢过年是因为一到过年,除了奖金之外,还有一笔心照不宣的红包收入,这种看似礼尚往来的人情世故,往往就是一笔相当不菲的隐性收入。
像刚才高远山表现出来的对企业改制的畏难情绪就让陆为民对高远山有些www•hetushu.com看法,交通工作你打破头都要来争着分管,因为那是油水大的肥肉,这企业改制本来就是你分管的,你却畏首畏尾推三阻四了,就这样,自己还真不放心交给这种人。
高远山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咱们干活儿就怕你们领导意见不统一,那就难做了。”
对加大水利设施建设这一块詹友顺很看重,这也在情理之中,只有能从财政争取到资金,你这个分管领导才能在分管部门和乡镇面前说话有分量,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陆为民能够理解,但是你要把资金用在刀刃上,也必须要把工作拿起来,这才说得过去。
詹友顺也对洼崮模式很看好,认为双峰农业光靠粮食种植农民难以实现大幅度增收,除开推动农村富余劳动力向企业转化外,也应当极力为农民寻找到一条在家中就能增收致富的路径,而药材种植和烟叶种植以及果木种植,都应该是可以探索的道路。
见高远山半晌没说话,陆为民也知道对方对这方面有些顾忌,笑了笑,“当然,我不是说马上就要动,而且国营企业涉及到企业职工身份问题,更复杂,也需要更谨慎,但是我觉得这一步迟早要走,而且早走比晚走好,我们可以把事情想到前面,可以考虑更周全一些,尽可能的减小不必要的风险。”
门轻轻响起敲门声,高远山有些疲倦地走了进来,“县长,他们走了。”
一连串不容hetushu•com置疑的话语过来,逼得高远山只能点头应是,这位新县长不比李廷章那么好说话,步步为营,走出一步便已经算到了后边两步,你得要学会跟上他的思路才能不掉队。
高远山心中也有些发紧,但是一时间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回应。
高远山分管工业经济和企业这一块,陆为民言外之意很明显,那就是要考虑适时推动国有企业改制,这也是高远山最不愿意触及的问题。
“年复一年都这样,老高,你不觉得是不是该考虑改变一下了?”陆为民转过头来,若有所思地问道:“去年是工行接招,今年我们又逼着信用联社吃哑巴亏,估摸着这二十万能让他们安静到五月顶天了,到时候还要来,这何时是个尽头?政府总不能每次都让银行来接招,这不是办法。”
其他县市国营企业存在的问题不比双峰少,人家都闷声不响再不说这改制问题,怎么摊上个陆为民这样的愣头青,就非要在这上边去刀口舔血呢?你招商引资搞得不是风生水起,工业试验园区也搞起来了,在这边做做文章出出政绩不是挺好的,为什么就一定要触这个逆鳞呢?
五金工具厂算是县里所谓原来的“四大厂”现在的“三大破落户”之一,之所以四大厂里有一家没有占上“三大破落户”这个名衔,那是因为农机厂已经彻底破产,甚至连破落户都没资格当了。
“这事儿老高你要认真考虑一下,春www.hetushu•com节后,我们抽个时间议一议,大家各抒己见都来探讨一下,我倒是觉得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已经开了一个好头,也有一些好的经验可以借鉴,而且年后我们还要继续推进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还可以继续总结经验,为国营企业改制提供借鉴。”
至于说像陆为民这样的,那就更得费神操心怎么从各处筹集到资金来应对来自各处的需要,这几乎就是一种煎熬。
今天已经是两拨了,越是逼近年三十,这种事情就越多,而且件件都是老大难的棘手活儿,而且很多并不该你政府来承担,但你却无可回避。
如果说对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都已经招来不少舆论攻击了,再要在国营企业改制上做文章,高远山琢磨着这双峰可真就要成为风口浪尖的焦点了。
看见一帮人在从会议室里出去的几个代表一阵劝说下终于慢慢散去,站在窗前的陆为民忍不住揉弄了一下额头,又算是打发了一拨。
陆为民感觉到詹友顺还是想做一些事情的,对此他心里也踏实不少,只要愿意做事就好,他就怕分管领导拈轻怕重,见到利益就伸手,见到困难就袖手,见到工作就推手这种人。
陆为民一直对这几家县属企业的情况颇有微词,在担任副书记时就曾经提到像这样没有发展前途没有竞争优势的企业,政府不能当保姆,该放手要放手,澡盆里培育不出游泳高手,只能把它们推向市场让它们去自己拼搏。